甜点
作者:岁藏酒肆  |  字数:2600  |  更新时间:2020-05-20 11:35:57 全文阅读

林清年最近发现薛知予喜欢吃甜食,她一口气吃光了四个糯米团子。红豆沙做内馅儿,用糯米粉加上白糖和牛奶揉成面团,包上豆沙,放在蒸屉里蒸熟,林清年还在出锅后撒了一层椰蓉。

糯米团子大概有粽子那么大,薛知予吃完还舔了舔手指,像是个吃到了鱼罐头的满足猫咪。

自从上次说完陪她戒烟为她做饭之后,林清年真的每天都会来,偶尔有订单也是工作之后就赶来。

虽然偶尔因为林清年的工作安排,薛知予不能按时吃饭,但比起她之前几天都不进一粒米的情况已经好太多了。

薛知予吃多了甜食也觉得心情好的不得了,这三天晚上甚至不用吃药也能睡上四五个小时。她也能安静的坐在钢琴前面好好的弹上两个小时,经纪人说她成年之后会根据她的情况安排巡演。

今天的主食是面条,林清年告诉薛知予最近甜食吃太多了,要换换口味。

林清年准备做排骨焖面,他先把削好的土豆切成滚刀块儿,再把豆角焯水,然后用蒜片花椒和辣椒把排骨炒香,调味之后再放入土豆焖煮。

焖煮的时候他还洗了两个苹果榨成汁。

薛知予弹琴弹到一半就闻到了香味,趴在厨房门口看着林清年。

林清年转身关冰箱门的时候看见了趴在门口等饭的小猫,对她笑了笑,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又觉得手上不干净,翻过手用手背蹭了蹭。

被顺了毛的小猫自觉的拿出碗筷坐在餐桌边等。

土豆焖的差不多熟了,林清年把豆角放进锅里翻炒,薛知予看着林清年拿锅铲的手,越发觉得好看,她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回了房间。

面条最后放进锅里,吸满汤汁之后出锅。林清年习惯性的想撒一把葱花,又收回了手把葱花放在一边,小猫上次把葱花都挑到一边,她是不爱吃葱的。

林清年把面端上去的时候发现小猫不在桌边,看了看阳台也没有人,走到薛知予的画室门口,就看见小猫正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脸都快栽上去了。

走到小猫身后,林清年伸手轻轻的把薛知予的下巴抬了起来,又按了按她的肩膀。她在写琴谱,林清年不懂音乐也不识谱,但还是笑着看着她。

薛知予被迫抬起头来皱了皱眉,又献宝似的指了指写了一半的琴谱,林清年看出来这是小猫在求鼓励,伸出大拇指以示表扬。小猫满意的点点头,推着林清年往外走。

排骨很入味,土豆糯糯的,面条也裹满了汤的香味,苹果汁酸酸甜甜,小猫吃的很满足。

两个人吃完饭,照例是薛知予洗碗,林清年切水果。

薛知予出了厨房看见林清年坐在钢琴前冲她摆了摆手,她走过去,和林清年一起坐在琴凳上。

“给我弹一段好吗?”林清年举起手机。

薛知予皱了皱眉,还是把手放在琴键上,弹了一段简单的《致爱丽丝》。

一曲终了,她静静地看着林清年,林清年看她的手从琴键上拿了下来,猜测是弹完了,鼓了鼓掌。

小猫突然伸出爪子抓住狐狸的手放在了钢琴上,带着他按下一个一个琴键,是最简单的《小星星》。

弹了几遍,林清年记住了按键顺序,薛知予松开手,他也能自己弹出来,虽然并不是成型的曲调,只是一个一个的琴键音,但小猫好像很高兴,一直伸着大拇指。

林清年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以后我叫你做饭,你教我弹琴吧,好吗?”

小猫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拿过他的手机写:“那现在做蛋挞吧。”

其实说是教薛知予做饭,就只是从林清年自己一个人做变成薛知予站在旁边看着他做。

冰箱里有前几天林清年买来的蛋挞皮,只要做好内馅儿就可以。薛知予看着那双白净的手搅拌着淡奶油和牛奶,奶香味儿闻的她有点恍惚,恍惚的以为自己是没有生病的,是一个健康乐观的普通小姑娘。

加上蛋黄和白糖搅拌均匀就完成了挞液,把挞液倒进挞皮,放在烤箱里170度烤30分钟就完成了。

林清年关上烤箱之后拿出手机写:“学会了吗?”

薛知予摇摇头,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提不起精神,在茶几里摸出药准备吃几颗。

林清年拿走她手里的药瓶,阿立哌唑,他知道这是一种治疗精神类问题的药,他在一个轻度妄想症的雇主家见过。

他从没问过薛知予关于她的家人和精神的问题,但大概也能猜出来,这个小姑娘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情绪也时好时坏。

时安也对他提过,他说这个姐姐人很好,但总是不开心。

林清年把药瓶攥在手里,去倒了一杯温水,放进薛知予的手里,拿出手机写:“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不开心的事情讲给我听,虽然我听不到,但我可以陪着你。”

薛知予看过手机,抱着水杯盘起腿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左边靠着林清年的肩膀,这个姿势让她很有安全感。

“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一直到七岁才被领养回来。就是时安在的那家福利院。”

提起那家福利院,薛知予不自觉的开始颤抖,林清年拍拍她的肩膀,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那里有几个叔叔,他们白天的时候对我们很好,陪我们玩儿,送我们很多玩具。但是到了晚上…”薛知予深深的喘了一口气,似乎在给自己鼓励,又像在安慰自己,手也下意识的抓紧了林清年。

“到了晚上,他们就会打我,用鞭子抽,用树枝打,然后他们会撕开我的衣服,脱掉他们自己裤子。”

薛知予闭上了眼睛,眼前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绝望的小女孩儿的脸,泪和血混合在一起,让那张稚嫩的脸看起来狰狞无比,那几个男人像是恶魔一点一点啃食着她。

“我被领养回到养父母家之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直到十三岁,我易怒,暴躁,又开始割腕,自残,养父母带我去了医院,确诊了双相情感障碍。”

林清年拍着她的背,一点一点的安抚陷入恐惧的小猫。

“十五岁我就休学了,福利院的那些坏人也被抓了起来,后来我在那里遇到了时安。”想到时安胖乎乎的小脸,薛知予的情绪也渐渐缓和了,“我学了手语,和他做朋友。我很喜欢钢琴,休学的第二年我考过了十级,养父母为了让我多接触社会,开始让我参加演出。”

那架钢琴见证了小小的薛知予和黑暗斗争的每一年,就安静的立在那里像是一个纪念碑。

“医生一直建议我住院治疗,我不接受,药也是有一天没一天的吃,前几天我和养父母解除了收养关系,我不想再拖累别人了。”

林清年抬起她的脸,薛知予已经变成了一只小花猫,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林清年轻轻的把她的脸擦干净,侧身轻轻抱住了她。

他们靠近的距离,已经足够恢复了一点听力的林清年听清她说的每一句话。

但此时,他宁愿自己依然是个安静的聋子,他的脑子里不断闪现一只小奶猫被一群大狼狗围攻撕咬,无力挣扎,只能绝望的发出一声喵。

怀抱里的小猫开始剧烈颤抖,终于忍不住似的嚎啕大哭,此时此刻,这个每天给她做饭,未曾开口说一句话的人,成为了她在黑暗的汪洋里摸索到的一根稻草,无法拉她出来,却能给她一丝丝支撑。

薛知予抹了两把脸,用手语比划着说:“我是不是不好看了?”

林清年摇了摇头,把她已经乱了的短发一点点捋顺,像是在给小猫顺毛。

叮的一声,蛋挞好了,香味儿都飘出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