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谱
作者:岁藏酒肆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6-03 16:26:50 全文阅读

薛知予站在医院门口眯着眼抬头看了看太阳,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林清年站在她旁边,看到她脸上满足的表情,心里也跟着柔软了几分。

难怪以前总听沈医生说,太阳虽好,总要诸君自己去晒。

薛知予很久没有好好的站在太阳下了,出了院心情大好的小猫决定晒着太阳散步回家。

医院到薛知予家并不远,三个红绿灯就到了。

这条路上一路梧桐,阳光透过叶子影影绰绰的洒在人身上,偶尔吹来一阵风,树叶跟着风唰啦唰啦的响起来。

上午十点是这个城市充满生机的时间,路上车水马龙,行人或快或慢的奔走于城市之间。

薛知予在某个瞬间忽然觉得,或许我也能一直站在阳光下呢?

在第一个路口等红灯时,薛知予抓起了林清年的袖口晃了晃。

林清年听不到声音,每次过马路都小心翼翼,也会被父母或者马文铭抓着走过。

但薛知予的小爪子抓住他的袖口时,林清年还是微微愣了神。

一个很关心别人也很体贴的姑娘,为什么就要遭受如此多的不幸呢?

就像薄荷小小的一只,蜷缩在滂沱大雨中。

可怜的猫总是能够激起人的保护欲。

林清年还看着薛知予的手,薛知予晃了晃他的胳膊,带着他往前走。

薛知予的背影被阳光打上了一层金边,我应该可以像保护薄荷一样保护她吧,林清年这样想。

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多了,薛知予在医院清淡饮食了快一周,林清年办出院手续时她就吵着想吃卤肉饭。

回了家更是把林清年当成行走的料理机,不停念叨着卤肉饭卤肉饭,仗着他听不到就跟在他身后自言自语。

“我真的好想吃卤肉饭啊,现在可以吃了,我少吃点还不行吗?”

林清年站在冰箱前,隐约听到了薛知予的念叨,嘴角微翘,小猫讨食的时候真是可爱。

他从冰箱里拿了块儿肉出来放进水池化冻,把薛知予从厨房推到客厅,按住肩膀把她按到沙发上,用手在嘴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手势,转身回了厨房。

薛知予看着林清年的背影,觉得哪里怪怪的,但等着吃卤肉饭的心情盖过了那点奇怪的感觉。

剥了个回家路上买的柚子,一瓣一瓣的吃了起来。

把第三瓣塞进嘴里时,薛知予才想起来Amy前几天的电话。

她跑回房间在书桌上翻来翻去,她记得之前写了一张新谱子就放在桌上了。

薛知予一直的信念就是,虽然桌子很乱,但东西摆放都乱的十分有规律。所以她从不收拾,桌上的铅笔、橡皮、乐谱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胡乱的堆在一起。

找不到谱子又对着一团糟的桌子,薛知予的耐心很快就用完了,她烦躁的揉了一把头发,胡乱扒拉的时候碰掉了桌子角上的台灯。

啪的一声,在空荡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突兀。

林清年关着厨房的堆拉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还在专心的卤着肉。

房间里的薛知予看着眼前的狼藉,深吸了一口气,想平静一下情绪,但却适得其反,身体甚至开始颤抖,她开始控制不住的烦躁,她突然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每当我想好好的活下去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开始和我作对?

薛知予恨恨的撕碎了地上的琴谱,用指甲发了狠的扣着橡皮。

阳光照在地上,被撕烂的琴谱上明明暗暗的晃着那几张令人厌恶的脸。

她开始害怕,双臂死死的抱住自己不受控制的发着抖。

薛知予想把那几张脸从琴谱上抹去,但不管把谱子撕成几片,那些人却始终挥之不去。

林清年走到房间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薛知予坐在地上,脸上湿了一片,地上一片狼藉。

他轻轻的走到薛知予身边,伸出手臂环住了她的肩膀,把她的头轻轻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下一下的轻拍着薛知予的背。

又是那股淡淡的薄荷香气。

这股味道把薛知予从幻境中拽了出来,她抬了抬头看看外面的太阳,又看了看地上的谱子。

没有那些人的样子,只有自己潦草的笔迹和音符。

身边是一脸温和的林清年。

薛知予双眼无神的看着林清年,他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了迷茫和痛苦。

林清年轻轻抓住薛知予的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走到餐桌旁,倒了一杯水塞到了薛知予手中。

小猫一口一口木然的喝着水,看起来对一切毫无反应。

林清年无声的叹了口气,去厨房盛出一碗卤肉饭。

小块儿的五花肉经过腌制和翻炒,沾满了洋葱的香味儿。林清年在卤制时还倒了半罐可乐,增加甜味儿,大火收汁之后,酱汁已经变得十分浓稠。米饭铺底,一边五花肉,一边是几颗烫了水的青菜,舀一勺酱汁浇上,米饭和青菜都裹满了香甜的味道。

林清年还煎了一个溏心蛋盖在肉上,希望这碗卤肉饭能让小猫好起来吧。

卤肉饭端上去的时候,薛知予依然毫无反应,双眼无神的看着餐桌一角。

林清年对她的病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如何缓解发病的症状,看着眼前笼罩着死气的小猫,林清年只觉得一阵心疼。

他把碗放到薛知予面前,坐在她旁边,把勺子放到她手里,再抓住她的手去舀碗里的饭。

林清年抓着她的手把第一口饭喂进薛知予嘴里时,她才终于有了反应。

小猫一脸茫然的看着握着自己的手的林清年,下意识的嚼了几口嘴里的饭。

卤肉饭对薛知予的治愈能力超乎了林清年的想象,尝出味道的薛知予虽然还是不太精神的样子,但开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林清年终于松了口气,起身坐到薛知予对面看着小猫大口进食。

做私厨最令人开心的事情就是,看着客人吃光自己做的每一道菜,这大概是每一个私厨最享受的时刻。

更何况自己的客人是一只可怜见儿的小猫。

看着薛知予吃的心满意足,林清年也开心了不少,给自己也盛了一小碗开始吃。

林清年是一个不太爱吃甜食的人,除非客户有特殊要求,不然做卤肉饭时都不会用可乐卤制。

今天倒了半罐可乐,对林清年来说,有点过于甜腻了,他细细的尝了一下味道,又看了看薛知予,甜食果然会令人的心情好起来,自己的情绪好像也像可乐一样,冒着咕嘟咕嘟的泡泡。

吃完饭的薛知予平静了很多,她又坐到了沙发上一瓣一瓣的剥起了柚子。

林清年洗了碗出来,在餐厅坐了五分钟,从到沙发旁拉起薛知予去了房间。

他指了指床,让薛知予坐过去。

薛知予虽然刚刚成年,但对很多事情格外敏感,她下意识的开始害怕,但不知怎么,或许处于对林清年莫名其妙的信任,还是听话的坐在了床边。

她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衣角,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强迫自己信任他。

林清年见薛知予坐下了,就开始自顾自的收拾起房间。

他弯下腰把地上被撕碎的大块儿一点的纸张都捡起来,他看得出那是乐谱,以防万一,还是留下给薛知予看看有没有有用的。

薛知予桌子上的台灯是英式复古的玻璃罩,已经碎了一地,玻璃碴,橡皮渣,纸屑,这些东西在浅色的木地板上十分难以分辨。

林清年去拿了扫把和簸箕,小心翼翼的清理起地上的残渣碎屑,又用拖把拖了两遍才放心。

他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以后不要在这个房间里光脚乱跑,也不要坐在地上。”

薛知予乖巧的点点头。

见薛知予点头,林清年收起手机继续收拾桌子,给铅笔橡皮和乐谱都整齐的摆在了桌子上。

林清年拍了拍手,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向前伸,对着薛知予微微弯腰。

薛知予见状,扑哧的笑了一声,她想,如果林清年可以说话,那他现在一定想说:“公主,请检阅。”

林清年会拥有怎样的声音呢,他的眉眼如此清秀,笑起来左脸颊还有一个淡淡的酒窝,这么温柔的人,声音也一定是温润似水吧。

她想,如果林清年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了,这样她就可以弹琴给他听,也能听他讲做蛋挞的步骤。

如果,用琴键弹出林清年的声音呢?

是啊,林清年就可以做她最温柔的旋律。

薛知予耳边似乎突然响起一段音律,她跑到书桌前,拿起一张空白的五线谱就跑出了房间。

林清年不明所以,跟着薛知予出了房间,就看到小猫正坐在钢琴前,爪子一下一下的按在黑白琴键上。

即使听不见,这也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旋律,他想。

薛知予写完谱子时,天边的夕阳已经染红了一片房顶。林清年靠着沙发睡着了,黄昏的光镀着他的轮廓。

她拿起毯子蹑手蹑脚的走到他身边,披到了林清年身上。

回到钢琴旁,薛知予拿起谱子看着沙发上那个眉眼柔和的人。

你真是我的缪斯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