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作者:岁藏酒肆  |  字数:1920  |  更新时间:2020-06-06 15:36:09 全文阅读

薛知予爱吃樱桃,沈从白一直记得,来吃饭之前特意订了两箱新鲜甘甜的樱桃带了过来。

沈从白抱着两个不大不小的保鲜箱关车门时扭身撞到了一个过路的人,他连忙道歉,那人双手合十微微弯了弯腰。

长相很是俊秀,看着也比自己年轻许多,沈从白想到自己快三十岁的年纪,自嘲的笑了笑。

薛知予坐在钢琴前一边改着谱子,一边等出门买菜的林清年,百无聊赖之际门铃响了。

打开门就看见抱着两个保鲜箱的沈从白,把人迎进门,接过一个箱子,薛知予迫不及待的问:“是樱桃吗?”

“知道你爱吃,就带了两箱。”沈从白放下箱子,摸了摸薛知予的头说。

小馋猫面对爱吃的水果自然是半分抵抗力都没有,抱着箱子就跑进了厨房。

沈从白看着薛知予一脸兴奋的模样觉得挺欣慰的,这个姑娘于他而言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第一次见到薛知予是在导师的办公室,薛知予的养父母和沈从白的导师是多年的老朋友,养父母发现薛知予的心理状况出现问题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沈从白的导师。

导师当时身体不太好,已经无法接诊长期的治疗,偏偏薛知予对着导师也完全不开口,倒是对沈从白能说上一两句话。

薛知予是沈从白正式从事心理医生工作之后的第一位病人,也因为小知予童年时期的经历,沈从白对她不仅是出于心理医生的责任,更多有一种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的爱护与关心。

沈从白常常想,如果不是和母亲确定过自己是独生子,他都要怀疑薛知予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妹妹。

“很甜!”小猫端着一盘洗好的樱桃出来,心满意足的尝了一颗。

其实正常状态下的薛知予看起来就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十八岁小姑娘,连头发丝都闪着年轻的光。

沈从白笑了笑,拿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确实很甜,下次还给你带。”

薛知予又往嘴巴里塞了一颗,含糊不清的说:“不过阿年可能不爱吃,他不太喜欢甜食。”

沈从白是第一次从薛知予嘴里听到这个名字,这应该就是她之前提到过的“想一直吃他的做的饭”的那个人。

阿年,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薛知予自己独吞了大半盘樱桃之后,林清年终于买完菜回来了。

沈从白去开门时愣了一下,这是刚才在小区里撞到的那个人。

很显然,林清年也没有反应过来。

沈从白很快回神,接过林清年手里的东西侧身让他进了屋子。

薛知予趁着林清年去厨房放东西的空隙,给沈从白解释了一下:“他是个聋哑人,你少和我说话,我怕他会多想。”

沈从白点点头,更加确定了林清年在薛知予心中的分量,一半欢喜一半忧。

林清年出了厨房对沈从白微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厨房又看向薛知予,表示自己先去做饭,薛知予拿起一颗樱桃递给林清年,拉着林清年进了厨房。

薛知予站在水池旁一边看林清年洗菜,一边撕了一块儿保鲜箱上的泡沫在手里揉搓,像一只在猫抓板上磨爪子的猫。

林清年转头看到了小猫爪,薛知予皮肤很白,手指很修长,骨节并不突出,但因为瘦,所以骨节看起来较为分明,指甲都是修的整整齐齐。

即使不认识薛知予,看到这双手大概也能猜到这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薛知予揉搓完了手里的一团泡沫,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猫爪子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像是薄荷在踩奶,林清年突然忍俊不禁。

薛知予举起手机,上面写着:“他是沈从白,我的心理医生,我说你做饭很好吃,他也想尝尝。”

林清年看完后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又在围裙上胡乱擦了一把,接过手机开始打字:“希望我做的饭他也能喜欢。”

薛知予举起大拇指,笑的颇为得意,大有“我都说好吃,谁还敢说不好吃”的意思。

抱着一盘被林清年新洗出来的樱桃的薛知予走去客厅,林清年在处理鱼的时候想,是应该认识一下小猫的主治医师,至少可以了解薛知予的病情,或许自己也能帮上忙也说不定呢。

沈从白坐在餐桌前表情颇为震惊,林清年做饭时间并不很长,但做出来的四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

清蒸鲈鱼,细嫩可口;糖醋小排,色泽红润;拔丝红薯,甜香不腻;水煮肉片,麻辣鲜香。

一顿饭下来,桌上只有碗筷清脆的撞击声以及沈从白不断举起的大拇指。

小猫吃饱喝足之后自觉的去收拾桌子,趁着她把碗筷搬到厨房清理的时候,沈从白和林清年同时拿出了手机,举起了微信的二维码。

两人对视笑了一下,加上了好友。

林清年把自己的名字发过去后还附了一句话:“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完整的了解知予的情况。”

沈从白没有即刻回复,只是点了点头。

薛知予站在水槽旁打开水龙头任由水哗啦啦的流着,她又下意识的掰下来一块儿保鲜箱上的泡沫开始搓磨。

她很清楚,她把某些希望寄托在了林清年身上。

此时的林清年像是汪洋大海里薛知予抓到的一块儿木板,她把自己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这块儿单薄的木板上,正如沈从白担心的,木板可能会支撑着薛知予游到岸边,也有可能被她压翻,最终使薛知予坠入这无边汪洋。

薛知予不像其他同类型病情的患者,她在某些方面的逻辑思维能力尤其的强,沈从白认为她能够被治愈的很大一部分理由都是来自于她的逻辑能力。

但此时踩在一地泡沫上的薛知予,陷入了逻辑混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