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
作者:岁藏酒肆  |  字数:1011  |  更新时间:2020-08-28 12:08:01 全文阅读

林清年的到来让薛知予的房子里添了不少烟火气,冰箱里每日新鲜的蔬菜水果,厨房在饭点飘出来的饭菜香。林清年还买了画纸和颜料,偶尔两人一起画画。

而薛知予近期的情况也有所好转,情绪崩溃的次数逐渐减少,失眠的时间也在缩短。

沈从白根据林清年的反馈,初步判断脱敏疗法对于薛知予的病情是有帮助的。根据现在的情况,沈从白觉得是时候可以进行脱敏治疗的第二步了。

在第二阶段开始前,林清年却有些犹豫。

他和薛知予相识不过短短数月,即使薛知予能够放心的让林清年住在家里,但如果此时林清年开始刺激薛知予的敏感和恐惧,不仅两人之间的信任会崩塌,薛知予也有可能会因为林清年一下子反弹到之前糟糕的状态,甚至更加严重。

但沈从白告诉他,既然选择了脱敏治疗,就要去尝试,去让薛知予面对那些她不愿回首的过去,只有她坦然面对了,她才能从这样的黑暗中走出来。

薛知予觉得最近几天的林清年有些反常,弹琴时紧紧挨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也和自己靠的很近,甚至吃饭时都有意无意的碰到自己的手。

她并没有多想,因为明天林清年要带她去游乐园。

薛知予痛苦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焦虑充斥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于薛知予来说就意味着充满了未知的恐惧。

更何况是游乐场,嬉笑玩闹的小孩子跑来跑去,他们笑的越大声,薛知予内心对于童年的记忆就越痛苦。

薛知予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雪白的顶棚上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张张扭曲的脸不断在漩涡边缘对着她狞笑,那漩涡好像离她越来越近,像是有无数双手在撕扯着薛知予。

林清年本想偷偷开门看看薛知予有没有因为紧张焦虑而失眠,打开一道门缝却看见薛知予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什么,豆大的汗珠划过她惊恐的脸,双手对着空中胡乱挥舞,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做着拉扯。

他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冲了进去,他知道,薛知予出现幻视了。

此时的薛知予仿佛处在漩涡中心,而林清年又带着一股薄荷香气闯入了钳制住她的漩涡。

那股薄荷味道像是一阵风,吹散了桎梏,吹散了漩涡。

薛知予看着眼前的漩涡一点点消失不见,但童年被侵犯的恐惧依然存在,她看不清旁边的人是谁,只能感觉到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甚至想要把她拥入怀里。

是坏人,这是薛知予的唯一认知。

薛知予的恐惧在瞬间升到了极点,她拿起床头柜的小台灯对着这人砸去。

她和漩涡挣扎了太久,并没有什么力气,但台灯本身的重量仍然把林清年的额头砸破了。

鲜红的血刺激了薛知予的眼睛,她的感知能力渐渐回缓,她看清了,是林清年,也闻到了林清年身上独有的薄荷香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