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
作者:岁藏酒肆  |  字数:1055  |  更新时间:2020-08-29 12:30:01 全文阅读

血顺着脸颊滴到了薛知予的床单上,林清年被疼痛刺激的眉毛皱成了一团,但抓着薛知予胳膊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松下力道。

他甚至庆幸,薛知予伤害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薛知予茫然的看着眼前流着血的林清年,又看到了自己手中的台灯,底座上的血迹仿佛在告诉薛知予,是她伤害了他。

她慌乱无措的扔下台灯,想用手捂住林清年的额头,不让血滴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打的坏人变成了林清年,在她的心里,林清年怎么会是坏人。

林清年看着薛知予捂住自己的额头,大概明白了她已经清醒了过来,抓着她胳膊的手渐渐放松下来,头顶的痛感才有了缓慢的感受。

他轻轻拍着薛知予的后背,想安抚一下不知所措的小猫,无奈头顶上口的血滴答滴答,他怕吓到薛知予,就指了指自己受伤的位置,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出去包扎一下。

林清年见薛知予没有反对,站起来想去客厅找医药箱,刚站起身,小猫伸出爪子怯怯的抓住了林清年的衣角,跟着下床起身。林清年笑着拍了拍薛知予的头,又想到沈从白的治疗,伸手把薛知予的手从衣角上挪到了自己的手心里,牵着她走到客厅。

薛知予小小的手在林清年的手掌里握成了拳,但并没有抽出来。

林清年拿出医疗箱,牵着薛知予坐在了沙发上,把小猫爪放到她自己的腿上,打算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一直没有反应的薛知予这时突然动了动,她抬手按住了林清年,熟练地在医疗箱里找到了纱布、酒精棉和药。

她用镊子夹出一块儿酒精棉球,撩起林清年被血浸染的额前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伤口。

口子大概有七八厘米,划的很深,尽管薛知予已经很小心,但在酒精的刺激下,林清年还是忍不住往后躲了躲。

薛知予没说话,换了一块儿棉球,她看了看林清年的伤口,又看了看他的脸,林清年对她笑了笑。

小猫的眼睛像是被这道笑容刺痛了一般,眼泪突然涌了出来。

林清年轻轻地抬手拭去小猫脸上的泪水,心想,哭成小花猫就不可爱了。

伤口消毒后又撒了些云南白药粉,薛知予用纱布轻轻地盖住了那道骇人的伤口。

她又拿起湿巾想把林清年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却发现,不止脸上,林清年白色的T恤上也有大大小小的血迹。

薛知予突然不受控制的颤抖,她似乎被这些血迹刺激到了,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为什么又伤害了别人?为什么每一个靠近我的人都会被我伤害?”

林清年面对突然发病的薛知予也有些不知如何处理,他看到薛知予的嘴巴在动,知道她在说话,但他并不能听真切,只能模糊的听到一点声音。

他怕薛知予伤害自己,走上前紧紧地抱住她,把她箍在了自己怀里。

薛知予挣扎了许久仍然没能挣脱,索性放弃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了林清年的手背上,又染湿了已经凝固的血迹。

血和泪就这么融合在了一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