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乞丐
作者:如沐春分  |  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0-05-18 21:20:12 全文阅读

A市某座玻璃大楼里

“少爷,夏天无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护士发现人不见的,可能是昨天逃走的。”

对面被称为“少爷”的青年慢慢的吐出一口烟,手指漫不经心的点着桌子笑道

“告诉董事长,说他大儿子不见了……”青年顿了顿继续道:“你们也去追,如果找到了就杀了他,如果被董事长的人先找到…………就把董事长的人干掉了再把他杀了,记住处理的干净点。”

“是。”

等到下属离开好一会儿青年才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把椅子是他从德国定制后空运回国的。从设计到材质都是他精心把关,在他看来这把椅子就像龙椅一样,代表着权利和能力。

现在,他的楼上是董事长的办公室,而他现在就在总裁的办公室。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父亲对他能力的认可,这意味着父亲已经不打算指望他那个病娇娇的哥哥了,这就说明他离董事长的位子不远了,夏氏集团早晚是他的。

越来越近了,他离目标越来越近了,他仿佛看见夏家的财产在向他招手;他看见他把那把椅子从总裁的办公室搬到了董事长的办公室,宣告者主权;他正走向权利的顶峰。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没有夏天无的前提下。

“……好哥哥,你为什么要逃走呢?在医院里慢慢死去就好了,没有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

…………

“夏天无!都是你,是你逼我杀了你的,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他像疯了一样红着眼睛,抓着手上的全家福照片,狠狠的盯着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捏着相框的手指尖泛白,好像力气再大一点这个相框就能碎掉一样。“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

因为A市大学就坐落在洛问街的旁边,所以环境相对安静,周围多是些花草灌木。洛问街已经辞别了雪消冰释,乍暖还寒的时候,追上了春天的尾巴,百花欲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漫天作雪飞。

姜苏子补习班刚下课就去了便利店,今天便利店的收银员成了一位中年阿姨,这位阿姨是店长的母亲,也是这里出了名的“鬼见愁”,买根黄瓜能要俩西红柿,买根葱都能要头蒜。但是,一旦有人敢在背地里骂她,她能让那个人知道什么叫“狂风骤雨”。所以姜苏子打算今天不买关东煮了,拿了几个饭团和饮料就去结账了。

“一共24·2,八毛给不找了,送你一个面包。”阿姨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蒙了灰尘的面包就给塞在了购物袋里,一点说“不”的机会都不给她

“额……好……”

“哎~这袋子都蒙了土了,不会过期了才给我的吧?”姜苏子一边说着一边送袋子里把面包拿出来细细的找生产日期和保质期。

“我靠!都过期三天了还塞给我!我说她怎么那么好心赔钱送个面包给我,还是夹心的?”

“咣当——”姜苏子随手就往垃圾桶里扔,不过没扔进去。作为一个共产主义接班人,A市大学里一名积极向上的好学生怎么能容忍乱扔垃圾的行为呢?

在她弯腰捡面包的时候,一只黑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她一步抢到了面包。

?????发生了什么?有人跟她抢面包?还是过期的?

“谁?!”姜苏子绕道垃圾桶的后面看到了一个孩子,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样子,死死的抱着那包过了期的面包。那孩子看着姜苏子满眼的惊恐,小脸被吓得惨白惨白。一直不断的往后退,但是后面是死胡同,小乞丐就拿了一截棍子挡在自己胸前。

我都把它扔了!这价值八毛钱的夹心面包耻辱钉一样,你还在担心我会跟你抢吗?!

“……不是,你别误会啊,我不跟你抢。面包过期了,我这有水和饭团,给你放地上了啊。”

见姜苏子走远小乞丐才慢慢的伸手去够食物,但是他没有立刻吃掉,而是匀出了一点来给一旁的野猫。过了一会儿,见野猫没事他才放心大胆的吃起来。

第二天,姜苏子像往常一样去必经的便利店买东西,今天的收银员还是那个阿姨,所以姜苏子匆匆买完东西就离开了。“真奇怪,她女儿呢?”一边想一边走,慢慢的就到了那个垃圾桶旁边。

“不知道昨天的食物那个孩子吃了没有。”姜苏子绕道垃圾桶后面就看到了那个张熟悉的小脸

“吆~你还在呢,老是呆在同一个地方就不怕有人贩子把你抓走吗?”

“……”尽管小乞丐眼里满是防备但是感觉比昨天好多了。起码不跑了。

“昨天的饭团吃了吗?”

“……”

“给你买了盒饭你趁热吃吧。”

“……”乞丐像昨天一样先给流浪的猫猫狗狗吃,如果它们没事自己再吃。

往后姜苏子每晚下课后都会去便利店买双份食物然后分给那个乞丐。如此坚持了四天。

第七天,便利店的收银员还是那位阿姨,买完东西的姜苏子忍不住问了一句“阿姨,果果呢?这几天怎么都是您来看店啊?”

“小丫头片子和同学去旅游了。”

“哦~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啊?”果果你快回来~我好想你煮的关东煮啊,呜呜呜呜X﹏X

“不知道,那丫头要是有点良心就能早点回来!哼!”

“谢谢阿姨,我先走了。”

“小朋友~你还在吗?我给你买了盒饭和零食。”当姜苏子绕过去看小乞丐的时候他已经乖乖的坐在那里等着她了。“你受伤了?”本就瘦弱的小腿上多了几道伤痕显得更加凄惨。“我帮你处理一下。”经过这几天小乞丐已经慢慢对姜苏子没有了防备,乖乖的让姜苏子处理伤口。“好了,虽然只是简单的清洗伤口,也不知道创可贴能不能起到作用,但是聊胜于无吧。那……我先回家了。”见姜苏子要走,小乞丐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角。

“谢……谢谢,姐姐。”

?????“你不是哑巴?原来你会说话啊。”

“姐姐,你能收留我吗?我很乖的,我会打扫卫生,也会做饭。好不好?求求你了。我身上没有病,洗洗还是很干净的。”小乞丐跪在地上脏兮兮的手紧紧的抓着姜苏子的衣角,湿漉漉的大眼睛像只小鹿一样看着她。

“不行,我没钱养你,而且我不需要人帮我洗衣做饭。”并不是姜苏子狠心是她确实没有能力再去养另一个人,她现在搬离了宿舍就要承担每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不仅如此她还要积累学费和生活费。

“姐姐,求求你了,我可以打工帮姐姐分担压力,我不上学,吃的不多没有花钱的地方,能攒下钱的。”从理论上说的确没错,她现在压力很大确实需要一个人来帮她分担,而眼前这个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见姜苏子半响没有说话小乞丐突然哽咽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已经……不想再从野猫野狗嘴下抢食物了……唔,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哪天到底是死在市侩们的棍棒下,还是被人贩抽干血液,或者是……染上最肮脏的病,饿死,冻死在某个角落都没有人发现……呜呜呜,姐姐,姐姐,求求你,求你……救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一定会知恩图报的……”

如果我晚上睡觉的被子不会被人抢走;如果无聊的人不会因为有趣而把我的一只鞋子藏起来;如果人们不会因为我衣衫褴褛而将我的求职拒之门外;如果救助站不会因为我侥幸有了一份收入微薄的工作而放弃对我的援助,那我一定会努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捡起那许久不见的尊严,不再卑躬屈膝。

流浪的人儿啊,现实就是这样的无奈但又恶性循环。

很现实,他需要一个稳定的居所,她需要一个帮她分担压力的人。

他需要她的时候,她也刚好需要他。刚好,她要的他能给,他要的她也能给。

“你……你先站起来吧,我答应你了,你先站起来。”

小乞丐站起来之后姜苏子才恍然发现,他比她高了不止一星半点!!因为他很瘦而且总是依偎在角落里没有站起来过,所以姜苏子才会觉得他是个“小朋友”。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回事。

小东西还两副面孔啊?

“走吧,我带你回家。”

“回家?”他小心的问着,貌似“回家”这两个字对他来说缥缈不切实际。直到姜苏子很坚定的告诉他“嗯!回家!”他才像一颗尘埃终于落定到土壤中,感受到了深深地踏实和希望。

一路上“大乞丐”走在姜苏子的身后,使劲攥着她的衣服。像条流浪狗一样,因为身上很脏怕弄脏了主人的衣服而不敢靠近,但却紧紧的跟着,即便是得到了主人的允许也是怯生生的,紧张,兴奋,生怕一个不小心眼前的美好就不见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我叫姜苏子,姜苏子的姜,姜苏子的苏,姜苏子的子。你呢?”

名字……我还有名字吗?

“我没有名字,姐姐给我取一个吧。”

“那你就叫杜仲吧。”

“真好听,谢谢姐姐。”

杜仲……一听就是觉得是一位白衣卿卿的少年。(当年的杜仲就是这么想的,当年姜苏子的也觉得杜仲是这么想的。)

“到了,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去做饭。”其实姜苏子的所谓的做饭也不过是等水烧开了再把明天中午要吃的速冻的饺子倒入锅中。

姜苏子一边搅拌着沉入锅底的水饺一边回想着杜仲说过的话。

这个人……以前一定经历过什么……她这么做到底是互相的救赎还是……

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