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逆转世界之轮
作者:十六的宠物  |  字数:4291  |  更新时间:2020-06-16 19:55:28 全文阅读

“嘀铃铃…”一段急促的闹铃将红玲从睡梦中拉回现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红玲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整理好衣装。眼看要迟到了,红玲一面忙着穿鞋,一面朝着在厨房说:“爸,我上学去了!”

只见老爸从厨房中探出头来,头发凌乱还未整理,嘴角沾着米粒,一手抄着铲子,一手举着锅盖,道:“吃完饭再走吧,马上好了”

“老爸,这,这什么味啊?不是糊了吧?”红玲一面开门一面问,老爸一缩鼻子“哎呦,我的菜”。

红玲不免笑开,一溜烟的冲向学校。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按照常理,班里一定会让同学们自我介绍,只可惜才第一天红玲就迟到了。远远的看着高年二班的牌子,红岭赶忙冲进去“报告,额,对不起,我迟到了”

老师莞尔一笑“进来找位子坐下吧”,红玲歉意一笑在剩下的最后一个座位上坐下了,接着老师便说:“那么,同学们都来相互介绍一下吧,从第一列开始”,红玲想果然不出所料。

“我叫张明明,来自…”

“我叫陈丽,来自…”

……

“大家好,我叫蒋红玲,希望和大家能成为朋友”,在阳光的映射下,一切都显得朝气蓬勃,同学们在老师的引导下逐渐熟悉了起来,红玲也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只是是好是坏,无人知晓。

刘敏是红玲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在红玲眼中刘敏身上常带着某种神秘色彩,她猜不透也看不明白,只是偶尔能在刘敏眼中捕获某种信息但也是稍纵即逝。

“红玲,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平行宇宙么?”刘敏在闲谈中问道,“emmm…不知道诶,也许有吧,但和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联系吧”,红玲侧脸望向刘敏,刘敏依旧直视前方微笑道:“是啊,和大多数人没关系,但或许你呢,如果是你,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你会怎么样?”

红玲大笑道:“哈哈~当然是要开辟出一个新世界,做一代侠士啦!”。看着红玲这样快乐的笑容,刘敏也不觉受到感染,或许这就是红玲与众不同的原因所在吧。

转眼间,三年的高中生活马上就要进入尾声了,红玲依旧是个快乐的精灵,穿梭在各种活动之中。烈日映照着校园中忙碌的身影,一向活泼的红玲也随着着紧张的气氛安静了下来,每每狂躁不安,刘敏都时不时的出现略带打击的让红玲认清现实。要知道,高考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非同小可呀,红玲撅着嘴向刘敏抱怨:“什么破考试,谁稀的…真是虐人虐到丧心病狂…”。

刘敏咧嘴笑了笑,抬头望了望天空道:“快了,快了…”

“嗯,好歹是要熬出来了,否则啊,我真是要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在红玲的记忆中,这三年,仿佛除了这临近的考试,没有什么让她难以忘却的,当然除了与刘敏之间的友谊,虽然不知道刘敏究竟有什么秘密,但作为朋友,红玲一直非常信任刘敏,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命运的驱使吧。

窗外,天空清凉依旧,偶尔风雨大作,也常常露出彩虹似的笑脸,一切都还在萌芽……

“什么!你们要离婚?!”红玲怎么都不会想到一向感情很好的爸妈居然要离婚,“玲玲,你听我说,我和你爸爸的感情早就到了尽头,妈妈不想伤害你才隐瞒到现在,妈妈、妈妈真的觉得对不住你”,母亲呜咽着垂下头,父亲面无表情的垂着头站在柜子边靠着墙,全然没有曾经的笑容。

“不~我不能接受!为什么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红岭哭喊着,她不相信,不相信,根本不相信。

“玲儿,爸爸会介绍新阿姨给你认识,会给你一个更温暖的家”

“什么新阿姨?你有没有搞错?你认为我在这个家缺少爱么?”,红玲歇斯底里的喊着,母亲呜咽着的声音更加悲怆。

“玲儿,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但,但爸爸也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

“什么只有这样!你有什么办法?你凭什么?凭什么撕碎我的家!!”红玲哭着冲进自己房间,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妈妈收拾好行李,哭到爸爸把自己灌醉,哭到眼泪干涸,哭到夜里只剩下自己的呜咽和父亲的鼾声。

这时,刘敏发来短信:傻丫头,有星星的夜晚,没什么大不了,星星在一闪一烁间或许可以传递给你深不可测的秘密,记着,你的命运只是你的。

看了刘敏的信息,红玲更迷茫了,星星?谁还有心思去看星星啊,侧脸凝视窗外的星,看着看着便睡意袭来…

在黑夜的笼罩下一个女孩蜷缩在屋的一角,房间之外,电视响着夹杂着父亲的鼾声……静谧的夜晚,窗外星星正亮,女孩留着一头长发抬头睁着水润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梦境初现,在烟云袅袅之中,再深不见底的的夜空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痛苦,绝望,无助。

“帮帮我,啊额,求求你,救救我,呜呜呜…”,女孩回望了下与父亲间隔的门,淡淡的说:“我该如何帮你?”

女人说:“只需把你的命运交给我”

“那好吧”淡然的回答随着一声噼里啪啦雷电的将女孩惊醒,摸了摸眼角残留的泪珠,女孩笑了,唯美又难见深意……

此后刘敏再也没联系过红玲,红玲也没再联系刘敏,一切都变了,家里住进了新阿姨,父亲变得不爱说话,红玲变得不再乖巧,争执成为生活的常态,一切都被打破了,生活再没有了从前的静谧。一年之间,红玲学会冷酷,学会喝酒,甚至学会打架,她的身边也不再有任何朋友,没有人在意她叫什么,她也不会开心的告诉别人她的名字叫蒋红玲。偶尔,红玲也还会做梦,哪个周而复始的梦境,她不知道那代表什么,只知道,她真的很想把自己的命运交换出去,因为她只想要一个完整的家,而已。

不知不觉间,红玲好像脱离了原来的生活轨道,一切都在朝着相反的方向运作,生活就这样暴走了。

这一天,红玲刚染了血红色的头发回来,那个被她称做阿姨的人便叨叨的说个没完,红玲忍着,只为留给父亲最后一分颜面,谁知那女人却越发的变本加厉,愈发说个没完,红玲只当没这人一般穿过客厅坐在沙发上,那女人被红玲的一系列默然的举动激怒了大吼道:“真不知道你爸上辈子作了多大的孽,才有你这不孝顺的臭丫头!”。

红玲淡然回道:“我也还正想我爸上辈子做了多少亏心事,娶你这个扫把星进门,咱俩倒想一块去了,也算‘臭味相投’了呢”,说着自然的抚了下头发,那红色愈发的艳丽了。见如此那所谓的阿姨更是气得不行,虽没再嚷但红玲知道那女人估计又去爸爸哪里打报告了,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索性由着她去,只自顾自的到处翻着,那女人也不能奈她何,谁不知道这几年红玲这丫头整天在外打打杀杀,谁还敢管她呢,除了那还对她抱有一线希望的父亲,然而即便如此,这个被称做阿姨的女人还要去剥夺父亲对她的最后的爱护,那么就别怪我了。

红玲想着,随即找到了存着家中所有积蓄的存折,带着存折她悄然离去,不带一丝一毫的疑虑,只有那最后报复的快感。

高中毕业后,红玲没有再继续读书为的就是报复父亲,到现在又是三年,除了一起整天陪着她喝酒打架的混混们,红玲在没有认识过其他的任何人,去银行将钱转出来后,红玲又去喝酒了,不同于以往的热闹,这次只有她一个人,鲜艳的红发在酒吧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愈发刺眼。

红玲一杯接着一杯,就那么一直喝,一直喝,喝到深夜,喝到凌晨,跌跌撞撞的从酒吧出来,模糊之间看到一老一少,老人一直弓着身子,被一位少女扶着,擦肩之际,那少女怔了证,“红玲?”,红玲那管得了那么多,只想着找个地方睡一下,根本不理会少女的声音,依旧向前跌撞得走去。

“爷爷,可不可以救救红玲,她承受得太多了”,老人叹了口气说:“敏丫头,这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要知道命由天定,咳咳...”,“爷爷....”,“罢了,罢了,你先把她扶回来让她休息休息吧”,“好的爷爷,我这就去”。

不一会儿,就将红玲扶回到了房子里,红玲也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只是朦胧之际听到有个少女不住的抽泣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

第二天,“红玲,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红玲想着这是谁啊,眯着眼望去:“刘敏?你怎么会在这?”,红玲带着些兴奋问着,“还说呢,昨晚你喝得烂醉要不是恰好遇到我啊,你估计得睡大马路去”,刘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着实逗笑了红玲,这大概是三年来红玲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笑。

洗漱完毕,一出门便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刘敏笑着看着她,而她却恢复了往日的淡漠,“红玲,现在过得怎么样,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呢”,刘敏看着红玲的满头红发不自在的说道,红玲叹了口气说:“现在想起以前,都不知道曾经自己为什么要抱怨,大概是心老了吧,除了自己再装不下其他的事”,刘敏没再说什么,只指着远处的天空给红玲看,红玲笑了,直至现在刘敏还是保留着这种神秘......

两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刘敏侧头问道:“红玲,假如你可以有新的生活,你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呢?”

“敏儿,你知道么,你的问题让我想起了这三年来我周而复始做的一个梦,如果真的可以,我只要,只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其他的都无所谓”,说着红玲便红了眼眶,虽然刘敏不知道红玲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但她知道,即使是两个不相关的人也是可以因某种交换结缘的,就比如她和爷爷......

沉默许久,敏儿忽然笑了,带着某种色彩夹杂着某种情感,红玲也笑了,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敏儿,如果我真的可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你觉得我还会这么孤独么?”,刘敏回头看着红玲,思索了许久,说道:“如果给你不孤独的生活你就可以满足了吗?”,“我不知道敏儿,但我害怕孤独,非常害怕,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如果可以摆脱这样的生活,我该是满足的么?应该会满足吧”。

“敏丫头,怎么还不做饭啊......”,这时一位蹒跚的老人从院子的另一个角落走了出来,见红玲满眼困惑,老人又说道:“我是敏丫头的爷爷,咳咳......”,红玲看了看刘敏,见刘敏的微笑才放心又望向老人,“爷爷好,我是红玲”,刘敏自然的扶老人坐下说:“那我去做饭了,你们坐一会儿,马上就好”,说着便一溜烟儿的跑到厨房去了。

“红玲闺女,我听敏丫头说你好久了,咳咳,昨晚住这里都还习惯吧?”

“嗯,好久没睡过这么舒服了”红玲乖巧的回应着,已然忽略了老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半晌,三人坐于桌前,默而不语的吃着各自的,又都若有所思。

夜半,红玲陷入沉睡,“丫头,可以收拾收拾送她走了”,老人拿出了尘封已久的铜镜,在月光的映衬下竟不觉有一丝阴森,刘敏犹豫着看了眼里屋的红玲。

“事已至此,切不可妇人之仁啊,咳咳”,老人看刘敏不动于衷,不由着了急,便急切的举起铜镜,月光聚集,凝结出巨大的光束,折射在红玲的身上,而红玲却睡得正香,全然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刘敏恍惚着,不知该如何,想去阻止却又好像被钉在原地一般无法动弹,只努力的想着,一切都会好的,等她回来一切都好了,然而还是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红玲的身体渐渐变得不清晰,渐渐地,消失不见。又一会儿,红玲的身体又变的清晰,忽闪之间仿佛什么都没变,却又什么都变了。

隔天,红玲睁开眼,原本想找刘敏,告诉她昨晚自己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然而,这镜子中的是谁?红玲定在那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身古色装扮,最令自己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脸呢?我的脸去哪了?这是谁的脸?“啊......啊!!!!”终于,晕厥。

究竟是归宿还是命运的趋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