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身死
作者:我是宝妈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20-07-02 21:59:00 全文阅读

撒了两个符咒劈散了眼前的几个老鬼,快速的跑过去抱住陈泓宇,手中拿出一个符咒,念了咒,手中的符咒就化为无火自燃,搬开陈泓宇的嘴巴就把燃着的符咒往他嘴里塞,同时告诫他“忍着点,不许闹!”虽然痛苦难忍,好歹是忍过来了,陈泓宇张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鬼煞凝聚的利爪直接抓了下来,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抱着泗夕往旁边一倒,把她压自己身下,想用身体帮泗夕挡住!

泗夕在陈泓宇抱她往旁边倒的时候就感觉到危险的临近,迅速掏了几个符咒出来,在被压地上的同时,手里的符咒出手。鬼煞这次被伤的厉害,黑雾散开一直没有聚起来,倒是让人隐隐看清了它的真面目,小孩的身体,嘴里两只大獠牙把脸扯的有些变形,背脊上是一排骨刺,四肢都是利爪,屁股处还有一节二尺来长的骨尾,现在骨尾甩的啪啪作响,无端让人背脊发凉!

一柄飞剑带着雷电刺向鬼煞,没有黑雾遮挡,剑一下划过它的利爪,居然留下了一条带电的伤口,鬼煞尖声哭叫,破开了黑雾,法器可以直接伤的本体,这让苦斗了许久的修士看到了希望,一时间各种法器刀剑都冲向鬼煞本体,就连云音寺方丈的那串佛珠都扔了出去,那骨尾着实厉害噼里啪啦挡掉许多攻击,却也禁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击,很快骨尾就断掉了一截。鬼煞也知厉害,顶着伤害抱成团发出阵阵桀桀的笑声,而那些黑雾在这声音的影响下居然开始汇聚如同铠甲般重新包裹住鬼煞。

现在泗夕手中的符咒不多了,看了场中的情景,基本已经被厉鬼包围,而鬼煞一时半会根本奈何不了,在加上目前伤亡过半,泗夕心里做了决定,扶着陈泓宇站起来,问道:“现在能走吗?我们冲出去!”

陈泓宇眼神决绝的看着泗夕,突然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是我连累你了,你快走,而我作为修道之士,此刻却是不能逃!如有来世,我……”后面都没听见就被他一个大力推开,陈泓宇提着桃木剑摇摇晃晃的迎上了老鬼。对付鬼煞他现在没那功力,不过对付这些老鬼还是能勉力支持,关键这家伙还转头叫泗夕快走!

泗夕又气又急:你特么是赶着上去送人头啊,老娘要不是因为你是任务目标,早就有多远躲多远去了,还用的着在这里?不过看到他陷入危险之地,咒骂了一声还是跟了过去用符咒为挡了一下。这时陈泓灵居然从外面冲进来,哭喊着“爹,出不去了,寺外全是厉鬼,我只有一个符了,金钱剑也断了,爹,怎么办啊?”

泗夕见她手中的捏着平安袋,那平安袋正是泗夕给陈泓宇放符咒用的,一时间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恰巧陈泓宇看见,连忙解释:“那是她扯去的,要我还养育之恩的,我……”泗夕平复了下想要骂人的心情,暗道:陈泓灵就是个祸害,早知道就不给她符咒了,让她死老鬼手中算了,尼玛居然把主意打到任务目标上,还用道德绑架,看似天真无邪实则自私自利贪生怕死。

众人听到陈泓灵说的都是大惊,茅山掌门脸上很是不好,暗想不能所有精英弟子都折损在这里,遂当即对另外几个门派的点点头,大家心照不宣都安排两人随后给了保命法器让他们自己冲出去,一行十几个人就这么杀出去了,泗夕本想拉着陈泓宇一起出去的,结果他根本就不走,他说师傅没有让他离开,他不能走,倒是让泗夕跟着走。泗夕骂他,之前不是还了养育之恩了么,这会命都快没了,还讲师命是天呢。但是也没法,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慢慢融入雾气中外外而去了。

现在大殿里就剩几个老道士和和尚们以及泗夕陈泓宇,泗夕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和尚们能消灭这鬼煞,鬼煞一灭外面的厉鬼应好办多了,既然它们聚在一起也是因为鬼煞,那就斩断这个因,果自然没了。”两老道在对付厉鬼们,泗夕暂时转身准备给鬼煞致命一击,当下对陈泓宇:“配合我!

把所有符咒扔出后,泗夕结印念咒“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金光神咒成!而此时此刻,陈泓宇也将符咒配合道术打入了鬼煞的黑雾中,十几个符咒全部劈下来,直接将鬼煞的黑雾给劈没了,各种攻击快速而至,直接切掉了鬼煞两个利爪。而外面的厉鬼原本被闯出去的人吸引了注意力,现在全部转头攻击大殿,顿时那两老道压力大增。泗夕因发动了金光神咒,体内灵气空虚,勉强能站着,但是战斗力就大打折扣。

泗夕毕竟修炼时间短,道行欠佳,金光神咒仅仅支撑了三息的时间就破了,陈泓宇拉着泗夕到云音寺方丈后面,这边靠窗棂,外面的厉鬼基本集中在大门口,这边就是一些道行不够的恶鬼,但即便这样也是苦了这群和尚,又要维持天罗地网不让鬼煞逃脱,又要灭掉恶鬼,一时也是手忙脚乱,谁也顾不得谁。

一时间陈泓宇和泗夕都没那么大的压力,可谁也没有想到,大殿门口有一鬼王级别的老鬼,见一直奈何不了门口那两老道,便绕道窗棂处,本来有法器阻挡他们也是进不来的,关键就是泗夕过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法器,让其移了点缝隙,那厉鬼撞了几下就撞开进来了。泗夕内心狂呼自作孽不可活啊,迅速把法器拨正,咬破指尖凌空画血符,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中,符成之际,泗夕推开陈泓宇将符拍进老鬼身体,同时一只干枯漆黑的手从她胸膛钻过,疼痛瞬间席卷了全身,血符的威力较大,那干枯漆黑的手缩回的时候,手里还撰着一个跳动的心脏,而老鬼化作青烟归于虚无之际,那心脏“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惊醒了陈泓宇,他连忙抱住即将倒下的泗夕,现在泗夕是浑身冰寒,这几个世界经历了死亡并不可怕,有几次还是被剑刺中慢慢等死的,但是都没有这次的感受难过,这次是从灵魂处感到冰寒,并且一时半会还脱离不了这具身体。

陈泓宇说不出话来,泪流满面的,手颤抖着摸着泗夕冰寒的脸,嘴巴张合了几次都没有发出声音来,就那样抱着,脑海中却浮现出她要学道术时的自信,为他缝符咒的温柔,看他危及时的焦急,一颦一笑都清晰在脑海中,现在却是浑身冰寒,再无生气,胸口的大洞,地上的心脏都昭示着她当时承受的苦痛。陈泓宇现在既是痛恨又是愤怒,痛恨自己保护不了她,而这些厉鬼全都要死!

而现在泗夕睁不开眼,也动不了,灵魂仿佛被冻在寒冰层里忍受着这无尽的冰寒,这种寒意带着绝望和杀意,还有灭绝一切的恐惧,让泗夕的魂体都感到害怕。

这一切的发生太快,云音寺方丈根本来不及解救,他悲悯的看着陈泓宇,又看了看残破的佛像,在看了看苦斗的道友,还有自家勉力支撑的弟子,在这么耗下去,全都得死,而鬼煞也会出去作恶,老和尚泪流满面。

“阿弥陀佛,自鸿蒙初开就是邪不胜正,今日佛祖未能解救我等,那我就是佛祖要镇压尔等!”说完便闭目念经,而他周身显现淡淡的金光,慢慢头顶一道金光闪现,一颗金光闪闪的珠子从身体里出来浮到半空中,那是方丈大师的舍利!

而和尚们见了,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又有三颗白色的舍利从三位老和尚头上浮出。顿时大殿上空一金三白四颗舍利按照太极方位徐徐旋转,整个大殿一时金光大盛,甚至透出了大殿,凡是被金光照耀到厉鬼都化作青烟,归于虚无了,一瞬间万鬼褪去,白雾阴气随着万鬼的褪去而消散,寺里寺外又是一片宁静祥和。而大殿内鬼煞的黑雾早已在金光下不复存在,露出本体,鬼煞的哭嚎刺激着众人的耳膜,陈泓宇本就心神不稳,再被这尖锐的声音所扰,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在泗夕身上,也就回过神来,眼神明明灭灭的,从脖颈出掏出一块随身携带的玉坠,咬破指尖画符念咒,泗夕只感觉头顶传来一股巨大的拉扯力,然后她就进入了一个空间,原本还白茫茫的一片,她还以为她回到混沌空间了,正待放松突然又全黑下来。

泗夕惊恐脸,这是怎么了?然后就感觉一阵自己靠近热源,让她的魂体都变得暖呼呼的,隐隐还能听到很有节奏的咚咚咚的声音。

陈泓宇将玉坠贴身带好,胸口传来阵阵冰寒,他却满足的笑了。

最终鬼煞化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漆黑珠子,被那四颗舍利镇压住,而袈裟也从大殿上空飘落下来把这黑色珠子包裹住,另外四颗舍利则落在袈裟上。

佛是什么,他是信仰是希望,有时候不是佛救人,而是人成佛来救人,终归于人,当我深信有佛的时候,那就是必须有,如果没有那我就是佛,而我不信有佛的时候,即便有佛那都没有,因为佛是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