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御史馋猫都察院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敬魁
作者:贺兰归真  |  字数:2338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38:05 全文阅读

郝守备过来低声向聂小蛮说道:“大人,我怕那贼得了风声跑了呢。”

聂小蛮不答,反问道:“敬魁呢?”

郝守备举起右手向那润身坊的巷子里指了一指,答道:“他还在那边。我倒是看到有好几个人在弄里进进出出的,但我不曾听见敬魁咳过一声嗽,并且那些出进的人长相看来也没有一个相像的。”

聂小蛮仍没有表示,只是放开脚步向荷花巷总弄里进去,景墨和冯子舟则紧紧跟在后面。

那郝守备和那个报信的捕快也一起跟在最后。

众人走进了巷子,景墨就看到在白天里摆着鞋匠摊的地点,有一个穿灰色袍子的人鬼鬼祟祟地靠墙壁站着。他的年纪约在四十左右,头发已秃,景墨认得出这人就是看守这巷口的人。

聂小蛮径直走到这人的面前,问道:“敬魁,他没有回来吗?”那被叫做敬魁的看街人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

聂小蛮厉声道:“此事干系重大!你有没有瞧清楚吗?”

那人发出一种粗粝而有些颤动的声音,答道:“大老爷,的确没有啊,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我一点都没敢大意啊!连我的腿都站得硬~了!”

聂小蛮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又转回身子,继续向巷子里进去。景墨也紧紧跟着。而冯子舟和郝守备仍站在巷子口与那敬魁低声交谈着什么似的。

聂小蛮走到了西首的第四条巷子口停了一停,又向左转弯,一直走出去十几丈远才止步。小蛮回过身来向景墨做了一个手势,好像是叫景墨不要跟进去。

接着,小蛮便从那扇虚掩着的门里进去了。景墨一瞧那门牌是三十二号,又从那开着的门缝中向里面窥探,里面还点着油灯,天井里摆着许多破旧东西,堆积得乱七八糟。那间堂屋似乎也不成其为堂屋,一边放着一只木床,一只方桌上放着一盏半明不暗的油灯,显见是舍不得放多少灯油。聂小蛮正和一个中年妇人在方桌面前低声谈话,不多一会,聂小蛮便回身退了出来。

小蛮低声对景墨说道:“他果然还没有回来。”

景墨问道:“那什么解老五就住在这屋子里?”

聂小蛮点点头道:“就住在后面灶房里。据那二房东说,姓解的昨天下晚喝够了酒就回来睡下,前天夜里也没有出去做工。今天他到此刻没有回来,大概又到杀猪行里去了。”

景墨又问道:“什么?什么杀猪行?”

聂小蛮又带着些着急的口吻,答道:“一枝园洪兴杀猪行。我们快走吧。”

当两人一路退回出来时,走到东边第二巷子口的时候,聂小蛮突然又一脸吃惊的突然站住。

景墨不知什么缘由,不免也是一愣。可是抬头向东边的第二道巷子口一瞧,那第一家的后门口有两个黑影,黑影帖得很近地正在窃窃私语。聂小蛮故意高声咳嗽了一声,便继续前进。果然,这一声咳嗽声竟惊散了一对野鸳鸯。有一个穿长衣的男子,急步向这第二条侧巷的深处走去。

那女子也推开了后门回身进去,景墨从那暗淡的灯光中,还看到这女子身材短小,身上穿一件茄花紫色圆领窄袖裳,浅绿色长裙腰间大巾,分明就是那张家的小婢女柳青!

景墨本来以为是什么与案情有关的人,或是什么歹徒之类,深更半夜躲在这里意图行凶!没想到竟然是那个看起来天真活泼的柳青,居然有如此大的胆子,半夜躲在这黑暗处与男人幽会!

聂小蛮把探查的结果向冯子舟和郝守备说明了一声,便吩咐那看街的敬魁和那报信的捕快一同上了一辆四轮马车。于是六个人便挤满了一车,急急向一枝园杀猪行赶去。

在车中的时候,六个男人促膝并肩,挤成一团,每个人感觉得都感觉很不舒服,所以大家都默不作声。但景墨的脑子里却不能像嘴一样地停下来,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凶手解老五,怎么会被聂小蛮给揪出来?而且一直没有出现,会不会得了风声逃走?此番到一枝园去会不会再扑一个空?景墨脑子里的种种的怀疑虽没有从嘴里说出来,但在半柱香以后,便从事实上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那洪兴杀猪行的地点十分冷僻,附近并没有巡街的捕快。这一行六人跳下了四轮马车,不由得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聂小蛮先向这杀猪行的左右端详了一下,随即向那看街的人问道。

“敬魁,你陪着郝守备先进去看一看。假如他在里面,你就好好地招呼他出来,你明白吗?”

那郝守备挥了挥手,示意叫敬魁在前面先走。接着这两个人一前一后,便从那两扇破旧的板门里走了进去。

那杀猪行是一排五开间的平屋,房子的建筑不但粗陋,而且破旧不堪。墙上有几个简陋的窗户,有几根木楞都已经腐烂了,里面钉着些板条。从这些窗口里透出谈笑声,磨刀声,和哼小曲的声音,同时还有一阵恶臭混杂着血腥气味在刺激着人的鼻孔。

原来这杀猪行还真是杀猪的地方,因为每天早市一开就有饭店和菜馆以及大户人家前来采购猪肉,所以这杀猪的行当一般都在夜里完成,

景墨见冯子舟虽没有表示,却急忙摸出鼻烟瓶来吸了吸,分明也和景墨有同样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郝守备跟着敬魁就退出来了。

敬魁首先开口道:“他不在里面。”

聂小蛮咬紧了嘴唇,显出一种懊恼和焦急的失望。

郝守备又说道:“我问过一个伙计,据说他前天和昨天也没有来做工。我猜想他一定跑了!”

聂小蛮突然把两手交叉在自己胸前,低下了头并不回答。

冯子舟吸过了鼻烟连打了几次喷嚏,才说道:“我想他大概还跑不远。聂大人,你打算怎样......”

正在这时,突然听见那敬魁提高了音量吼叫起来。

“老五!……老五!……”

十只眼睛都不约而同地扭转头向那街面上瞧去。就见有一个穿黑色短衣的人,正摇摇摆摆地走近六人刚刚乘坐的那辆四轮马车后面。聂小蛮绝不犹豫,首先放开脚步迎上前去。剩下一行大队人马,也像后援队似地跟在后面。

聂小蛮像是随口问道:“老五,今天你赢了多少?”

那来人突然发出了两声“呸!呸!”就把身子靠住了四轮马车的车厢,好像他站立不住,几乎就要跌倒的样子。景墨看到这人身材高大,黑脸上满脸横肉,外貌非常凶恶可怕。

这时冯子舟也领着敬魁一同赶到四轮马车面前。那老五睁了睁眼睛,似乎已经认出了敬魁。

他不干不净地嘟囔着道:“敬魁,你小子来干什么?......你......你来触老子的霉头?”

那敬魁“嗯…嗯”的哼了两声,仿佛喉咙被痰给堵了,怎么都吐不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