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江湖位面(一)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20-06-05 13:11:47 全文阅读

这是个古代位面,原主叫余怜容,是江湖第一魔教星月教教主的女儿。

身为魔教教主的女儿,原主的身份注定不会平静,他父亲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几乎从没让她出去看过外面的天地,所以原主为人很是天真烂漫。

有一天,教里来了个叫杨从南的男人,是左护法新收的徒弟。

杨从南一进星月教,就开始接近原主,发现原主几乎从没出去过后,又开始天天给她带新鲜玩意,给她讲外面有趣的事情,有时说几句甜言蜜语,夹杂着几句山盟海誓的誓言,哄得原主对他芳心暗许。

对于杨从南的讨好行为和甜言蜜语,原主这个天真的小姑娘毫无防备,时间久了,就被他渐渐潜入心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原主的父亲发现后,曾劝过原主不要跟杨从南来往,原主嘴上应好,暗地里却没将父亲的话放在心上,教里事情繁多,原主父亲也没时间去多去关注原主,两人就这么一直发展了下去。

借着原主的关系,杨从南越爬越高,渐渐的在教里也有了一席之地,原主对此很是高兴,认为杨从南越优秀,她父亲就不会反对她跟杨从南在一起。

直到有一天,原主父亲独自外出办事,不知被何人泄露了行踪,让武林人士埋伏后围剿致死。

教里一下变了天,原魔教教主死了,子承父位,原主坐上了魔教教主的位置。

可原主从小被她父亲养废了,不仅不会武功,连教里最基本的事务都不会处理,所以即使坐上教主之位,也只能当个摆设。

杨从南告诉原主他可以帮忙处理,原主思来想去,就真的将事务都给杨从南处理,久而久之,教里的大权便都落在了杨从南手中。

教里事务交给杨从南处理后,原主继续过着以前的生活,还计划着跟杨从南的婚礼,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直到有一天,她回房时发现杨从南在她房里鬼鬼祟祟的找东西,不由出声质问杨从南。

杨从南被发现她后,并没有回应原主的质问,未免事情败露,还将她杀人灭口。

可原主命大没死成,被教众救了回来,但由于杨从南杀原主的利器上沾有剧毒,剧毒已经渗入原主身体里,就算被救活了原主也只剩下半条命,而且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忍受毒素发作的痛苦。

发现原主没死,杨从南便逃跑了,原主重掌大权,可重掌大权后,原主才发现魔教居然已经被杨从南败坏得一塌糊涂,教里的高手走的走散的散,除了右护法,剩下的都是小啰啰。

原主愧疚难当,致力要将魔教恢复回以前的巅峰。

就在原主致力重振魔教时,杨从南却又带人回到魔教,原主这才发现他原是正派闽清派的少宗主,当初潜入魔教只是为了寻找魔教的至宝天月神剑,这次回来,是来剿灭魔教的,魔教只剩下右护法和一些小啰啰,对方又人多势众,最终魔教被灭。

原主的愿望一是将魔教恢复回以前的巅峰状态,二是让杨从南得到应有的报应。

契约者:苏琪

道侣:蓝惜

等级:2

任务值:3210

升级点:120

武力点:105

主线任务:魔教巅峰(帮助魔教恢复巅峰时期,让杨从南得到应有的报应,附赠任务道具一个,完成可获取3000任务值,150升级点,100点武力值)

苏琪现在穿越过来的时间正好是杨从南寻找功法被原主撞破,愤而杀人灭口的时候,刚刚那个人就是杨从南,只是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找到功法。

苏琪摸了摸腹部沾了血的衣服,粘糊糊的。

“来人。”

教众推门进来:“教主,有何吩咐。”

苏琪挡住腹部:“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教众愣了一下:“好。”

等教众退了出去,苏琪在房里的柜子找了套衣服。

半个小时后,苏琪清洗完身体,换上干爽的衣服坐回床上。

“001,这次的任务道具是什么?”苏琪摸着下巴,有些好奇。

[宿主,道具在空间里,是制金机器哦!可以创造金子的机器!]001声音略带激动。

“嗯?”苏琪从空间拿出道具放在手中打量:“要金子干嘛?对任务有什么帮助?”

[宿主,此时魔教的钱财大部分被杨从南贪了,所以魔教现在正缺钱呢!况且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了钱,就没什么事是不能做到的!有了钱,恢复魔教巅峰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琪打量了下周围,房间摆设看起来还行,但对于一教之主来说确实有些寒酸,若有所思的点头:“有点道理。”

[是吧!]被认可的001语气中满是喜悦。

“嗯,还有养蓝惜也特别费钱,所以钱真的特别重要!”

上一个位面蓝惜的花钱技能不知怎么的就被点亮了,几乎每个月都要花光她一千万,一千万啊!这要不是她有外挂谁特么养得起!

001:[……]

“对了,那把剑……”苏琪按着记忆在床底找出那把所谓的天月神剑:“没被他找到啊。”

[谁能想到有人居然会把魔教至宝天月神剑放在床底下,他要是能找得到就怪了。]001吐槽。

“确实。”苏琪打量手中的天月神剑。

这剑长一尺九,剑身两指宽,剑身发着寒光,看上去锋利无比,看上去确实是把不可多得的好剑。

似感应到她的想法,被关了一个位面的弦洸在空间到处乱窜着,迫切地表达它的不满。

苏琪将它从空间召出来,弦洸一出来就把苏琪手中的天月神剑甩开,将自己连带剑鞘一起挤进苏琪手中,还讨好地蹭了蹭。

苏琪反手一松,弦洸差点掉到地上,漂浮起来在苏琪面前晃来晃去,似在表示不满委屈。

“你知道错了吗?”苏琪看它问道。

“嗡”

弦洸左右摇摆,不知道错哪了。

见状,苏琪挑眉冷笑:“我不管你之前为什么要针对蓝惜,但你对他的态度要是不改变的话,那你就走吧,我这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嗡!”

弦洸不满地乱晃,晃完又开始转起圈,越转越快,良久才缓缓停下,犹豫片刻,剑柄朝前一点,表示同意了。

“嗯。”苏琪满意了,伸手将收进空间。

“教主。”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苏琪坐到房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门被打开,进来的是对原主一直不怎么喜欢的右护法。

自从原主父亲去世后,原主这个废材上位,把魔教交到杨从南里任他败坏,右护法对此很是难以置信,还曾劝导过原主,可惜没用。

杨从南掌大权后对教里的高手都十分苛刻,又加上其他原因,教里的高手都散了。

左护法走之前还劝过右护法离开,但右护法拒绝了,依旧忠心耿耿地为魔教做事,不过也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他对原主的十分看不上眼。

此时他正板着脸看着房中的苏琪,冷声道:“教主,不知杨从南去哪了,教中事务堆积了许多,都等着他来处理呢。”

苏琪抬眼看他,倒了杯水喝:“他滚了,以后教里的事务都教由你来处理,有大事再来找我。”

将事务交给右护法苏琪是放心的,毕竟这右护法是原主父亲的心腹,对魔教可谓是一心一意,不然也不会到最后一刻还不走,以至于死在杨从南的绞杀下。

“滚了?杨从南离开了?”右护法看着苏琪有些疑惑。

这是发生了什么?杨从南要是走了,那教主怎么会这么安静?而且还用滚字?

“嗯,走了。”苏琪抬眼看他,问道:“现在教里还剩下哪些人,整理份名单给我看。”

右护法狐疑地的打量苏琪几眼,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便还是低下头应道:“是。”

“嗯,去吧。”

苏琪又喝完一杯水,见右护法还站在那里不出去,放下杯子问他:“还有事?”

“教主,教里的事务需要你处理。”

苏琪挑眉,处理事务?

她记得这魔教一天的事务就跟皇上每天批的奏折一样,贼多!

“我刚刚说过了,你去处理。”她可懒得处理,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睡觉呢。

“教主,处理教里的事务本就是教主你的职责,万不可交由他人来处理。”右护法拱手,郑重出声道。

“你确定要我这个废材来处理?”苏琪坐在桌旁,手撑着下巴,懒洋洋撇了他一眼。

“处理教中事务是教主的职责,教主要是不会我可以教教主,教主总是要学会自己处理这些事务的。”右护法依旧是那个姿势那个语气不变。

苏琪:“……”

这人怎么这么死板。

苏琪上下打量右护法。

右护法此时身穿一身黑色的魔教服,脸上有条狰狞的刀疤,板起脸的话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一点也不像是会守礼的人,怎么会那么古板呢?

“教主应该只处理大事,教中那些芝麻小事就交给你了,有大事再来找我,好了,别说了,出去吧。”苏琪摆了摆手,一脸嫌弃:“对了,教里的名单记得等下给我送来。”

“这……”右护法犹豫许久,最终低下头拱手应好,退了出去。

右护法退出去不久,苏琪就将门外的教众喊了进来。

教众进来,弯腰拱手道:“教主,有何吩咐。”

苏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脸清冷,高不可攀的样子,看得教众紧张不已,只见她红唇轻启,道:“准备午膳,我饿了。”

“……”教主那副样子他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感情就只是准备午膳这么件小事?

教众心中无语,应道。“是。”

随后退出去,让厨房准备午膳,教主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