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江湖位面(九)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322  |  更新时间:2020-06-07 22:04:00 全文阅读

苏琪无奈的加快速度,几分钟后就用完膳了,而蓝惜碗里的饭则因为被子一直滑,压根没动几口。

苏琪放下碗,绕过桌子直接坐到床上,把蓝惜拉进怀里,拿过碗就要喂他。

“不要,我自己吃。”蓝惜瞟了她一眼,气哼哼的挣扎,一脸傲娇的小表情。

苏琪极其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就你那吃法,要吃到猴年马月?”

“……”蓝惜瞪她:“放开我,我自己吃!”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喂你,要么我把你身上的被子扯了你自己吃,选吧。”

“你威胁我?”蓝惜睁着大眼睛看她。

苏琪对上他的视线,微微一笑:“对啊。”

“……”蓝惜就那么看着她,良久,苏琪不耐烦了,直接动手扯被子。

“别!让你喂让你喂!”蓝惜死死拉住被子,俯下身压住苏琪的手。

看蓝惜那誓死护住被子的模样,苏琪感觉自己此时就像那逼良为娼的恶霸。

这个想法刚闪过脑海,苏琪就浑身一阵恶寒,赶忙摇摇头甩掉这个奇怪的想法。

苏琪抽出被蓝惜压着的双手,把他扶起来抱到怀里,一边拿过碗筷一口一口喂他,一边忍不住吐槽道:“反正等下我也是要看的,你说你护那么紧有什么用?”

“要你管……”蓝惜嘟囔,自己也知道没用啊,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现在就是不给她看。

苏琪无奈:“随你吧。”

吃完饭,苏琪把碗盘放回另一边的桌子,自己拿出来的桌子则是收进空间,再把床帘放下来,确保在外面看不见床里的风光后,绕过屏风叫店小二上来收拾碗筷,顺便备水,她还没洗呢。

蓝惜待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良久,外面静下来,只有细微的水声在房间回荡,他猜测应该是苏琪在洗澡。

瞟了眼身上的被子,蓝惜掀开床帘,裹着被子下床。

004:它有种主人又要作死的赶脚。

004就这么看着蓝惜小心翼翼靠近浴桶前的屏风,伸手碰上苏琪挂在屏风上的衣服,大力一扯将衣服抱进怀里,奔回床上笑倒在榻。

不给我穿衣服,这就是报应!跟我一起光着吧!

苏琪在浴桶里听着蓝惜那愉悦的笑声,忍不住嘴角抽搐,这个智障,拿走她衣服有什么用?她空间里有衣服啊!

更何况!这个智障他还拿错了!

苏琪看向屏风上挂着的新衣服,而她刚刚换下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忍不住扶额。

蓝惜把衣服收进空间,兴奋的在床上打滚,把身上裹着的被子都滚得散了开来,头发微微凌乱,略显几分凌乱美,脸颊上也浮现出兴奋的红晕,被子仅仅遮掩住下半身的重要部位。

苏琪掀开床帘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眼中眸光一闪。

“琪琪?”蓝惜愣住,不可置信的看她:“你怎么还有新衣服?”他不是拿走了吗?

苏琪俯身压在他身上:“智障,你拿走的是我刚刚换下的衣服。”

什么?

蓝惜瞪大眼,往空间一扫,果然,空间里的衣服确实是她刚刚换下的衣服,嗷!好气!

苏琪低头吻住他,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滑动,蓝惜抬头回吻,二人倒在床榻上缠绵悱恻。

中途,蓝惜突然往后仰,脸颊通红,微微喘着气,表情严肃道:“不对!你刚刚叫我什么?!”

她刚刚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智障?!

苏琪额头满是黑线,低头压住他的薄唇。

这时候还计较那个称呼,果然是智障!

——

第二天早上

苏琪睁开眼,注视着蓝惜的睡颜,凑上去亲了两口才起身下床穿衣。

换上衣服后,帮蓝惜捻了捻被子,附身在他额上印下一吻,转身出了房间。

“小姐。”楼下的右护法等人看见苏琪,恭敬地喊了一声。

“莫言,去给少爷买几身衣服来,要好的。”苏琪站在楼梯口道。

想起蓝惜,右护法脸色黑了下来,颔首道:“是。”

苏琪看他一眼,抬脚下楼,转头对着一旁呆愣的店小二道:“帮我准备早膳。”

“好的客官!”店小二不由自主的挺直腰杆。

“去吧。”苏琪撇了他一眼。

“这位姑娘。”一声好听的男音从身后传来。

苏琪转身看过去,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男子正扇着折扇,一副风度翩翩的温雅公子样的看着自己。

对于他手中的折扇,苏琪略感无语,这时候是农历10月份,已经临近冬天了,这么冷的天还扇扇子,为了装B也是够拼了。

看向他腰间玉佩的标志,苏琪开口:“丁少宗主?”

“是,余教主居然能认出我?”丁向松有些诧异,他自认装扮得很好,就算右护法等人见过他,可刚刚也还没来得及提醒苏琪,没想到她居然瞬间就认出来了。

“腰间的玉佩。”苏琪淡然回他。

丁向松一愣,看向自己腰间的玉佩,瞬间失笑,伸手把它摘取下来:“倒是我疏忽了。”

丁向松收好玉佩,打开折扇轻轻扇了扇,抬头看向苏琪:“余教主还未用早膳?”

“嗯。”苏琪随口应了声,算是礼貌。

丁向松一笑:“那正好我也未用,不知我可否邀请余教主一起用膳?”

苏琪打量他一番,用膳?怕是想打探她的虚实吧?

余光瞥见店小二端着菜往这边走来,苏琪笑道:“怕是不能了,房里还有人等我回去,丁少宗主还是自己吃吧。”

“客官,端进房还是?”店小二还是昨天的那个店小二,此时正端着菜问她。

“进房吧。”苏琪抬脚走上楼梯。

丁向松在后面打量她,听闻前星月教教主将他这个女儿保护得很好,从未让她现身在江湖人士面前,连出来的次数都寥寥无几,结果可能是因为保护得太好,以至于把她养废了,在她父亲离世后,做的种种决定都愚蠢至极,被闽清派的杨从南稍微一忽悠,居然连教中大权都交给了他,以至于星月教落败至此,可是……这女人看起来不蠢啊?

不过想想她昨晚那财大气粗的样子,倒是有点蠢——等等,不是说星月教要落败了吗?她哪来的钱?

丁向松疑惑不解,难不成是情报有误?

房里。

店小二放完菜便出去了,苏琪掀开床帘,准备叫蓝惜起床。

“哈!”蓝惜在苏琪掀开床帘的一瞬间扑上去,兴奋看她:“有没有被吓到?”

“没有。”苏琪面无表情,扯过一旁的被子将他包起来:“怎么,现在不怕走光了?”

“怕什么?反正昨天你都看光了。”蓝惜撇嘴小声嘟囔。

听到他的话,苏琪无语。

“咚咚咚”

“小姐,少爷的衣服送来了。”右护法在门外喊。

“进去。”苏琪把蓝惜塞进床里,转身去开门,接过右护法手里的衣服,关上门来到床前:“你要穿哪件?”

“我看看。”蓝惜在衣服里挑挑拣拣,最终选了一套白色绣金纹的衣袍,当着苏琪的面换上。

等他穿好,苏琪从空间拿出一块玉流苏给他系在腰间。

蓝惜等她系好后,拿起腰间的玉流苏打量,上面是一只白玉雕的小猫,憨态可掬的趴着睡觉,小猫下面串着一颗珠子,珠子下面还有一块小小的,雕刻成琪字样的玉,再往下就是流苏了。

“这是?”蓝惜惊讶:“上个位面我的样子?”

“嗯。”苏琪点头,拉着他下床,来到桌前坐下。

“你雕的?”他上个位面的样子,这个世界里只有苏琪看过。

“嗯。”

“真好看,我很喜欢。”蓝惜得到确认,脸上瞬间笑开了花,很是高兴。

“喜欢就好,吃吧。”苏琪趁动碗筷前手还干净,揉了揉蓝惜的头发。

吃完饭苏琪带蓝惜出去外面逛了逛,顺便给蓝惜多选了几套衣服,二人玩够了才回来,待到吃完午膳,便要启程出发了。

“余教主,你们要出发了?”丁向松从客栈出来。

蓝惜朝他看去,目光在他身上打量,重点看脸,最终下定结论,这人没他好看!

蓝惜看他的时候丁向松就察觉到了,微微挺直腰杆任他打量,只是他不懂这位逸公子最后那得意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丁向松皱眉。

“嗯。”苏琪应了一声,帮蓝惜顺好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再扶着他上马车。

听到苏琪的回话,丁向松也不再注意蓝惜,目光转向苏琪:“刚好我们也要出发了,余教主也是要去参加魔教大比的,正好我们同路,一起走吧余教主。”

“可以。”反正不管答不答应,他们肯定是同路的。

丁向松笑笑,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两队队伍一同启程,场面甚是浩大。

蓝惜一进马车,整个人就瘫在马车内侧的被褥上了:“琪琪,是不是要下雪了啊?我感觉好冷。”

“应该是。”苏琪帮蓝惜把被子盖上。

今天确实比昨天冷了许多,出了城后,北方还在呼啸的吹,更是寒冷了。

苏琪突然转头看向蓝惜:“对了,你不是有暖玉吗?拿出来戴上。”

“暖玉?”蓝惜皱眉,想了想便知道苏琪在说哪个了:“是沙罗玉石吧?它不叫暖玉。”

“反正没差,戴上。”

“我不用,你戴。”蓝惜摇头,将沙罗玉石从空间拿出来给苏琪。

“你戴吧,你比我弱。”苏琪一脸严肃道。

蓝惜:“……”

“004,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004想了想,道:[主人,应该不是。]

虽然很有可能是苏琪小姐在报复昨晚主人让她当了冤大头的事,但这个不能告诉主人,不然他又要作死了。

蓝惜闻言迟疑片刻,最后还是将沙罗玉石戴在腰上,随后躺着被褥中,眼珠子转了转,把苏琪也拉了进来:“我们先睡会吧。”

昨晚二人折腾了许久,第二天又一大早起来,都没怎么睡过。

“好。”苏琪顺着蓝惜的力道躺下去,搂住他的腰,伸手将被子盖好:“睡吧。”

“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