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江湖位面(十三)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20-06-09 06:21:50 全文阅读

项坠是水滴模样的形状,颜色是浅蓝色的

,清澈透净,让人赏心悦目,就连项坠的绳子都有心的设置成透明的,不仔细看不出来,将项坠拿起来,就好似一滴清澈透明的水滴飘在空中。

苏琪满意的睁开眼,将手伸进蓝惜腹部遮掩着,从空间拿出项坠外加一个耳罩。

苏琪想了片刻,确定没什么其他的需要拿了,便要将手抽出来时,却被一股怪力拉了一下,她皱了皱眉,手指扭动在蓝惜腹部摸了摸,发现项坠的绳子好像被他腰间的装饰钩住了。

苏琪无语的啧了一声,在蓝惜腹部摸索片刻,摸到那勾住的地方费力的动了几下,就在她快要将项坠的绳子弄出来时,蓝惜却不安分了,好似被她的手搁得不舒服,他腹部微微扭动片刻。

待到他停下来,苏琪摸了一下,就发现,绳子好像打结了……

发现后这心情是何等的卧槽,也只有苏琪能懂了…叹了口气,她继续摸索,良久后才将项坠的绳子解开。

就在苏琪松气,正要将手从蓝惜腹部抽出来时,左护法的声音突然响起:“教主!还请你三思!”

苏琪闻言吓了一跳,不禁转头看他,对他的话有些不解:“什么三思?”

左护法张了张嘴,看着苏琪的手欲言又止。

苏琪顺着他视线垂下眸,瞧见自己伸在蓝惜腹部的手,再抬头看向左护法那一言难尽的眼神,突然懂了。

蓝惜是趴在她腿上睡的,腹部有些向下,苏琪此时手伸在蓝惜腹部里,在其余人的视角来看,她的手像是伸在蓝惜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再加上她刚刚扯绳子时手扭动了许久……

想通后,好似一个晴天霹雳劈在头上,苏琪浑身僵硬的转头朝周围看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临云教教主等人此时正拿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她,而唐掌门等正道人士就更明显了,那表情那眼神,就差没把伤风败俗这四个字怼到她脑门上了!

“教主?”左护法想了想,犹豫道:“这事你可以等…那个…回房后再……”

对于自家教主这迫不及待的架势,左护法表示有些生无可恋,教主也太那啥了吧,他们魔道的女子虽是要比正道的放的开,但这也……最要紧的是,逸公子好像还在睡觉吧!

等下,他真的睡了?

细思极恐,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左护法额角冷汗流下,悄悄向前迈出几步,垂眼看向蓝惜,见他呼吸平稳,脸颊稍微有些红润,明显是睡得正香,左护法瞬间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

将左护法的动作全看在眼里的苏琪额上不禁布满黑线,面无表情的将手从蓝惜腹部抽出来,顺势在他脸颊上捏了一把。

都怪这个罪魁祸首!

被苏琪捏了脸,蓝惜眉头微皱,身子动了动,将脸埋进苏琪腹部,手上将苏琪的腰抱得更紧。

幸好此时众人的视线都在苏琪的双手上,否则蓝惜这动作,只怕他们会想得更多。

少女抽出手,一双纤嫩的手显现在众人眼前,纤手白皙而干净,手中央正放着一滴水珠?和一个…嗯…看起来奇奇怪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但不管怎么看,都好像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什么……

苏琪在众人的注视下将手中的项坠和耳罩给蓝惜戴上。

左护法见状松了口气,看来是他们误会了。

临云教教主和唐掌门等人不禁干咳一声,偏过头移开视线。

片刻后,右护法带来了小榻和被褥枕头。

周围的人再次纷纷侧目,眼神略显复杂,这等下都要比试了,她居然还有心情睡觉,睡觉就睡觉吧,动静还那么大,把小榻被褥都搬来了,真是会享受!

苏琪无视众人的视线,将蓝惜轻轻放在小榻上,给他盖好被子,临走前再捏一把他的脸蛋。

见状,周围人的眼神更是复杂,这紧要关头,她居然还有心情给这位…逸公子准备小榻?

“护好他。”苏琪说完,转身向擂台走去。

“是。”右护法等人轻声应道。

临云教教主见苏琪朝擂台走去,不由出声询问:“余教主,你做什么?”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苏琪没理会临云教教主,跃上擂台。

见状,擂台上的两个教主立即停手,二人打斗了半个多小时,气息稍有不平,缓了几秒,看着苏琪问道:“余教主,这还没到你呢。”

“你们打得太慢了,一个一个打要等到什么时候?”苏琪云淡风轻的说完,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你们九个都上来吧,我一次解决,省麻烦。”

这一句话瞬间惹怒了众多高手,特别是魔教排名前十的教主。

“狂妄小儿!居然如此藐视我等!”排名第七的教主怒喝道。

排名第三的鹤教主抬眼看向擂台上的少女,寒声道:“余教主,做人可不要太猖狂!就连你父亲都没把握说可以同时打赢我们九人!”

“还不快下去!还没轮到你呢!”

“快下去,等下再收拾你!”

“下去,下去,下去!”众人纷纷重复这两个字。

苏琪对此毫不在意,直接身形一闪,没等众人看清,擂台上已经只剩下她一人了,而其余两个教主被踢得躺在台下呻③吟。

全场瞬间静谧无声,片刻后,鹤教主跃身上台,肃声道:“方才他二人打斗了许久,并不能算什么,待我来教教你做人!”

“嗯,开始吧。”苏琪从容道。

鹤教主看着苏琪,冷声道:“你不拿武器?”

“嗯?”苏琪垂眸看向腰间的鞭子,不在意道:“用不着,开始吧,别磨磨蹭蹭的。”

“呵”鹤教主冷笑一声,阴鸷道:“这是你自己选的,可别说我欺负你!”

话落,鹤教主抽出腰间的刀,朝苏琪攻了过去。

“鹤教主,上啊,教训她……”

台下的喊话嘎然而止,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的苏琪和她脚下的…鹤教主。

苏琪抬脚将他踢下去,摸了摸下巴思索道:“这个鹤教主好像是第三名吧?那接下来……”

苏琪嘴角微翘,朝勾临云教教主勾了勾手指:“上来吧。”

临云教教主对她这态度勃然大怒,喝道:“好!我倒是要领教领教你!”

临云教教主飞身一跃来到擂台,苏琪直接上去就开打,台下众人纷纷为临云教教主呐喊,临云教教主可是除星月教前教主外的第一人,肯定能赢!

结果几分钟后,全场再次静谧,所有人看着台上的画面,感觉脸很痛。

苏琪松开临云教教主的脖颈,转身面向所有人:“其他人还要比吗?要就上来吧,我们速战速决。”

苏琪等了一分钟,没人上来,她攒眉道:“我数到十,没人上来就算我赢,一,二,三……”

台下魔教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敢动,她能在几分钟内打败临云教教主和鹤教主,在场的魔教众人自认自己没那个实力打败苏琪,最终选择闭嘴。

数到十,还是没人上来,苏琪挑眉:“好,既然这样,那我赢了,有意见吗?”

众人还是鸦雀无声,苏琪目光一扫,冷声道:“有意见吗?”

魔教众人心中不由一凛,赶忙摇摇头,待之后反应过来,懊悔不已。

“好,就这样。”苏琪朝唐掌门瞟了一眼,跳下擂台朝蓝惜走去。

唐掌门等人面面相觑,最终无奈起身来到苏琪面前:“余教主,既然还是你赢了,那……你要我们答应你什么条件?”

“条件啊。”苏琪嘴角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目光直直看向站在正道人士里的杨从南:“我要你们将闽清派的少宗主杨从南逐出师门,任何门派都永远不得收留于他。”

“什么!”闽清派掌门大怒:“妖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杨从南从刚刚苏琪看向他时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个条件!心中惊慌,看向唐掌门,只求他不要答应。

“闽清派的杨从南?”唐掌门转头向杨从南看去,心中了然,星月教会变成今天这样,这杨从南在其中也起了不少关键作用,余怜容恨他也是应当,但他身为正道之首确不能就这么答应她将杨从南遂出师门。

苏琪移开视线,不再看杨从南,漫不经心道:“不知唐掌门答不答应呢?”

唐掌门皱眉:“余教主可否换个条件?”

“不能。”苏琪来到蓝惜身旁,坐在小榻边慵懒的看着众人。

蓝惜茫然睁开眼,见面前那么多人不禁有些疑惑,坐起身来揉揉眼,迷迷糊糊朝苏琪靠去:“琪琪。”

“嗯,还想睡吗?”苏琪揉揉他的头发。

蓝惜摇摇头,整个人埋进苏琪怀里:“不睡了。”

其余人:“……”不睡你倒是起来啊!

苏琪抱紧蓝惜,抬眸看向唐掌门:“唐掌门考虑得怎么样?答不答应?”

“这……”唐掌门犹豫。

闽清派掌门见他犹豫,急忙凑上去在他身旁小声说:“唐掌门!你不能答应她啊!从南可算是立了大功,你这要是真按那妖女说的做,那以后正道人士谁还敢立功?”

唐掌门一听,觉得言之有理,这个条件确实不能答应。

“余教主,这个条件恕我不能答应你。”唐掌门顿了顿,继续道:“你们魔道之人偷盗了我们的浩阳神剑,这事本就有你们的责任。”

苏琪忍不住笑出声,随即不屑道:“我们的责任?这个荒缪的逻辑要是成立了,那当初杨从南潜进我们星月教想盗窃天月神剑一事,你说说,你们是不是也有责任?我们是不是也要算一下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