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江湖位面(十五)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593  |  更新时间:2020-06-09 20:15:20 全文阅读

“逸公子,你的灵物藏在剑鞘里神剑它都能感应得到的,更何况藏在身上呢?没用的。”

唐掌门感觉他现在身心疲惫,本以为只要借用了天月神剑就可以找到浩阳神剑,为此还答应苏琪将杨从南驱逐出师门,结果借到神剑临了了又出现这种事,真是时运不济啊!

“可是我没把玉流苏放身上啊。”蓝惜用手中的盘子狠狠敲了神剑几下,他都把东西收进空间了,怎么这破剑还跟着他!

“没放身上?”唐掌门闻言疑惑,没放身上那神剑怎么可能还跟着他?

“等下。”苏琪看那神剑一个劲的朝蓝惜脖颈上凑,突然想起了什么,无奈扶额:“你把你脖子上的项坠拿下来。”

“项坠?”蓝惜摸了摸脖子,果然摸到了一条项坠,抬手将它取下来后,神剑便从蓝惜的脖颈处移到手上。

众人瞪大眼,居然还有灵物?这逸公子到底是什么运气,千年难得一见的灵物他居然能拥有两件!

不对,这东西好像是余教主送他的,妈的,这余教主也太财大气粗了吧,灵物说送就送啊!

得知两样灵物都是自家教主送给蓝惜的右护法,此时差点没抱膝蹲墙角哭出来,这教主也太败家了吧?你说有这灵物它当个传家宝或教中镇宝它不香吗?非要送给这败家纨绔子弟!

这一个两个的都败家,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蓝惜把项坠拿近了欣赏,水滴形状的项坠此时在阳光下浑身闪发蓝光,精致又清澈明亮,美得不可方物。

这个也是琪琪送他的吧,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去的,他都不知道。

唐掌门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蓝惜手中的项坠,忍住了把它占为己有的冲动,开口道:“逸公子,你再把这件灵物也藏起来吧。”

虽然不知道刚刚那件玉流苏他是怎么藏的,但只要不吸引神剑,他管他是怎么藏的!就算是毁了他也不在意!

“嗯。”蓝惜转身再次进入房间,等出来后神剑终于不再指着他了,只见它在众人的视线下,微微颤颤的转了个身,指向苏琪……

苏琪:“……”

众人:“……”

唐掌门:我太难了!

“难不成,难不成你身上也有?”唐掌门眼睛都要发红了,这两人特么的是去挖了宝山吗?!都拿走两件了怎么身上还有灵物!

临云教教主看向唐掌门,开口嘲讽:“唐掌门,这就是你所谓的千年难得一见?”

唐掌门无言以对,灵物确实是千年难得一见,可此刻……他说不出口了。

苏琪很是蒙逼,她浑身上下除了挽头发的簪子和腰间的鞭子之外,也没带什么配饰了啊?难不成她运气那么好,随随便便的一个簪子或者鞭子也是灵物?

蓝惜上下打量苏琪,突然想到什么,来到苏琪身旁小声道:“琪琪,会不会是你身上的衣服?”

衣服?苏琪蹙眉,这衣服是她上个位面见高丹寒做的汉服不错,挑了放在空间里的,放了都有半年了,难不成是因为放久了沾上灵气了?

“要换吗?”蓝惜小声问她。

“换吧。”苏琪让右护法回去拿一套衣服来,随后郁闷的盯着天月神剑,早知道这么麻烦当时就不该答应帮他们,想要整杨从南的办法有千千万,她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办法呢?真是后悔死了。

一盏茶后,右护法带着衣服回来了:“教主,给。”

苏琪接过衣服,面无表情的进了房间,蓝惜拿了把椅子坐在房间门口守着。

“逸公子,余教主进去干嘛?”临云教教主注视着房门,她怎么拿了件衣服进去?

“等下你就知道了。”蓝惜郁闷的撑着脸道。

听蓝惜这么回答,临云教教主皱了下眉。

半响,苏琪换衣出来,蓝惜便迎了上去:“琪琪。”

“余教主,你?”唐掌门等人疑惑,她换衣服干嘛?总不可能那件衣服也是灵物吧?

苏琪没回答,伸手拿过神剑,扭动剑柄,神剑再次飘了起来。

众人紧盯着它,这次可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啊!他们的小心脏承受不住了啊!

最终,神剑不负众望,这次没再朝着蓝惜苏琪飘去,而是慢慢飞向远方。

众人松了一口气,纷纷使着轻功跟上去。

——

阴暗的房间里,一人坐在椅子上,一人半跪于地上。

椅子上的中年男子先行开口,声音带着几分激动,沙哑又难听:“浩阳神剑到手了?”

“主上,到手了。”跪于地上的男子双手高举浩阳神剑。

中年男子伸手夺过浩阳神剑,神情隐隐有些激动:“神剑,我终于得到你了!”

“恭喜主上,离大功又更近了一步。”

“哈哈哈哈,现在就差天月神剑了……正道那群傻瓜是不是去找魔教了?”中年男子抚摸着浩阳神剑的剑身问道。

跪于地上的男子点头:“是的主上,他们发现了魔气的痕迹,就在魔教大比之时找上门了,此时他们正在借用天月神剑找寻浩阳神剑,主上,我们时间不多了。”

“没事,待我把浩阳神剑的灵气吸收了,我的功将力再进一步,到时他们所有人都不会是我的对手,只要再把天月神剑拿到手,我的神功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到时候,整个武林,不对,整个天下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中!哈哈哈哈哈哈哈”

——

宣城外。

正道和魔道几百人跟着天月神剑一路追到宣城外,由于人过于多,入城有些不便。

正道和魔道的大佬们商量了半半天,最终拍板决定,正道这边由唐掌门带着其余四大教派的四位大佬。

魔道这边本来只需要持有神剑的苏琪和蓝惜去就成,其余魔道本来就只是来凑个热闹的,但临云教教主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竟然也想跟着去,最终魔道这边再加上了临云教教主和他儿子丁向松。

一行九人入城,其余人在城外等候也好,分开进城也罢,大佬们表示只要不坏事就随他们去吧。

宣城内

“神剑怎么停下了?”

丁向松站在桥上,虽然身为魔教中人,却整日一身白袍,此时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扇着,一派翩翩公子温润样。

“唐掌门,这是怎么回事?”临云教教主皱眉。

“不知道。”唐掌门摇头,当初上一届正道之首告知他的事情里并没说过这种情况。

“那可如何是好?”一位正道大佬开口。

“天已经黑了,明天再找,先找家客栈住下来吧。”苏琪打了个哈欠,她真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做,明天还是不跟他们出来了,让他们自己找吧。

唐掌门看看天色,点头:“也好,天月神剑停在这里,可能浩阳神剑就在这一片区域,我们明日再来这找。”

“诶,刚好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去那吧。”丁向松扇着折扇提议道。

蓝惜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这么冷的天,扇什么扇子啊。

可能是察觉到蓝惜的视线,丁向松咳嗽一声,合上折扇跟着他爹临云教教主一同前往那家客栈。

“走吧。”苏琪牵着蓝惜。

进了客栈,唐掌门这些大佬级别的人物出门从来都是弟子或手下去安排住所,所以他们是肯定不会去跟店小二说要几间房这种事,丁向松看向正跟大佬们谈话的蓝惜和苏琪,叹了口气,挥手招来店小二。

“余教主,你明天真的不跟我们去吗?”唐掌门皱眉。

“不了,天月神剑借给你们,别弄丢了就成。”苏琪说着在天月神剑的剑柄上粘上一颗珠子,珠子沾在剑柄的正中央,看起来像剑柄自带的装饰品,一点也不违和。

唐掌门眉宇缓和下来,接过苏琪递过来的天月神剑,抚着胡须笑道:“余教主如此信任我们,我们丁不负余教主所望,待我们找到浩阳神剑后,便会把天月神剑完好无损的奉还给于你。”

“嗯。”苏琪心不在焉的应着,反正她也不怕他们弄丢。

蓝惜拉拉苏琪的袖子:“琪琪,我饿了。”

苏琪闻言还未开口,唐掌门便先道:“我们今天追了一路,也是该饿了,让人上晚膳吧。”

因为拿到天月神剑的原因,唐掌门对苏琪蓝惜的好感度上升不少,此时表情和蔼,像极了慈祥的老爷爷。

几人坐下,丁向松按照几位大佬的吩咐点完菜。

菜还没上来,唐掌门看向蓝惜:“逸公子,不知可否帮老夫解答几个疑惑?”

“嗯?”蓝惜撑着脸,有些无聊,听到唐掌门的话,挑了下眉:“你有什么疑惑?”

“不知逸公子身上的灵物从何处获得?”

蓝惜没回答,只是皱眉看他。

唐掌门看着蓝惜的表情,再想想自己刚刚说的话,感觉自己那么问有些觊觎他灵物的嫌疑,又开口解释:“老夫没别的意思,只是这灵物是需吸收日月精华高达千年之久才能形成,本应是千年难得一见,这突然在逸公子和余教主身上一下子见到三件,这让老夫着实有些好奇不解。”

闻言蓝惜随口胡扯道:“这灵物是我意外所得,要不是因为天月神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灵物。”

反正又不能说实话,搪塞就对了。

“原来如此。”唐掌门自然看出蓝惜是在搪塞他,但也没有不满,毕竟这种事不说也正常,他会问也不过是抱着点侥幸心理,万一他就说了呢?

“菜来了。”店小二端着菜上来,一一将碗盘摆好,随后退了下去。

待店小二退下,众人拾起碗筷,饿了一天的大佬们此时也不客气了,就这么开吃。

苏琪饭用到一半,余光瞥见蓝惜拿着筷子看着桌上的虾犹豫不决,她无奈叹了口气,放下碗筷,帮蓝惜剥了几个虾。

蓝惜起初有些诧异,随后眼中闪过一丝愉悦,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

其余人见状有些诧异,他们没想到苏琪对蓝惜这个一没有权势,二不会武功,三没有才艺,而且还娇气,只空有美貌却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这么宠爱。

唐掌门等人,特别是丁向松此时都不由自主的侧目打量蓝惜,想看看这个纨绔子弟是不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魅力,以至于引得余教主对他这般疼爱,不仅将自身灵物随意送他,还如此贴心的为他亲手剥虾。

蓝惜察觉到他们的视线也没理会,淡定从容的吃着虾。

对于他如此淡定,丁向松还是很佩服的。

待到吃完饭已经很晚了,众人沐浴完便睡了。

九人除了丁向松和‘蓝惜’外全部是大佬,武功在武林都是数一数二的,倒是不怕刺客袭击,因此睡得很是放心。

苏琪在睡觉前将房中被褥枕头都扔到桌上,在空间拿出被褥换上,这才上床拥着蓝惜入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