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江湖位面(十八)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658  |  更新时间:2020-06-10 22:06:28 全文阅读

苏琪破门而入后,里面的人察觉到不对劲,从房里出来一个弱不禁风的青年男子,此时看着他们,满脸怒容:“各位是何人,为何擅闯我家门。”

唐掌门等人见他这般弱不禁风,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武功的,看来他们可能真的找错地方了,顿时脸色有些尴尬:“这位公子,我们是来……”

“少废话。”苏琪不耐烦的打断唐掌门的话,磨磨唧唧的说什么呢?早点打完早点回去不好吗?

抬眼看向对面的青年男子,苏琪直接朝他伸出手:“天月神剑呢?交出来饶你不死。”

“天月神剑?”青年男子脸色一变,怒道:“这不是魔教至宝吗?你们要找天月神剑应该去魔教找,找我干什么?”

“噗嗤。”苏琪笑出声,活动了一下手脚,微笑道:“这是不交了?那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未落,苏琪一个箭步上前将人踹翻在地,青年男子脸色一变,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跟苏琪对招起来,武功看起来也不弱于临云教教主。

双方一动手,房里瞬间涌出一大群黑衣人,唐掌门等人见状,赶忙迎上去跟黑衣人对起了招。

对了几招过后,唐掌门等人发现黑衣人的武功并不差,神色不由的凝重了几分,招式越发的狠厉起来。

苏琪跟那青年男子对了两招,最后直接一脚将其踹飞,随后又打飞了几个拦路的黑衣人,跃身闯入房中。

唐掌门等人也想进去,可惜有心无力,这些黑衣人个个武功高强,即使没有唐掌门这等大佬的功力高深,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啊!唐掌门现在万分后悔没有多叫些人来。

苏琪闯入房中,只见房内空无一人。

而房外的黑衣人见苏琪进来,开始发了疯般朝她袭来,无论苏琪如何将他们打出去,黑衣人都好似不知疼痛似的前扑后续。

苏琪眉头一皱,手伸到背后,将弦洸从空间抽出来,欺身迎了上去。

唐掌门等人虽在房外跟黑衣人打斗,但还是分出了一分精力关注着苏琪的,此时看见苏琪从身后拿出一把长剑,都不由的一阵发懵,不是,她这剑从哪抽出来的?他们刚刚怎么没看见?这么长一把剑她是怎么藏在身上的?

苏琪拿着弦洸使了几招,将黑衣人打出去后,直接关上房门。

木门好似在在一刻变得坚硬无比,无论房外的黑衣人怎么砍门踹门都无动于衷。

苏琪关上门后,感觉世界安静了许多,转身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查找起来,最终在墙上发现一处机关,将机关一按,墙面慢慢打开,露出一条通道来。

苏琪挑眉,径直走进去。

通道中并没有灯光,此时漆黑无比,苏琪从空间拿出一颗蓝惜在拍卖会拍下的夜明珠照路,在通道中足足走了5分钟后,面方出现一个密室。

密室中灯火通明,此时一个穿着粗衣麻布的中年男子正盘腿坐在榻上,而天月神剑和浩阳神剑被随意扔在一旁的地上。

察觉到有人进来,中年男子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缕红光,见是苏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来,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苏琪闻言瞟了他一眼,淡然道:“嗯,等下我会更出乎你的意料。”

“是吗?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中年男子眼中满是不屑,显然对苏琪的话毫不在意:“你是来找天月神剑的吧?呐,在那呢。”

苏琪放下手中的夜明珠和弦洸,闻言也没看地上的神剑,而是活动活动身上的筋骨,扭了扭脖子泰然自若道:“不急,我们先来算算账。”

“算账?”中年男子噗嗤一笑,目光打量着苏琪,冷笑道:“好啊,我听说你武功高强,之前在魔教大比上赢得很是风光,现在就让我来领教领教……”

苏琪挑眉,没等他将废话说完,拎着弦洸朝他袭去。

——

蓝惜抬头望望天望望地,无聊的在等着苏琪,正想着要不要进去时,门内突然传出一声巨响,随后丁向松便从里面飞了出来,摔在他脚边,紧接着,里面涌出五六个黑衣人,气势汹汹的提剑朝这边袭来。

“跑!快跑!”丁向松不顾身上的伤势,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拽着蓝惜转头就跑,身后的黑衣人穷追不舍。

一盏茶后。

丁向松看着面前的墙有些绝望,他怎么这么倒霉,好死不死居然跑进了死角!

蓝惜见他停下,便甩开丁向松的手,转身看向那群黑衣人,眸光微暗,指尖动了动,想着该从哪里下手。

丁向松闭了闭眼,转身向前一步站在蓝惜身前,寒声道:“等下我缠着他们,你快点跑,知道吗?”

说完丁向松憋屈的看了蓝惜一眼,要不是怕自己丢下蓝惜跑了后,苏琪发现了会来找他算账或者迁怒临云教,自己怎么可能会护着他?又不是正道人士,自己可没那么好心!

蓝惜听完有些诧异的抬眸看他:“你看起来不像好人啊?”

丁向松闻言嘴角微微抽搐,要不要那么直白的说出来?

说话间,几个黑衣人已经袭至身前,丁向松见状也顾不得回话,闪身便迎了上去,努力将几个黑衣人拦下,随后慢慢引着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一盏茶后,打斗已经慢慢偏向左边,右边空出一条可通二人通行的道出来,丁向松见状,趁机转头朝蓝惜大喊:“快跑!”

丁向松喊完便回头稳稳缠着黑衣人,不让他们向右边袭去,结果他良久都没见蓝惜从右边跑出去,不由有些疑惑,跟黑衣人对招时又抽空朝身后一看,这一看差点气得他吐出血来。

只见蓝惜此时正靠着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眼里兴致盈然,好似在看一出好戏,手里还捧着一捧瓜子慢慢的瞌……真他妈享受啊!

你大爷的!丁向松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在这边拼死拼活的给他争取一条生路,他居然在一旁瞌瓜子看戏!还有他娘的那瓜子是从哪里来的?随时随地揣在身上吗?!

丁向松气愤之余,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片刻后便被黑衣人找出空隙一掌打中胸口,摔在蓝惜面前,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来。

“你没事吧?”蓝惜蹲下身来,嘴里还在不停的瞌着瓜子。

听着耳旁瞌瓜子的咔嚓声,丁向松此时很想给他一拳,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他,忍不住爆粗口道:“你他娘的刚刚怎么不跑!”

蓝惜闻言挑眉,淡然道:“为什么要跑?我又不是你这种弱鸡。”

言罢蓝惜便直起身来,从容淡定的看着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的黑衣人,随手将瓜子揣进兜里,在黑衣人袭来的瞬间身形一闪,赤手空拳朝前袭去。

“你说谁弱鸡?你这个纨绔子弟有资格……”

随着蓝惜闪身出去,丁向松话语嘎然而止,他表情呆愣的看着面前的血腥画面,连鲜血溅落在他脸上也毫无察觉。

半空中的太阳略微向西偏斜,在宣城无人路过的小巷子里,惨叫声连连响起,鲜血四溅在四周的墙壁上,一身白袍的少年在黑衣人中武动着,清冷的脸庞略带几分狠厉,薄唇微抿,眼底有些许厌恶。

片刻后,他停下手,站在满地的血液尸体中,一身雪白的衣袍不染纤尘,此时表情嫌弃的将脚边的尸体踢远些,随后拿出一张手帕优雅的擦拭着白皙修长的指节。

半响,丁向松回过神来,惊恐的指着少年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会武功?!”

他会武功?他居然会武功?而且还很强?!

靠,那他刚刚拼死拼活的干什么?

“武功?”少年闻言眨了眨眼,双目澄澈,表情略显无辜道:“我什么时候会武功了?”

“你不会?”丁向松瞪大眼,指着地上的黑衣人:“这些人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

蓝惜擦完手,扔掉手中的帕子,幽幽的出声打断他,声音略带几分寒意:“这些人不是你杀的?”

“???”他杀的?睁眼说瞎话也不是这样的好吗?

丁向松闻言正想开口继续为自己辩解,蓝惜却侧目看了过来。

对上那眼神,丁向松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无尽的黑暗,瞬间整个人都好似陷入了冰窟,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冷汗自额头流下。

片刻后,蓝惜移开视线,丁向松才感觉身体慢慢回暖。

目睹全场的004对此场景略感无语,憋了半响忍不住出声问道:[主人,你威胁他干嘛?]

苏琪小姐又不是不知道主人会武功的事,毕竟每次完成任务后获得的武力点又不是摆着玩的,现在威胁这个丁向松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就想吓唬吓唬他啊。”蓝惜理直气壮道。

004:[……]

这理由,牛掰,它无言以对。

见004不再说话,蓝惜便从口袋再次拿出刚刚那捧瓜子,随手捏起一枚瞌了起来,转头对着丁向松嫣然一笑道:“可以走了吗?”

——

密室里。

苏琪最后踹了一脚着地上的中年男子,转身捡起地上的天月神剑,手指触摸到天月神剑时,眉头突然一皱,这神剑……

中年男子看着自己的双手,被揍得青紫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嘴里不断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会打败我,明明我的神功已经练成了,不可能的……”

打量天月神剑许久,苏琪舔了舔嘴角,转身踢了踢地上的中年男子,饶有兴致的问:“你对天月神剑做了什么?”

中年男子被苏琪踢得一个激灵,惊恐万分的看着苏琪,身体往后挪了挪,反应过来她问看什么后,身体心虚的抖了抖,哆哆嗦嗦开口道:“我,我没做什么,你看它不是好好的吗?”

“没做什么?”苏琪嘴角微微一勾,脚下毫不留情的朝他踹去,将中年男子被踹出一米远后,她嘴角微抿,寒声道:“上面的灵气怎么不见了?你吸走了?”

中年男子惊恐的看着苏琪,她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看出神剑已经没有灵气的?想了想苏琪那诡异的身手,中年男子突然有些恍然大悟道:“你也会吸星大法对不对?!”

“……”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电视上看过……

“同道中人啊!我们是同道中人!”中年男子激动起来:“余教主,我们是同道中人啊,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吸尽世间的灵气,这天下还有谁是我们的对手?这天下还不是尽在我们手中!到时候……”

苏琪听着他莫名其妙的畅谈起未来来,不禁略微感到无语。

掌管天下?她现在管一个星月教都烦的要死,让她掌管天下还不如让她去死换个位面,况且她就算想掌管天下还需要跟他联手?

听他越说越离谱,苏琪翻了个白眼,问题也不问了,直接上前将他打晕,随后拿着天月神剑出了密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