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江湖位面(二十)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0-06-11 14:53:09 全文阅读

蓝惜听着他们谈判,感到有些许无聊,便招手叫店小二上些点心来,随后坐到放置浩阳神剑的桌前,趴在桌上等点心上来。

浩阳神剑在蓝惜趴在桌上后便缓缓朝蓝惜移来。

蓝惜刚开始没注意,直到浩阳神剑离近才发现。

此时他瞪大眼的看着它,只见它一点点移到他面前,而蓝惜脖子上的项坠也缓缓飘了起来,二者相接,浩阳神剑的裂痕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

“靠!”蓝惜赶忙近起身离开,后退时一个不小心被椅子绊了一下,跌倒在地。

霎时间,所有人都被蓝惜的动静吸引过去,转头只见蓝惜趴在地上。

苏琪见状蹙眉,起身来到蓝惜身旁将他扶起,随后上下扫视,见他身上没有伤便放心下来,开口询问他:“怎么了?”

怎么会跌倒在地上?

“那浩阳神剑它!”蓝惜瞪着桌上的浩阳神剑。

这剑太卑鄙无③耻了!

“浩阳神剑怎么了?”唐掌门以为出事,赶忙过来查看,这一看不禁大喜,激动道:“这是怎么回事?浩阳神剑怎么会恢复这么多?!”

“什么?浩阳神剑恢复了?”正道大佬闻言都纷纷围过去看那浩阳神剑,见浩阳神剑真的恢复了一大半,一个个喜不自禁。

“逸公子,你刚刚做了什么?”阳德派掌门看向蓝惜,脸上笑开了花。

临云教教主等人皱眉看着浩阳神剑,心中暗恨,他们都还没提出条件呢!

这逸公子到底做了什么啊!

蓝惜没理会其他人,转头见苏琪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想了想,便给她解释道:“方才我在那里等糕点,那浩阳神剑就厚,颜,无,耻!的靠过来,然后吸了它的灵气。”说着蓝惜将挂在脖子上的项坠举起来给苏琪看。

众人对于蓝惜故意加重厚颜无③耻这四个字略感好笑,能把这四个字用在一把剑上,这逸公子也是第一人,虽然浩阳神剑的做法确实可以算厚颜无③耻……

苏琪闻言拿起蓝惜手中的项坠定睛一看,发现里面的灵气果然少了十分之一,不由的抬眼朝浩阳神剑看去,心中略感无语。

“唐掌门,这浩阳神剑的裂痕可是因为我们魔教之首的教主夫人逸公子才会恢复这么多的,你们可要记住了!”

临云教教主故意加重魔教之首和教主夫人这两个称呼,暗指这是魔教的功劳。

蓝惜听得不由一脸色黑,瞪了临云教教主一眼,教主夫人是个什么鬼!他又不是女的!

苏琪对临云教教主这称呼感到有些好笑,见蓝惜黑着脸,忍不住揉揉他的脑袋安抚他。

唐掌门点头:“这是当然的,我们当然会记住,逸公子,不知你有何条件呢?”

临云教教主脸色一黑,心中暗骂这个老匹夫不要脸!故意只问逸代秋一人要条件。

蓝惜黑着脸寒声道:“条件?我要你们把它毁了,你们能做到吗?”

“这……”唐掌门脸色为难:“逸公子,要不你再看看还有什么想要的其他条件?”

蓝惜冷哼一声,轻轻挣脱苏琪的怀抱,来到浩阳神剑前伸手将它拿起。

正道大佬紧盯着蓝惜,生怕他一个想不开真的要把浩阳神剑毁了。

蓝惜看了浩阳神剑片刻,出声将店小二招来,冷声道:“把它拿去后厨,用它来剁菜。”

“啊?”蓝惜说完,除苏琪外的所有人都不由的出声,蒙逼的看着蓝惜。

这是什么骚操作?

蓝惜没理会四周的视线,见店小二还站在那傻愣愣的看着他,便不耐烦的再次出声道:“还不快去!我今晚要吃用它剁的菜!”

“好的客官!”店小二回过神来,赶忙接过蓝惜手中的剑,巍颤颤的捧着它朝后厨走去,心中激动无比。

唐掌门等人在这客栈住了这么多天,店小二有时也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自然知道这是浩阳神剑。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能摸到正道的至宝浩阳神剑,而且等下还能见到用浩阳神剑剁菜这等壮观场面!

等会这个剁菜的任务他一定要包揽过来,让自己来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

“这个,逸公子……”唐掌门欲言又止。

“怎么,你有意见?”蓝惜瞪眼。

“没有没有,没有意见。”唐掌门干笑,只要能让浩阳神剑恢复,别说蓝惜只是拿浩阳神剑剁菜,就是拿浩阳神剑挖坑他们都不会多说一句!

“逸公子,不知你还有什么条件啊?”阳德派掌门表情特别和蔼,语气特别亲切的问着蓝惜。

“条件?”蓝惜皱眉,转头看向苏琪:“琪琪,你有什么条件吗?”

“没有,你想要什么?”苏琪揉揉他的脑袋问他。

“我……”蓝惜低头冥思苦想。

良久,好似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他抬头双眼发亮的看着唐掌门,兴奋道:“我想好了,条件就是我跟琪琪成亲的时候你们正道所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要到场给我捧场,还有我听闻正道有一处圣地,风景堪称世界第一美景,我们的婚礼要在那里举行,最后,浩阳神剑也要给我玩一阵。”

“圣地?”唐掌门皱眉,其余条件都挺简单的,只是这圣地就难办了。

正道的圣地里有一湖泊名圣湖,圣湖里的水聚集天地之精华,是当年正道始祖费尽心思打造而出的,正是因为这圣湖,圣地里的花花草草生长得极好,一年四季都开着花,因此得以拥有天下第一美景的美称。

因为圣湖里存在着一些灵气,所以当他们发现浩阳神剑被损坏之时,他们就考虑过将浩阳神剑放入圣湖中寖泡,只是后来担心浩阳神剑会将圣湖毁坏,到时候圣湖和浩阳神剑两两丢失那可就难办了,所以最终还是取消了这个决定。

圣地在正道心里地位极高,高到足以跟浩阳神剑相提并论,平时只有正道之首才能每个月在里面修炼上一次。

这逸代秋要是举办婚礼,不用想就知道那场面肯定是极为盛大的,到时候来宾肯定多如潮水,这要是被哪个人偷偷盛走了一些圣水,那可怎么办?

“怎么了?你们不愿意?”蓝惜看着他们质问道。

“没有没有,愿意,我们愿意。”算了,大不了到时候他们正道的几个老家伙亲自守着圣湖,他就不信这样还能被偷!

临云教教主等人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要是到时候参加婚礼时他们弄到一些圣水的话……倒也不虚此行!

——

蓝惜躺在床上抱着被子,衣服半遮半掩的穿着,抬眸看向苏琪慵懒道:“琪琪,我们先回星月教还是先去逸王府?”

这原主有家人,那他们成亲于情于理得请长辈。

苏琪想了想,说道:“星月教现在没什么要紧事情,先去逸王府吧。”

“那我们明天出发去逸王府吧。”蓝惜笑着道。

“嗯,先睡吧。”苏琪爬上床,揉揉他的脑袋,蓝惜顺势抱着苏琪亲了亲,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苏琪挑眉按住他的手:“不可以,明天还要赶路去逸王府呢,得早起。”

“哦……”蓝惜语气满是失望,松手放开苏琪,背过身,拉过被子把自己蒙住。

苏琪见状不由好笑:“你这是做什么呢?”

“睡觉啊。”蓝惜闷闷道。

“哎。”苏琪无奈的摇摇头,晚点就晚点吧。

翻身扯开蓝惜身上的被子,苏琪捏住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唔……”蓝惜抬头回吻。

——

第二天

“父亲,要不我们跟余教主道个别吧。”丁向松看着苏琪跟蓝惜的房门建议道。

“是啊,丁教主,我们跟余教主道个别吧。”兴宫教教主赞同道。

“可他们也不知何时起来。”临云教教主想起上次苏琪让他们在楼下白白等了她几个时辰的事,脸色就忍不住有些黑。

“反正教里无事,早晚也不差这几个时辰。”丁向松打开折扇轻摇,劝阻着临云教教主。

“这……那就等等吧。”临云教教主看了眼苏琪的房门,甩袖回房。

兴宫教教主等人面面相觑,三两成群的散了。

等人都走光了,丁向松缓缓用手中的折扇挡住下半张脸,嘴角轻扯:“这弦洸剑……是那位吗?”

——

巳时

冬日的暖阳从窗户照射进来,苏琪缓缓睁开眼,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便起身换衣洗脸。

待收拾齐全,苏琪临走前给蓝惜盖好被子,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便出了房门。

关上房门,苏琪转身就见丁向松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不禁有些莫名其妙,挑眉问道:“有事?”

丁向松看着苏琪咧嘴一笑,轻摇折扇道:“有,余教主,不知可否借一步谈谈。”

“不可。”苏琪毫不留情的拒绝,转身便朝楼下走去。

丁向松见状,饶有兴致的开口道:“关于逸公子的,余教主就不好奇?”

苏琪闻言顿住脚步,转头看他。

丁向松打开身后的房门,朝苏琪伸手做出请的手势:“余教主,请。”

苏琪看着打开的房门挑眉,红唇轻启道:“不好奇。”

说完便转身下楼。

丁向松没想到事关逸代秋的事她也会毫不留情的拒绝,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有些发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