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江湖位面(二十一)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553  |  更新时间:2020-06-11 20:26:30 全文阅读

临云教教主一出来就见他儿子看着楼梯口发呆,不由皱了皱眉,开口喊他:“向松。”

丁向松没有回应,继续呆呆的看着楼梯口,临云教教主心中有些不悦,继续喊道:“向松,你在看什么?”

丁向松还是毫无察觉,继续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临云教教主见此脸色不由一黑,直接上前一巴掌拍在他肩头:“你到底在看什么!”

在临云教教主的巴掌碰到丁向松衣服的一瞬间,丁向松快速转身抬手一扭,“咔嚓”一声细响,临云教教主的手臂瞬间脱臼。

“嘶!”临云教教主不由的倒抽一股凉气,心中怒火涌起,愤怒的抬眼看向丁向松。

对上丁向松那阴郁的视线,临云教教主呆愣了一瞬,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丁向松此时的眼神和气质,完全不像他儿子,反而好似地狱爬上来的恶魔般,让他不由的毛骨悚然。

丁向松发现是临云教教主后,浑身气势迅速收回,表情瞬间转换为惊恐愧疚:“父亲,怎么是您,您没事吧?对不起,我刚刚没发现是您。”

临云教教主低垂下头,让人看不清神色,他声音平缓道:“我没事,向松你刚刚在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神。”

“没,我在思考一些事情。”丁向松笑笑,转移话题:“对了父亲,刚刚余教主已经醒了,此时正在楼下。”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跟余教主打招呼,父亲我先处理一下伤口。”

“好。”丁向松点头,转身下楼。

临云教教主抬起头来,紧盯着丁向松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才垂头观察自己的伤势,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

苏琪跟蓝惜用完饭,正要收拾东西启程前往京城逸王府,岂料这时右护法接到了教里的消息,上楼来将苏琪叫走了,说是教中有重要事务需苏琪亲自处理。

苏琪走后,蓝惜将房里自己的东西都收拾成一个包袱,收拾完后一个人在房间待着没意思,便无聊的将客栈逛了一遍,又将浩阳神剑拿出来在后院随意砍东西挖土。

“逸公子好兴致啊。”丁向松的声音在蓝惜身后响起。

蓝惜转头看他:“你还没走?”

“没,打算跟余教主和逸公子打个招呼再走。”丁向松遐逸道。

“哦,那你已经打过招呼了,可以走了。”蓝惜说完回头继续挖土。

丁向松闻言笑了笑,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自己的手心,发出些许声响:“逸公子,你觉得你跟余教主的关系怎么样?”

蓝惜再次转头看了他一眼:“我跟琪琪关系自然很好。”

“是吗?”丁向松“唰”的一下打开折扇,挡住自己的下半张脸,扇后的嘴角忍不住扬起:“既然关系很好,那逸公子为何要瞒着余教主你有武功的事呢?”

蓝惜手一顿,起身看向他:“你何意?”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想要是余教主知道了这事那事情一定会很精彩吧。不过,”丁向松话语顿住,看着蓝惜面无表情的脸,不由的笑起来:“不过逸公子大可放心,余教主她对你的是好似不太关心,我想跟她说她都没兴趣听呢。”

蓝惜眼中闪过暗光,手中的浩阳神剑剑鞘自动脱落,神剑剑身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

丁向松见此,微微挑了挑眉:“怎么?逸公子想跟我动手?”

蓝惜嘴角翘起一抹弧度,笑靥如花道:“恭喜你,答对了。”

“噗嗤。”丁向松忍不住笑出来:“好啊,来,我让你十招,你……”

话语止住,丁向松难以置信的看着陷入自己腹部剑,抬头看向面前的蓝惜。

蓝惜将剑抽出,指尖微微一抖,剑身上的血迹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丁向松捂着腹部后退几步,扶着墙倒在地上,由于疼痛和不可置信的情绪,丁向松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任务不好好完成……”蓝惜垂眸看他,寒声道:“来管其他人的闲事做甚。”

“任务?你!”丁向松脸色一变,抬头看向蓝惜:“你也是任务者!”

蓝惜没回话,撇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该死的!”丁向松看着蓝惜的背影咬牙切齿,手里一阵发光,片刻后一瓶药剂出现在手中:“妈的!老子好不容易赚来的任务值!”

草!他怎么这么倒霉,一来就遇上其他任务者!他不就是闲着无聊看看戏,随便戏弄了他几句吗,他要不要这么狠,一上来就捅刀!

你等着,等老子好了老子一定要在那位面前戳穿你!

暗自吐槽了一番,丁向松拨开木塞,将药剂一饮而尽,随后将药瓶捏成粉碎,躺在地上等着伤口愈合,可等了片刻,身上血液慢慢流失,眼前一阵发昏,伤口还是一点愈合的迹象都没有。

“系统,怎么回事?”丁向松想摸一下腹部的伤口,可手却好似千斤重,怎么也举不起来,他这是要死了吗?为什么药剂没起作用?

一声机械音在丁向松脑海里响起:[正在检测身体……检测完成,高级任务者动用权限,这具身体救治不了,任务失败,请接受惩罚。]

“什……”丁向松话未说出,突然眼前,华丽丽的失血过多死了。

——

苏琪办完事一回来,就见客栈外挤满了江湖中人,她不禁有些疑惑,待挤进人群后,便听身旁的八卦群众谈论道。

八卦群众甲:“这是怎么回事?”

八卦群众乙:“你没听说吗?临云教的少宗主在这间客栈里被人杀了!”

八卦群众甲:“没听说过,怎么回事?”

八卦群众乙:“今日临云教少宗主被人发现死在客栈后院,是被人刺杀了!”

八卦群众甲:“被人刺杀?”

八卦群众乙:“对啊,而且听说身上没有打斗的痕迹,可能是被人一剑了解的!”

八卦群众甲惊叹道:“这临云教的少宗主可是从小武功奇才,听闻现在武功也就略逊临云教教主这等大人物而已,这能一剑了解他的人武功是有多高啊?”

在一旁的八卦群众丙闻言插话道:“诶,听说这客栈住的可不止魔道的人,还有正道的唐掌门等人,依我看这临云教的少宗主有可能是得罪了他们,以至于……”

八卦群众乙道:“有可能啊!”

八卦群众甲闻言反驳道:“不对啊,这魔教的临云教教主等人在里面住,怎么正道的唐掌门等人也会在里面住?正道和魔道不是传言水火不容吗?怎么可能住一起呢?”

八卦群众丙:“平时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我听说这次魔道正道大佬们会聚集在一起是因为浩阳神剑,这浩阳神剑啊……”

苏琪搞清事情来龙去脉后便没再听下去,她快速穿过人群,来到前方看清客栈里的场景。

客栈里。

临云教教主此时坐在客栈一楼的大厅里,面前摆放着一具用白布盖住的身体,具情况看应该是丁向松的尸首。

而正道和其余魔教大佬也都在场,看起来好似在三堂会审。

看见苏琪,唐掌门等人颔首打过招呼,临云教教主抬头,脸色看起来很是难看,眼睛里还带着些许血丝,看起来很是疲劳,他抬眼看苏琪一眼,声音略微沙哑:“余教主。”

“嗯。”苏琪一眼扫过客栈一楼,并未在此看见蓝惜,猜测他应是在房里等她,时辰不早了,他们也该走了。

“余教主一大早出去所谓何事?”临云教教主略带几分审视的紧盯着苏琪的神色。

“教中有急事,怎么了?”苏琪挑眉问道。

“教中急事……余教主是在何处处理?客栈内不能处理?”临云教教主略带些许质问道。

闻言,苏琪眸光微动,声音略带寒意道:“这你便不用管了,你要是怀疑我也没必要,我要真的杀他,用不着如此鬼鬼祟祟。”

言罢,苏琪顿了片刻,抬眼撇了一眼在坐各位,最终目光定格在临云教教主身上:“你们继续。”随后便转身上楼。

临云教教主闻言沉思片刻,看了眼苏琪的背影,目光缓缓移向唐掌门等人,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审问。

苏琪回到房里,绕过屏风挑开床帘,就见蓝惜正躺在被窝里睡得正香,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包袱,小包袱此时被他压得稍微有些扁。

见此情景,苏琪忍不住揉揉蓝惜的脑袋,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等把他弄醒后,又抱着他亲了几口,这才拿上包袱牵着蓝惜下楼。

到楼下,苏琪眼眸平静的扫过唐掌门和临云教教主等人,略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后,便带着蓝惜坐上去往京城的马车。

——

马车内,蓝惜窝在苏琪怀里睡得正香,苏琪看着窗外,心中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星月教已然稳坐魔教之首,右护法也给教内招揽了多多的精英高手,之前被杨从南逼得离开星月教的许多长老堂主也都回来了,星月教如今不仅恢复巅峰,还比以往更上一层楼了。

而杨从南也让闽清派逐出师门,其余教派皆不敢接纳于他,她也让人查过,杨从南如今的日子很是难过,这任务应该也完成了,可为什么她还没听见系统的提示音呢?

心中思绪良多,突然,苏琪目光一转,轻轻将怀中的蓝惜放在被褥中,打开车窗轻唤:“右护法。”

右护法闻声赶来车窗前:“教主,有何吩咐。”

“你派人去将杨从南找出来,带回教内折磨一番。”

右护法闻言瞪大眼,有些惊讶的看着苏琪,随后颔首应道:“属下这就吩咐下去。”

“嗯,去吧。”苏琪说完便关上车窗,搂着蓝惜进入梦乡。

昨晚陪着蓝惜胡搞了一晚,今日一早又出去处理事务,苏琪早就困了。

——

十日后,魔教之首星月教教主余怜容与逸王府逸代秋公子在拥有世界第一美景之称的正道圣地里举办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婚礼。

这场婚礼几乎惊动了整个江湖,原因不止是他们在圣湖办婚礼,还更是因为魔道和正道大佬纷纷一同前往来参加了,甚至就连皇室也派了太子过来观礼。

这让这个婚礼瞬间便升级为江湖中最广为流传的八卦奇谈。

也因此,星月教的势力又大大上升了,毕竟能一次性邀请到所有正道和魔道的大佬一同参加婚礼,而且还能让他们共聚一堂不打起来,正道还借出圣湖这么贵重的场地给他们办婚礼。

这些以上种种都足以证明星月教有多么牛掰!因此无论正道和魔道不明真相的教派大部分都觉得跟星月教搞好关系不会有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