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最难如意是称心 > 正文
第一章 不一样的穿越
作者:王土人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2020-05-22 10:48:28 全文阅读

长安城内,最大的歌舞坊。

  陈鑫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一阵阵尿意从下身传来,半梦半醒间她赶紧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

  花花绿绿的帘子映入眼帘,透过薄如蝉翼的纱,仔细看着屋内的风景。古色古香的桌子,精致的紫砂壶,八仙桌,实木的椅子,任何一样都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家里才多,这让人震惊的事实,甚至让她忘记了把她憋醒的尿意,忍不住出声喊到,“妈!妈妈!你在哪?这是哪里!”

  屋外一直有人在候着,听到屋内有人出声忙推开门进来,“祖宗,你总算是醒了。今天的大事咱们还办不办您给句痛快话,公子那边还等着呢!”

  陈鑫打量着进屋的这个仆人模样的小厮,比对了一下俩人传的衣服,心里默默的笑了笑,“你的衣服没有我的好看。”

  “你是?”陈鑫不敢随便乱说,也不知道这是有人在和她开玩笑,还是真的穿越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资深腐宅,她早就看惯了各种穿越的戏码,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是穿越了还是怎么着,总之她确定一点,在摸清楚情况之前,自己绝对不能乱动。

  “我是董财啊,你忘了吗?你前天和公子吵了一架,然后便气冲冲的跑了出去,不小心在楼梯上跌了下去,重重的磕在了脑袋上,那是一脑门的血啊。不过大夫来看了说是没什么事,你这是什么情况,失忆了吗?这可要赶紧告诉公子。”董财看着陈鑫的模样,自顾自的说着。

  “我是失忆了吗?公子是谁?现在是什么时候?”陈鑫小心翼翼的问着。

  “贞观十一年啊?你是真的什么都忘了?还是在刷什么心眼?”董财看着陈鑫一脸的迷茫,一拍大腿,“这事要早点和主人说,你就在这待着别乱走。”说完便出了门去。

  陈鑫呆呆的看着董财离开的背影,突然想到了,“喂,你先别走,茅厕在哪!我急!”

  “屋里有夜壶你先用吧,你别出屋!等我回来!”不见其人,只闻其声。

  陈鑫忙起来关好房门,开始寻找夜壶,因为这股尿意怕是要憋不住了。

  作为一个资深宅女当然看了不少电视剧,夜壶的模样虽然现实世界里没怎么见过,但是电视剧里可是见多了,果然扫描了一下屋内的大小物件之后,发现了夜壶的所在,虽然在床尾的隐蔽处,终究还是被她找到了,费劲的解开衣衫对着夜壶口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焦虑。

  眯着眼的陈鑫终于是解决了人生的三急之一,滴答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此时的陈鑫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的左手在拿着夜壶,自己的右手在拿着什么?偷偷的向下瞥了一眼,不敢相信,再瞥一眼。

  “这是什么情况。”陈鑫手忙脚乱的放好了夜壶和自己身上的部件,穿好衣服坐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

  “我是谁!我在哪?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变成了一个男人,这怕是真的穿越了,自己应该干什么!研究火药炸传这个世界?不会啊!招兵买马统一世界?不行吧!工业革命振兴中华?不懂啊!这是贞观十一年,也就是李世民的时代自己来改变历史?忘了啊!该怎么办,总归要做点什么吧!实行共和主义,推翻封建帝国?不想死啊!”

  就在陈鑫烦恼的时候,屋外又有声音传来,陈鑫忙向门口看去,只见刚才那个叫董财的小厮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翩翩公子,风度翩翩的样子让陈鑫眼中冒出小心心,作为一位伟大的护理专业的大学生,上了大学后见到的美女那是数不胜数,但是呢,美男只活在手机里,电视里从来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陈鑫还是保持敌不动我不动的思路,站起来静静地看着二人,翩翩公子收起手中的折扇,“称心,你失忆了?”

  陈鑫一脸茫然,“你认识我?你知道我的名字?”

  翩翩公子看着陈鑫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点了点头道:“当然认识了,你的名字还是我起的忘记了吗?”

  陈鑫确定了自己怕是和这个被自己穿越的男子同名,“你说我的名字怎么写?还有董财之前说今天有大事要做是什么事!”

  翩翩公子拿着折扇,“称心如意,称心!我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能够懂人心,做事称心。”

  陈鑫这才懂了,原来自己现在叫称心,以后怕是只能用这个名字活了,陈鑫这个名字还是忘了吧,在这封建时代,要是被人发现魂穿的事情,怕是要被当成鬼怪放火烧掉。

  见称心不说话,翩翩公子也不犹豫了,“本来是打算把你献给我的挚友,我的这位兄长可是喜歌爱舞之人,你可要在他那边服侍好了。”

  称心看着翩翩公子,“歌?舞?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会唱歌跳舞。”

  翩翩公子用扇子敲着头,“真的忘了?我告诉你骗我可没有什么好处。”

  称心点了点头,“忘了,要不暂时停止行动,等你们把我训练好了,咱们再继续?”

  翩翩公子摇了摇头,走出房门什么也没说,董财忙跟着出去,也没说话,看着称心跟了过来,“你在这待着吧,一会有人给你送饭,晚上看公子怎么安排,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这屋子里待着。”

  没等称心说话,董财便关上了门,称心也不敢乱走,这贞观盛世对于他来说便是一个崭新的异世大陆,虽然很多历史他在书里见到过,但是总归上了大学后还给了高中老师,现在两眼一抹黑未来该怎么办,总归要找到活下去的办法,或是参军报国,或是改变世界,总归要做些什么!

  一转眼天已经从艳阳高照,变成了夕阳西下,称心猛然想到,自己可以去写诗啊,虽然很多诗句已经还给了老师,但是自己随便想起哪个写一写也都是传世的佳作啊,不过虽然听说古代写诗写的号会被赐官,但是自己该怎么一鸣惊人呢!自己还应该再仔细谋划一下,但是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如果只是个卖艺的人还好说,要是奴籍自己可就什么都别想了,自杀算了,试试能不能穿越到别的地方。

  想着想着房门被董财一把推开,只见他手上还端着一锅鸡汤一碗米饭。“快吃吧,吃完跟着公子去见贵人。”说着把食物放在了桌子上。

  称心也是饿极了,连忙起身走向鸡汤,拿起白瓷的勺子,盛起温润的鸡汤,放到自己那樱桃小口中,因为烫而伸出来的舌头,和在旁边扇风的小手,都让董财这小厮看呆了,称心不知道的是,自己此时这幅身躯,竟然比她穿越之前的那副女人身子还要女人,加上脸上的妆容和女人灵魂的完美结合,自己此时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妩媚就让这没见识的小厮口水流了一地。

  称心一口米饭一口汤,一口鸡肉一口米饭的大口吃着,“董财,我是什么身份啊?是农夫还是读书人,还是什么其他的。”

  董财这才缓过神来,“想什么呢,既然你失忆了我就和你说了啊,你是去年公子在一个戏团里救出来的杂役是奴隶,不过公子看你有天赋,便花了大价钱把你从戏班里买了回来,又请了长歌坊的头牌细细的教你,前几天不知道你们因为什么吵了起来,你往外跑,我们追你还没追到,你自己便摔下楼梯,昏迷到今天。至于我和你说的大事就是今日,公子要把你先给一位贵人,这样才能让那位贵人对公子好,你明白了吧。”

  称心咽下嘴里的一大口饭,“我懂倒是懂了,不过我这歌也忘了怎么唱,舞也忘了怎么跳,咱们还要继续下去吗。”

  董财看着称心的脸,“公子说还要继续,不过你也别管了,剩下的事情公子自有安排。”

  称心也不想其他的事情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自己这一个现代人还整不过这帮古代人吗,“这鸡汤真难喝,要是有机会可以让你尝尝我做的菜,绝对比这个强一百倍!”

  董财愣住了,“你还会做菜,还记得做菜的事情吗?刚才你怎么没说。”

  称心咀嚼的幅度更大了,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但是吃着这鸡汤自然就说出了这些,应该是之前会做饭吧,奴隶总该会的多才对。”

  董财点了点头,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记在了心里,心想着一会要禀报给公子。

  吃过饭,董财收起了餐具,默默地离开屋子关好门,只说了句让称心在此安心等着便好。

  称心打开窗,看着外边繁华的样子,有湖有船,街道上男男女女熙熙攘攘,好一副繁华的长安城啊。称心轻轻的摇着头,嘴里哼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心里想着,“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我要努力活下去,或许未来我会找到回去的办法,爸爸我还想和你多学几道菜做给妈妈吃呢,你说你作为新西北厨师培训学校的老师,怎么到家就不爱做菜呢,我想吃酸菜鱼,想吃烤串,想吃鸡蛋炒西红柿······”

  “咳咳。”轻微的咳嗽声从身后传来,称心忍着眼角的泪水眨了眨眼,深呼吸,回过头去,只见除了董财和那翩翩公子外还多了一个公子哥,比那翩翩公子高,比他帅,气质也是完全不一样,称心眼前一亮,小心心又要往外飞去。

  那公子哥仿佛比称心还要激动,拖着那不太利落的左脚快步走向前,拉住了称心的手道:“婉儿,是你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