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想怎么剁了你的丁丁!
作者:灼尽云崖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2020-06-30 21:09:19 全文阅读

“撕拉!”秦安若觉得胸口一凉,猛然整个人像是破袋一般被拎起来!

“秦安若,让你懂得廉耻两个字比让你死还难吗?”一声低喝的声音响起,透着咬牙切齿的狠,却不能掩盖他的低磁好听!

然而,她的胸口锁骨就被带薄茧的大掌凶横的掠过,那是真的狠,疼得秦安若觉得灵魂都被撕掉一层!

我只是一个十八线小主播,因为不肯带三无产品被无良公司追,连人带小电驴栽入护城河就算了,还带囚禁虐待不可描述PLAY?

秦安若心急如焚想要醒过来,却挣不脱那浓稠的黑暗,只能听着布料的悉嗦声!

擦,这货不是在脱衣服吧!

“为了能爬上本王的床,还专门回娘家告了一状?你是用什么下贱样子才求得父皇下口谕,令本王必须宿你殿中?秦安若,你没有男人活不下去?!”下一秒秦安若下巴猛然被人抬起,瞬间疼的她尖细的下巴都要裂开!

秦安若瞬间疼醒了!

秦安若又惊又怒,疼得想杀人,但是猛一睁眼,杏眸里怼入一张人神共愤的完美的脸!

星眸剑目,长眉入鬓,狭长的黑眸如深不可测的寒潭,望一眼直摄人魂魄的尊贵华丽!

如玉石一般白皙的肤色,轮廓却是每一笔如同雕刻一般的锋利异常,因为“激烈”而垂下几缕凌乱墨发,将他完美的容颜分割,更有让人呼吸都忘记的危险凌厉!

他身高极高,偌大的梨木雕花大床被他挤的有些动荡,宽厚起伏的胸肌在衫下若隐若现,秦安若一低头,甚至还能看到那一路蜿蜒向下的精美线条,再往下……!

不对,这人裤子都脱了!

某个区域还在凶横的“工作状态”!

他要干什么!

秦安若正在卧槽,一大片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洪流一样的灌进了她的脑子。

秦安若,大盛王朝梁王妃,大盛国相府嫡女,京都第一美人,十三岁凭借一舞惊动整个京城府,整个大盛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府千金。

面前的大帅比,就是大盛国最不争气不受宠,官方认证除了帅气一无是处的皇子,如今的梁王——祁凉。

按理说,秦安若这样的身份,就算嫁给太子入主东宫,旁人都不会说一个高攀。

可是,秦安若偏偏不知道中了什么蛊看中了祁凉。

而梁王在朝堂上历来与秦相不睦,几次跟老相爷在朝堂上争得差点动粗!

不过秦安若铁了心的下嫁,秦相又对这个女儿从小视若掌上明珠,总之不知道最后秦相豁出老脸为了她使了多少手段,终是让祁凉娶她!

秦安若是成了梁王妃,进门后却生生守了三年活寡,心心念念的王爷生动地诠释教科书级别的“看她一眼都厌恶”!

秦安若刺破手指无数次给他锈了荷包,祁凉反手赏给了小厮!

秦安若亲自给他做的饭菜,祁凉掀了饭菜低喝你也配做芙蓉鸡?让她禁足在殿中三个月!

秦安若守着受了风寒的梁王三夜衣不解带的照顾,听他无数次地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而开始他醒来第一句话却是,她哪来的胆子碰他,然后将她罚跪在殿门口,直倒熬了三天的秦安若实在撑不住晕过去!

……

前两日秦相花甲大寿,爱女心切的秦相跟皇上告了一状,才给秦安若争取来了这迟到了三年的洞房花烛!

原主这三年郁结于心,身体早已大不如前,祁凉说出诛心的话让她气急攻心,再加上渣男下手没个轻重,真正的秦安若没挣扎两下就断了气息!

这什么狗血剧情?秦安若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言难尽地抬眸看向眼前的大写渣男!

“你又在算计什么?”祁凉看着秦安若此时容颜素净苍白却神色翻飞,长眉一拧。

“在想怎么剁了你的丁丁!”秦安若脱口而出。

她在说什么?祁凉厌恶更深,探手就想拉住秦安若!

秦安若看到的,是一个裤子都脱了的渣男向她欺身而来,秦安若想也不想就挥拳出去!

她可是跆拳道八段,她当主播早期的才艺就是招招精准凌厉,180斤的壮汉都能轮飞,别说这种养在皇宫内院的古人!

秦安若拳风凌厉,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祁凉来不及回神,反射性一侧,俊脸上还是狠狠擦了一拳!

秦安若趁胜追击,借力翻越就要把人踹出去!

然后!

痛痛痛!

祁凉抓住她袭过来的手腕,反按在身后,疼的秦安若小脸都扭曲了!

最可怕的是,下一秒祁凉的呼吸就贴在她小细脖子上,胸膛坚硬起伏的肌肉隔着凌乱的春衫的贴着她,不可忽略的热力源源不断传来,威慑而压迫,让秦安若觉得自己像是被猛兽摁住的小羔羊!

“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装什么?”

秦安若没来得及回话,满脑子想着怎么找到空隙反杀!

然而空隙还没找到,“撕拉”一声她的外裙彻底被扯下!

“好汉!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暴富出名还有听郭德纲相声!”

秦安若紧紧的捂住自己仅剩的肚兜!

男人挨了一拳没有愣,现在看秦安若素净的容颜一脸卑微,倒是愣住了!

秦安若的脸上何时有过这样卑微认怂讨好的神色?可当这些神情出现在这张清丽的容颜,仿佛她整个小脸都被点亮!

“你费了那么多心机,对本王下药,毫无廉耻哀求,用身子勾引,现在更不惜动用你父亲的权柄,不就是为了得到它吗?”

祁凉冷鸷说道。

“如果你愿意,现在我想咒它站不起来!”秦安若立刻竖起一根纤细的手指,指向祁凉的工作区域!

祁凉脸色更沉!

“也可以在我脸上画乌龟,毫无尊严的表演智障!”秦安若接二连三的发誓:“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

男人黑眸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光洁的脖颈,白玉色的肌肤手感细腻的让人上瘾,削薄的颈肩在他手里更是羸弱不堪,她努力挣扎的带出一层柔弱的粉,偏偏她脸上的表情鲜明灵动,满眼避之不及的狡黠,像是一只柔弱却太过聪明的小动物!

叫人想要狠狠教训……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祁凉就像是怕沾染瘟疫一样地甩开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