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乔心似水 > 正文
第一章:千篇一律的工作
作者:波波丹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20-05-27 00:20:07 全文阅读

严心就职于东帆市一家比较出名的房地产企业,担任行政秘书一职。她刚毕业一年多,还是个职场新秀,个子长得不高,样子还算中肯,未婚未育,喜爱健身、游泳等运动。像她这样的女性,按理来讲,应该很容易成为男同事的宠爱对象,然而事实刚好相反,她在公司工作了一年多,几乎无人问津,可能是源于她的性格比较孤僻,还有她不太善于表达的缺点。

严心平时主要负责帮部门同事干一些杂活,如打印、复印、发邮件、填单制表、传真,等等,当然,传真现在用得很少,一般都是拍照截图或者扫描发送了。另外,她还兼做公司的工资统计报表,负责计算工资和提交报表给财务部审核。虽然工作内容繁杂,但概括起来只有四个字——千篇一律。

说到工资统计这项工作,这是最令她头疼的事之一。首先是报表,里面的数据必须非常严谨、准确,不容许出任何差错。之前在她这个职位上的人,就是因为算错了某位领导的工资,被炒掉了。她来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第一句话就问:以前算过工资吗?可见这项工作对于公司运作的重要性。所以,她绝不能重蹈前任的覆辙。其次,她不喜欢做这个报表,倒不是因为做起来麻烦,而是因为每次她看到公司里所有人的应发工资数时,都会产生一股莫名的自卑感。她每次收到工资表时,都会很努力地在上面搜索,希望能找到多几个工资比她低的,但每次的搜索结果都让她失望。她的工资数依然稳居倒数前十的安全地带。

这天,她收到了上个月的工资原始数据,还附带着一份简历和公司的录用说明。她看到简历上面的名字是赵静,硕士研究生应届毕业,市场销售专业。刚毕业就从人才市场的网上简历中脱颖而出,被公司相中并录用了,严心对这种高材生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再一看录用说明,职位是营销助理,至于月薪嘛……妈呀,她的月薪比自己高出一倍以上!

顿时,严心感觉心里又被割了一刀,血从心脏滴到胃部,被愤怒的胃酸腐蚀掉了。她来公司一年多了,当时面试官对她说,她的工资基数在市场上是比较靠前的,刚毕业1-2年的新人,工资水平线都差不多,不会有太大差距。然而,今天这个赵静却否定了这种说法。严心突然有种受骗的感觉。

做工资报表确实需要很强大的心理,严心不管心理有多不平衡,也只能默默工作,不能表现出来。她的直属领导叫冯啸林,已婚男性,平时对她还算关照,但有个缺点,出了事不敢帮她担着。所以,严心平时做事都非常认真谨慎,尽量保证不出错,因为她没有坚强的后盾。

严心做事时不喜欢被别人打断,然而她的工作偏偏是属于经常被人打断那种,比如,做报表做到一半,突然有个同事让她帮忙去做些事情。这不又来了,她正在统计上个月的工资,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把她从数据的汪洋大海中捞了出来:“严心,帮我复印一下这份文件,老板急着要用!”

严心像在熟睡中被人捏了一把似的,一下子惊醒过来,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一个整天偷懒无所事事的人——吴德升。他是行政专员,级别比严心高一级,也就一级而已,却时不时使唤她做事。严心非常讨厌他,她认为吴德升的父母做得最有先见之明的一件事,就是帮他起了这个名字,粤语的意思就是“没得升”。果然人如其名,吴德升来公司已经五年多了,就是混日子的,也不知道老板看上了他哪一点,一直不炒他;当然,也不升他。

“你自己去复,我在算工资呢!”严心顶了他一句。

吴德升的座位在严心的右前方,他正翘着二郎腿在电脑前准备打开某网页娱乐一番,听到这句充满抗性的话,倍感意外,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其实,如果是平时,严心即使心里再不愿意,也不会当面拒绝他,毕竟她知道这个人爱打小报告,曾有一次向冯啸林告密,说她上班不专心,经常上网购物、玩手机。幸好冯啸林在这方面比较大度,他知道一面之词永远不可全信,而且严心平时的工作状态是有目共睹的,即使偶尔偷偷懒,那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提醒她以后注意,省得遭人闲话。一般这样的领导还算是好领导,虽然没有明说,但严心猜到十有八九是吴德升告诉他的。

严心今天并不是刻意针对吴德升,只不过刚好看到赵静的工资数,心里又多了一块疙瘩,刚好见他撞在枪口上,自然就拿他发泄了。

见对方呆呆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既有不解,又有几分尴尬,严心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说:“没什么,刚才在算一个数据,被你打断了,又得重来了。文件在哪里?”

吴德升见对方给自己台阶下了,也放下了一点面子,把文件双手递过去给她,并说了声“谢谢”。换作平时,他都是直接把文件往她桌面一扔,甩下一句话便走了。

严心面无表情地接过文件,往复印机走去。吴德升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说实话,就算她不肯去,他也拿她没辙,毕竟自己不是她的直属上司。

严心站在复印机前,重复做着早已轻车熟驾却又不得不做的工作。吴德升并不是唯一可以使唤她的人,如果每天被几个人轮流使唤的话,一天的工作计划就被打乱了。

这本文件有60多页,幸好可以一次性复印,若要一张张来,又得浪费她半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她不想晚上加班,她想去健身。

从这个角度望去,刚好可以看到吴德升那副德行,她望见他正在一边看手机一边看电脑屏幕,嘴里时不时发出那令人厌恶的笑声。严心搞不懂他,看到朋友圈里一些有趣的内容,捂嘴一笑就算了,干嘛非要笑出声来呢?而且一听这笑声的性质,就知道是与公事无关的,如果是跟业绩挂钩的笑声,应该是充满自豪和激励的,而不是这种捧腹大笑。这办公室又不是很大,非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干私事吗?

严心复印完文件,把原件和复印件一并交给他,继续回到座位算工资。吴德升本来还想让她去帮忙冲杯咖啡,见她今天似乎不太对劲,就没敢提。严心每次一到算工资的时候,心情就不大愉快,就像来事似的,原因刚才已经说过了。

不过今天还好,没有太多的阻碍,经过一天的努力,严心终于在下班前把工资报表做好了。别人做这项工作一定得加班,她却可以在上班时间段完成,这种高效的做事模式也是领导非常认可的。严心长舒一口气,点击保存后,把报表电子版发给了财务复核。

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这时,一位男同事走过来问:“严心,今晚有空吃个饭吗?”

严心一愣,以前除了她刚来时,冯啸林主动请她吃饭表示欢迎加入外,从来没有男同事主动约她吃饭。她竟一时无言以对,声道就像被杂物堵住的下水道一样,无法自由行事。

这位男同事是投资部的一名投资专员,叫李胜,加入公司有半年多,平时跟她在业务上几乎没有交集,为何突然冒昧前来约她吃饭?最关键一点,她和他也不太熟。

严心本想找个理由拒绝,李胜又说:“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公司里不好说。”

“找我帮忙?是公事吗?”严心必须先判断这顿饭该不该吃。

李胜似有难言之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公私都有吧。怎么样,赏脸不?”

严心其实不太喜欢对方用“赏脸”这个词,老感觉挺俗,用在社交场合还可以,但同事间用这个词就显得有点做作了。她说:“谈不上赏脸。如果是公事,在这里说就可以;如果是私事的话……”

李胜见对方似乎有商量的余地,眼前一亮:“如果是私事呢?”

严心此刻恨死自己这张嘴了,她本来是想说,不管公事私事都可以在这里说,结果话一说出口,就变成了……见对方脸上写满了期待的表情,她心想他可能真的有急事找她,便说:“近一点吧,别太远就行。”

李胜的眼中顿时出现了胜利的光芒,略带兴奋地说:“不远,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听说那里的牛排还不错。我们不如就去那里试一下?”

“你是指沿河路刚开业那家吗?”严心经常路过那边,知道他说哪一家。

“对,对,就是那一家!”李胜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双手不停地互搓,好像很冷似的,“那就…坐我的车去吧,在负一层。我先回座位收拾一下!”

严心想,反正不急着回宿舍,便点点头,答应了。

波波丹
作者的话

初次尝试该类型作品,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