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家宠妃很嚣张 > 正文
第一章 暗杀
作者:妖顾  |  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20-05-27 19:08:27 全文阅读

“叮~”

一声手机铃声将刘熙从美梦中叫醒。

“什么人啊,一大早就发消息,还让不让美女睡觉了?”

刘熙昨晚和朋友在酒吧玩,因为玩的太嗨了,所以是朋友抬着自己回家的。

揉了揉自己鸡窝似的头发,手机本来可以面部解锁,可刘熙怎么对焦都不能解锁。

有点气的她,将手机甩到床底下,嘴里还嘟囔。

“什么破手机,连老娘的连的测不出来了!”

睡了会儿回笼觉。

“yeah~ you just want attention ~”

因为铃声开最大,使刘熙一精神,马上鲤鱼跃龙门,滚到床底下翻手机。

“哪位?”

刚起床的刘熙声音有些嘶哑,对面的人以为她出什么事儿了。

“你没事吧,你声音怎么会这样啊?”

喝了一晚上的酒,喉咙会不嘶?翻了个白眼回答“昨晚喝了一晚上的酒,有什么事情快说!”

电话那边的人被凶到了,再说话声音有些微微颤颤。

“小熙啊,你也长大了,我们大人也不好插手你的事。”

平时刘熙就很烦这个老妇人,现在她这么墨迹,更是让自己受不了了,声音有些粗狂的喊“有事快说,没事我就睡觉了!”

能够听到那边的让夫人讨好似的笑声。

“你知道你的身世吗?你是我们刘氏集团的私生女,现在因为保密不周全,整个县城已经知道你的身世了。”

刘熙不以为然,觉得这是小事,知道又怎样,不知道有怎样。

“哼,然后呢?你们是要用什么手段来逼迫我离开这个已经生活二十年的城市吗?”

冷笑着等待对面的回话。

“不,我们并不想你离开这个城市,你和你妈妈本来就不是这座城市的,但是你妈妈既然将你带到这个城市,也就是说你在这也有你的世界,我们并不会插手,但是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对面的夫人声音忽转成严肃。

刘熙隐约猜到些不好的事情,慢吞吞地问:“你说,如果是拿钱给我,我开心的可以给你做牛做马!哈哈哈……”

“你!刘熙,你不要这样气我!算了,我要你和冷氏集团的二公子订婚。”

话音刚落,刘熙将手机挂断。

“这丫头,还是那么没有礼貌!”语气里尽是溺爱。

窈窕身材,穿着合身的旗袍,梳着民国时的流行发型,妖媚的双眼哪有什么怒气,烈焰红唇,嘴角微扬,这就是刚与刘熙通话的朝娇,刘氏总裁夫人。

抱着手机发愣的刘熙,还没回过神来。

急促的铃声,上面是她老板的名字。

“您好,老板,请问有何事指教?”

对面低沉的声音告诉她,“刘熙啊,你工作怎么总是有问题啊,你看看,前天的报告这么明显的错误都没能找到,你是不是太敷衍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老板,不是,老板,您能听我解释吗?”

不等刘熙说完,耳边传来忙音,握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在床上。

又是一阵急促铃声,这次是房东!

“喂,小熙啊,这个月的房租什么时候交啊?如果还不交,我就给你三天时间搬出去,不然我就去警察局告你!”

大大咧咧的房东老板娘的声音让刘熙一哆嗦。

“诶,诶,可以再推迟几天吗?我的工资还没下来呢?”

自己现在谄媚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想吐。

“不行,如果明后两天,房租还不交齐,你就睡大街吧!”说完就挂了电话了。

此刻,在房东房间里有一个黑色身影。

“她上个月的房租交了没?”低沉磁性的声音在暗黑的房间里显得幽荡荡。

“上个月的交了,我和这小丫头的关系平常都挺好的,所以也就准她每次发工资的时候才交房租。”

暗黑房子里的桌子上有一袋鼓鼓的东西,房东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漏出贪婪的笑脸,手里还有一把大团圆。

“不过,相比您这一大把的大团圆,小丫头片子的房租又算什么呢?”

黑色黑影从沙发上起来,抚平衣上的褶皱,鼻子哼了一声,话没多说的大步跨出房间。

在房间里的刘熙低着头,翻看着自己存折上的余额。

“怎么这么少,根本不够用啊!怎么办啊!”

急的想哭的刘熙,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来找去,只有几张皱巴巴的五十一张的票子。

“这,天要亡我啊!”

打电话给公司,想让他们将工资结一下,却无人接听。

刘熙等死似的坐在床上,茫然看着天花板。

手机铃声将她思绪拉回。

“喂,请问是谁?”

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刘熙,声音更低沉了。

“哇,熙熙,你声音怎么了,今晚还出来玩吗?我生日,想请你来我家开生日派对。”

刘熙肯定想去,但是转眼看到几张皱巴巴的钱,回答:“不了,我今天身体不好。”

“别啊,我请司机来接你行不行?”夏一着急地问。

刘熙轻淡地笑了,原来最靠谱的还是姐妹啊。

“好啊。”

听熙熙的声音有些开朗了,夏一心里开心的像开了花儿一样。

是夜。

灯红酒绿的夜总会里,年轻的靓女靓仔们化妆精致的妆容在舞池里扭动着身姿。

“everybody 跟我一起来!”

舞池里的人摇头晃脑。

“夏一,他们吃了?”刘熙试探性地问。

夏一撩了撩头发点头。

“可是,你们不怕吗?”

“刘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畏缩缩了?”夏一边说着边敬他酒。

“夏一,我今天!”

还没说完,夏一酒灌了一杯酒在她嘴里。

“咳咳。”

被呛到的刘熙,不得不承认这酒度数很高。

“我都知道,知道你是刘氏总裁的私生女,你不仅没有工作了,还被房东催租,都快没地方睡觉了。”

夏一说出来这些事情的时候,刘熙已经红了眼眶。

“你是怎么知道的?”

声音颤抖着问眼前享受热闹的音乐,眼神有些迷离的夏一。

“我肯定知道啊,我还要救济你,不想看你被人欺负得这么惨,你可是我心里的公主啊~”

夏一边说着边用手指勾起刘熙的下巴,欣赏着眼前巴掌似的娃娃脸,有神的双眸,淡淡的香水味飘进夏一鼻腔。

“你还是用这款香水啊!明天我就给你交完房租,如果他不让你睡了,就来我家,来我家公司面试,我给你工作。”

听完夏一的话,刘熙已经热泪盈眶了。

突然,刘熙双眸睁大,眼里尽是惊悚。

胸前的血迹慢慢扩张,直至浸染了夏一的衣袖。

“熙熙,熙熙,你别这样啊!”

颤抖着拨打救急电话。

看着救护车上的刘熙,呼吸轻的像没有气息,旁边的夏一双眼红肿,怔怔地看着躺在洁白被子上的刘熙。

医院。

“刘熙有家属吗?”从急救室出来的医生问。

“她是孤儿,没有家属,只有我这个朋友。”夏一冷冷地回答。

被夏一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继续讲:“你这个朋友,伤口伤到了脊椎神经,压迫脑神经,可以手术,但是可能也只是植物人,你看是让她安乐死还是成植物人样?”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夏一带着哭腔祈求着问。

医生摇摇头。

“手术,立马给我手术,字我来签,多少钱我都担着!”

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抢救,医生疲惫的出了手术室,刘熙闭着双眸躺在洁白的床上,呼吸微弱。

“刘熙!”

本来还坚强的她,一看到惨白脸颊的刘熙,绷不住了,哭着跟着回到了VIP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