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去慈宁宫当太监 > 正文
第一章 闫初七VS小七
作者:等桃花开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2020-05-31 11:08:42 全文阅读

天尚酒吧。

空气里有着烟酒混合的味道,闫初七坐在吧台边,把一杯杯酒灌进嘴里,眼神清明。

闪烁的灯光晃的她有些睁不开眼,但倒酒喝酒的动作没有丝毫停动。

几个痞里痞气的男人走了过来,闫初七眼神微闪,没有理会。

“美女一个人呐?”一位臂膀纹身的男子,口中吐出一串烟圈,调侃地问。那人满脸络腮胡子,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吧台服务员看见这一幕,默默的地退了出去。其余酒客,清醒的人纷纷敬而远之,生怕招惹上麻烦。

闫初七继续倒酒、喝酒,没有言语。

“大哥,这妞很不给您面子啊!”一个干瘦的小个子男人谄笑道。

“是啊,大哥,要不,让兄弟帮您教训教训她?保证一会儿就能服服帖帖的。”说话的人满脸横肉,眼睛很小,眯成了一条缝,满脸色相。

“来啊!”闫初七拿起一个啤酒瓶子,抬眼看向三人。

只听一声闷闷的响声,闫初七手上染了血,那个矮胖的男人应声倒地,头上满是血。

“要再来一次吗?这次谁上?”闫初七冰冷的声音就像来自于罗刹地狱一般,让人听得脊背发凉。

“来人呀,快来人呀!杀人了!杀……”那瘦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又倒在了血泊中。

闫初七扔掉瓶子,伸手在衣服上抹了抹手上的血迹,半躺地靠在吧台桌上,像是累极了一般。

那三人中的老大呆愣地站在原地,脚下像粘了胶一般,再也动不了半步。

“说吧,是谁下的药。”闫初七语调平平,像是在问一件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

“不……不,我……我也不…不知道啊!”那人浑身都在颤抖,甚至说话都在结巴,“别杀我!别杀我……”

不知什么时候,音乐停了,酒吧里静得吓人,只能听到那男子结结巴巴的求饶声。

“别说了!”闫初七有些不耐地打断他,神情有些痛苦。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双腿抖成了筛糠。

随后,是扑通一声巨响,还有男人的淫笑,还有人夺门而出的声音,还有,枪声。

慈宁宫后花园。

一个身穿蓝灰色太监服的人躺在地上,不醒人事。这是条比较偏僻的小路,人烟稀少。

睁眼,又闭眼。

闫初七至死都没有想到,是谁设计了那场酒吧杀案,以她的敏锐,竟然在喝到最后的时候才发现被人下了药。

“这里不是医院。”她脑子里飞速转着,判断当前形势。“像是古代的花园。”

再睁眼。

“…………”闫初七忍不住爆粗口,“这是被丢古代来了?”

突然一股阵痛袭来,闫初七小心的摸向痛处,手心里有了血迹。看着有些稚嫩的小手,闫初七有些晃神。

她忍着头上撕裂般的疼痛,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头有些晕,就像是抽血之后的后遗症。

闫初七下意识地拿手拍衣服上的灰尘,拍了一下,又愣住了。“别介,不是吧?我……就这样,成太监了?”

闫初七忍住骂爹的冲动,继续淡定地拍完身上的灰,蹭干净手上的血,用随身的帕子把头上的伤简单包扎,捡起掉在一旁的灰色太监帽子盖在头上。

“嘶~~,真疼。”闫初七整理好情绪,细细打量着这个地方。眼前是一条铺着鹅卵石的羊肠小道,路两旁是些常青树,树下开了几丛不知名的小野花。能看出宫廷的园丁好久没有来修剪了,树枝枝桠交错,很是有一种凌乱美。

闫初七躺的地方正是拐角处,看不清远处的景致。突然她感觉头晕了一下,差点摔倒。再睁眼时,眼神里满是玩味,嘴角也扯出了一个笑。

就在刚刚的20秒内,她接收到了这具身子原本的记忆。很乱,也很复杂。她很快抓住了重点,原主死于头上的伤,是因为初入宫时,惹了这慈宁宫主人,也就是李贵妃身边红人,叫德顺的一个公公。

就在这样一个深秋,原主被人毒打一顿后,被小太监失手推在石头上,死了。

闫初七沿着小道走,拐了十几个弯之后,终于看到了慈宁宫后门的牌子。她若无其事地和人打招呼,“袁公公,您好啊。”

一人正招呼着小太监们在干活,听见闫初七在叫,回头,甩了甩手中的拂尘,声音尖细,像是嗓子里含了糖,“小七,你今天去哪里躲懒儿了?这都快午时了,娘娘们可相中你布菜的手艺了。”

“袁公公啊,奴才也不知吃了什么东西,这肚子啊,疼了一宿呢,今早又多跑了几回茅房,才……”闫初七发现自己不用捏嗓子也能说出不阴不阳的话,心里很是惊奇,但手下也不慢,一块不小的银锭子已经塞进那袁公公手里。“这点小意思请公公笑纳,通融通融嘛。”

袁公公有些惊诧地看着我,忽而又有些明白。“这样才懂事嘛,不错,以后多和那些明事理的人好好学学。 ”

闫初七眼里滑过轻蔑与不屑,低头避开了袁公公看来的目光。“公公,那我……”

“行了,你去娘娘跟前吧,御膳房也该送来膳食了。”袁公公面不改色地吩咐。

“是。”闫初七微微躬身,循着主宫走去。一路上尽是繁华景致,有很多种闫初七从未见过的花,还有极美的假山石。

绕过一个小圆池,闫初七抬头看了看天,日正当空,有些热。伸手抚了抚头上的薄汗,略弯着腰,走向那个门脸极其奢华的寝宫。

这慈宁宫就像前世里一样,很纯正的中式建筑,但是多了很多人气,少了些冷清。

看着这骄奢的宫殿,闫初七有些走神。正这时,有一个穿着翠绿宫装的俊俏女子走出。

“小七,怎的站着不进来?”声音好听,就像银铃般清脆。

“翠竹姐姐,小的这就过来。”闫初七回神,恭敬地看着那个唤作翠竹的姑娘。此人性情温和,人蛮好的,在贵妃娘娘跟前伺候,很是得心。

闫初七有些僵硬地迈着步子,走向殿内。她努力弓着身,就像电视剧中的那样。

“小七,快来给本宫布菜。”闫初七刚刚踏入殿里,就听见一个极其温婉的声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