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去慈宁宫当太监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贴身太监
作者:等桃花开  |  字数:3199  |  更新时间:2020-08-12 15:44:50 全文阅读

闫初七整日在宫里晃着,便也自觉身份尴尬,身为一个地位低下的小太监不仅整日里无所事事,还隔两天便得罪几个位份不低的后妃,的确是太扎眼了。

  关键是得罪了后妃那是一点事儿都没,皇上天天高兴得像葵花一样,但这话众人自不敢当着皇上的面儿说,至多敢在心里腹诽,求个心照不宣罢了。

  闫初七明白自己行事有些炸呼,主要是前世自由惯了,这世原主本也是个跋扈的性子,自是不习惯礼教束缚的。如今她生活在宫里,地位却是连后院饲养的牲畜都不如,受压迫得多了,难免生反心。但闫初七本身是个顺其自然的性子,小日子过得恣意,就是遇见有些大人物便得行跪拜之礼,太过憋屈,这点她是受不了的。

  烧烤摊依旧是开着,但闫初七自己却不常出面了,只叫莫十七去把牛和羊送到御膳房去,不能假手于人。

  牛羊都是空间出品,品质极好的肉牛和毛色鲜亮的羊。闫初七也算是生了恻隐之心,便又是养了一批专门剪羊毛的羊还有挤牛奶的牛。这些自然不用她自己动手,依旧是用意念控制,顶多耗些心神罢了。

  但是肉该吃的该供应的还是不能少,闫初七唯一能保证的便是许那些张羊毛的羊一份永生,挤牛奶的牛一份安稳生活罢。这个畜牧空间里的一切都是不死的,出了空间才会产生变化。里面的牧草和水是不同的,这也是永生的关键。

  空间里的肉食本就属于消耗品,但架不住生长速度快,一批批的牛犊羊羔都慢慢长大,大牛生小牛,大羊生小羊,如此往复,倒真是生生不息。

  宫里每日都要吃掉十只羊五头牛,甚至还有再增长的趋势,但闫初七却不肯供应了。大抵意思是物以稀为贵罢,并且空间中的东西拿太多在现世里会打乱生活步骤的。

  闫初七虽没有什么大才和那么高尚的觉悟,但也是知道水满则溢的道理的,多了便不好了。

  陈御厨除了供应宫里日常吃用外,还会把一小部分材料或者成品流出去,在宫外,也是有不少有钱人肯一掷千金买些御膳的,更何况是如此美味的御膳。这些送东西卖出去的生意都是暗地里的,但也都是心照不宣,那些上头的也算是默认了他们可以轻微揩油。

  闫初七对此的感觉便是,土豪,实在土豪!饶是没怎么穷过的闫初七,也是无法理解这种出一百两银子吃二十来串烤羊肉串的行为。只能说,富裕。

  呃,要知道一头普通的羊,一斤肉最多五十文。这是市场价,批发价可能更低,不过于百姓来说也是很高的价格了。虽说那串子上肉多且实诚,送饼子,送调料,还送专人帮忙烤,搭配的解腻果蔬也不要钱,但还是贵呀!闫初七咂舌。

  没了送牛羊的活计,闫初七便更闲了,烧烤摊赚钱了会有人送过来,想吃好吃的也能蹭上几顿,当然,她是送了陈御厨几个菜方子才得的特权,也就能一人吃饱顺便打包回来给小伙伴们吃。

  正气堂里老人带新人,规模也是大了,抽空时个人学的喜欢的事务都由闫初七负责给资源和教学。有时候她擅长的也会上手演示,结果便是,呼声震天,赞美之声不绝于。耳。闫初七便又觉得太招摇了,又是一阵三令五申,众人才压抑了下自己的情绪。

  正气堂里太监居多,主要便是源于基底如此,但慢慢的也有宫女或侍卫加入。便如慈宁宫李贵妃身边伺候的大宫女翠竹,加入正气堂的那天,便是荣升了总管的位置。

  倒也不算是走后门,主要在于翠竹身份高且识字,并且是那种高级的识字,可以同大家闺秀一般的那种,琴棋书画样样在行,能力足,与闫初七关系自然是不错的,便是成了总管,主管认字学礼仪这一块儿。

  这里的事便是如此了,闫初七一向属于放养政策,所以便是更加地闲,钱有专人送过来,管理的事情有总管操心,她只需练练功,传道授业解惑,吃,就完了。

  陌景依旧是每日来的,但依旧如当初一般,暗地里来得时候比较多,宁香苑众人便也是心照不宣,竟都默契地没有传出去。

  李贵妃平日里极少吩咐闫初七办事,自从那日有意拉拢之后,慈宁宫太监小七就成了闲人,即便是布菜这种轻松的活儿,她都很少吩咐“他”做了。

  闫初七是乐得清闲的,也感觉这日子还算是轻松惬意,便享受着这日日能吃水果,偶尔开荤解馋的日子。还有便是那大把的玉石供她选择吸收,这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不得不说,陌景关键时候是很靠谱的,便如这原封未动的原石矿,那可是活脱脱的金大腿呀。

  这日里闫初七照常在小院子里练着功夫,因为宫中不许带凶器,闫初七便用木头棒子代替,甚至还用布缠了把手,一招一式,速度极快,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万俟言初来的时候便看见了这一幕,女子身姿矫健,一举一动都透着灵气,极快的出棒速度,棒棒可至要害,角度可以称得上是刁钻,但却让人生不起厌恶来。

  闫初七自然是敏感的,察觉到有人来后,手中木棒便握的更紧,准备随时与人搏斗。她感觉到有些熟悉的气息,便知是陌景,身上行动便开始不紧不慢起来,依旧是按着章程把一招一式练完,伴随着微微的喘息方才收手。

  “剑舞的不错!”陌景拍手称赞,“只不过这剑有些粗糙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闫初七,“小生这里有宝剑,不知美人儿可肯赏脸,与在下坐下小叙?”

  闫初七用衣袖擦了擦额间细汗,勾唇一笑,“不知爷有何吩咐?”随即的话里便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是要大卸八块呢,还是五马分尸呢?”

  万俟言初感觉小丫头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就像在看志在必得的猎物,心里一阵发毛,周身起了一阵冷汗,便下意识地倒退几步,“不用了,不用了!”

  闫初七看得好笑,随手扔了棒子,靠着井边打了水,便开始净手,边洗边说,“你这角色扮演入戏有点深呀,陌景。”

  万俟言初不置可否,心里默念,明明是你太凶了好不好。但面上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眼里带着笑,“初七高兴就好。”

  闫初七用巾子擦了手,带着笑看向陌景,“陌景,你名字就叫陌景吗?”

  万俟言初脸上的笑有些僵,但还是控制自己把持着笑,语气里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初七,你愿意等我吗?时机未到,我不得不瞒着你……”

  闫初七被突如其来的凝重打乱了心神,语气里带了委屈和生硬,“不要说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万俟言初慌了,他有些急,有些害怕小丫头误会自己,“初七,初七,你听我说,听我说好吗?”

  闫初七站在原地,神思有些飘离,她没有理陌景的话茬,自顾自地说着,“知道我为什么叫闫初七吗?我母亲姓闫,我的生辰是八月初七,母亲去世那天,也是八月初七……”说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身子也觉得站不住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抱膝,眼泪不住地流下来。

  “我从小便没有名字,妈妈只叫我丫头,她说名字要爸爸起……”闫初七抽噎着开口,眼泪浸入了衣服里,湿答答的一片,“爸爸没有回来,妈妈终于熬不住也去了……”

  一种极致的压抑情绪释放出来,闫初七感觉自己前世与今生仿佛重叠了一般,又是一次被抛弃,那种就像流浪猫狗一般被人随意扔掉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来。

  “陌景,我闫初七不靠别人,我愿意真心待你,甚至我肯把自己的秘密尽数说给你听,是因为我信任你,我选择相信你……”闫初七话语里带着颤音,还有些语无伦次,抽噎的样子让人觉得心疼。

  万俟言初看着那小丫头哭,心里也一抽一抽地疼,甚至头脑还在晕眩,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初七,别哭,我错了。”

  “我不该瞒着你,不该不认真对待咱们之间的感情,我不排斥你,真的!你要相信我!”

  闫初七依旧坐在地上,抽噎着,肩膀在发颤,呜咽声清楚地传进了万俟言初的耳中。

  万俟言初下意识地脱衣,把外袍披在小丫头那瘦弱的肩膀上,那一抖一抖的肩,看的他眼睛发酸。

  “初七,别哭,别哭……”万俟言初说不出再多安慰的话,因为再多的话不过隔靴止痒,起不了作用,承诺无效,因为他不敢给她承诺。

  闫初七想止住哭,但就像是泪腺被打开了一般,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过往的不开心和痛苦压抑着她,就像是一把利刃,划在心上。

  万俟言初看着哭泣的人儿,满心疼惜,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抬起女孩的下巴,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脸上依旧精致好看,更添了柔弱,增加了男人的保护欲。

  他突然有些痴了,眼前女子对他的吸引便如磁铁的相吸规则,他有些抑制不住,他想见色起意了。

  酒红色的唇瓣便贴上了那挂着泪珠的脸蛋,咸咸的泪水流入他的口,心里却觉得尤其地甜。

  “初七,做我的贴身太监可好,待时机成熟,我为你正名。”

  这日景致极美,这时宁香苑恰好无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