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末世也要相亲 > 正文
第十九章
作者:西林听涛  |  字数:3507  |  更新时间:2020-07-01 23:43:37 全文阅读

“万古……长青?”

迟钰拿着一个白皮小册子,站在自家楼下和罗鹏程说话,他似乎是为了这个小册子专程过来的,说是资料有新,要及时递到他们手里。“PDF版本已经传输到你自己的邮箱里了,记得确认,然后这边这个你就自己留下慢慢看吧。”

尽管迟钰非常想配合人家组织的工作,但她实在是难以理解手里的东西,别人也就罢了,罗鹏程是她最熟的:“不是,罗sir,这一共就四个大字,‘万古长青’,还要怎么慢慢看?需要我拿田格纸默写加拼音么?”

罗鹏程穿的便装,头发被半干时抓着吹出蓬松好看的造型,发胶有一股淡淡的柠檬味,一闻上去,迟钰就想到了轻柔的泡泡,咕噜咕噜咕噜……“不要话说得好像我把白猫洗洁精涂头发上了喂!”人事部的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抬手揉了揉小迟钰的脑袋,开玩笑说一定要专门研究一下她这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

“至于这个,”他伸手点了点她手里的文件,让迟钰好好往怀里收着,“档子事的东西,多了没好处,少了没名目,就是为个‘名正而言顺’而已。现下大家都有了四个字,你没有,可见咱们不是什么好东西……”

迟钰道:“咱们组织的领导纲领是不是就是《女娲石头落草记》?”

“好啦,就是平时说话打招呼注意一点的事儿,能在面上混过去就行。”

罗鹏程安慰迟钰道。

迟钰可不信,“就平时说话打招呼带上万古长青就行了?不要谈它的由来含义,作用意义,对新时代青年的思想激励?”

罗鹏程从善如流:“猜对了,周二之前发到你组长的邮箱,三千字。”“你们啷个有良心!你走呜呜呜!”

就算罗小哥拿了刚买的还带着丝带和漂亮

包装盒的巧克力伴手礼来哄,也哄不住她,小姑娘气得像蒸笼里刚开盖的发面包子一样鼓鼓的,憋满了热气,就等着你开口烫一下你的嘴。迟钰转身,“噔噔噔”就上楼了,罗鹏程看着她如此有活力的背影,摇了摇头,他实在觉得这就是个小姑娘,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昨日开完例会他打开后台时才发现,有一个新人的级别突然调整到了g3,这意味着她直接跳过了实习期进入正式流程,而且还比很多的员工的资源倾斜和安保级别还要高。说是送文件,其实就是想来再看看这个叫迟钰的,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连加西娅都不知道上级是怎么评估的,只是执行了命令。

作为她的忠实走狗兼亲密搭档,罗鹏程自然心知肚明该做什么,第二天就带着会议上发的“最重要的”白皮册子去找了迟钰,但令他大失所望的事,从单元门推门出来的,是一个蓬松着头发,穿着上下不配套的居家服,手上套着向日葵发圈,拖鞋上小兔子眼珠子乱晃的普通少女,甚至还有些睡眼惺忪,罗鹏程真的怀疑她是否能通过长达三个半月的军事集训,这几乎就是一个学期了。

哦,她都g3了,通不通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只要迟钰不退出,四个月后她都会成为正式的一员,级别高,待遇好,出门罗鹏程还得暗地里给她配两个保镖。

他打电话给加西娅:“喂,大小姐,咱组织是不是被霸道总裁给收购了?”

嘟嘟嘟……忙音对罗鹏程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哪天加西娅要真的跟他说上五分钟以上的话,他都会以为这个陈家的千金是在留遗言。他最后打量了一下迟钰家楼下拉风的挖战壕机,还拍了几张打算回去查查这是哪年的产物,吹了个口哨转身要走。说实在话,他个人还挺喜欢小迟钰的,面试她那一天加西娅心血来潮要亲自来,不仅全程柔声细语,还母性光辉照大地,惊得他的下巴一直在脱臼边缘反复试探。

“你是来之前吃了几个小孩?”他送人走了之后,跟在搭档身后问。漂亮的女人没有说话,一路上摆弄着手机,“叮!”“叮!”“叮!”微波炉声络绎不绝,罗鹏程看着“待完成任务”的邮件数哭笑不得。

“开个玩笑……至于塞这么多吗?”

“丧尸才吃小孩,我又不是丧尸,我吃个屁。”加西娅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是很难得不给罗鹏程好脸色。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人事部的罗鹏程和外勤部的陈莹莹都蹲在道监委气派的办公室的门外面,之前的事被查出来了,一个诬告一个吊儿郎当,各打五十大板,挨了顿批评,通知各自部门主管来领人。因为是上午,人家都各有事做,得忙里偷闲才能到老牌坊精这里签字画押,因此这两人在一处颇呆了一段时间,罗鹏程不能对加西娅的妹妹横眉冷对啊,只能尬聊,说着说着就说到姐姐身上了。

陈莹莹眉毛一挑:“你摸了我姐的屁股?你完了。”

罗鹏程反唇相讥:“你说你姐姐是老虎?你完了。”

两人随即都沉默了,然后对视了一眼。各自缩回到自己的墙边,抱紧了弱小的自己,决定为了生命财产安全忍下这口气。天大地大,加西娅最大,阿弥陀佛,希望走廊的监控没有录音功能。

话说回来,同样的事,同样的会,张西重在自己办公室开的这一场可谓是危机重重,他站在办公桌前看着行动组的人鱼贯而入,个个都以为是什么大任务,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待人都到齐了之后,只见这位年纪轻轻就……一直没有升职加薪的重少爷,一只手插兜,回身看后面,宋金鳞早推来一个移动白板,又把一只马克笔送到张西重手里,拍了拍手,“大家注意了啊。”

张西重的字是临的魏碑,严谨古朴,劲正刚强,行文有肃杀之气,跟他整个人的气质很不相像。幸好是用的马克笔,手滑起来多少沾点智障,才让这四个字有了些让人喘息之感。

“青山永在。”

开会的大小伙子们纷纷问起这是什么,也有知道些事的,轻轻地“切”一声,低声对搭档说道。张西重怎么办呢,他也不好解释为什么来这一出,论行政大家都是一个级别的,不老好下个命令吧?只能一抬手,让宋金鳞先告诉他们这是一个今后要时常记住、挂在嘴边的的口号,也是他们在外的标识。“就好比在军队中见面敬礼一样,就是个过场,见面别忘了就行。哦,告辞也是,报告也是,开例会之前也……发给你们的文件里明确规定了使用这四个字的十一个必要场合,这是基于新政府关于居民自治保障条例的……”

宋金鳞还在喋喋不休,底下都炸了锅了,人总是不喜欢被人管着的,尤其是被他们这群天天出生入死、救民众于水火的“新时代的偶像”——最看不起的懦弱新政府管着。眼看着重自从完成了他那个特殊任务之后,就又在通勤中马不停歇,眼底都发了乌青了,还要疲于应付官场上的事。“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能不能拎得清啊?要管这些歪门邪道,不要把手伸到行动组来!”“就是,我们又不是吃他们的饷,哪那么多废话。”“什么青山永在?听起来娘唧唧的……我听说啊,别的机构也有,不一样的,哪个都比咱们的……”

张西重把笔搁在指间,然后重重往桌子上一砸。周围一下安静了,但他摇头只想苦笑。无论张西重如何温文尔雅,待人和气,私下里还是被当作脾气不好,下放来磨练心性的顽劣少爷。年轻一代的领袖?就功能和用户粘度,他们的智能系统gigi明显更符合。不过是靠着父亲的威势罢了,这么长时间相处,他深知道讲明道理的唯一方式就是不讲道理。

“宋金鳞,你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吗?”

杀猪当然要用牛刀……不对,这典故错了,是儆猴当然要杀鸡。作为张西重一向珍视的生死搭档,宋金鳞几乎是行走的尚方宝剑了,按说回来,后来迟钰还专门观察研究过他和罗鹏程,得出结论是作为“王的男人(们)”,这两人的隐形特权可谓是不相上下,唯一的区别就是罗鹏程在行政岗的级别很高。作为这么重要的一个反派角色,宋金鳞非常有时时刻刻被拖出来跟张西重一唱一和的觉悟,其实他虽然私下里调侃过,但是刚才那话可说得无一处不得体,这就是专门骂他来给别人看的。

小金鳞心领神会,立刻浑身戏精细胞调动。他猛听得此言,一怔,看向自己搭档,满神满眼地意外和难过。宋金鳞骄傲的眼睛里的星星熄灭了,抿住了嘴,眼圈红红的,张西重竟然一句话就把这个平时在整个组横行霸道的登徒子说得快哭了!

“诸位,”张西重根本没去管他,示意大家注意力回笼,到他这里来。他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这话已经很有些分量了,再说下去,体面的人就要体面不下去了,行动组的人面面相觑,都不再交头接耳发表议论,生怕真的触到了这位年轻人的逆鳞。但实际上宋金鳞心知肚明,就他家少爷这个心软劲儿,指不定这句话说完自己心里多难过呢,“我又对这些好好工作的人说重话了怎么办”。张西重啊张西重,你怎么就这么感人哦。

于是不愿意透露性别的小宋见话已说到这里不能再接着说了,迅速下场调节气氛:“是呀,大家,你们不知道,为了把这四个大字给咱们行动组冠名上,老扯蛋们可是花了四百万的赞助呢。”

话音刚落,就有人不服:“咱少爷还差这点三瓜两枣,也就怕不收这钱,隔壁组织又该骂了。”

“就是,不过就是便宜了她们,我们哪里需要什么赞助费了?”“干脆咱们每人凑点,也整个四个字给换了算了,‘西重万岁’我觉得就挺好的。”

宋金鳞刚想说“我同意”,被张西重一记眼刀杀了回去。换字他自然是不同意的,至于同事们问他要即付宝二维码给他众筹,更是无理取闹了,正欲开口教育一番,突然他的手机毫无征兆响了。

所有在张西重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

“即付宝到账,34.01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