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烟火味的桃花劫 > 桃花嫁
第一章:一曲桃花水
作者:黄瓜拌桃子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20-07-28 10:05:17 全文阅读

安童今年已经17岁了,按照乌蛮族的习俗,17岁还没有出嫁的女孩就要嫁给大树或者石头,今日她的母亲打算让她嫁给家门前的一棵桃树。

说来这桃树也是极为清秀,高大挺拔,就是只花不结果,也想不通个所以然。

罢了罢了,它现在开不开花结不结果都无所谓了,反正以后就是安童的了。

一想到自己要嫁给大树,安童是万分难过,想哭吧,这是件高兴的事儿,毕竟嫁人嘛;不哭吧,嫁给一棵大树就委屈的慌,原本安童想到从小和她玩到大的赵哥哥还挺高兴的,但是仔细一想,和她从小玩到大的赵哥哥好像已经娶了一个姑娘了。

“娘,我不想嫁……”说着安童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个死丫头,想不想嫁跟我们说有什么用,你和老祖宗说去,自己找不到个好人家,就你这个德性,也没有人敢要你,大树不是更好吗?这棵大树长得挺标致,又没委屈了你。”安童的父亲,没好气儿地说。

安童想着,怎么小时候都没一个人和自己订娃娃亲呢,多好的事儿,嫁给一棵大树算什么事儿?

糊里糊涂地也就真的和这棵大树真的成亲了。

当晚,安童就坐在树根下睡了一夜,秋天天气转凉,晚上的风也是一阵一阵的,说来也是幸运, 吹了一夜的大凉风,安童竟然没有受风寒,不仅如此,还睡得特别安心。

若是要说长得标志,一旁的杨柳树岂不是长得更标致?“画眉羞斗织长”,倒是像个柔情似水的小姑娘。

说是桃树,明明是桃树,却又不像桃花那样温柔,倒是有一种“他日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的感觉。

安童走进柳树摸了摸,对柳树说:“长得这么好看,定然是位温柔的姑娘。”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昨晚靠了一整夜的桃树又道:“桃花虽生的美艳,但你这个,绝对不像个小姑娘,哪有桃树年年开花不结果的?”

但是不管安童说什么,他们都不动,安童靠着柳树坐下来,失落的自言自语道:“算了,毕竟也只是大树,又不会真的说话……”

风来时,两棵树就随风摆动,安童现在很饿,但她不敢回家,母亲和父亲一直想要个儿子,奈何母亲的体质只能生一个孩子,生了个女儿,若是个儿子,到时候是个宝贝,可偏偏是安童,那就是个废物点心。

安童走的时候父亲拿出了一定银子,当做安童的嫁妆,说此生就再也不要让她踏进这个家门了,虽说一定银子是不少的钱,但若是一辈子都要靠这一两银子来花真的太少了。

她忽然想到小的时候,小赵哥哥教过她一首曲子,安童随即从桃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吹了起来。

吹完后又一个人唱了起来:“风起时,若孩童欢笑;风停时,若美人回眸一笑;若水柔,若风轻,若为妲己惑纣王,若为褒姒诱周王,此等仙物,却是远观为上……”。唱着唱着,她似乎觉得这首歌好像不是特别适合这棵桃树,虽然她也不知道妲己是谁,褒姒是谁,纣王是谁,周王又是谁,但听着总归是知道,是诱惑别人的狐狸精一样的。

她实在饿得不行了,最终还是决定去街上买了两个饼,就当是今天和明天的饭了。

晚上她依旧躺在桃树下睡觉,睡得很熟,因为风吹不进来。

“不行我不能这样。”终于在第三天,安童决定给自己搭一个小茅屋,对啊,什么都不能做,至少不用淋雨。

他总觉得有好心人在帮自己,因为自己每天起来都有一件衣服披在自己身上,不过这只是起初,后来就开始慢慢的添置,每天早上起来就会莫名的多了一些吃的穿的, 还有洗脸的手帕,还有脸盆,最后甚至多了胭脂水粉,她心里想着若是能见到这位好心人,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

直到冬天的时候,安童打算到山里找一点柴火回来,却发现自己的小茅屋变成一所大宅子的时候,被吓得不知所措。

这怕是遇见鬼了,早就知道事情是对的怎么会有人天天给自己送好吃的,好穿的,主要是自己需要的想要的都给自己都送过来,真的见鬼了,现在好了,房子都送过来了。

安童不敢进屋,知道是见鬼了,他自己中了邪,过几天再来个病入膏肓,就这么去了,虽然自己的生活不是很幸福,但也绝对不是一心求死之人,看来今晚这里住不得了。

安童丢下柴后打算跑的,但是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竟是一位粉衣男子,身高8尺,只有一小撮头发,被一根桃木簪子固定在后面,一双桃花眼,眼里全是星空,而星空里只有一个人,他嘴角含笑,就如同波澜不惊的水面漾起的花纹。

鬼竟也生得如此俊俏,安童虽然害怕,但却瞧的出神,见那人越走越近,安童就越是瞧得出神,越是忘了害怕,最后无意识的问了一句:“你是鬼还是仙啊?”

那人一句:“非鬼亦非仙。”将安童的神换了回来。

安童打算再次逃跑,却不知何时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与自己咫尺相近,一把又将要逃走的安童抓了回来,锁在怀中:“你跑什么,我又不吃你。”

安童不敢说话,她怕自己一开口就没命了。

那人微微一笑,轻声问道:“你上次拔我叶子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嗯?拔叶子,吹曲子,这……安童一时语塞:“你……”是那棵桃树,哦,不对,是自己的——夫君?

见安童不答话,那人又问了一遍:“你上次拔我叶子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桃……桃花水……”安童胆怯的回答道。

那人笑了笑说:“难听。”

安童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害怕,但想着他不吃人,或许也没那么可怕:“那你,会唱吗?”

“你叫声夫君来听听,我便唱。”那人只笑,却又不敢笑得放肆,他害怕怀中的小人被吓到。

“你,先,放开我……”安童小心翼翼的道。

“那不行,我若是放了你,你跑了如何是好啊?”那人将怀中小人所得更紧了些,深怕她逃了。

“不会的,你这么厉害,我不敢逃的。”安童的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

“我怎么厉害了?我只是你的夫君。”那人说的轻松,却不想想安童毕竟是个小姑娘,哪禁得起他吓呀?

“你……”

“叫夫君。”那人将安童般正,面向自己,逐字清楚地道。

“你有自己的名字,就莫要在套我了。”安童渐渐觉得眼前的人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我的名字就叫夫君。”

“……”安童不想搭理他了。

本来想打算气这人,转身就走,没成想就在安童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人微笑着说出两个字:“柳源。”

这就怪了,说来他不是桃树吗,怎的会叫“柳源”?

柳源微笑着,上前一步拉上安童的手,温柔的说:“走吧,外面冷,进去再说。”

妖精是真的温柔,在安童的记忆里所有故事里的妖精,不是吃人就是吸精气的,这个妖精怎么不一样?

柳源把安童拉到屋里,让她坐下,并拿出一盘糕点:“快些吃吧,都是新鲜的。”

“你是汉人?”安童小心翼翼地拿了一块糕点,吃完后又小心翼翼的问柳源,似乎所有的事情,在这里安童都做的小心翼翼。

“嗯,怎么,不怕我了?”柳源起身抹掉安童嘴角上的食物残渣。

安童不答话,有些怕,但又不得不不怕。

“你不是妖怪吗?怎么还称自己为汉人?”

“我称自己为汉人,是因为我真的是汉人,我从未说过我自己是妖。”柳源给安童倒的一杯茶水。

这人简直把她当猴耍,这种能用眼睛看的事还用问吗?

但是总不能不给人家留面子,也罢也罢。

“你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这些东西原本就在这里,只不过你看不到它们而已,你不是说我是妖吗?又什么都会做。”柳源拂袖一挥,桌上变出一桌子菜。

这人说话真是一套一套的,上一句还说自己是汉人不承认是妖怪,现在又拿安童的话来搪塞,自己是妖怪,这么在接下来说“我可能随时要吃了你”之类的话。

“放心吧,我娶了你你就是我媳妇儿,我吃谁也不会吃你的。”柳源看出安童想的是些什么后故意说道。

安童再次吓得不敢说话。

“你快些吃吧,我不吓唬你了。”柳源安抚道安童。

安童吃饭的时候柳源讲了好多好多日后打算做的事。:“过些日子我们便般到京城去,我便去谋个官职,有时也好教你多识一些字,如此在京城才能站得住脚。”

“你不是妖怪吗,什么都能变,为何去官场?”安童嘴里包着一大口饭道。

我虽是什么都能变,是个妖怪,可你不是啊,你是个普通女儿家,日后总是会结交一些人的,若日后别人问你:‘你男人是做什么的?’莫非你说是做妖怪的?”柳源问道。

“非要做官吗,做商人不也很好?”安童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去当官?

“商人虽是日日与绫罗绸缎接触,有几个能着在身上的?我想让你天天都穿上这些商人的绫罗绸缎,岂不美哉?”柳源给自己倒了杯酒细品起来。

安童不答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只好自顾地吃着饭。

“此次去京城,我儿子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跟我走便是。”柳源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