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妃她武艺超群 > 正文
第一章 误进阎王殿
作者:尘梦劳人  |  字数:2850  |  更新时间:2020-06-10 16:41:53 全文阅读

一九年三月十七,预言如期而至。

  叶清歌伸手揉了揉因宿醉还有些疼痛的头,慵懒的睁开眼。

  “咦?这是哪?”环顾四周,恍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大殿之中。并且,自己此刻正躺在光滑的地板上,四面光线昏暗,左右两旁各伫立了四根石柱,石柱上飞龙盘旋,栩栩如生,正前方是一张很大的石案,从叶清歌的角度,并不能看到石案前方的事物,大殿异常安静,只能听到叶清歌轻微的呼吸声。

  轻轻钩了钩嘴角,叶清歌轻身起身,拍了拍衣角的尘土,开口道:“出来吧!年年如此,你们就没有点新意吗?”对于自己当下的处境,叶清歌并没有多在意,姐妹们给她的生日礼物总是千奇百怪,cop这样的装扮早就司空见惯。

  叶清歌踱步上前,想要细细观摩石柱上的飞龙,石案后方却突然传来一阵雄厚的嗓音,“小丫头别乱碰”。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叶清歌一跳,抬头望去,没见着人,叶清歌正要上前看个究竟,不想又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大胆,见到阎王殿下还不下跪。”转头看向声源处,清歌又吓了一激灵。

  一个牛头人身和一个马头人身的两人齐齐从叶漂摇左边的石柱后出来,站立在一米外。

  “呦,沫沫,火火,你们俩这装扮可以啊!变声器都用上了,足够以假乱真了。”摸摸下巴,清歌调侃道。

  “无知女子,尽如此无礼待会儿油炸了你,让你试试地狱之炼。”牛头与马头齐开口,声音竟如同一人。

  “小样,还油炸了我,你炸一个试试……不是,你俩找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冷飕飕的,太阴森了,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这有什么好玩的。”清歌撇撇嘴。

  “出去?小丫头,你说对了,这就是鬼地方,来的可去不得。”石案上探出一头,戴着帝冕,一脸络腮胡,遮去了大半张脸,双眼深邃而犀利,充满了威严的气息。

  望着眼前的人,清歌呆愣了几秒,随之回过神来,心下却暗道,这人演技真真是好的没话说,自己都信以为真了,且看你们怎么玩,“敢问这位大人,我如何来的去不得?”

  “进了阎王殿,自然是阳寿已尽,待本大人看完你生前之事,在给予判决。”说完,退了回去。

  “那阎王大人可要看仔细了,本姑娘可是大好人一个,看完了,考虑给我个阴官当当。清歌扯了扯嘴角笑道。

  “大言不惭,阴官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吗?无知女子。”站在一旁的牛头马面又一次同声道。

  清歌用眼角瞟了一眼两人,翻了翻白眼,“还演上瘾了,嘁!”

  石案后的阎王迅速的翻看着手中的案书,每多翻一页,眉头就多皱一下,待看完最后一页,抬头望了望下方的叶清歌,又望了望手中的案中,脸上多了几丝阴郁。

  “牛头马面,去叫判官来见本大人。”吩咐完,一言不发,是有所思。

  不一会,一名约莫四十左右岁的男子,身着长衫,长的正直不阿,踱步而来,经过叶清歌身旁时,轻撇了一眼,随后走上石阶,去到阎王大人身边。“大人,唤我来何事?”

  “你自己看看”阎王把案桌上的案书丢到判官怀中,不在言语,可浑身散发的怒意让判官暗道定是出了大事,阎王大人已经几百年不曾有过这样的情绪了。

  逐字逐句看完,判官眉心紧皱,额头冒起了冷汗,“这……怎么会这样?黑白无常从未出过错,这可如何是好?”

  此时此刻的叶清歌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我说你们到底是演的哪出啊?够了吧,赶紧走了。”这戏未免有些太长了,都闲得慌是不是。

  “姑娘莫急,待我们商量好,定给姑娘一个交代。”判官安慰道。

  “那你们赶紧的,我还得回家补觉呢?”清歌无奈的翻翻白眼,一个个的都是戏精。

  “大人,你看……这?”判官着急的望向一脸怒意的阎王大人。

  “抹了她的记忆,送回去”阎王闷声开口。

  “不行啊大人,已过了时辰,两人的命运之轮已经改变了,现在送回去也晚了。”判官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你说该怎么办?”阎王怒瞪着判官,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人,黑白无常之所以拿错了人,实在是这两个女子姓名,生辰八字相一致,命格也如出一辙才出现这样的差错,眼前这女子也不过就晚几个月而已,不如将错就错,到时候换回来即可。”判官在一旁低声道。

  阎王大人捋了捋胡须,沉思了几秒,点头应下,“此事,你去与那小丫头商量一下,需要得到她的同意才行,回头让黑白无常去第十层地狱领罚。”

  “是”恭送走了阎王大人,判官望了望斜靠在石柱上打瞌睡的叶清歌,思虑着该如何开口,想他们冥界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差错,而今这脸是丢大了,若是这女子不同意,那又该如何?

  “姑娘,姑娘……”判官来到叶清歌身旁,轻声唤道。

  叶清歌睁开左眼,半咪着撇了眼身旁的大叔,一张正义凛然的脸怎么看有种心虚的感觉。

  “干嘛,是要走了吗?”

  “姑娘,有一事我要同你说明,望姑娘听了切莫生气。”判官尴尬的开口。

  “准了,说吧!”看你们这戏能演到何事。

  “在阳间有一同城女子与你同名同姓且生辰八字完全一致,你二人的命运也极为相似,都将于己亥年香消玉焚……”说到这,判官偷偷瞧了眼叶清歌,见对方脸上没有任何异色,才又接着道,“原本,今日该在这冥王殿的是那位女子,可……可不曾想因你二人太过于相似,前去抓人的阴官误将你带了来,所……所以……”

  听到这,叶清歌心中早已一千个草泥马飘过,不带这么玩的吧!这样的玩笑都敢开,可转念一想,这两死丫头比这过分的都玩过,算了,我忍,“所以你打算如何啊!大叔。”

  判官没想到这女子这般通情达理,心中多了一丝敬佩之意,说话也不在小心翼翼,“姑娘如此通透,那我也不在顾忌,就直接与姑娘说了,姑娘既已来到这里,回去便是不可能,如今之计,唯有将错就错,待那阳世女子六月后命陨,姑娘你在来此与之交换,到时候,在各自去到该去的地方。”判官一口气全吐露了出来,如重释负。

  “那这六个月,我是要替那个女子去她本该去的地方了?”叶清歌挑眉望着判官,忍住笑意,编的像模像样的。

  “姑娘真是聪慧。”判官欣慰道。

  “那我是不是还要去过过奈何桥,喝碗孟婆汤?”清歌轻挑的问道。

  “这……”判官呆愣了一瞬,这个问题他到没想到。不过不行,这姑娘可还是要回阎王殿的,若没了之前的记忆,到时候可如何解释。“这个到是不用,姑娘还得回来,待你们各自回到原位在喝不迟。不过姑娘去了之后,切记不可与太多人接触,以防乱了另外一位姑娘的生平,还有,因着那位姑娘还在阳间,姑娘的身体就不该出现在哪里,介时会陪着姑娘的魂魄一起走。”判官认真叮嘱道。

  嘁!有本事你倒是让我喝啊!看我能不能忘了这前尘往事,还魂归一体,真能瞎扯,“行,行,知道了,那你能不能说说这几个月我会去哪儿?”叶清歌这会也来了兴致。

  “不可,我已经和姑娘透露的太多,不可在多说了。”判官难为情的笑道。

  “得,那结束了吧?该走了吧!”叶清歌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嗯……哦,结束了,走吧!走吧!愿姑娘一切安好。”判官伸手向身后的牛头马面招了招,“带姑娘去吧!”

  “大叔,别说,你们的戏演得非常不错,专业的团队吧!”

  在判官一脸不解的眼神里,叶清歌双手揉了揉肩,跟上牛头马面的步伐向殿外走去,她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昨晚上也真是硌得慌。

  “好了,你们两位,戏都结束了,把这个头套取下来吧,不会闷得慌吗?也真是够拼的你们。”叶清歌笑嘻嘻的想要把手搭在两只鬼的肩上,换来的又是一整怒斥。

  “得得,爱咋咋得,看你们能装到啥时候。”

  就这样在一片吵闹中,叶清歌走向了一个等待着她的世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