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云间
作者:落叶生花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20-07-30 13:23:19 全文阅读

  苍龙山云家。

  “堂妹,你一废人,配不上方宴哥哥,这婚事就算了吧。”说话的女子,年十八,一身玄色劲装,横眉倒竖,好一副正义凛然的做派。

  “云间,听二伯一句劝,你这般以死相逼,方宴只会更加厌恶你,倒不如同意退婚,对你对他都好。”面容枯瘦的男人耐心的劝解。

  “一个废物而已,若不是家主之女,她这样的废物早被赶出家族去了。”也有人不屑着。

  云间看着一屋子的人还未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一股庞大且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肆虐入侵,顿时只觉头痛欲裂,双眼发黑,险些就晕倒了过去。

  周围尖酸嘲讽的声音,压过了虚伪的劝解声,他们生怕云间听不见,故意尖着嗓子说道,那声音刺得人耳膜都要裂了。

  云间冷漠的看着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众人正嘲讽技能点满,等着看云间恼羞成怒的样子,可他们看到的,就只有冷漠的脸,和一潭死水般的眼眸。

  他们所有的举动,并没有掀起对方半点情绪,这让他们觉得挫败和无趣,也就悻悻地闭嘴了。

  “三小姐,只是退婚而已,何必以死要挟?”

  一道清冷好听的声音入耳,接着,身穿青衣,手持利剑的俊秀男子闯进了云间的眼中,男子眉头微皱,似乎不能理解云间方才极端的反应。

  云间平静的看着青衣男子,青衣男子是事情发生的罪魁祸首。

  她的喉咙处传来细微的痛楚,腰间精致的配剑已拔出,正是青衣男子手中的那把剑。

  方才,原主拔剑自刎,青衣男子及时阻止,才避免酿成惨案。

  他们都以为原主是不堪受辱才自尽的,但是云间知道,她们,都是被一股力量操控,这才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云间死后,云兮穿越而来,在利剑要深入喉咙之际,云兮及时停止了动作,青衣男子才有机会夺去她手中的利剑。

  现在,云兮要以云间的身份活下去。

  “三小姐,今日这婚事我必须得退。”青衣男子见云间不说话,又开口说道。

  “顾方宴,婚约之事是你父亲与我父亲一同定下的,要退婚,需得他们在场才能作废。”云间倒是想同意退婚,但是有人不允许。

  “云间,难道你父亲一日不归,你就要一直拖着这个婚事不成?”云间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一位衣着云家云卷蓝袍的中年大叔,他枯瘦的脸上满是不悦,此人正是云间的二伯云堂。

  “二伯,小叔要回来了,此事,等小叔来了再说。”云间看着二伯瘦得没有二两肉的脸,平静地说道。

  退婚的破事和那个顾方宴,谁喜欢谁拿去,省得麻烦她。只是那神秘黑衣人特意提醒,不让她退婚。

  云堂听了云间的话,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似乎在考虑云间这句话的真实性。

  这整个屋子里的人,不管是虚伪的劝解还是出言嘲讽的人,当他们听了云间的话,都不由得收敛许多。

  “堂妹,谁不知道小叔最宠的就是你,你就是仗着小叔疼你不想退婚。方宴哥哥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又何必这样厚着脸皮赖上人家,也不看看你自己,一个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那玄色衣服的女子听了这话当即怒骂,也不再顾及自己方才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她不明白,一个废物为何有这么好的婚约,为什么能得到小叔的庇护。

  云间没有理会云欢,而是将屋子里的人都打量了一遍。她注意到了站在顾方宴身侧的一位白发老者。

  老者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很好,一眼看去就像个普通的老头,只是在她拒绝退婚之后,那老头眼中露出的寒光,让云间立刻察觉这老头很危险。

  “堂姐,这是我和顾方宴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云间看着云欢这么急于表现的样子,就觉得无语。

  “晚辈的事,皆由长辈做主,我父亲是你二伯,是长辈,你的婚姻大事,父亲是做得了主的。”云欢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理由,今天这婚事,她必定要叫父亲给退了不可。

  “退婚之事,若小叔不回来,我绝不同意。”云间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不能现在退婚,可是她又打不过这些人,只能用传说中的小叔来威胁他们了。

  “云间,你别给脸不要脸,就算你父亲是家主,可他失踪两年,小叔这两年在外寻找也不曾回来,整个云家都是我父亲在管理。你的婚事我父亲怎么就做不了主?”云欢更加厌恶云间了,明明是个废物,拥有的一切却是最好的。

  云欢说完,又觉得不够,立刻对着青衣男子说道:“方宴哥哥,若是等小叔回来,你退婚的事情就没戏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提醒得这么明显了,方宴哥哥不可能不明白,她期待的看着顾方宴,希望他能果断的和云间退婚。

  顾方宴看了一眼云欢,将她满眼的爱慕尽收眼底,不作回应。再看向云间,他惊奇的发现,云间脸上的神情淡淡的,随和又疏远,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云间平静的看着云欢,再将这屋子里看热闹的族人都瞟了一遍,这才看着顾方宴客气的说道:“对不住了顾公子,只怕今日,你要白走这一趟。”

  “三小姐,退婚之事错在我,只要三小姐同意退婚,我可以补偿。”顾方宴直接摆明自己的态度。

  云欢被云间无视,心里非常生气,但是看到顾方宴依然坚持要退婚,想到云间以后的处境,她心情就好了许多。

  “退婚,得等我小叔回来,由我们去苍龙宫退,这样我的名声就会好听一些。你是男子,退婚之事,对你影响不大。”云间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让周围震惊的话,众人只觉得云间疯了。

  要知道,苍龙宫少宫主,一个天才,竟被一废物退婚,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这叫影响不大?

  “我真心与三小姐商量,三小姐却要这样羞辱我。”顾方宴眉头紧蹙,如果他真的被云间上门退婚,他连同整个苍龙宫都要颜面扫地,成为世人皆知的笑话。

  “你又何尝不是在羞辱我?”云间不能退婚,只能装可怜,那三分惆怅,七分委屈刻在稚嫩的脸上,看着,都能感受到满满的委屈。

  顾方宴一时语塞,再看到云间可怜的模样,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哼。”顾方宴身侧的老者冷哼一声。

  云间顿时感到危险,汗毛直立,下一秒,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飞出去,撞在厚实的墙壁上,连墙边的油灯架子都给撞断了。

  嘲笑,云间听到了很多嘲笑的声音,他们在笑她不自量力,而这些人,还都是云家的人。她被外人到家里来欺负了,这些人却只是看个笑话。

  云间扶着墙,艰难的站起身,她双腿发软打颤,生命面临着威胁,她害怕了。

  她现在很弱,但是她不会一直弱下去!

  那老者朝云间走来,云间立刻装作被吓得脸色煞白,像一只受惊的狗,蜷缩在墙角,哆哆嗦嗦的求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求你别打了。”

  只要求饶不会被打,做做样子而已,她不在乎面子,而且她最会演戏了。

  众人看着云间害怕的模样,再看她眼泪流出,他们心里更是鄙视,方才还淡定的模样,现在居然成了这幅样子,真是好笑。

  “知道错了就好,你把婚书拿出来,同意退婚,老夫便放过你。”老者欣赏着云间狼狈的样子,他很是满意,开口就是一副赦免蝼蚁的姿态。

  “婚书在小叔屋里,我这就去拿。”云间像是被赦免的犯人,欣喜若狂得过头,竟一口鲜血吐出,还溅到了旁人身上。

  旁人顿时想骂娘。云间心里却舒服了许多。

  顾方宴看着狼狈不堪的云间,心里生出了愧疚,他其实和云间无冤无仇。

  “云堂,你派人去拿。”老者不再看云间,而是直接开口吩咐。

  “这……云绚砂的房间设有结界,只有这丫头能进去。”云堂觉得自己说出这话,有些脸上无光。

  “带路。”老者对云堂说着,一手拎着云间的后颈衣领,像提一只小狗一样。

  云间并没有反抗,她伤得很重,这样被拎着,虽然丢脸,但是她最起码不用自己走路。

  出了屋子,云间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位妙龄少女,女孩与她一般大,身穿青色流光裙,青色大袖衫上,用银线绣着栩栩如生的龙爪和龙鳞。

  女孩见顾方宴出来了,连忙笑容甜美的迎上去,挽着顾方宴的手腕。女孩余光看到云间,连不屑的情绪都不屑表现出来。

  绿茶婊这三个字立刻浮现在云间的脑中,只怕这女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很快,一群人到了云绚砂的院门口,老者随手将云间扔在地上,像扔垃圾一样。

  “你进去拿出来,别耍花样。”老者察觉到了院子被结界罩住,确实是个麻烦。

  “哦。”云间无所谓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顾方宴看着云间从地上爬起来,于心不忍,想伸手去扶,他身边的少女拉住了他的手,顾方宴心里愧疚的种子发了芽。

  云间慢吞吞的推开院门,踏进院子,在众人还没反应时,立刻关上门,并飞快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在门上画阵法。

  她忍受着伤口的痛楚,必须争分夺秒,因为通过门缝,她看到老者朝着院门走来了,脸上是滔天怒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