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误入魔教后我试图冒死翻盘 > 第一卷 龙渊
楔子 庭院深深 雪纷纷
作者:晓山青  |  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20-05-29 18:13:25 全文阅读

深冬已至,整个朝云城都被茫茫白雪覆盖,街市上积了厚厚的雪堆,但即便如此,纷纷大雪却依旧不住地从天穹之上簌簌飘落,落得又急又快。

若不是新年将至,每家每户皆挂上了大红的灯笼,能瞧得见点缀在白雪中的点点火红之色,那在远处遥遥望去便真是以为进入了纯白的冰川之境。

眼下正是深夜,城中万籁俱寂,暖融的灯烛光从街市各家的窗棂里透出星星点点的亮来,就是这本应宁静祥和的时刻,忽然从城门的一头疾驰进一辆马车,飞奔在雪地之中,“哒哒”的马蹄声划破夜空,车辙和马蹄印也都深浅不一的留在了雪地里。

马车奔的极快,不一会儿便停在了一处府邸前,只见这府邸修建的恢宏气派,门前两尊石狮子屹立,只是两尊石狮如今安然的覆在雪里,却没了往日的威风。不时有白雪自青檐上掉落,门前的雪才因此堆了厚厚一层。

不是本地百姓一见也能知晓此处是一户人家所在,但若是问朝云城的百姓,他们则都会告知此府邸的主人姓叶,是江湖之上的五大世家之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见门前站了一个中年男人,高个子,面上留着青色的胡渣,手里提着一只油纸灯笼,不停地向外张望,神情十分的焦急不安。

但一见了疾驰行来的马车,随即神情松动,立即奔跑着下了台阶,向马车迎上去。

马车还未来得及停稳,就见一身着锦衣大氅的男子从马车上直接跳了下来,他金冠束发,气度不凡,看上去约莫也就二十五六的模样,但却是十分的成熟稳重,并非是稚气未脱的少年。

马儿站在雪地里吁气,车夫也不待休息,便再次挥动马鞭将马车赶至这府邸后方去了。

眼下,府门前便只剩下两人,只听提了灯笼那男人道:“门主你可算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迎着那锦衣男子向大门里走去,“夫人情况不是很好,门主你快回去看看吧。”

“持续多久了?”锦衣男子疾步而行,似乎恨不能立即插了翅膀飞身去往目的地。他的声音里夹杂不安与慌乱,和着冬夜中寒冷的朔风,呼啸着冻彻身骨。

“已经一天一夜了,产婆说若是今夜......”后面的话还不等中年男人说出口,便已经被锦衣男子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他只得噤声,闭口不说那不吉利的话。

当他们走上长廊时,锦衣男子的肩头早已经落满了白雪,只是他哪里还顾得了那般多,他夫人此刻就在前方的屋中生产,他只盼能两步并作一步地跨过去。

“门主,你可算回来了。”此时说话的是服侍夫人的婢子,她已在这檐下遥望许久了。

锦衣男子见她满面愁容,眼眶微红,想来也是一天一夜未曾合眼了,“门主,夫人还在里面生产,只是这一天一夜下来,实在是费了太多了的力气,不知夫人她还能撑多久......”她说这话时,不禁掩面,眼见着就要落下泪来。

“我要进去。”锦衣男子说着已经将自己的大氅褪下,递至婢子手中,正要推门而入时,却被那婢子拦了下来。

“门主不可,女子生产,男子怎可入内?”婢子眉目紧锁,到此刻了还顾念着规矩二字。

只是锦衣男子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教森严,陈规旧矩,他一把推开那婢子,喝到,“让开!”两字出口,已有怒意,再无人敢阻拦。

那婢子见拦不住他,更觉着他与夫人情深,便也跟着他进了屋内,前去帮忙。

他看着屋内的烛火随着屋门的敞开飘摇不止,屋外的风雪寒气也被他带进了屋内,他急忙掩好门扉,在那摇曳烛光的后面便是他躺在床榻上的夫人。

他赶忙奔至床前,只听得产婆“呀!”的一声,显然是对他一个男子在女子生产时入内观看十分惊讶,却又碍于他的身份而不好发作。

他只全当不知,才靠近床榻便半跪下来,拉住床上那女子的手,“疏月,疏月你看看我,我回来了。”他有些急切地唤那女子的名字,只是那女子此刻甚为虚弱,哪里还有力气睁眼去看他,只是听见是他的声音后,便紧紧地用手将他的手回握住。

锦衣男子只觉得奇怪,他心想疏月是一国女将,即便再不济也不至于生个孩子便至如此境地。何况她向来身体康健,不似那些寻常女子般体弱。

只是自从她从九华州那场大战回来之后,便时感身体不适,自己那时却并未警觉。

他思及这种种,觉得实在是愧对自己的夫人。

“夫人,再用点力气!”产婆在床榻另一端继续指挥着,说着话时顺道抬手将自己额上的汗珠擦拭了一下。

女子躺在床上,似乎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她脸色蜡黄,嘴唇发干,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面颊上不住地滑落,一头青丝早已浸湿,贴服在她的两颊上。迷蒙中听了产婆的话这才又努力地使劲,但泪水却是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疏月!”锦衣男子见她表情痛苦难耐,却不能体会这生产的心酸苦痛,只恨自己不能替她,但虽如此,却并非不可为她缓解,想到此处,他立即伸出手掌对准她的掌心,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她输入真气。

只是他刚接触到女子的手掌,发力之时便感觉到女子的体内有一股真气流窜,而这股真气却委实奇怪,忽冷忽热不说,更是杂乱无章地在她体内涌动。而就在他感到疑惑之时,他突然看见女子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上躬起,另一只手的手指紧紧地攥住床单,贝齿咬住下唇,整个身子都绷的笔直,只听她突然“啊!”的一声大叫出来。

与此同时,他也被女子体内的真气震开来,他不由得大惊,赶忙又上前查看,只见女子此时身子已经坠在床榻上,只用气声不停地重复着:“好疼......远溪,我好疼啊......”

“夫人再用一点力。”方才那婢子扶住女子的膝盖,“夫人再用力一点就能出来了。”

锦衣男子再次抓住女子的手,贴住自己的面颊,只听他说:“疏月,我在这里,你不用害怕。”只是连他自己也不知,他嘴上说着让女子不要害怕,但连他自己的手也已颤抖起来。

“啊!”女子在握住锦衣男子的手的那一刻,似乎便安下心来,也无所畏惧,使出了浑身那最后的一点力气,只听得她声音刚落,床榻的另一边便传出了孩子呱呱坠地的啼哭声。

锦衣男子在孩子出生的那一瞬,再一次将手掌贴住女子的掌心,只觉方才那股真气像是跟着这孩子一道离开了母亲一般,在女子的体内无影无踪了。

“哇哇哇!”清脆又响亮的哭声在屋内响起,所有的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那婢子从产婆的手中抱过孩子,低头见孩子生的粉雕玉琢,即便是脸上沾染着血污,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可爱,她心中大石落地,笑着哭了出来,“门主,夫人,是个姑娘。”

只是,这个孩子的到来似乎并未让床榻上的女子提起精神,相反,当孩子出生的那一刹那,她看上去却更像元神耗尽一般,油尽灯枯,蜡黄的面容变得苍白起来,毫无血色与生气。

“疏月,疏月,你醒醒,你醒来看看我们的孩子。”锦衣男子已来不及去思索方才的问题,只捏住她的手掌,另一只手抚上她的额头,替她擦拭额头的汗珠,“疏月?”

他一遍一遍的呼唤着,但女子却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气若游丝,她似是很想醒来,很想同男子再说上几句话,只是她自己知道,这不可能了。

即便她想努力地睁开双眸再看看眼前这男子,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也是再不可能了。

那孩子,就算是她对他所寄托的所有的回忆与思念吧。她在混沌里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明,如此想到。

“疏月?”话音才落,女子的手猛地从锦衣男子的手掌中滑落,磕在了床沿上,手上的玉镯与床榻相碰撞,发出“噹”的一声。

“疏月!”锦衣男子瞳孔骤然瞪大,不断地大声呼喊女子的名字,然而女子却依旧毫无反应。

他感到自己的身子不住地颤抖起来,无法接受的事实又如海潮翻涌而来,压得他险些无法喘息,悲痛欲绝。

“夫人!”那抱着孩子的婢子站在一边,同样是难以置信,“夫人!你还没看看你的孩子呢......”说着抱着孩子俯身至床边,泪如雨下。

门外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屋内的动静,门被猛地推开来,是刚才那提了灯笼的中年男子,他走了进来,看见屋内的景象,怔了半晌,缓缓开口道:“门主,夫人已经去了。”

此时,那锦衣男子抬起头来,眼眶赤红,面容憔悴,仿佛一瞬之间老去一般,让人心疼。他站起身,跌跌撞撞地来到婢子身边,将孩子抱在手中,怔怔地盯着那孩子发神,只是眼神里却并没有父亲对孩子的疼爱,而是满满的悔恨与懊恼。

他恨自己,也恨这孩子,他恨这孩子来到世间便夺走了她母亲的生命。

他不会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这个孩子。

他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直至他的双眸里溢满了泪水,他才收回目光,转身将那孩子抱给了中年男子,紧接着缓缓地走至房门外,在他人看来便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丧失了神志。

屋外的雪依旧下的那样的大那样的急,落了满地,似是要将这世间掩埋于其下一般。耳畔除了风雪呼啸的声音,再没有其他,仿佛世界也从此跟着寂静。

“门主,给孩子取个名字吧。”那婢子流着泪起身,看了看躺在床榻上的死去的女子,在他背后说出了声。

锦衣男子没有回头,只看了一眼庭院里纷纷落下的大雪,开口道:“叶庭雪。”

此文原在晋江发表,发表十章后申请笔名注销,现已实现笔名注销,文章已删除,且未与任何网站签约

晓山青
作者的话

此文原在晋江发表,发表十章后申请笔名注销,现已实现笔名注销,文章已删除,且未与任何网站签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