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误入魔教后我试图冒死翻盘 > 第一卷 龙渊
第一章 初相识 幸相遇
作者:晓山青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20-05-29 18:36:48 全文阅读

春风欲醉,山花欲燃,春日里的朝云城微风和煦,正东方的远山萦绕着淡淡的晨雾,千丈流云将熹微的晨光掩在了身后,只透下丝丝的金色铺洒在长街飞檐之上。

城门上的旗帜迎风飞扬,市井巷弄的商贩们为了生计都开始奔波忙碌,人与人摩肩接踵,相视点头而过。衣摆摩挲之间入耳的是那轻细的言语和街市上的吆喝声,也偶有大户人家的小姐公子衣裳上的环佩叮当作响,但最后都随着风淹没在了远山寺庙的晨钟里。

一辆马车缓缓地行驶过长街,街上的行人见了也都自觉地让开来,只听得三两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道:“你看那是不是叶家的马车啊?”

“不错,是叶家的,听闻今日五大世家齐聚歌氏的凌音山庄,不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原来如此,看这动静应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马车渐渐驶远,那些议论的声音也逐渐消散。凌音山庄坐落在朝云城的西南方,三面环海,因山庄占地面积较大,几乎整个西南方向都是凌音山庄的地界,派山庄弟子把守,所以一旦驶入此处之后,便会显得格外的清净。

此时只听得从车厢内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行至何处了?”他并不撩动帘子亲自查看窗外的情况,只是静待那马夫的回答。

“门主,转过弯便是了。”马夫回答道。

中年男子听后便知晓,这是已要临近凌音山庄门下的阶梯了。他不再说话,但车厢内紧接着却又响起一道清脆稚嫩的童声,“爹爹,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原来这车中坐的正是叶氏的门主叶远溪和他的两个女儿叶庭雪、叶霜晴。

方才说话的人便是这叶庭雪,只见她梳着双螺髻,发髻上绕着樱色的锦带,着一身与锦带相称的樱色轻衫,真可谓生的粉雕玉琢,好不可爱。只是细细瞧去,她同叶远溪的眉目之间却生的并不相似,反倒是她的阿姊叶霜晴才真是与叶远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她天真地望着叶远溪,只是她方才所问的问题,并未得到叶远溪的答复。

她见自己的爹爹不理睬自己,也不觉着奇怪,只偏过头去看向叶霜晴,说:“阿姊,你知道吗?”

叶霜晴点点头,“我们是要去凌音山庄。”叶霜晴比叶庭雪大五岁,已不再是如她那般的小团子,再过几年便要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说话也更为有条理的多。

“凌音山庄?那是什么地方啊?”叶庭雪觉得有趣,她自出生以来就从未出过府门,不论她求着爹爹带她去哪里,爹爹都不同意。今日是她第一次出门,自是新奇的很,“阿姊,那里有什么呀?”

相反叶霜晴就不同了,身为叶氏长女的叶霜晴,是叶远溪十年前与正房夫人所生。她自幼便很讨叶远溪的欢心,叶远溪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几乎事事都依着她。而叶庭雪和叶霜晴同为叶远溪的女儿,却被另加对待,此中原因也只有叶氏的人方才知晓。

叶霜晴方才说那话时忘了自己的这妹妹从未出过家门,更是不知外界任何情况,同她说歌氏凌音山庄她自然是什么也不知的。

就在叶霜晴要回答叶庭雪的时候,叶远溪突然开口了,“庭雪,我告诉过你什么?”叶远溪满面严肃,眉头紧锁,也不去看叶庭雪,只是冷声问她。

“爹爹说,不该问的事情便不要过问。”叶庭雪低下头去,不敢再看抬眼,搁置在双腿上的两只小手绞在一起,乖巧地一字一句回答着叶远溪,只是这模样看上去实在是叫人心疼。

叶霜晴向来也怕自己的父亲,眼下见父亲似乎不太高兴,也不敢再在父亲面前多说什么,只是伸出手来抓住叶庭雪的小手。叶庭雪偷偷地侧过头瞧了她一眼,露出可爱天真的笑,就好似方才父亲那严厉的询问早已不复存在。

叶远溪将他们俩姊妹的举动尽收眼底,却只是皱着眉摇了摇头。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停了下来,想来是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就在叶远溪撩开前帘之时,一道暖阳斜斜地照进了马车,金色的光斑俏皮地跳跃至叶庭雪小小的脸庞上,她抬起手来遮住阳光,只听得叶远溪已探出身子,走出了车厢,他纵身跃下马车,开口唤道:“霜晴,你们也出来吧。”

他虽只唤了叶霜晴的名字,但叶庭雪听了这指令也跟着阿姊从马车中钻出小脑袋。

叶霜晴自幼便已开始习武,跃下马车对她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她一个纵身便跳下了车。

相反叶庭雪却是犯了难,这马车下也未放踩踏的木梯,她没有叶霜晴那般的武功,又还这样小,根本不知如何是好。而她知晓,她的爹爹是绝不会来抱她的。

正当她因不知如何下车而踌躇意欲求助马夫大叔时,忽然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道清亮明媚的少年声,只听得一声“驾!”,便见有一少年郎从她的西北方向策马而来。

这少年约莫十一岁的模样,同叶霜晴一般大。但见他坐在马上手扬缰绳,一身月白轻装,风姿飒沓,御马之间游刃有余,青丝飞扬,却又有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的沉着冷静。

他骑着马渐渐地近了,目光恰好便落在了叶庭雪身上,虽然这阳光有些晃眼,但他的确看见了一个孩童站在马车上。

她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在马车上东瞧西看,似乎不知该如何从马车上下来,而马车边所站的两人也并没有打算帮助她。

于是,他便驱动马匹朝着叶庭雪所在之处跑去,直到快要到了马车边才发现,这马车旁所站之人正是叶氏门主叶远溪,而他身旁的则是他的女儿叶霜晴,从前自己也同她见过几面,只是这马车之上的人又是谁呢?

就在他心中疑惑这阵,马儿已经来到了叶远溪他们面前,“叶门主?”他唤了一声,便从马上跃了下来,朝着叶远溪恭敬地道“不知你们已经到了。”

“凤缺,这是才从何处回来啊?”叶远溪看着他露出温和的笑来,他一直很是欣赏这孩子,或许是因为他的夫人从前与这孩子的母亲是知交好友,他心中也不自觉地对这孩子有了几分好感,即便这孩子自幼就不受歌氏的重视。

“凤缺方才奉了大伯之命出来看看五大世家的人是否都已经到了。”这被唤作凤缺的少年礼貌且疏离的一笑,低下头去,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却不知我向东北边去了,恰好与叶门主你们错过了。”

“无妨,不是说了让你平日里叫我叶伯伯吗?”叶远溪并不在意这些虚礼,所以他也一直都希望歌凤缺不需同他客套,唤他一声叶伯伯,“你大伯近来身体可好?”

“大伯他身体康健,多谢叶门......伯伯挂心。”他说此话的间隙,余光瞟到了还站在马车上的叶庭雪,这便转过身去看着她,问到,“叶伯伯,这是?”

叶庭雪从小到大她没有见过除了叶氏以外的生人,如今这同自己阿姊一般大的少年站在她的面前,她只睁着一双水灵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哦,她......她叫叶庭雪,是我的小女儿。”叶远溪看着站在车上的叶庭雪,说话之间有些吞吐难言。其实他明知她无法从马车上自己下来,也不许叶霜晴去助她,只待一会儿由马夫去将她抱下来,却不想此时被歌凤缺问起。

歌凤缺是有些暗自吃惊的,毕竟他从不知晓叶家还有一个女儿,但他听得叶远溪解释起此事来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便不应再去询问,只是目光依旧落在叶庭雪的身上,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哥哥你能抱庭雪下来吗?”叶庭雪软糯稚嫩的童声犹如山间的幼鸟啼叫,似是认定了歌凤缺一定会来帮助她,朝着歌凤缺张开了双臂。

歌凤缺一怔,听得耳边是叶远溪对叶庭雪的喝斥,踌躇了片刻,还是做了决定,便径直朝马车走了过去,“你过来吧。”

叶庭雪虽然还是个孩子,从未出过家门,但在家的时日也明白了这人与人的不同,好似爹爹不苟言笑,阿姊则规矩听话不敢违逆爹爹的意思,府里的起伯伯向来对爹爹恭恭敬敬,奶娘莲姨又是时常笑意盈盈。

而眼前这位哥哥,虽然眉目间有些淡漠,但叶庭雪却觉着他言语温柔,倒也让她很是喜欢,听了他的话便乖乖地伸出手去,等着他来抱自己。

歌凤缺见她如此乖巧聪颖,也不怯生人,实在可爱,同他平日里见过的人都不同。他将叶庭雪自马车上抱下来,放在地上,“过去吧。”示意她去她爹叶远溪的身边。

“叶伯伯,我们这就进去吧,伯父已经在大堂里了。”这又抬首对叶远溪说到。

“好,还麻烦凤缺你引路。”顿了顿,“霜晴,走吧。”

“哥哥,我能牵着你吗?”叶庭雪忽然问出声来,歌凤缺见她仰着头,小巧精致的脸庞被阳光晒得红扑扑的,一双眸子生的如此有灵韵。他愣了半晌,不自觉地便点了点头,但意识到时又想要拒绝,却不想已被叶庭雪先行一步,牵住了他的手。

叶庭雪小小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上,他只能将叶庭雪牵住,带着她一步步地朝前方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