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远古的梦2
作者:夏天的冰可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0-06-01 17:21:06 全文阅读

容妃之墓,站在石门之外,莫冰与南宫黎夜听的声音更加清晰,老人家的声音沙哑刺耳,孩子的哭声空洞尖细。南宫黎夜刚从战场上归来便被南宫皇帝派遣莫家古族请来莫冰,这也是他第一次查探这里的情况。

“我知道你看得见鬼魂,一会儿留在门外。”莫冰开口。

南宫黎夜打开石门,皇陵是埋葬尸骨的地方本来阴气就重,这石门一打开便有一股阴风拂面而来,南宫黎夜身强体壮的都打了一个寒颤,反是莫冰不动如松。

只见一头长长的粗糙白发拖地,背脊佝偻的老人对着角落斥责些什么,而角落里有个男孩,抱着头窝在角落里看不清真容。面对莫冰二人的到来,老人像是看不见他们似的,一会儿高声一会儿低声斥责角落里的男孩。

“之前的法师都是你杀的?”莫冰询问老人。

莫冰话才落下,老人便瞬间扭转头颅对着门口嘶吼:“该死的法师,你们都该死!”老人面容极度丑陋,脸皮耸拉还带着几道深深的刀疤,嘶吼过后直接朝着莫冰飞起略去。

一把小巧的桃木剑迎向老人,老人受惊旋转躲避,桃木剑回到莫冰手中,变幻成一把银灰细长的的长剑。

“哼还是个有点本事的法师,掏了你的心再挖了你的眼!”

这到她这还多了挖眼环节了?莫冰双手握剑划圈一扫,一道灵气聚集而成的剑光扫向老人,老人甩头,拖地的满头白发像瀑布似的拍向银剑,银剑被卷住缠绕,巨大的力量扯着莫冰向上,莫冰被迫飞身而起平行于地,剑身再次输入灵气,旋转周身,灵气逼离白发,莫冰抽出银剑准确一砍,老人的白发瞬间断成一截掉落在地成黑烟消散。

看着消散的头发,老人怒了,莫冰能感受到她的怨气比之前更重了,砍得整齐的头发竟倍增了,增加的那段白发冒着浓浓的黑气,莫冰皱眉,这鬼魂要进化了,已是恶鬼,再次进化将会变成鬼王,会更加难以对付。

趁她正在进化之际,莫冰加速了,本来想练练手的,还有一个太子在此,怕麻烦的莫冰真正出手了。

“火神祝融借法,三昧真火,燃!”,莫冰将手中一股巨大的火团扔向老人,砸得老人直接凹陷在了石墙之上,白发瞬间点燃,火焰燃烧的速度很快遍布全身,老人惨叫着爬出石墙翻滚在地期望能灭掉火焰。

一阵怪异幼嫩的尖叫声响起,角落的男孩冲向了老人,刚一触碰便反射性缩回了手,这种火焰燃烧灵魂的痛楚非常鬼可以忍受,三昧真火乃天火之一,能够燃烧魂魄的怨气,怨气越大,痛苦越大。

这会才有时间看到男孩的容颜,眼窝泛黑,苍白的脸,这是鬼魂常见的脸了,男孩眼睛大大的,想来若是个人定是十分可爱吧。男孩在哭,鬼童的哭声可不似人类孩童般清脆,而是空荡荡的尖细,整个墓室回荡着男孩的哭叫声令人动容。

看着惨叫哀嚎的老人,站立漠视的莫冰,男孩居然跪下给莫冰不断的叩头。渐渐地,老人惨叫的声音停止了,起身看着还在叩头的男孩,眼睛闪烁,拉过男孩抱在怀里声音沙哑难听:“别叩了,乖孩子,别叩了,是娘对不起你。”

三昧真火已将鬼魂的怨气燃烧殆尽,老人恢复了最初的意识,不再被怨气操控。鬼魂不会流泪,只能看到她悔恨痛苦的样子。老人抬头看向莫冰:“求求大师放过我儿,那些法师都是我杀的,他是无辜的。”

“先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在说话。”嗯,莫冰从小就是个颜控,老人的脸实在有些不堪入目。

额,这法师还嫌弃鬼魂长相的吗,鬼不是都很丑的吗。老人默默低了低头:“我死前便是这般了,不过年轻时的样子还是好的。”话落,老人渐渐变成了一位优雅端庄的青年女子,面容大气,温柔似水。

原来女子乃前朝容妃,因出众的气质,性格温顺深得皇帝盛宠。有传言,容妃有母仪天下的气度,又深得皇上的宠爱,立为新后是迟早的事了。皇后善妒,担心地位受到威胁,聘请知名法师编造谎言造谣容妃有祸国殃民的命格,皇帝力排众议维护容妃。

容妃与大将军李世成青梅竹马私交甚笃,皇后构陷容妃通奸大将军,肚子里的孩子定是通奸所孕。谣言四起,二人也确实来往亲密,容妃越是解释,皇帝越是怀疑,最后交由皇后全权处理,这本便是后宫之事自应由一国之母来处置。

yin乱后宫之罪本要处以极刑,念在容妃怀有身孕,便将容妃打入冷宫,待孩子出世之后再判。这些个处置自然是做给众人看的表面功夫,冷宫是后宫禁地,连皇帝都忌讳踏足,而后皇后开始折磨容妃。

皇后以前就看容妃的脸不顺眼,居然有人说容妃有母仪天下之像,这不是赤裸裸地打她的脸吗,皇后命人毁了容妃的容,嫌她声音难听又将她弄哑,鞭打容妃,孩子几次差点流产。

吃的是糠咽菜,用的是冰凉水,日日都受着非人的折磨,但最让容妃心寒的是日复一日都等不来的那个九五至尊,那夜的风寒之日,容妃一夜之间白了头,佝偻了背脊。

孩子出世那天,大将军潜入冷宫救下容妃母子二人逃离皇宫,逃离途中被禁卫军射箭拦截,大将军当场死亡,容妃恨及皇帝,她根本没有红杏出墙,肚子里的明明是他的孩儿,为什么要如此对她。

身为皇帝的自尊心不允许被他人诟病,皇帝捉拿容妃母子,朝臣纷纷奏请皇帝赐死容妃及孽种,那一天的天空都是阴沉的,容妃就这么直直的望着远处的皇帝,不声不响,与刚出生的孩儿一同被绞死在了城墙之上。

皇帝心情沉重,曾经的爱妃被自己亲手下令绞死是多么痛心的一件事,容妃的不声不响,无奢无求的眼神一直倒映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难道孩子真是他的?皇帝念旧情,终是不顾众议,将容妃葬在了皇陵。

令容妃不可思议的是,没想到皇后居然如此恨她,令法师施术困住她的灵魂让她死后不得投胎,连她死了都不肯放过她。怨气越积越重,容妃认为一切源于孩子,若是没有他,她就不会被抛弃了,所以日日夜夜责骂于他,成了一个冤魂怨鬼,对法师的恨更重,当年那法师将她困在这个墓室之中,暗无天日,出也出不去,投胎也不能投胎,想来她这一生未做过任何错事,怎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本就极其怨恨法师,又被怨气操纵,容妃便杀了前来的所有法师,而普通人她却放过了,似乎想要通过这种对比表达出她对法师的极度怨恨。

莫冰和南宫黎夜静静的听完容妃的陈述,内心多少有些惊讶,关于容妃的传说各异,原来这才是最真实的还原。

莫冰:“你罪孽深重,本应将你打入极端地狱,但念在你生前冤死,被怨气操控,没有杀害普通百姓,术法师死于你手也是技不如你,地府不会让你投胎,我能做的只有将你超度。”

容妃双膝而跪:“大师,我儿是无辜的,求求您渡他投胎吧,来世投个好人家,别在有个倒霉娘了。”

莫冰看向男孩,在容妃祈求后男孩眉心开始隐隐泛着红光。

“你儿下辈子会投个衣食无忧的家庭,一辈子顺顺心心安稳一生,你且宽心了。”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容妃似乎词穷了,不断地叩头感谢着莫冰。

莫冰打出手诀,一只半透明的拘魂鹤漂浮掌中,容妃依依不舍地将男孩推离身边,拘魂鹤锁定目标将男孩吸了进去,咒语响起:“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善恶因果,地藏菩萨,大慈大悲,去!”莫冰抬手,将拘魂鹤扫向夜空,只一瞬间,闪着微光的拘魂鹤便消失无踪,似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对于容妃,莫冰要将她封印,待空闲之时再将她超度。

一直在门外沉默的南宫黎夜这时开口了:“容妃娘娘,我是今朝的太子南宫黎夜,您的冤情必会在人间得到昭雪。”

容妃优雅起身,缓缓作揖:“谢太子殿下”,莫冰和南宫黎夜仿佛看见了当初那个母仪之像的容妃娘娘。

莫冰将蓝色符箓扔向空中,双手张开,从下至上划成半圆,双掌合十于头顶至下于胸前形成八卦预阵,后三指交叉闭合,集中灵力于食指。轻念咒语:“恶鬼横行,天地汇气,八卦有灵,封魂夺魄,印!”

一道无形的八卦封魂阵法迅速向容妃略去,八卦封魂印记打入容妃的魂魄,魂魄灵体缩为圆球般的大小封印于符箓之内。

翌日,前朝容妃之事被昭告天下,沉寂了百年的冤情终于得到了昭雪,皇陵再次归于最初的平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