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露凝而白 > 正文
9
作者:葳篌  |  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0-06-18 18:15:19 全文阅读

“姐姐!你快来,这里有泉水!”

“姐姐!你看,这是果子!可以吃的!我刚刚试了一个,没有毒!”

“姐姐!你累了吗?我可以背你,在林中没有找到安全的地方不能长时间停留的!”

“姐姐!走这边,我们要走曲线,不能走直线。”

我终是被这个聒噪的小孩降住了,在他知道我的年龄后他对我的称呼就变了,从鸢尾大人变成了姐姐。我们进来了已经一夜了,现在的天空虽然没有像林外一般可以看见太阳,却也如乌云蔽日一般,不过也比黑夜的危机暗俯要更能给人安全感。槭竹在这一夜里如同一个好奇宝宝,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是不是等错人了,毕竟他与姚黄所说的那个经验丰富的人有所出入,可是既已入林却也无路可退,现在的他就是我唯一的同伴。

“姐姐,你看前面有个坑!咱们可以去哪里休息!”看他一脸惊喜的模样我点了点头

已经走了一夜了,我看着林中的点点绿光渐渐便的不在耀眼,看着周围的环境有了些许清晰,也看清了槭竹的表情,他是常带着笑容的,像星星一般。

感觉有些饿了,我将包中点心拿出了一盒,打开便一股浓浓的花香飘开,我拿起一块咬了一小口,毕竟好吃的得慢慢品,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姐姐,好香啊,你在吃什么啊?”

我看着槭竹那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的眼神笑了笑。

“这是桂花酥,来。”我拿出了一块最好看的给他,毕竟送人的东西就是我的门面,可他看都未看就放入了口中...这孩子缺心眼啊。

“我下毒了,在桂花酥里。”我面无表情的说到。

他听到这句话却也没有停止咀嚼,我看着他很艰难的咽下了一整块桂花酥的时候竟然有些熟悉的感觉,他打开水壶喝了两口后像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笑了起来“姐姐不会下毒的!姐姐那么善良,我刚刚抓住的小兔子不就是姐姐放走的嘛!”

我愣了愣,我当然没想放走我的午饭,只是那只野兔子力气太大还抓伤了我...然后自己跑掉了...

“兔子自己跑的,不信你把它再抓回来,我吃给你看!”说到这里,我有些期待的咽了咽口水,毕竟兔子是槭竹抓到的,那在抓一次肯定也不是难事!

“那也是姐姐善良,给它机会,我可不能辜负姐姐的好意!”槭竹极力为我开脱道。

比起善良,我更想要填饱肚子...

“走吧”我将盒子装回包里,起身拍了拍衣服,向槭竹招了招手。

“姐姐我们应该走这边,那边方向不对啊。”槭竹看着我,一脸疑惑。

从进林就没有方向感,但根据姚黄所说的,跟着心走就好,可我的心想让我坐下休息,没办法就只好跟着槭竹走了,他也像是没有目的一般,走了一夜却也未到林中深处。

“走哪边都无所谓吧,我看都差不多。”我眨了眨眼想要掩饰我走错了的尴尬。

“好...看姐姐的。”槭竹似是有些犹豫,但却也同意了。

总感觉这孩子比我还有心事,怕别是看我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正在为自己的寻果之路而担忧吧,我必然不能让我的同伴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说这林中多危险,但现在还不算是真的入了林中不是么,你看看那传说中的瘴气也没有出现,不怕不怕的。”我煞有介事的说到,踮起脚拍了拍栎竹的头。

“姐姐,瘴气是精灵才能看到的...我们人类入林中就像普通的森林一样....”槭竹有些嫌弃的说到。

“嗯????那我们怎么找永生树啊?”不是吧?不是吧?不是说瘴气会使天空变黑,林中无光,直到是永夜的时候就离永生树很近了吗?

“我们只能不停的走,在林中如若不遇到野兽妖怪就可以一直找,一直生活都可以,只是...假如长时间停留,林中精灵会来使坏赶往我们走的...”他看向我一脸真诚的说到“姐姐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

“那为什么都说月圆之日进林寻得果子的几率更大?”我心中疑虑,这个又是有什么说法吗?

“因为月圆的话...晚上也看的清楚路了呀。”

“那我们...在散步吗?”我咬牙,好!姚黄好样的!

“姐姐要这样想,那便是吧。”槭竹笑得人畜无害,

我看了看槭竹也不能对个孩子发脾气,心中莫名有些烦躁,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姐姐,你慢一些,看着点路!”槭竹些许担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心中怒气不减反增,眼眶热热的,心中出现了一股莫名的委屈,眼睛逐渐模糊,我深呼吸但眼泪却像决了堤一般怎么都止不住。

“看路有什么用,反正都只是没有目的地乱走罢了。”我抹了一把眼泪,开始跑了起来。

既然没有任何用处,那就跑起来吧,至少跑步能让眼泪少留一点,既然希望这么渺茫,我当时就应该在多看一眼他。

我跑着,突然脚下一空,我的身体开始下坠。

“姐姐!”

怎么回事?这种地方还有人挖洞?看来是真的有危险啊。

“砰”身体似是落了地,我有些艰难的睁开了眼,四周一片安静,我看着洞上的槭竹似是在说些什么,但他却也消失在了那一方天地里。他不会跑了吧...他不会跑...他不会...我闭上了眼睛,死在这里好亏啊,但头也实在是晕啊...忽然间我似乎看到了她,又是那个小女孩。

“姐姐,这个是我的吗?”她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看向她手中的东西,是一块糕点。

“当然咯,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声音响起,语气中似有些炫耀的意味,是我说的。

“也是我妈妈...”我看着那双不知所措的大眼睛,心中有了些得意。

“可你的妈妈没有给你买,但我的妈妈给我买了!”

“你不可以抢我的妈妈!”

“连名字都学我的小偷!”

“白凝!你是个小偷!”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了和槭竹那近在咫尺的脸,他想做什么坏事吗?

四目相对,他似也是有些愣住了,脸蓦然的红了起来。

“姐姐,你醒了?”

“这不是废话吗?”我看向他,有些鄙夷的说到。

我环顾四周,是在一个房子里,摆件桌椅一应俱全,这是哪里?

“这里是...”我话话还没有说出口,一双大手捂住了我的嘴,槭竹的指尖是烫的。

“嘘!姐姐你掉进了精灵的陷阱,但他们有的说你是这里的时节主,又有人说你只是个人类,我有些害怕便应了下来,说你是,他们就救了你。但却不让我出这个屋门。”槭竹一副做了贼的样子,压低声音说到。

“他们人多么?”我在心底盘算假如遇到危机人少的话用姚黄的花粉迷晕应该可以跑得掉。

“我刚刚粗略的看了看,像是有上百个人的样子!”

好的,我对付不了。

“但他们对姐姐非常好,给姐姐送来了好些东西...可是我太饿了。不过姐姐,时节主是什么啊?”

说我是时节主?莫不是林中精灵?可是精灵在此处是活不长久的,再说他们如若真是精灵..我们两个人类,怕是无法逃出,而我现在除了这张脸可以证明我是时节主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心中没底,我从包中拿出一瓶黄色的花粉和一瓶绿色的花粉,心中的恐慌突然被放大,我看着这两瓶花粉...哪瓶是迷晕的来着?

“姐姐这是什么?”槭竹的头凑了过来。

没办法了,只能试试了!

“槭竹你喜欢哪一瓶?”我将两瓶放在他的手中,你选中哪个,我们就用哪个!反正要么晕倒要么步入环境,都不是什么大事...吧。更何况我这里有解药,嗯!就这样。

“这一瓶!绿色的,是自然的颜色!”他眼中亮亮的,小心翼翼的摇了一摇,瓶中绿色随着他的摇晃透着绿光,流光溢彩好不迷人。

“好,那就是它了...”我看着到我手中的瓶子,那就是这黄色的了,不管是迷晕还是幻境,咬咬牙我都认了!

“砰砰砰!”我警惕的看向被敲响的门,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见门被推开。

“煤球,这回醒了吗?哦!醒了欸...”

槭竹站在了我面前,想要挡住我。心下有些暖,不过看来是精灵没错了,那绿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怕别是什么草精灵吧?

突然她微微弯腰向我作礼道“白露时节主,有什么不适吗?”

“没有,摔了一下罢了”我看了看她,行礼的姿势丝毫未动“起来吧。”

她直起了腰,看向我一脸坏笑“这孩子又是你捡的?”

感觉到挡在我面前的槭竹的背似乎有些僵硬,我有些疑惑道“又?”

“对呀,又,你怎么又进来了,还一点能力都没有,闻起来像是个人类?”她看了看挡在我面前的槭竹丝毫未动,有些挫败的回头找了个凳子坐下。

“每次捡的都是忠犬啊,羡慕羡慕。”

我不敢多说,怕越说越错,只能在槭竹背后避一避那个精灵的眼神。

“你别不理我呀,都三年未见了,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尴尬啊。”似是见我不说话,她站了起来走到槭竹面前,点了点他,便看到槭竹像一滩水一般倒在地上,这...我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她,捏了捏手中的花粉瓶。

她定定的看着我“不对劲,不对劲,走去找迎泽。”说罢便拉着我的手往外扯。

“鞋,还没穿鞋”我有些急切道,她便也松了松手。

我又坐回床上,将槭竹搬上了床,感叹这小子也是有些肉的,便坐下开始穿鞋。

“抱歉...”看我开始穿鞋她便也往后站了站。

迎泽,立春时节主,在整片永生林中灵力和白翊有的一拼,虽然和白翊是好朋友我却从未见过。有传言说他迷恋于林外的生活,也有人说他早已消失,不过同样的是五百年来都从未有人见过他了。

这样的大人物,在永生林中瘴气密布的地方干什么?

或许他会知道那永生树在何处。

或许他看我是人类,见我入林也会杀死我。

手中的黄色花粉对付乔木他们都可以,那对付迎泽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