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露凝而白 > 正文
10
作者:葳篌  |  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0-06-28 00:07:47 全文阅读

我进林中这一日从来都没有好好看过这片森林的样子,现在跟着这个精灵可以让我安心的打量这些奇形怪状的树,它们叶子都是手掌形状,颜色绿油油的,和在以前生活的地方所看见的树截然不同。林间鸟语蝉鸣,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让我仿佛感觉从未离开过他们,我垂了垂眼眸,加快跟上了她的脚步。

“白露啊...”她背对着我,声音不自觉有些许悲伤。

“嗯?”

“白露啊...”她继续说到。

“怎么了吗?”我有些疑惑,叫我白露?那我一会也得称呼迎泽为立春吗?

“你还在就好,不要有所改变了,这个世界不值得的。”我看向她的背影有些不明白,她也像是从未说过这些似的,一路沉默到了迎泽房门口。这是一座木屋,是个两层的木屋,木屋前有各色各样的花花草草,花香清逸淡雅,与姚黄那浓烈张扬的花香截然不同,明明这里的一切都更有百花之王的意味。

“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她冲我笑了一笑,便走开了。

我推开那扇门,往里看去,也是个爱花的呀,这些个花还都是淡黄色的,和姚黄品味倒是相同。

“来啦。上来,我炖了排骨哦~”他身着黑色里衣,外面套了一件绣有黄色花朵的黑色长衫,纯黑的长发用一根金簪简单的束起,话语间仿佛我是一个多年的好友。

有些熟悉的感觉,我一步一步走上木梯,二层也是那样,淡黄色的花朵,香味十足,当然是排骨的香味。

“明清照顾你两天了,叫她也来吃吧。”他背对着我,在桌上摆弄着碗筷。

“明清是...”我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什么?你住别人家都不问问别人叫什么的么?怎么现在警惕性这么差,就现在在门口看花的那颗大白菜,算了我来叫。”他随手拿起一块桌布擦了擦手,走向窗边喊道“大白菜,吃排骨不咯!”

“不吃!你们聊!”

“好的,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自己去看!我锅里还给你留了点!”

“干得漂亮!”

听着脚步声走远了些,迎泽坐在了我对面,我有些好奇的看向他的脸,细腻白皙的皮肤似是这林间的风水养人,高挺的鼻梁,月牙眼中闪闪的煞是好看,身上却也有种贵族的气质,跟姚黄比起来...更高级!想起姚黄,心下有些鄙夷毕竟都是百花之王,怎么姚黄差那么多。

迎泽拿起碗盛了一碗汤放在我面前,香是香,可我毕竟是客人,不太好意思先动筷子,我强装矜持看向别处。

“白露,你装什么。”他失笑道。

我愣了愣有些犹豫,他都叫我白露了那我该是开口叫迎泽还是立春?左思右想后下了决定“立春...”

“啥?”他停下盛瞪大了眼睛,“你说啥?”

“不是您称我为白露的么...”我小声的说到。

“您不是叫白露吗?”迎泽看向我眯了眯眼睛。

我叫白露?那不是我在人间那个姐姐的名字吗?哦对了,那个姐姐现在在姚黄府中,倒是成了府中小姐。

“我叫白凝。”我笑得端庄,学着寒梅那副端庄的样子,看着迎泽脸上的表情从不正经的样子逐渐变的凝重。

“不对,你是白露,我去人间见过你”他摇了摇头道,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笑的有些狡黠“白凝是时节珠并不是时节主,可你却...”

“我却怎么?”我看向迎泽的表情,感觉心下突然没有了底。

“你先吃,边吃我边给你说。”迎泽推了推我面前的碗“和白翊做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哦。”

我咽了咽口水,夹起碗中的肉看向他。

“你在人间时我去看过你,白凝只是体内有时节珠又在你母亲腹中吞了你些许灵力而已,而你是时节主这是无疑的,灵力又撒不了谎不是。”

“是白翊说我叫白凝的。”我皱眉道,当时一睁眼看见的是他,也是他安慰我不要害怕,给了我姓名,和他一样的姓。

“你确定是白翊而不是姚黄?”他抬了抬手给我夹了一块排骨,笑得一脸狡黠“我在人间可看到更有趣的东西了呢。”

我一愣,姚黄?姚黄将我带回,给了我白凝的名字,却也偷偷将我人间的姐妹接到这异界之中,虽然之前以为姚黄和那女子有些特殊的感情,却从未想过会与我擦上边。

“白翊做的手镯可以将灵气转移,当时的目的是将灵气弱的转给灵气强的,可是当时我看到的却是你们的手镯...带反了。我当时有些奇怪,却见姚黄在与你那妹妹白凝走在一起,心下便也明了,所以使了个小计,又帮你偷偷换了过来,毕竟我想要的是你带着记忆回来,并不是个没有记忆的破珠子。”

“可我依然没有记忆...”我有些怀疑的看向他,他倒也毫不介意又给我夹了块萝卜。

“你没有记忆只是损耗过度罢了,三年前你莫名奇妙进入林中,避开我这去到那永生树旁,我也没有及时将那瘴气撤掉,你便晕倒在树旁,大白菜将你带回你还未醒姚黄就来将你带走了,我看到确定是你便也随他了。”

“可我从未记得我进过这林中!”我放下筷子有些激动的说到,寒梅曾经说过,如若不是我不自量力来到这林中,白翊的也不会因为灵力损耗而废了双腿。但为何迎泽可以撤掉这瘴气呢?

“别急别急,我也不知道上次你为啥要进来不是,但这次我知道你进来不就是为了取那破果子嘛”他含着笑说到。

我心下有些怀疑,他从开始就是满眼的笑意,那种笑意让我不寒而栗,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

“你又是从何而知我这次是为了永生果来的呢”我反问道。

迎泽到了一杯酒装作无辜的说到“你身边那个孩子...欸!别这样看我!我可没逼他!”

“就算我是取果的,那又怎样?”我心中暗骂槭竹,嘴上没个把门的。

“还能怎么样,叫大白菜带你去呗,又不远,总比你漫无目的的瞎晃好吧,毁我一个陷阱我还得重新搭起来,麻烦啊麻烦。”迎泽摆了摆手,满嫌弃的说到。

“嗯?为什么要帮我?”我愣了愣放下了碗,迎泽到底对我是想做什么呢?

“那破果子又没人要,给你也没什么的。”

“不过你为何会在这林中,还能控制瘴气?”疑问一个接着一个,我皱眉看着迎泽,他好像有很多秘密,但却对我又像坦诚相待似的。

迎泽叹了口气道“没人给你说过吗?你来林中这么大的事没人给你普及一下吗?”

我摇了摇头,想到进林取果之前与姚黄的种种,拳头紧了紧。

人缘真差。”

看他那坦诚的表情,我心中不爽却也无法反驳,人缘似乎...真的有些...

“朱莳朱果没给你普及下常识吗?”他似乎有些嫌弃。

“朱莳倒是说过些,却也没有你...可朱果又是谁?”从未听过的名字,却又有些许熟悉。

“嗯?那个柿子不和朱莳在一处吗?”

“柿子啊,柿子叫乔木。”我笑了笑心下明了。

“乔木?乔木啊...”迎泽笑了笑却也没再说什么了,抬手收了我面前的碗:“吃好了吗?吃好了就回去吧,找明清商量一下,明天让她带你进去。今天就好好休息,你晕倒后可是睡了两天一夜,跟猪一样。”

“最后一个问题!”看着迎泽下楼的背影我猛地站了起来,确认迎泽转头了后我小心翼翼的问到:“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时节珠在我的姐...妹妹体中,却不去将珠取出,你们不是期盼着霜降吗?”

他嗤笑道,慢慢走了出去“我说的是我知道,至于其他人,我都五百年没出去过了,我能告诉谁?”

“这事...姚黄知道吗?”我看向他的背影,小声的问出这个我害怕知道答案的问题,对于我来说没有答案,就是被否定的答案。

从进入这里我的认知就在发生改变,外界传言非常危险的永生林看似像是被迎泽掌管,姚黄在人间做过的小动作若我从未见过他府中那位带着面纱的女子我或许并未觉得又什么不妥,可如若迎泽说的是真的,那姚黄当初带回的...就是两个人,他或许想带回来的那个人...就不是我!不对不对,我的名字是白翊给我的!和那人并无瓜葛!不知是为什么,我对于已经忘却的事很是排斥,或许是现在的生活太过于安逸,又或许是害怕想起以前的事会牵挂太多,我的世界只需要小到只能装得下白翊就好了,偶尔和朋友出去喝喝酒赏赏月,回家就有所爱的人等着我,我不想改变...什么都不想改变。

“你怎么不等等我啊!”

我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走着,身后传来轻快的声音,我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我忘记她在等我了。

“抱歉啊,我忘记了...”我看向明清很客气的点了点头。

“这又什么可道歉的啊,我也是忘记在前门等你了来着,排骨太好吃了!天!入口即化啊!要不是你来我估计迎泽也不会舍得把昨天刚捕到的猪杀了,按他那尿性估计还能养上个一年半载的。”明清兴奋的在我旁边描述道,

“我和迎泽认识很久了吗?”我若有所思的说到,心中等着明清接下来的回答。

“你...忘记了什么吗?”她沉默一会又说到“所以你才会这么冷默啊...”

“你与迎泽、白翊活了多久这世间没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你们认识了多久,但我只知道迎泽不会伤害你们俩中任何一个人,你们的关系或许只有灵树知道吧”

“灵树是什么?”我抓住了重点。

“你明天要去的永生树在五百年前是灵树”她一脸奇怪的看着我“不过现在只是换了个称呼和生存方式罢了。”

灵树,乔木也提到过,似乎和我的从前有关。我突然有些抗拒,抗拒细想迎泽告诉我的事,抗拒明天会见到的灵树抗拒那七天过后要来接我的姚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