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作者:是欢欢啊  |  字数:1909  |  更新时间:2020-06-03 13:15:41 全文阅读

十一月冬月,天黑的格外早,才傍晚六点多一点,天边那点白影就消失殆尽了。

能看到的就只有村庄的星点灯火和飘在外面的炊烟。

“又是白菜土豆,这女人就没点别的菜能做么?”

男人站在大门口,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痰,眼里的厌恶夹杂着怨恨,那张长得还算过得去的脸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何清不过是个思想陈旧跟不上年代的老古董,解决了就算了!”红裙子的女人说着将头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风情万种的说道,“徐峰,就看你的了!你也不想给她分财产吧?”

徐峰看着楚晓晓这种明艳的脸,再想想屋子里做饭的黄脸婆,攥着绳子的手越发收紧,下定了决心道,“一会你给我搭把手。”

话落,徐峰头也不回的向院子走去,一把推开了房门。

“何清!何清!小宝找到了,在支部书记那呢,你快去看看!”

“小宝来了?”

何清急躁的放下碗筷,原本抑郁的眸子里重新迸射出光芒,来不及摘掉围裙就向门外跑去。

当初跟徐峰私奔至此,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如今十几年了,儿子终于来了!

思子心切的她根本没注意到徐峰手里那根钢管粗的麻绳。

就在她兴奋的跑出院子的时候,穿着大红裙子的楚晓晓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么急,去投胎么?”

“晓晓,你说什么呢?小宝找到了!我去看小宝!”

面对楚晓晓阴阳怪气的语气,何清还是错愕了一下,但很快就又被找回孩子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徐峰跟了过来,手里的麻绳一扬,快准狠的套在了何清的脖子上。

“呃!”

痛苦的窒息顷刻间感席卷了全身,何清剧烈的挣扎,脸涨的通红。

他……他要干什么?

“就那么想你那个拖油瓶儿子?那么想要怎么不给老子生一个?”徐峰的话从背后传来,透露着彻骨的寒意。

何清挣扎不得,心脏的跳动越发薄弱,瞪着充血的眼睛,只看见楚晓晓嫌弃的攥紧了麻绳,同徐峰一起用力。

十年前,徐峰用花言巧语哄骗她抛家舍业跟着私奔,嘴上说着很快就会把小宝接过来,结果整整十年何清都未曾见过自己的骨肉。

意识越来越薄弱,死亡的气息逼近,何清心里不甘,恨意使她咬紧了嘴唇,铁锈味充斥在口腔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

“醒了?刚上车你就睡了,你饿不饿我带了烧饼。”

徐峰满眼都是关心,窗外的阳光刚好打在他的笑脸上,明媚异常。

只是这张脸,和她脑海里那张面目狰狞的样子重叠,惊的何清出了一身冷汗,本能的向窗户旁边移动了一下,防备的打量着四周。

此刻,破旧的客车正行驶在公路上,没有平整的柏油路、路两旁也没有什么绿化。

而同车的乘客穿着也很单调陈旧,女性多梳着麻花辫,包括她自己。

何清真金的看着这一切,足足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她,这是在和徐峰私奔的路上!

她,回到了六十年代末,她二十六岁的时候。

前世的今天,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跟徐峰私奔,一方面是因为徐峰花言巧语哄骗了她,又是厂里的正式员工,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心气高,不愿委屈在徐峰那个一穷二白的家里。

最重要的是,徐峰说了,他们两个私奔之后,手续都办妥了,就把小宝接过来。

结果呢?

一想到这些,何清眼里泛起了阵阵冷意。

小宝,小宝!

她来不及研究自己到底是怎么重生回来的,脑海里唯一能闪现出来的就是那还在家中只有六岁的小宝。

“停车!”

何清打掉徐峰递过来的烧饼,疯了一样的从位置上站起来,不顾摇晃飞奔到售票员面前:“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听到动静,一脚急刹,何清种种的撞到了车门上,肩膀剧痛传来,这种疼痛让她更加清醒。

眼见着车门被拉开,她几乎牟足了劲儿,从车上蹦了下去。

落到地面之后,撒开双脚开始狂奔。

“何清!何清你干嘛去!”

徐峰脸色一凛,一边跟售票员道歉一边追了出去。

他倒不是怕何清不跟他了,主要是他们这次是私奔,抓回去是要被批斗的啊。

他是厂子里的正式员工,要是有了这样的污点,这辈子可都毁了。

越想他越觉得惊慌,额头瞬间就密布出了冷汗,可前面狂奔的何清像是装了马达似的,速度极快。

“何清…”

徐峰的声音由远及近,而何清深知她提着的这口气根本跑不回家里,倘若被徐峰追到。

后果不堪设想。

上辈子她体会过徐峰的心狠手辣,这辈子她断然不能单独跟他在一起。

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前方一个牛车映入了眼帘,而上面坐着的竟然是大队书记!

救星!

牛车的噪音此刻变得无比悦耳,何清来不及多想,张开双臂就拦在了牛车前面。

大队书记吓得停下牛车,张口就骂:“不要命了呀!”

何清大口喘着粗气,“书记,是我!”

“这是,老赵家那小媳妇?”

书记定睛一看,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不在家不带孩子,你跑出来干嘛?”

这是公路,是要去省城的,何清一个小媳妇跑这来干什么?

也就在书记狐疑的时候,徐峰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本来最近有人传徐峰和何清的风言风语,如今再一看……

“走,你们两个跟我回队里!”

书记冷声喝令,指着牛车说,“一个坐左边,一个右边!”

说着他冷着脸坐上了驾驶位,嘴里还叨叨着,“有伤风化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