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春树暮云 > 正文
第一章 白家儿郎纨绔相
作者:凉凉不加班  |  字数:2632  |  更新时间:2020-06-01 18:27:53 全文阅读

“你这是背的什么兵法?!混乱不堪狗屁不通!”

咣当一声,青玉大门被踹开,黑面游神气得浑身颤栗头都不回的走出屋舍。

可怜了周围几只家养的灵猫,吓得是大气不敢出,瑟瑟缩缩差点喵呜一声晕过去。

桃源街小仙住户都知道黑面游神脸很黑,在岐水下游位高权重,更知道他脾气大的惊天,些许小事就暴跳如雷。按说仙人怎么都应有个神仙样,说不食人间烟火兴许太过,

但脾气差成这样的也是闻所未闻。时常暴怒让周围的邻居也是头疼不已连连叫苦。

桃源街本有桃花三十里,乃是当初大花妖柳晴赠与桃源街,用大法力拘来凡间千万桃花树,合为一百六十株,四季常开花香馥郁,乃是桃源街为数不多的盛景。

但是现在又是另一番模样,桃花?也就只剩下树根了罢。

试问,哪个见过夜里三更天大发雷霆斩桃源街满街桃花的?斩了还不出气,又把散落满街的残花拘来化成一颗黑不溜秋的丸子扔给了池子里养的大泥鳅,那桃花并非凡物,一颗丸子下去那大泥鳅顶聚三花口吐人言,成了个散仙大泥鳅,却因那丸子有缺,灵智未开,终日在街边的河道里翻江倒海。

若是泥鳅成了散仙还好,可这泥鳅成就散仙的天赋神通,竟然是挖泥巴!?好好的桃源街运河,水质清冽如无物,现在倒好,活生生成了个烂泥塘,乌烟瘴气。

无人愿意靠近,生怕甩了一脸泥巴,洗洗又不掉,只能耗费不少法力从脸上抹除。

所以此后这街坊邻居见了黑面游神都是好脸相迎,生怕触了这位的霉头又惹什么祸乱出来。

这众仙叫苦不迭之际,倒是总算有了件好事,千年前游神夫人给游神添了个麟子,整条街都能听到黑面游神爽朗的长笑。

实指望这游神喜得贵子,能消停个几千年,可好景仍是不长。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凡俗仙界皆是不能免。

“去你娘牌位前跪着,倘若想不明白再别出家门一步!”

游神撒完气,丢下一句话便甩手而去。

白昼离盘膝坐在蒲团上,愁眉苦脸。

三百二十四年前,娘亲撒手人寰,魂灵归墟。

抛下尚且顽劣的他,遗言都没交代就溘然长逝。

从此白昼离就一直这副萎靡不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游神从磬学宫给他找的三位上师被他气走了两个,剩下一位干脆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没了心思,干脆两眼一闭,钻研大道去了。

任凭你胡作非为,该读什么上清太一灵宝经注就读甚么经注,本座就是不睁眼,令尊是游神又能拿我怎的,又不能说我误人子弟为师无德?

所以,向来望子成龙的游神已然顶天了的暴脾气,竟然又涨了不止分毫。

“娘啊,你说这花木植于山石,一生兴许也无个人得见,香消玉损亦是无人知晓;这羊鲲昼夜鸣而起巨浪,万万年而逝,又是为甚活着呢。”

灵堂上,是游神当年用千年法力炼出的霎那镜,赠与夫人。

而兜兜转转,岁月冗长,人去镜空留。

镜中女子看着他,笑颜如花,慈祥如旧。

他拿起手帕慢慢摩挲着镜子。眼神却望向灵堂角落,似是不敢看手中古镜。

跪久便有些困倦。

很久没有被娘哄着睡觉了呢,幼时休息,睡姿甚不雅,裘被总蹬落床榻,夜里寒凉,冻得小脸通红,嚎啕大哭。

这时候娘亲总是会搂着小昼离,捏个法诀唤出些霓羽,把他裹个严实,唱一首自己诌的小调。

昼离要睡觉呀,盖上绣锦被呀,锦被余蚁虫呀,昼离胆子小呀,吓得直哆嗦呀。

忽回神来,眼前迷迷蒙蒙,檀尘微晃。

他抹了抹眼角,苦笑道。

只是这笑,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

”孩儿流泪娘总是难过,便笑给娘亲看最好。”

”我想娘了。”

”很想。“

他回过神来,胡乱抹了把脸,换成一张唯唯诺诺的面皮,故作淡然走出门去,轻掩双环。

良久灵堂后传出黑面游神一声苍然的叹息。

白公子受了半天教训,蔫头耷脑晃悠出了游神府,只听得有人尖细着嗓子喊他,”白胖子,你是在家中修了龟息法了?这好多天不见,哥哥若是闲出个好歹,定与你脱不了干系。“

声音就好像那被门挤了的猫妖似的,说不上难听到什么程度,倒是周遭行人散仙原本云淡风轻高人做派,此刻却都纷纷掩耳怒视。

这威力,恐怕胜过桃源街天天喊晨更的碳头乌鸦了。

只见来人瘦高的样子,穿着一身四不像的青布道袍,沾满了尘土,嘴里叼着根绿绳冲着白昼离挤眉弄眼。

“草都啊草都,你这身行头,还真像极了蝈蝈,没白给你取这么个外号,也算是对得起本公子几宿未合眼的琢磨,甚好甚好哈哈哈。

白公子乐不可支,不觉把本是垂下的双肩挺的直苗起来。

那名唤作草都的邋遢浪子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笑起来就难得消停的小公子,撇嘴就往真木园方向去

笑得前仰后合的白公子便不顾行人眼色,跌跌撞撞的跟上,笑声惊起了白墙上几只红雀。

白昼离平生三件最喜之时,游园偷懒走神。

偷懒乃是见了那些个味同嚼蜡的兵法经注,脑海灵台不由得他强提精神便沉沉欲睡,硬撑半个时辰不足就倒在书案,梦会周公讨茶水喝去了。

若说偷懒是无奈之举,不得自抑,走神则是于修道生涯一味良剂:每逢月初一十五,黑面游神揪着白昼离耳垂,不问青红皂白把他携去听高人说法讲道,雷打不动。实是苦了这位

懈怠乖张的小公子,唉声叹气睡眼朦胧,引得旁人侧目不已。

高台上云海聚散,仙师气派近乎入圣,之乎者也道法自然,听得白昼离再无半点耐性,霜打了茄子似的萎靡在蒲团上

,又无奈面皮厚薄修炼不到家,众目睽睽下,即便白公子也不好造次,只得苦中作乐,随一众仙人神情巍峨痴醉,摇头晃脑仿佛灵台清明。可脑中所思所想,早就插鲲鹏双翅,至飞

三十三外天不知去向了。

游园则是与偷懒走神皆不同,非是苦中作乐,乃是确确凿凿甚喜。修道无岁月,这岁月百无聊赖,何苦为难自己?

这草都就是真草园游园之际遇到的草木妖精,两人攀谈甚欢,甚至互相引为知己。划了手心饮了血酒,兄弟相称。一个纨绔一个小妖,倒也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自此以后这两人得闲便直奔真草园,至于修道求真?早就拌着吃食下肚了无踪迹了。

斗草堂执事最近心情相当不错。

原因是二害最近仿佛销声匿迹了似的,已经有四五天未曾来斗草了,满堂乌烟瘴气仿佛也都褪去了几分,就连新炼制的这件拂尘都觉得顺手了不少。

想到这老仙官默默痛惜,上根所用拂尘,乃是历劫成仙前便贴身的宝贝,即便是沐浴就寝也不忍收回,日日打理。随他一就飞升后更是恨不得起坛供奉,未曾想,前一阵子被白公子

趁他入定从怀中抽了去,寻衅那百草园护卫螭龙,被那螭龙一口九离火烧了干净,毫毛尽去,只余下熏黑乌杆。

如白昼离这等祸害,天界多久未出一个了?老仙叹气,却是也无可奈何。定定心神,知足常乐嘛,当下无人搅扰,大好时光,更是不可虚度。

盘坐蒲团之上,蟾蜍拱月炉里焚上老鸾香,袅袅蓝烟抚经书,这才是神仙当有的日子。

”老倌儿!!“

这一声喊却好像岐水倒流,让这仙风道骨的执事惊出了一身寒颤。

造孽啊!老神仙仰天悲啸。

所谓。

斗鹰擎犬何时休,休灵堂休,彩妆不掩空留。

去时繁华归应愁,愁上消愁,公子难解颓忧。

堂里堂外,两色妆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