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春树暮云 > 正文
第十四章 如此甚好
作者:凉凉不加班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2020-06-01 18:36:28 全文阅读

时候不早,紫电阁正殿外二三十弟子们早已经在蒲团盘坐半晌光景,二师兄兼非哭笑不得瞅瞅已然左摇右晃的夕溪,略微摇了摇头,也无其他动静,只是心中感叹,毕竟少女心性,反感枯坐也是应当,便打消了出言提醒的心思,安安然心中默诵经文去了。

夕溪正似睡非睡之际,恍惚间眼前显现一桌食神出手的佳肴,身边白胖子袅袅婷婷娘气十足,为夕溪挥着羽扇,细声细语道:“夕溪娘娘,奴才若是侍奉得不得心意,娘娘随意责罚便是,奴才绝无半点怨言,而是十分受用。”小眼神渴求婉转,勾魂夺命。

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夕溪险把将将入口的佳肴喷出,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敲在连脑门都涂了厚实脂粉的头上,惊醒过来。困意去了大半,却发现坐在身前的大师兄乌黑发髻凹下,甚是不平整,别扭得很,便红了俏脸细声道歉。苏辰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在意,与夕溪身侧弟子换了座次,道谢后在弟子受宠若惊的目光下盘腿端坐夕溪身侧,传音道:“距古礼伊始还有些时候,夕溪若是困倦了,便可在我肩上歇息片刻,也不必苦苦撑着,看得师兄心疼。”夕溪嘿嘿一笑,倒也未出言婉拒,她实在有些困意,正愁坐得笔挺无法安然休息,如今倒是正好,便把臻首寻个安生位置,靠在苏辰肩上,呢喃着睡去。

日上三竿,七声钟鸣过后,这拜师礼终是到来。元直剑仙踏仙剑而来,气度飘散近乎天人合一,白面无须,一身灰皂道袍,黑发缠成个挽披散下来,端是一派剑仙的倜傥气概。山门大开,白公子一袭白衣入得门内,躬身行大礼参拜。元直剑仙满意笑道:“白公。。咳咳,白昼离,汝素有剑道之才,今日入本尊门下,更应跻身剑道正途,扬我门之名,提携后辈,尊师尊兄,护我门规,你可愿意?”化身元直剑仙的当归心中滴汗,险些就露了破绽,叫出白昼离的破落称谓了,忙凝神静气更作一副超然的模样,好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白昼离闻言抬头欲答,抬眼却看到夕溪靠在苏辰肩头,心中好大醋意,便冷清了双目看向无什么表情的苏辰。

苏辰则是未与他对视,手指点点夕溪梨涡,笑容可掬看向睡眼惺忪少女,亲昵的附耳说了几句后,眼神轻飘飘扫过白昼离,似是不屑一顾般挪开视线看向别处。夕溪大梦初醒,运气猛然眨眨杏眼,见到白昼离正直直看向她,心说这白胖子怎么拜师礼还敢造次,心中倒是有些欢心,兴许梦中白公子那副蠢态使得夕溪有些忍俊不禁,便朝白公子笑了笑。

予以眼神嘉奖,本仙子今日看你顺眼,勉强笑笑罢了,胖子可莫多想啊。心中如是想道,夕溪却忙转眼看向别处,窃瞧白昼离微微点头,不觉内心准时有些小欢喜,想来休憩多时总是能解去不少心中劳顿,捎带对这纨绔都消弭了几分头痛,甚好甚好,本仙子定力心性估摸着又是登楼一层,离勘破金仙这层壁垒看来指日可待了罢。自顾自开怀,夕溪也未留意身侧端坐恭整的苏辰,轻轻扣住腰间吞龙带,神色如常。

白公子从山门踏入,自是惊了不少紫电阁弟子,若说众弟子谁人不知晓白公子怕是妄言,每每出游修行都多少听闻这纨绔的荒唐事迹。仙人也难免于三人成虎之词,虽未眼见得证,但这添油加醋传得人尽皆知,自然也就信了个四五分,毕竟一人口中纨绔未必纨绔,可十人口中十声纨绔,权且是不甚荒唐,也避不得承起这不学无术的悱恻。

众人窃窃私议声顿起,纷纷指点白公子,皆是诧异这纨绔为何拜入紫电阁,又恐他沾染大因果是非,故而言语之处也谈不上友善,颇有些人心惶惶。

“住口!”

一声威严低喝震得众人正襟危坐,正在口边上的言语横是转了三圈又坠回胸腹,好似噎食似涨红面皮,无一人再敢议论。元直剑仙这才于高台端坐下,抖手收起宽大袍袖,环顾一众弟子颇恼怒启口:“吾紫电阁当初门规为何,尔等可都是忘却了不成?天下有心之人皆入我门,天下习剑之人皆囊倾而授,尔等这幅姿态,莫不是为师久居七重天,都自恃是这紫电阁之主了?”

听得这一席训叱,众弟子羞愧,才觉山雾迷了心智,失掉胸中格局气度,便纷纷诚心行礼,谢过师尊指点。殊不知变化为元直剑仙的当归心中乐得险些背过气去,难怪高人皆中意这开坛作祖,今日体行其中滋味,真真的是舒畅破了大天,台下哪个不是日后修为高深的俊彦,如今只得听本仙童教训,比对终日在七重天被师尊责罚,柳木戒尺打手心,来得畅快不知多少倍,老夫这心呐,宽慰得无比啊。

灵台中学着元直剑仙自称老夫的当归,心中笑得群魔乱舞,险些就压制不住古井面皮,端的是像作了凡间土皇帝似的,酷暑天气饮一壶凉花茶,从头至尾都抖了三抖。

往后事宜也着实乏善可陈,夕溪倒是瞅出些异样,白公子今个面色自打见了她便萎靡阴沉,浑然不似向来殷勤谄媚的笑脸,一双眸子低敛也不知念想何事。自问无甚变化,衣襟也未沾染汤水,百思不得其解,按捺得辛苦,夕溪难得留了个心眼,尽管颇为不解,也待到弟子礼毕了去当面问询就是了。

白昼离行了弟子礼,师徒大礼同门小礼,琐琐碎碎事务通贯,不觉已是至晌午时分,当归不免心中捻一把汗,惴惴不安终是苦挨到末尾一项,暗暗长舒口气。

“苏辰,夕溪,白昼离。”三人闻言皆是从蒲团上起身,恭恭敬敬走上前去。

“尔三人日后若有外出游学下凡,便一道同行便是,互相有些照应。白昼离乃是师弟,你二人入门已久,更应提携提携他,休让他浸淫他门邪路,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夕溪檀口微张,一时脑海灵台失神,手足无措时,却看那白胖子展开盈盈笑脸。

不知是否错觉,夕溪眼帘所及,仿若朗朗天光撩开云雾。

如此甚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