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太阳在线撩 > 正文
001 铁马冰河皆是你
作者:秦小仙  |  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20-06-10 11:34:35 全文阅读

周不染盯着苏凌的头像看了许久,十分纠结。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应该不要紧吧,请他帮忙也不损害他什么利益,毕竟他前两天已经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于是她把刚才删掉的字重新打了上去,指尖在发送键上停留了很久,终于按了下去。

“我们在一起吧,可以官宣的那种。”这是她给苏凌发的消息。

她在不安地焦急地等着,明明五分钟,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终于苏凌回了她的消息“对不起,你知道的,我刚跟那女孩分手,如果转眼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会被人议论的,虽然我不怕别人说我渣男花心,但是我怕他们说你是第三者,对你进行言语攻击。”苏凌这样解释道。

说起苏凌,不得不提他跟前女友的流言蜚语。据说,那个女孩追了他将近一年,他硬是没回应。

终于,在他跟他舍友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选到了大冒险,他的舍友为了好心凑成一段姻缘,让他捧花点蜡喊喇叭,在女生宿舍楼前表白。他也玩得起,二话没说,照做不误了。

然后俩人在一起了三天,女孩提出了分手,理由是“跟想象中的样子差距太大”,其实只有内部人士知道是苏凌故意冷落人家女孩,拒绝一起看电影,吃饭的一系列情侣该开展的活动。

人家提分手倒是答应的爽快,连反悔的余地都不给,人家想约他在操场见最后一面,说会等到他来为止,他也没有答应去。从此他在T大有了斩花圣手的美誉,不近人情,不怜香不惜玉。

确认过眼神,是一个不想谈恋爱,不爱找麻烦的人。以前感觉他是乐于助人,温柔体贴的知己,是因为他没有拒绝过她。

“好吧,我去请别人帮忙,只是其他人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太好意思说,只有你是我认识的T大的本校区的人,算是网友,不面不算尴尬。”周不染又快速的加了一句,“以后打游戏,我们还是好搭档”。

毕竟,苏凌是操作天秀的T大电竞之光。也是周不染很少看得上的游戏打的不错的人。

苏凌很快发来了消息“帮忙?你说的在一起是假的吗?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以告诉我吗?”

周不染本来不愿与人提起她的故事,可压在心里太久了,她忍不住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而恰巧他问,而恰巧他们在现实中不认识,于是她跟他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高中三年,商净业是对她最好的人,只是她自己配不上那样的爱情。商净业强大的家族背景,令他在意的人都深处危险之中,那是个死局。

去年的填报志愿并不是意外,今年自然也不能让他追随而来。

周不染很怂,她不想往后余生都过的战战兢兢,没有自由。并且,她也不想成为商净业的软肋。至于这两者之间哪一个比例重一点,她也不知道。

六月明明是一个燥热,澎湃的季节,她的心却没有一丝温度,一丝波澜。仿佛在一年前或者更早,早到她们初识,他们的结局便注定了,一个往东,一个向西,根本不可能在未来有任何交集。

虽然商净业说过,他可以为了她,放弃家族,与她隐姓埋名,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可是,在她看来,一个男生为喜欢的女孩放弃掉一切,这很不理智,很不商净业。

这些做法只存在于言情小说中,于现实而言,毫无意义。

苏凌虽然冷漠,可是真够哥们儿“可以跟你假扮情侣,你向我白,我答应你,就这样截这段对话发给你说的那个人吧。你跟人表白了,说明你爱上别人了,他应该就死心了吧”

周不染说了句谢谢,就随便发了一句情诗“天不老,情难绝,心如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发出去才觉得好熟悉。

仔细一想,原来是她与商净业去民宿度假时,看到一个好大的蜘蛛网,商净业就念出来这首诗。可能那时候,他就是心有千千结了吧。

然后周不染又加了一句“以前不懂这句诗的意思,现在是你让我懂了这爱情好美,你能跟我一起织一个网吗?”。

苏凌回了“即使这个网是一个陷阱,我也愿意跟你系一万个死结,牢牢套住你我。”周不染把他们之间这一些看似告白的截图,保存了下来。

一直到很晚,她估计到商净业睡了才把截图发给了他,并在后面加上来她思虑已久的伤人又伤己的话语。

“今天我向我喜欢的人表白了,刚好他也喜欢我,算是相互暗恋已久吧,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也别来找我了。各自欢喜,勿念。”

虽然在脑海中打过草稿,当她发消息的时候还是语无伦次,乱的一塌糊涂。

周不染发完消息就没有看手机了,她不敢看,她怕保持不了她的最后的决绝。

宿舍已经熄灯了,有一点亮光投到了她眼前,那是她上铺的老大在玩手机,不过这一点光拯救不了眼前的一片黑暗。

大概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直在笑,笑的床都晃。突然感觉她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笑容不是属于她的,因为那个年少无知,肆意妄为的女孩已经随着与那人的离别而消失了。

外面下雨了,打在窗子上,对面楼的灯光照进来,能看到亮晶晶的雨滴。风吹雨打的声音淅淅沥沥的,在以往她是最爱听的,因为可以使她心安。

现在她有些心烦,乱七八糟的想着以前的事情。迷迷糊糊,不知道睡着了还是清醒着。

这是Y市的一处景点,彩虹谷,一个可以凭借本地证件免费进入的圣地。她来过这里许多次了,知道一条隐秘的小道可以直接入谷,不用经过拥挤的,还需要排队的大门。

这天,她依旧是悄悄入谷的,可能因为地势原因,现在天空中正挂着一道淡淡的彩虹,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来画彩虹笼罩下的彩虹谷。

可能因为这里多雨,所以彩虹谷有很多精致的小亭子,五步一亭,十步一阁,以供避雨。不知道什么原理,又通常低处建亭,高处建阁。

她摆好画板,坐在阁前一个小石墩上,要画的是极目望去的一草一木,一楼一阁。她喜欢从高处往下望的感觉,高高在上,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铅笔在宣纸上摩擦的沙沙声,很让人安心,她在专注的画那个八角亭,当她画完那顶层的雷公柱的时候,猛然发现亭子里面坐了一个人。

那人身穿白色衬衣,大概是因为在捧着书看吧,总给人一种安安静静很舒服的感觉,真真应了那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周不染觉得,那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孩子,通身散发着很特别的气质。没有人不想去认识一下这般赏心悦目的人儿。

放下手中的笔,从林间一条小道一路向下走,因为茂密树林阻挡了视线,所以当她走到亭子前时,亭子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在惋惜的同时又感到可笑,那样一个谪仙人,大概是她画画太累出现的幻觉,应该是不存在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走到她的画板前,继续完成她的创作。

不过在计划之外,画中的亭子里多了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的男孩。

周不染回到家中,母亲告诉了她一个消息,她被博苑实验班录取了。按理说,她的中考成绩只能够去博苑最普通的班级,一定是母亲找了关系,走了后门。

人家都说,只要进了博苑的实验班,就基本等于进了重点大学。博苑是一所官办民助高中,与Y市其他八所高中相比,师资力量,校内设施,生源等都更加占优势。因此周不染也就欣然接受了。

报到那天是九月一号,人特别多,学校大门口都被堵的水泄不通。周不染拼命地挤了进去在学校布局图前找高一一班,在脑海里记下学校结构,然而东拐西走,她还是迷路了。

她总是这样,明明是很简单的路,她也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何况这一天阴云密布,看不到太阳。她大概是在高中校园里迷路的第一人了。

走到的地方越来越荒凉了,目测应该是学校后山的小树林,几乎看不到人,除了前面那个人。只见他带着黑色口罩,把半个脸都遮起来了。

周不染的内心其实经过一番挣扎。这里就他自己,怎么看都不像好人,但是秦路痴觉得还能怎样,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于是喊了一句“朋友,知道怎么去博学楼高一一班吗”。

那男生看了她一眼,“跟着我走吧,我带你去”。说着转身就走,丝毫没在意周不染会不会跟他走。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周不染,快步跟了上去。

大概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高一一班的教室,她向里面找瞅了一眼,同学只到了几个,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相互认识。

周不染走到最后一排南面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没想到刚刚带路的口罩男孩坐到了她的旁边,周不染挺尴尬的,找到教室以后忘记跟人道声谢了。

她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棒棒糖,对那人说“谢谢你啊,给你糖吃,橙子味的”。

那人接过了糖,但是没有立即撕开包装袋去吃,只是静静的坐着。

过了几分钟,那个男孩子趴在桌子上,大概是要睡觉了。周不染心想,这男的是坐在这里咋不走了,看桌洞里黑色的包,她同桌应该有人了。

但是,她不知道怎样开口让这个男生走,周不染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那男孩子的胳膊,那人抬起头来,眼中有些许疑惑。

周不染装作很不好意思的说“朋友,你不能在这里睡,这里有人了,你也是高一新生吧,毕竟高二高三还没有开学。你去班级报道了吗,要不你先去教室占个位置?”

那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虽然戴着口罩,但是真正的笑是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的。他笑的眼角都弯了下来,像月牙,眼睛一闪一闪的,仿佛里面有星星。

“这个位置就是我占得,同桌,认识一下?我叫商净业,你呢”。

这是记忆中的商净业,可是他还没有摘下口罩,她就醒了,梦总归是梦吗。周不染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凌晨一点半。

为什么老天要让她半夜醒来,与其夜阑卧听风吹雨,她宁愿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秦小仙
作者的话

第一次写小说,很没自信,不知道好不好,请大家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