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爷不许你胡闹 > 正文
第一章 好歹
作者:飞非  |  字数:2034  |  更新时间:2020-07-10 16:14:18 全文阅读

“给我抽,用力抽,把这个小蹄子抽断气!”

摆设陈旧的庭院中,到处都是一片萧索破败之景,只有这声尖利的叫骂,中气十足。

枝头的叶子被风吹动,打着旋儿,轻飘飘落在地面上。

墙角的女子躬起身体,将自己缩成一团,死死咬着牙,拼命忍受着皮鞭抽在皮肤上的钻心刺痛。

女子身上的衣裙早已被抽打的破旧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肤,被抽出一条条清晰可见的血痕,红白相间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这……已经打了半个时辰了,小姐,是不是停一下?”拿着皮鞭抽打的侍女突然停手,面露不忍,转头犹豫着问身旁不远处站着的一男一女。

女人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听到婢女的话,眼睛蓦的微微一眯,里面有仇恨的精光一闪而过,下一刻,她转过头,笑靥如花得看向旁边的锦服青年。

“殿下,妹妹虽然不知廉耻,公然与人私通,做出丢您面子的蠢事,但她毕竟是个弱女子,如果还不停手,她恐怕就要……”

女子的声音十分轻柔,看似不紧不慢的求着情。

然而,那青年听闻此话,面上瞬间变得阴沉如水,眸光锐利的几乎能将人立刻冻成冰块。

“贱人!自作孽不可活!”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光滑的茶杯,青年的唇角勾出令人心悸的冷笑。

侍女看了心中一颤,下意识回头看一眼缩在墙角浑身是血的女人,眼中满是为难神色。如果再继续打下去,恐怕她真的会没命!

青年抬眸,立刻看出了侍女的犹豫,他脸色一沉,突然呼的站起身来,伸脚将身旁人踢开。

“一帮没用的东西,滚开,本宫自己打!”说罢,劈手夺过侍女手中的长鞭,手起鞭落,咬牙切齿的抽向缩成一团的女人!

“啊!”女人痛的一个激灵,下一刻,便控制不住的滚在地上,她的长发早就披散下来,凌乱的落在颊边额前,秀眉因为剧烈的疼痛皱成一团,脸色苍白如纸。

“殿下,太子殿下你要相信我,我从未与人私通,你相信我啊!”

剧烈的痛疼,让女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出起来。

然而,青年却对她的辩解充耳不闻,只是更加用力的挥下鞭子,唇角勾着冷酷的笑意!

终于,女子身体颤抖的幅度开始由大转小,越来越小,渐渐不动,她已经陷入昏迷。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象征性的拂了拂纤尘不染的衣裙,目光里满是恶毒的冷光。

孤独尘念,如此结果,和你才是最相配的,一个没用的废人罢了!

如同看一条奄奄一息的死狗,她的目光里充满了嫌恶,然而,转头看向青年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柔情似水。

“殿下,父亲虽然让我们随便罚她,可她如果就这么没了命,似乎也不太妥当吧?”说完,她故作停顿的眨了眨眼睛,咧嘴一笑,“要不这样,把她抬到外面,听天由命,你觉得如何?”

青年目光微凝,歪了歪脑袋,随即点点头。

“兰儿心肠软,即是如此,也罢,来人啊。”青年摆了摆手,命人将地上的女子装进了袋子里。

风更急了,似乎带着无边的怒意,残阳如血,有云缓缓聚拢起来。

城郊一个极为荒僻的地方,抬着袋子的两个下人松了手,袋子落在地上。

“好歹还是个小姐呢,又是嫡出,你说说,怎么就弄得这么惨呢?”

“可不是吧!要我说,这人啊,还是需要自己有实力,否则,就只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哎,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任务完成,我们回去吧。”

“嗯,”另一个人应着,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袋子,弯了弯腰,“小姐,对不起了,小的只是个下人,您莫要怪罪啊。”

说完,两人快速离开。

然而,两人走了没多久,厚重的云层忽然笼罩在半空,片刻之后,闪电般的光,朝地上的女子当头劈下。

燕飞楼远处的广场之上,由数十人组成的随从队,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势非凡的整齐排列。

头角峥嵘的巨型独角狮列队在前,威武雄壮,上面坐着一对男女,两人姿态亲密的抱在一起,俊男美女,气度富贵,看起来令人赏心悦目。

此刻无数人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两人,但坐在男人身前的女人,眼睛里竟然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熊熊妒火。

孤独兰儿确定自己没看错,那个女人化成灰她都认得出来!错不了,就是孤独尘念!

可是,她为什么还活着呢!明明三年前这个女人就该死了,全身是伤,被打的不成人形,又被扔到荒山野岭,没有救治,还是一个弱小的普通人,肯定活不了!

然而,她最近听说这女人竟出现在燕飞楼!

这可是燕飞楼啊……

所有势力中,燕飞楼壮大的速度绝对可以称的上是名列前茅,声望之隆,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这不要脸的贱蹄子,非但没死,还能出现在这!

一看到孤独尘念,孤独兰儿就觉得一口老血哽在胸口,吐不出咽不下,气的胸口闷闷的疼,几乎就要爆炸!

“兰儿?你没事吧?”孤独兰儿的身体忽然僵硬,欧阳浮光立刻奇怪的侧头看她。

听到欧阳浮光的问话,孤独兰儿终于回过神来,她压下胸中无边得嫉恨,轻呼了口气说,“太子哥哥,兰儿没事,只是在想念妹妹。”

“哦?”

“妹妹曾经做出丑事,已经对不起太子殿下,原以为她受了教训能有所悔改,谁知她却依旧冥顽不灵,竟下贱到攀附燕飞楼,我在想,妹妹与燕飞楼主,两人之间是不是已经……”

后面的话孤独兰儿并没有说完,时而欲言又止的看着欧阳浮光。

对方听到这里,目光里瞬间露出嘲讽不屑,“这等无耻之徒,本宫那时候休了她,实在是明智之举。”

欧阳浮光的话音一落,孤独兰儿唇角立刻在隐蔽角落勾了勾,随即脸上的表情一变,换上了一副故作心痛的模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