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重生之凤逆天行 > 第一卷 恍然若梦
第三十八章墨涵儿玩阴
作者:莳樾  |  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0-08-04 12:00:01 全文阅读

   出来后的桐屿兴奋不已,小尾巴不停地左右摇晃着,顾棠怎么看面前的俊美少年都无法把他当成一个男人来看,怎么看都觉得他就是一个猫,虽然穿的人模人样,但依然改不了它那兽的习惯。

“好了,也让你出来了,快点帮我上药吧,我都快被那老太婆抽死了。”顾棠从纳戒中取出不少药递给桐屿。

桐屿虽不情愿,但还是接过药准备掀开被子给她上药谁知被子刚被掀开一角的时候,顾棠急忙阻止。

“你……你,我没穿衣服,你,你把眼睛闭上!”

“我说臭丫头,让本尊出来的是你,让本尊上药的也是你,你这是在命令本尊吗?再说你这小身板本尊才不惜的看!”桐屿一脸嫌弃的说道。

也不顾顾棠的反对掀起被子一瞧,那触目惊心的伤口那里容得他有其他的杂念,顿时火冒三丈“这黑脸的婆娘下手也太重了,本尊替你杀了她!”

“没事,是我犯错在先,老师处罚学生天经地义”

桐屿不再说什么,强忍着怒气将药笨拙的涂抹在她稚嫩的肌肤上,运用灵力在她后背的伤口上微微拂过,伤口瞬间开始慢慢愈合。

片刻之后,顾棠后背上的伤口消失不见,肌肤再次变得光洁细腻,像拔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依旧。

顾棠轻轻翻动一下身子,再也感觉不到后背的疼痛,“哇,痊愈了?黑妞,你对我太好了吧!”

“哼,幸好打你的人没有灵力,不然你还要再床上趴上个三天三夜。”桐屿又拿起那瓶药瓶看了起来,“不过这个药还真是管用,若不是涂上了它我只能愈合你的伤口但无法祛除疤痕!”

顾棠穿好衣服坐了起来,一把从他手中夺过吗白色的小瓷瓶,像捧着宝贝似的捧在手中,“这是师傅送我的!”

“那个宸弈?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药,不过劝你少跟他来往,这个人心思太过缜密,别等到有一日你被他耍了都不知道!”

顾棠立马翻脸,“桐屿,你说我可以,但是你说师傅绝对不可以,他性格如此温润,态度又谦卑,能文能武,实属圣斯塔大陆最优秀之典范!”

桐屿琥珀色的眸光一闪,瞪着顾棠“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的,但是本尊就是不喜欢他,你确实喜欢你怎么不叫他来给你上药!”

转身不在理会顾棠,消失在房中,顾棠一惊,“桐屿,你别乱跑,不要让人发现你的存在……”

“一天天的脾气都这么大呢,师傅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啊,他帮助我那么多怎么可能会耍我真的是。”顾棠自言自语的说道。

整理好衣服起身去外面找桐屿,她并不担心桐屿会暴露自己,因为在圣墟学院里除了几名院士没有人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一只化为人形的神兽跟普通神兽修为等级都是有很大的差别!

  重新回到骑射场的顾棠让众人很吃惊,因为她需要好几日才能下床,没想到区区两日就可以活蹦乱跳的,不禁佩服。

  所有的学生又回到了紧张的训练当中,因为三日后就是见证结果的时刻了!

  

  …………

  

  三日时间很快就到了,对于今日的比赛,所有的学生都蓄势待发,信心十足。

  墨涵儿一身黑色骑射服,手上拎着一把弓箭。骑着那匹白色良驹,英气逼人,尽显卓越英姿!

  她不屑的瞧了一眼顾棠,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顾棠也不示弱,淡绿色的眸子对上她那一双金色瞳孔,好似再说“放马过来吧!”

  柳三娘一脸严肃的看着众人,“今日的考核尤为重要,今日会增加一些难度,靶是移动的,限一柱香的时间,中靶多者的获胜。若是有人掉下马?或者是一环都没有中者,它就是你们的奖励!”

  柳三娘说着手中长鞭一甩,发出清脆的击打声,上次顾棠挨鞭子,所有人都触目惊心,心有余悸,这辈子都不希望它打在自己的身上!

  “听到没有?”柳三娘问道。

  “听到啦!”众人异口同声道。

  顾棠舒缓的小手紧紧的勒紧缰绳,手中的弓箭蓄势待发,只听柳三娘一声令下众人飞奔出去。

 墨涵儿一直对顾棠穷追不舍,两个人的靶数一直不相上下,中途有一名学员不慎掉下马身,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这次比赛所有人不得使用灵力,没有一些功夫的学生表现的自然差一些。

  顾棠对准一个靶心,将弓拉满,嘴角露出一抹弧度,那箭羽“搜”的一声命中十环。

  紧跟着墨涵儿也命中十环,看着她一脸得意的神情墨涵儿就生气恨不得一箭射穿她。

  骑着马跑在她的前面,顾棠不甘落后,不一会儿便追上墨涵儿,正准备射击上方火环里的靶子时墨涵儿一箭将她的箭羽击掉。

  “想赢我?做梦!”讽刺的语气在顾棠耳边响起!

  顾棠秀眉微微上扬,难掩脸上的笑意,“墨少主,话可别说的太早,比灵力我不如你,但是骑射这一块你还早了一百多年呢!驾!”

  羞辱!她竟敢如此羞辱自己?看着远去的背影墨涵儿气的怒目切齿,蛾眉倒蹙,两脚踩着马镫用力加紧,那马儿吃痛长鸣一声撒了欢似的向前追上!

  眼看那柱香就快燃尽,墨涵儿眸光一闪,手指对着顾棠马屁股上一弹,那黑色骏马突然一惊,两只前提高高抬起,顾棠一不留神险些摔下马去。

  她勒紧缰绳,身体在空中旋转一圈,搂住马脖子,脚上用力,再次稳稳坐在马背上,但这一过程中身后的箭羽全掉在了地上!

 眼看一炷香就快燃尽,这墨涵儿竟然来阴的,顾棠愤愤的瞪着墨涵儿,跟我玩阴的你还嫩了点。

  用缰绳将脚踝缠住,身体向下载去,所有人一惊,大气都不敢喘,以为她这是要从马上掉下来了,谁知消失的身影从马身的另一侧,再次坐在马背上。

 顾棠看着前面墨涵儿的身影,阴险的眸光一闪,对着她射出的箭羽弹出一颗石子,那箭羽顺势转了方向,“嗖”的一声射在了靶桩的柱子上。

墨涵儿充满杀死的眸光扫向顾棠,顾棠也不示弱,犀利的眸光与她对视,就这样,她每射一次都会被顾棠完美打掉。

  

  须臾,比赛结束了后,老师们严谨认真的检查着每个人的战况,顾棠与墨涵儿仅有一箭只差,在顾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后险胜墨涵儿。

  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的墨涵儿攥紧拳头,愤然离场!

  顾棠所有所思的看着墨涵儿的背影心道:“小丫头片子挑衅姑奶奶我的忍耐是吧,不用着急,今后姑奶奶会一一奉还,让你知道知道这社会是如此险恶!”

  虽然她没有灵力,是个废物命格,但是她可不是当初那个顾棠,有仇必报是她的宗旨!虽然如此做会加重墨涵儿的敌意,可是不要忘了,她现在可是有神兽和玄冰赤焰的人了,不能再把自己当成废物了!

  在她这里一次次的针对不会得到她一次次的退让,她可以装作不在乎,但是身为天蝎座的她来说,记仇是她的一种天性!

  经过这次骑射课,学员们看她的眼神也变得不那么藐视,似乎她也并不是传闻中所说的一无是处!

 

  自从离开幕城后,顾棠受得排挤,白眼,谩骂与日俱增,她外表虽然大大咧咧不在意。

  可是日子久了自然产生厌恶,反感的心里,再也做不到若无其事下去,赢了墨涵儿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她也不是一个谁都可以欺负的主!

  往回走的途中,空间里的桐屿对于今日顾棠的操作也是有点不可置信,“臭丫头,没想到嘛,你还是有优点的吗!”

  顾棠听到桐屿的夸奖嘴角微微上扬,一脸的得意忘形,“切,你没想到的事还多呢!”

  顾棠也是没想到除了写作一无是处的自己,重生到这里之后自己那些娱乐项目,耍无赖让领导头疼的小阴招全派上了用场!

  “顾棠你给我站住!”脆耳的声音在顾棠身后响起。

  一回眸便看到墨涵儿阴沉着脸,充满杀气的眸光。

  “我说墨大小姐咱能别再闹了吗?我哪里得罪你了我改还不成吗?不要因为我一个废物炼药成功你就一直针对我,我也是有脾气的,把我惹急了别怪我不怜香惜玉!”顾棠狐假虎威的说道。

  “哼,未免太看的起你自己了,你炼药成功其中有没有内情谁知道了,这次你耍阴招阴我该怎么算?”墨涵儿贼喊捉贼的说道。

  顾棠发懵的神情中掺杂着一丝丝怀疑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小丫头片子。

  她可真是长了一张嘴,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啊,这贼喊捉贼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

  她神情渐渐恢复,收起刚刚的玩味模样,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墨涵儿,目光冷冽,“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出炼药有内情?你是看到别人给我炼药了还是看到我偷了别人的丹药?”

  她一步步向她逼近,墨涵儿被她这种突如其来的威慑力怔住,身体向后退了两步,身上的嚣张气焰也弱了几分。

  随即顾棠继续说道:“还有,你说我耍阴招让你落败?分明是你在考试过程中擅自运用灵力害我险些落马,陷害不成竟然反咬我一口?

  难道你不知道我水系族人的特殊天赋吗?只要有人稍稍动用灵力我就能感知到,你欺负老师没灵力便可以为所欲为,殊不知你的所作所为全然被我识破,小丫头,你的把戏都是姐姐我玩剩下的了!”

  墨涵儿瞳孔骤然缩紧,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只听她再次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道:“不要试图惹怒我,你—还不够资格!”留给她一个阴险的笑容潇洒转身离去!

  等她反应过来时,顾棠那看似娇小的身影早已走远,她呆愣片刻,这个人还是那个废物吗?为何刚刚她的眼神可以那般阴冷,狠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