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敬香祈福
作者:木清词  |  字数:2021  |  更新时间:2020-06-15 23:34:00 全文阅读

坐落苍翠掩映中的一片红顶,在树梢密叶的缝隙间稍露出泥灰剥落的斑驳墙面,穿堂的风捎来沉稳笃定的鸣钟,隐约察觉钟声也是某种神秘的禅语,在平滑光亮的青石板路上落下脚步。

原本该是沉寂的山林井水,被鼎沸的人声搅得浑了,微尘在数十双脚之间惊然拍起又摇落。

太阳落下的光线细细铺开,才在行人的发上肩上被甩开抖落,立即紧密地逼上去,阴影只得缩做一片浓稠的暗色。

  燥热自然是难当的,明晃炙热的光就高悬于顶,各色黄白的脖颈和肌肤都晒出一层氤氲的汗,很快汇入涌动的热浪。感觉到肌肤滑过一阵痒意,她抬起手来擦了一把滚落的汗珠,一双脚就停在眼前。

  “缘主,里面请。”

  说话的人声线清朗如泉,平淡得连语气的波澜也消失不见。

  她只觉得脚下的步子突然变得轻快,热浪终于肯从她的脊背上卸下,站在她身侧一同看向从身畔熙攘而过的人潮。

  那尊诺大的佛像醒目地立在庙祀当中,目光似怒似喜穿透恒古的时间,将她的血骨顺着肌理层层剖开。

  她有些敬畏地跨过了那高高的木门槛。入门便迎来两个身着黄杉的主持师傅,引着她如何敬香、许愿。

  “希望哥哥早日康复,佛啊,求您保佑!“

  陆千漪垂眸在心底默念,满怀虔诚地抬头望向那尊金身威严的佛像,才不经意瞥见身旁的人。

  是方才唤她进来的那位法师,正在她的左手边闭目打坐,修长清瘦的指节间碌碌滚动着一串棕黑光亮的佛珠,薄唇微动,依稀能知晓是低声诵着晦涩难懂的佛经。眉眼都似水墨落下遒劲而淡然的一笔青灰,素淡清秀。

  “怎么会有那么帅的和尚?”

  她之前曾经见过这位大师吗?

  哥哥性命危急。她实在别无他法,便想来试试祈求神明宽悯降恩,这寺庙她是头一回来,却无端端觉得从旁的法师眉目五官隐隐透着故人的绰绰影子,但无论如何想不起来那究竟是谁,又在何处见过。

  不是看错,也不是相似的察觉。陆千漪无端地笃定,从不知名的深处冒出近乎篆刻于灵魂的直觉,不会错。

  也许是在寺庙之外的地方见过吧。她生在这世上也许多载,萍水或擦肩的人数不胜数,只留下模糊的印记正常不过。可若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为什么她的情绪忽然变得如此怪异,似是悸动蛰伏在风浪前平静地湖面下,蓄势待发,只要一点推动,就会顷刻泄洪爆发。

  “缘主,您可以起身了,随我去求福袋吧。”

  身旁站着的小和尚见她久久停住,忍不住开口催促。

  陆千漪这才恍然惊觉,自己竟然就这么直直盯着他入了神,身后等待的其他缘主都多少露出了不满,忙不迭答应了一声,就在她撑着身子起身的一瞬,那法师缓缓睁开了眼。

  镜乍出于匣的明光一下穿透了那层虚空,沉沉黑眸深浅难辨,清透而蕴藏惊人,那足以吞没一切的幽深湖水,难以置信就藏在恍然颤动的长睫下,他似是觉察了什么,目光与杜若邻交汇一瞬。

  只是一瞬,她的心脏忽然被强有力地贯穿,血忽然在身体里躁动,陆千漪不敢多留,脚步都带了几分逃的紧迫意味,有些跌撞地走了出去。

  他多看了两眼那慌张起身的女孩身影。也觉得她有些似曾相识。

  千漪求了福袋,正准备随着那个和尚走出寺庙,脚步才到门口,身体里忽然生出某种力,硬是将她拉了回来。

  在门畔犹豫了几个眨眼,念头在唇齿里翻滚,陆千漪终于还是返了回去,直直走到那法师面前,礼貌地双手合十作揖,才敢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师,你上过电视吗?”

  法师并未开口回答,似是没听见她的话,依旧是那副淡然不惊的神情,闭目默念亢长的佛经,珠粒在他的指节流畅地上下裹起滚落,一顿一跳。

  “缘主,这是我寺的住持师傅,圣玄法师,他从入寺以来,未曾踏出过本寺,也未曾上过电视。”

  一旁的小和尚转过头来,冲着杜若邻摇了摇脑袋。

  “住持师傅长那么年轻啊。”

  得到了否定的答复,陆千漪多少有些尴尬,暗自思忖确实也没什么可再说的,便默了声,抬脚离开。

  “回去将你哥哥的八字带来,我可为他一算。”

  圣玄忽然开口,清朗的声线将陆千漪的脚步牵住,她登时动弹不得,口气惊喜地转过头,差点失礼地凑近他:

  “法师可以帮帮我哥哥吗?他现在性命垂危!“

  圣玄默然起身,朝旁漫迈了三两步,才开口:“缘主,生老病死,自有天定,我无法帮到你,但我可为你哥哥一算,看看是否有邪灵缠身,可为你一尽绵薄之力。”

  “真的?”陆千漪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方才的一点失落瞬间一扫而空。即使是如此,也让她几近喜极而泣了,死死克制着过于热烈的情绪,声线也有些颤抖,“多谢!多谢圣……法师”

  “缘主客气了,贫道法号圣玄。”

  圣玄微微颔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脚下不小心踩到一缕光,觉得灼烧地一疼,又将那脚缩了回去。

  他的徒弟澄欢走到他身旁,静静地和他一起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

  “我们也只是肉体凡胎。”

  “我想……”圣玄犹疑开口,长睫缓缓合拢又张开,“我想出寺看看。”

  “您不是从不踏出寺庙一步的吗?怎么……“

  澄欢闻言惊异,但圣玄脸上依旧是一片波澜不惊的平静,那片深沉黑邃的湖水落入一颗石粒,泛开微不可查的涟漪。

  “最近,我总梦到一个姑娘惊慌失措的背影,很是不解。”圣玄停顿了一下,“我从来不知道我是从何而来,自己是谁,有无家人,只是从某天一觉醒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圣玄转过身来,眸光多了几分笃定:

  “澄欢,我想知道自己是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