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极光之夜
作者:梁满婴  |  字数:3276  |  更新时间:2020-06-17 15:03:28 全文阅读

姜姒又做了那个的梦——这个星球会被天外陨石袭击,自此死人可复活,人类可变异。一夜之间,生灵万变,文明坍塌,幸存下来的正常人必须掌握进化能力,与所有凶险做斗争存活下来......

惊醒时,窗外已飘满了极光。光怪迷离的五彩色泽投射下来,难得一见的盛景令她心生不安,她胸膛莫名的狂跳,那些极光,在她的梦里也出现过,仿佛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按说她所处的魔都,地理位置上和极光无缘。如今却出现这样极度反常的天象。

她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顺手拿手机过来看了新闻。短短几分钟,无论是网站还是朋友圈,津津乐道的都是这难以用言语描绘的漫天华彩。

并且这种情况不单单只有魔都,似乎全世界都是如此。

希望只是个梦。她心里安慰自己。

熬了好几夜才做完公司来年的企划案,她如今只想好好休息。

可刚重新趴回床上,手机震动起来。她不想接,那电话那头偏偏不依不饶。

她只得艰难的摁了通话键,电话已接通,她嫌弃的拿得好远,好友燕云在那头大呼小叫。

她近来戴上牙套有些口齿不清,姜姒听半天才懂她是让自己和未婚夫林城一起去她家楼顶欣赏极光,为此燕云将开一瓶价格不菲的香槟酒祝贺。

提到林城,姜姒心里一沉,她那些诡异的噩梦里,不止一次见到未婚夫和别的女人一起谋划害了自己的场景。

即便知道那些只是梦,依旧感觉怪异,心里甚至压抑不下那种怨恨。

一次可以当做笑话,可这样的梦,她已经梦到很多回,每一回都痛彻心扉,绝望无助。

她有时候和叶城说这件事,后者只是温和的安慰她:“是不是太累了?”如此一来,姜姒反而觉得自己想多了。

此刻姜姒压抑下情绪,回答:“他不在呢。”

“又不在?”燕云嗷嗷叫起来,“男人还是看紧点。三天两头就出差,谁知道里头有没有猫腻......”

她其实也只是随口说说,源于最近狗血伦理剧追多的缘故。

以往姜姒一定会漫不经心的回应她“是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今天那漫天令人不详的溢彩之下,她略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他会在什么情况下杀我?”

燕云立马大笑起来,显然是记得姜姒和她说的不止一次的噩梦:“过了年你们就要结婚。梦这种东西你也能当真?哈哈哈哈,亲爱的,你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

姜姒强调道:“我是认真的,你严肃点。”

燕云比她更激动:“不许疑神疑鬼欺负老实人,否则我第一个不依你。”

林城追姜姒用了一点小技巧:想要征服女孩的心,先要征服她身边闺蜜的胃。以至于后来姜四对林城有稍微的不满,燕云立马像护犊子一样。

姜姒摇摇头,觉得自己交友不慎,说要看紧男人的人是她,说不许怀疑的人也是她。

她无奈道:“哲学家说过,梦原本就是预兆。”

“放屁!他对你的感情比天高比海深,不记得当初他冒暴雨给你送伞的熊样?要是有小三,他还会三天一篇的给你写情诗。这么好的男人,我们都羡慕不过来,你倒好,还疑神疑鬼?你就作,继续作!”燕云道。

姜姒不觉惭愧起来,林城对她的确不错,还未结婚,工资卡便已经交到她这里来,房子和车都写了她的名字。

撇开那反复的梦,她当真认为自己算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好了好了,别说这么多,他虽然不在,不是还有我吗?我一个人过去,你是欢迎还是不欢迎?”

“你这不是废话吗?林城算个球!你丫的赶紧过来,见色忘友的家伙,都几个星期没来和我聚会了!”

燕云是魔都本地人,家庭条件优渥,自己开了一个小网店,没别的爱好,就爱宅在家里打游戏,是个有些丰满的开朗姑娘。之前没和林城确定关系,姜姒就和她住一起的,见识过她的露天阳台和游泳池。这个姑娘很会享受,夏天空调房里晒日光浴,冬天暖室里煮火锅。后来姜四和林城同居,去她那边混吃混喝混享受的次数才少起来。

“好,我去打个的,十五分钟的样子,你先在你家楼顶等我。”姜姒笑着挂了电话。

如今虽还没有开始下雪,夜晚却是冷到骨头里去的。她穿上厚重的棉大衣,扭头瞥见桌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不知为何便顺手将它一并放进口袋里。

出来等电梯时,对门一家三口也出门,看方向是预备走楼梯。本来这里是高层,这架势应该也是去顶楼欣赏极光。

见到她,那一家三口中的小姑娘向她兴奋的叫了一声“姐姐”。

“真真,你好啊。”姜姒连忙回应一声。

这栋公寓楼都是租给外来人口的,许是这个缘故,小姑娘的父母对她有些警惕,就是因为这样,便是再喜欢,姜姒往常也只是隔远和她打招呼,以免被当做别有用心。这会儿匆匆说了一句,正好电梯门打开,里头还站着两个人,她不愿意旁人多等,连忙摆了摆手,往电梯里走去。

这一进电梯,姜姒本能的抬头,直接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那眼睛极为通透,像是藏着一幅山水墨画,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几乎是瞬间,胸膛扑咚,脑中警铃大作,她下意识侧身,抓住一旁的扶手。那令人几乎沉溺的吸引力顿时分崩离析,她周身晃了晃,只当低血糖的反应。

竟然出现幻觉了?

忙得太累了,晚饭都没吃。

她摸出一颗糖含在口里,懊恼的想着。

即便如此,姜姒依旧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一旁穿着打扮上毫不起眼甚至可以叫做破烂的少年——那双眼睛的主人。

她随即心里泛着嘀咕,自己这是怎么了?真是猪油蒙心,连这么小的男孩都不放过,要是被燕云知道了,肯定要感叹一声“造孽”!

不过这少年的下巴真和女孩一样秀气。她这么想着,伸手摁了到一楼的按钮。

这两人坐电梯不按层数的?

她上前一步,以至于没有注意那十四五岁少年看着她时脸上露出的惊疑。

少年想做什么,却被他身后的男子一拉,他撇撇嘴,这才不动声色的绷起脸。

很快到了一楼,电梯门一开,姜姒刚要迈步,突然从外头蹿进来几只足有成年猫大小的老鼠。眼见那些老鼠就要缠上自己的脚,姜四吓得差点尖叫,当下身子一跳,竟然以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速度猛地一弹,整个人往电梯门口一跃。

眼见一个人影撞过来,门口拿着手机正要进来的青年人极为敏捷的速度让开,但是即便如此,他的手机还是被姜姒撞得摔了出去。

“你没事吧?”眼瞅姜姒就要扑在地上,他顺手将其一提,稳住她的身形。

这一靠近对上对方的面容——鸭蛋脸,白皙皮肤,眉毛弯弯,鼻梁微挺——便是在美人如云的魔都城,这样的容貌也称得上难得一见。略显冷漠的脸上蓦然一红,耳根也跟着热涨起来,这人薄唇轻启,“是阿四啊?”

他的声音温柔,像是在轻唤自己从未愿意舍弃的美梦。

他无疑是认得姜四的。可此刻的姜四哪里知道他是谁。

“有老鼠,好大的老鼠!”她惊恐的回头,随即傻了眼,空荡荡的电梯因为无人进出正在慢慢合拢,最里头的镜墙投射她和这男子的身影——原本电梯里的另外两个乘客不见了!——既没有走出来,也不可能换乘旁边的电梯——结结实实消失不见了!

她脑袋一片空洞,晕乎乎的问道:“啊?你?认识我?”

她的脸更白了,嘴唇都忍不住颤抖:“我肯定是看错了。”

她忍不住脚一软,显然自己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件。

不,不可能,肯定是睡眠不足加上血糖太低出现幻觉了。

那两人是幻觉,那老鼠也是幻觉。她安慰自己,又摸出一颗糖放在口里。

那青年依旧提着她的胳膊,有些担忧:“你没事吧?看起来脸色不好。”

口齿间的糖粉慢慢融化称为力量,令她逐渐清醒过来。

姜姒缓过神来,歉意的笑了笑:“对......不住,刚才,我......哎呀,你手机没事吧?”

眼前这人长得很高,意外的还很英俊。

可他天生有一种冷冰冰的气质,尤其是嘴唇紧抿,一看就是不好接近的。

“没事。”他回答,这才去捡摔在三四米外大理石地板上的手机。

姜姒歉意更浓,跟过来道:“要是摔坏了,我愿意全款赔偿。”

“你我不需要这么客气。”青年人淡淡的道。

两人正说着,从大厅门口进来两男一女,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在两人身上转了转——他们男俊女美,极其吸引眼球。

这栋公寓楼有两个电梯,半夜三更,虽有极光吸引人,公寓楼里进出的人却很少,没有人按电梯,姜四乘坐下来的电梯就停在一楼,三人一过去,就听到“叮当”一声脆响,门开了——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姜姒见此忍不住脸红,自己这个低血糖有些严重,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她将碎发拢到耳根后,也不甚在意面前这青年人的语气熟稔:“如果你的手机真摔坏了,我愿意全部赔偿。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要是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找到我。”

青年人微微皱了眉头,盯着她的手中的名片,似是有些不悦:“你总是这样吗?”

“什么?”

“轻易给别人自己的信息,就不怕遇到坏人?”

“额?”姜四下意识看向他,眼神中露出不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