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坐过山车”的周籽
作者:挽挽苏  |  字数:3319  |  更新时间:2020-06-21 20:22:37 全文阅读

「闺蜜的群聊室」自从加入了新成员后,每天聊得更欢脱了,最近周籽对化妆品类很是好奇,每天缠着方钰心给她普及知识,安利化妆品。受不住周籽的软磨硬泡,方钰心将自己的部分化妆品带到了教室,想利用中午午休时间给她介绍,当然郭晓、王诗雅也在其中,刑飞飞除了吃啥也留不住她,回宿舍睡觉去了。

“哇,你化妆品好多啊!”周籽被郭晓带来的这一大箱化妆品亮瞎了眼。

“这个,这个是什么?那个又是什么?这个我知道,夹睫毛的,嘿嘿!”周籽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旁的郭晓、王诗雅也被惊到了,研究着箱里的东西。

“这个是粉底液,底妆,通俗点来说就是变白的,那个是气垫bb也是一样的效果,只是相较于粉底液更容易携带,一般拿来补妆。”方钰心耐心的给她们介绍。

“这个我知道,是电视上也有打广告的。”王诗雅拿起一支最新款的阿玛尼口红。

“对,这个是一支口红,你们应该都不陌生。”说完打开了一层抽屉,里面全是口红。

“哇!你这么多口红啊!”再次亮瞎各位的眼。

“喜欢你们可以自己选一支,送给你们。”方钰心一脸无所谓的说。

“这些东西好像都挺贵,我都有在电视上,杂志上看到过的牌子,怎么好意思收。”周籽虽然也很想拥有一支口红,但作为学生还承受不了大牌口红的价格。

“没关系,你们不用和我客气的,这些口红我家里还有些,我自己也涂不完。”方钰心十分大方地说。

“你买那么多化妆品,得花好多钱吧,你爸妈看你化妆不会叨叨你吗?我妈要是看我这样,准骂死我。”周籽一脸无奈。

“不会啊,这些大部分也都是她给我买的,她给自己买的时候也会给我带一份。”方钰心一脸不解为什么周籽会这样问,向她解释,她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周籽所说的这个问题。

“慕了!什么家庭啊,什么神仙妈妈啊!”

“我也慕了!”

“我们都慕了!”

”好啦,好啦,快选一支吧!”方钰心被三个可爱的小姐妹弄笑了。

“行,那我们请你吃饭。”

“完全没有问题哦!”

在一一介绍完,每种化妆品,以及用处用法后。三人顿时想打退堂鼓了。

“天了,太麻烦了,太麻烦了。”周籽摆手投降了。

“唉,做女生难,做个爱美的女生更难!”郭晓也忍不住叹气。

“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我教你们化。”方钰心把桌上一堆化妆品往箱子里面装。

“嘿嘿,钰心真好。”周籽一脸崇拜的看着方钰心。

“别拍马屁啊,请吃饭。”

“请,当然要请。”周籽把刚才方钰心那儿得的口红炫耀似的拿出来晃。

“对了,给飞飞也拿一支。”说完,方钰心把刚关上的盒子又打开,挑了一个适合刑飞飞的色号口红。。

······

下午上课,四人都薄薄地涂上了一层口红,不少女生还是看出来了,频频往她们几个的方向看,小声议论着。

“学校不是不让涂口红嘛。”

“你别说,涂了口红看起来靓丽多了。”

“要不,咱们也去买一支涂。”

“我有口红,背着我妈买的,我偶尔也会涂。但感觉她们涂的色号好好看,不知道什么牌子什么色号的。”

······

“我们是不是有点高调啊,好多同学在看我们。”刑飞飞本来对化妆品不感冒,但是收到方钰心的口红她还是很开心,就也跟着薄薄的抿了一层,很自然。

“没事的,咱们涂得很淡,没关系。”郭晓安抚刑飞飞,但自己也是第一次涂口红,时不时又瞟一下镜子。

涂了口红的周籽,看起来更加俏皮可爱了,就连同桌一个小男生都开口夸她今天好看,当然他并不知道周籽涂了口红,也看不出来。

周籽也觉得涂了口红的自己,更加好看了,心里暗自想一定要开始学化妆。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加微信好友的那个人还静静地躺在好友列表里。“他平时都在训练什么呢?也没有见过他发朋友圈,要不发条消息给他?发什么呢?”周籽思绪已经飘远,连上课都没有意识到。老师在台上点人起来回答问题,回顾上节课的内容,叫到她名字,也没有听到,还是同桌提醒她,才回过神。

“周籽同学,想什么呢?上课几分钟了,书都还没拿出来?”数学老师站在台上居高临下的开始发问了。

果然周籽低头一看自己空空如也的课桌,赶紧从桌箱里拿出了课本。“对不起,老师。”

“来,你给我带大家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

“完了完了,上节课学的函数,我没搞懂怎么办!”周籽这下遇到难题,在心里狂打鼓。

这时,同桌,悄悄递了一个草稿本过来,上面写了上节课学习内容,周籽如获救命稻草,赶紧照着开始念。

“我们上节课主要学习了函数,求函数定义域方法,分式f(x)分之1中分母f(x)不等于0;二次根式,根号下f(x)中被开方式f(x)大于且等于0,对数式······”战战兢兢地蒙混过关后,周籽后背已吓出冷汗。

“多谢,多谢,吓死我了,太倒霉了我。”周籽坐下压着声音对同桌的倾情相助表示感谢。

“你上节课的内容没听懂吗?”同桌刘诚问周籽。

“是哇,从初中开始就没有学好函数,现在更听不懂了。”周籽有些无奈,数学她是最怕遇到函数了。

“下了课,我给你讲讲吧。我函数这块应该还行。”数学老师已经进入今天的正题了,开始讲今天的新内容,刘诚草草结束了与周籽的对话后,就提醒她认真听课了。

一节课结束了······

“废的,我仿佛是函数绝缘体,这节课我还是没有听懂。”周籽在认真听完一节课,接受了来自函数的深切洗礼后,挫败的把头埋在了课桌上。

只见刘诚快速的在本子上刷刷地写上几排公式,画了几幅抛物线图,标注上页码,然后把本子递给周籽。“今天晚上回去,按照本子上我写的顺序,把公式联系教材好好看一遍,明天再来给我提问,今天老师布置的题目,不会就暂时不用写了,明天再来我教你。”

周籽拿着同桌给她写的公式,边听边点头。“和学霸坐的感觉也太好了吧。”

放学回家,周籽在饭桌上被爸妈询问最近的学习情况,周籽长叹一口气,说了自己对学不懂函数的苦恼,但表示不会放弃,会认真学的。吃过饭,周籽就以学习为由回到了房间。

周籽拿起手机,页面停在一个对话框中,页面上方“金迟”。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发出一条消息,关了手机,将今天同桌刘诚给她写的公式拿出来,对照教材开始认真的学起来。

经过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挣扎斗争后,周籽大概对函数的初概念有了一个认识,也理解了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但依然不能完整的做出一道函数运用题。可还真别说,根据同桌写出的公式一步一步学,感觉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了,剩下的问题就留到明天去请教学霸小同桌了。

写完作业的周籽拿起手机,页面依然停留在与金迟的对话框上,点开金迟朋友圈,上一条还停留在军训那会儿的照片,那是一张六班集合认真听台上讲话的照片,周籽将照片放大,看到了自己呆呆看着主席台的样子,傻傻的,可惜这张照片,教官却没有露半张脸。返回聊天页面,周籽在对话框快速打出几个字“金教官,你在忙吗?”立即点了发送,关闭手机,不给自己一点犹豫的机会。

滴!很快手机响了。

滴!滴滴!连着响了好几声,周籽瞬间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打开。

刑飞飞:宝贝们!吃饭了吗?作业做完了吗?快来和我唠唠嗑嘞!

郭晓:吃了,做了,不唠。

方钰心:打游戏,别吵吵。

王诗雅:「偷笑」

原来是「闺蜜群聊室」的消息...

刑飞飞:呜呜呜,你们怎么这样对我?「大哭」

周籽:来来来,我陪你唠。

刑飞飞:「感动」还是我的小周籽最好,不理你们了。

周籽页面上方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来自金迟的。

(周籽眼睛亮了一下,突然骤紧的呼吸)

周籽:我突然有点事,明天再聊啊,bye~

刑飞飞:「黑人问号」

刑飞飞:「大哭」「大哭」

郭晓:哈哈哈哈哈哈

方钰心: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王诗雅:「笑哭」

---------------

金迟:刚忙完,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周籽同学。

周籽:emmm,你怎么知道是我?

金迟:或许是心有灵犀?

周籽呆掉了,久久不敢回复,脸红得一塌糊涂。

金迟:逗你的了,瞧你笨得,就只有你加了我微信,一开口,金教官金教官的,我还能以为是别人呐「猪」

周籽:其他同学没加你微信吗?

周籽想起来了当时只有自己成功要到了金教官的微信。

周籽:「尴尬」好吧

金迟:说吧,加我那么久,现在才联系我,是有啥事呀?

周籽:额...没啥事,就是想问你忙不忙。

金迟:前段时间是挺忙,正好从你找我那会儿,就不忙了。「滑稽」

周籽:那,那不忙了,教官就早些洗漱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要睡觉了。

金迟:是该睡觉了。对了周籽,我不忙,有事欢迎打扰。

周籽:额...好的,教官晚安

金迟:周籽同学,晚安「月亮」

结束了和金迟的聊天,周籽慌忙跑到卫生间洗脸冷静冷静

脸上的红晕久久不见散去,心想今天都是经历些什么过山

车的事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