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事变!
作者:木不哉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20-06-22 15:10:50 全文阅读

元凌三十年春,正值新帝登基,天下大赦,民与天同庆,按理说闻熙城内应是热闹欢腾一片,却不想当朝权势遮天的莫宰府家中却出了一档子晦气事儿。街上摊贩大都三五成堆,互相八卦起来。

“欸?你听说了吗,莫宰府家中生了个不孝女儿,弑杀嫡母,逃了!”

“嗐,可不是嘛,那还是个庶出的野丫头,妄想能嫁给什么皇天贵胄呢,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听说那嫡母王氏也是大家之女,不像个刻薄的,白白被这等贼人讨去了性命,可怜了那孙姨娘,年纪轻轻又怀着肚子,生了这么个劳什子被牵连进去,直接被灌了毒酒,一尸两命,只得一席草席子卷了出去,丢到了哪个乱葬岗。也真真是个命苦的。”

“要我说啊,这等没有教养,胆大包天的贼女就应该游街示众,上了断头台,早早去那十八层地狱赎罪去。”

“是啊,这丞相府也不知造了什么孽了,竟发生这种事儿,希望菩萨保佑,快点抓住这孽障,别留在这世间祸害他人了呀。”………

这头,这些个老婆子摊贩正说着,不出半个时辰,那头便有了消息,据说那贼女一路逃到了辞暮楼,不知道被哪个认了出来,召来了官兵,贼女冥顽不灵,自知无处可逃,上了辞暮楼楼顶,高歌一曲,随即跳了下来摔的奄奄一息。

官兵从四处迅速围了上来,抽出腰间的佩刀,一同斩了下去,瞬间血溅三尺,片刻尸体便血肉模糊,被蒙了白布,也丢到了乱葬岗去。空气中只留下那女子的余音袅袅。

  “屋外梧桐风吹雨,淅淅飒飒,红尘路再无归人。一刀斩断虚妄事,重踱到那灯火阑珊。再回首,又回首,你且倾耳听,千不甘,万不甘,入了这金牢笼,此去经年,天地两相隔,不过一句珍重。”

  莫颜兮带着面纱坐在距辞暮楼不远处的小摊贩前,看着楼顶望着自己高歌的姑娘,泪水早已不受控制夺眶而出,这字里行间都是望花的告别之意。

她定定的看着望花的眼泪与疼惜,定定的看着她奋不顾身的跃了下去,定定的看着那些相府的走狗一刀一刀的刺了下去,定定的看着他们仅用一抹白布就让她的生命草草收场。莫颜兮松开紧握的拳头,拿起桌上的茶水倒了一杯,然后对着辞暮楼的方向拜了一拜,将茶水横洒下去,算是为望花的亡灵送别。

  “望花,你且好好看着,今日所受的委屈,来日我定让他们加倍奉还。香雪,走吧,咱俩的命算是望花换来的。”

莫颜兮咬了咬嘴唇,目光无比坚定!

  “是,小姐,香雪定不会忘了今日姨娘,望花香消玉殒都是拜宰相府所赐,我愿立此毒誓,今后就算做了鬼也定要他们鸡犬不宁!”

  二人语罢,莫颜兮低下头拂去了眼里的泪光,重新换上一副明媚的笑颜,在香雪的搀扶下,向城门口走去。夕阳西下,只有两道瘦弱矮小的背影被拉的极长,最后消失在了余晖中。

  出了城门,莫颜兮命香雪去郊南义马市买了一辆马车,自己则去鬼市看了两把轻减锋利的匕首已做防身之用。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两人在约定的城郭树林碰了面,莫颜兮和香雪在车上换了男装,又拿出一块古玉制的玉牌挂在马车的顶棚一角,这是莫颜兮在鬼市一家专门制作仿货的店铺花了重金做的,那古玉中间有一个雕刻的很立体精致的白字,是江湖中人人敬仰的药圣白家令牌,白家人在江湖中结仇不多,威望又高,武林中人大都要给三分薄面的。再加上,莫颜兮跟着莫家祖父也算是学过一些医术的,这样一来倒是很好的庇护了。

戌时左右,皓月当空,一切都差不多准备就绪,香雪出了马车,用发烛点了一盏明灯挂在马车的另一角,然后才驾着马车缓缓向东面儿的官道出发。

  莫颜兮坐在车内整理从家中带出来的杂物,有祖父在世时交给她的几本珍贵医药典籍,母亲最后匆忙塞在她手里的一串洁白无瑕的菩提根手串。还有望花给她的一面刺绣手帕。这些都是那些逝去的人留下来的一点儿念想了。

莫颜兮将手串戴在手腕上,又将那面手帕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入怀中,再把祖父的医书用锦绸包裹好,放在一旁的马车隔层中。

一切收拾妥帖,莫颜兮才有心思慢慢回忆起来。

说来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昨日父亲和王氏才为她定了亲事,据说是国公府庶子生性顽劣,偏偏生母倍受国公的宠爱,便依势在外行事泼辣无赖,经常出现在烟红酒绿之地,前些日子因着得罪了尚书府的嫡长子,国公上朝时被批教子无方,群臣啼笑,面子上挂不住,下朝之后便狠狠的教训了庶子一番。

再说那姨娘哭哭啼啼求了好久的情,也没灭了国公的怒气,国公夫人便趁机出了个主意,准备为这顽劣子弟寻一枚亲事,日后有了人管教,也不会太过放肆。寻来寻去寻到了丞相府,家中嫡女个个美貌如花,多才多艺,宝贝的跟块金疙瘩似的,自然不可能委屈自己低嫁给一个庶子。

而庶女中尚未结亲的也就剩了她一个,虽说年纪尚小,还没有并笈,但凭着国公府和丞相府的交情,还是定了下来,只等自己够了年纪就成亲。说来是亲生父亲,且不说这枚亲事有多不好,但这等婚姻大事,他却并未和自己商量什么,只是昨晚召见自己简单知会了一声就算完了,莫颜兮心里也明白,自己的生母不受器重,她又是个庶女,这等事情也确实没什么好挣的,也就应承了下来,心想只要那人行事别太过分,自己也就随着他过下去了。

未曾想到,今日一大早王氏突然召见自己,说有一些为妻之道要教导。谁知道莫颜兮进了王氏房门,王氏没说几句就暴毙了!

服侍在一旁的丫鬟立刻将矛头指向了自己,莫颜兮趁大乱之际逃回了自己的院中向母亲说明缘由,不出片刻便有人气势汹汹来院里拿人!母亲命人挡着,让望花香雪收拾好东西带着自己从后门逃了出去,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想来也奇怪,这件事情就像是有预谋一般,王氏暴毙当堂,那丫鬟竟毫无慌张之色,倒像是之前就已经知晓,很快的转头咬自己一口,将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而她逃出后还没有一个时辰,那边丞相府就传了消息出来,坐实了自己的罪名,丝毫不给生机,就地正法!

  想到此处,莫颜兮不由得眼中一冷,可真是一位万民拥戴的丞相,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呢!

再说望花,本来就和莫颜兮长的有四分相似,当时莫颜兮正在典行兑换现银,按照那会儿的情形,不出三个时辰,整个闻熙城的大街小巷都会知道此事,到时候别说兑银子,估计自己出现在这典行门口就会被直接擒拿,怕是更不能脱身了。

谁知望花竟然趁着这个空档,说通了香雪,穿了自己的衣服,拿了自己的首饰,稍作装扮便往辞暮楼跑去主动引敌,到了那辞暮楼被误认出来便横了心,从楼上跳了下来,被一群走狗刺的血肉模糊。

说到此处,其实那些人里面还有丞相府的家丁,未必会没有人认不出那人并不是莫颜兮,可疑的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选择了默不作声,任由此事发展下去!

莫颜兮眯了眯眼睛,心想,看来他们要的并不是什么凶手,也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凶手,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替罪羊让这件事顺理成章的发展下去!可惜的是自己,望花乃至焚香院的所有人,自己的母亲,未出生的弟弟都成了为这件事铺路的替罪羊!

可是莫颜兮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王氏就必须死呢?她倒也是为人谦和,在家中倍受爱戴,那丞相也与她相敬如宾,到底是谁想置她于死地,这件事情日后定要好好琢磨琢磨!

眼下虽说是逃了出来,但是她们二人周身只剩下一百两银子,要去往何方,怎么生存都需要好好计算。

“小姐,我们往东走,去哪里啊?”

香雪驾着马车,一脸迷茫。根本不知道往哪处走。

莫颜兮听到外边香雪的提问,也有片刻迷茫,但是她很快就有了答案。算起来她只是一个尚未并笈的小丫头,若是行走在市井之上,没有实实在在的依靠,定然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再说,这丞相府与自己也算是有了血海之仇,其中的弯弯道道也是要搞清楚的,万不能让那些逝去的人白白丢了性命,如此看来,也确实只有一条生路----武林!

  这世道,也就只有武林中的乱世能够接受她们两个!这种地方,女子不会被定义为弱势群体,就说佛陀山的女真教,虽然教内全是女子,但是行事狠辣,做的也是五湖四海的买卖毫无仁义可言,在武林算是闻风丧胆的存在,也不见得有什么人敢去跟前叫板。

而她们既然挂了白家的牌子,倒不如先用着,在武林中也比在市井之地安全些,而且她也需要耳目人手,在武林或许能够发展的更快一些。

想到此处,莫颜兮伸手扶了扶额头,轻声说道:

  “你且往东走着,我们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