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阵符修习
作者:梅子乌龙茶  |  字数:3692  |  更新时间:2020-07-02 15:30:46 全文阅读

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沈桑桑就按照书院的规矩收拾好东西就搬去了书院,刚刚出客栈门就看到了等在外头的陈禾,只见他背着手在门前站的笔直,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一看到沈桑桑就小跑了过来,伸手夺过了她肩上挎着的小包袱,笑着说道:“我送你,这个我来拿就好了。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马车……沈桑桑嘴角一抽:“这……就不必了吧?从客栈到青书门其实走一会儿就到了啊。”

  “别客气,师傅让我照顾好你我就一定要照顾好你啊,走吧走吧!”陈禾二话不说就拉着沈桑桑上了马车,对着仆人说道,“去青书门,然后把我准备的东西也一起搬过去。”

  东西?“什么东西啊?”沈桑桑问道。

  陈禾神秘一笑,并没有说那是些什么,只是说道:“一些你一定用得着的东西。”

  当沈桑桑下了马车看着陈禾带着的一行人把什么桌子椅子和一些其他的东西纷纷往里搬的时候,她可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她一定用得着的东西了。看陈禾这个架势,是要把一个房子搬过来一样,阵仗大的惹来了青书门许多学生的围观。

  沈桑桑一脸僵硬地笑着站在陈禾旁边,看着他一脸得意等待着被夸的神情,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只是说了一句:“我觉得够了吧?”

  “这怎么够?”陈禾睁着眼睛疑惑地看着她,“来青书门一定要住得舒服才是啊!我还在我府上挑了几个机灵的仆人,让他们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什么?!

  沈桑桑立刻拦着了他:“这个没必要吧?我是来学习的,这让人看了怎么说我?”

  “我看谁敢说你!”陈禾微微仰着头用眼光扫了一圈周围围观的人,那群人立刻散开了,随后他得意地转头笑着说道,“没人敢说你什么的。”

  “但是我有手有脚,真的用不着啊……”沈桑桑说道。

  陈禾笑着回答:“我不也有手有脚吗?主要是让人伺候好不用自己浪费时间啊!”

  “……”沈桑桑眨了眨眼,对他僵硬地一笑,这一笑,让陈禾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他立刻回答道:“我明白了,不要仆人。”

  沈桑桑轻笑着点头:“你先回去吧,我去收拾收拾。”

  “那好吧。”陈禾一脸失落,耷拉着脸转身,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看着陈禾离开时的背影,沈桑桑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走进了青书门学生生活的院子。

  这一路上,沈桑桑迎来了许多人的目光,也听到了不少人的窃窃私语,基本上都是在议论陈禾和她的关系。突然,有一个小姑娘走过来跟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啊,我叫徐柔,跟你一届的青书门学生。”来人对沈桑桑友善的笑着,双眼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很是可爱。

  “你好,我叫沈桑桑。”她回答道。

  徐柔跟她并排走着,然后问道:“你和陈家的小公子是什么关系啊?他很喜欢你吗?”

  “喜欢?”沈桑桑笑着看向她,“就这么个小孩子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他只是答应了一个人关照我一下而已。”

  “哦,这样啊。”徐柔的眼神松了松,像是放心了。

  沈桑桑看到她的神色,突然也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小姑娘以为自己是她的情敌啊。

  走到学生院,沈桑桑和徐柔告了别,就走了进去,发现给自己安排的竟然是一个单独的房间,陈禾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很大可能上是公孙老师安排的。收拾好自己的住处,沈桑桑就去了学堂,发现正好是赵楠益老师的课,齐珊珊正坐在第一排如痴如醉的望着赵楠益。

  沈桑桑走进去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下,开始听起课来。

  开始的第一堂课,赵楠益只是念了一遍门规,叮嘱了几句,介绍了一下青书门的历史以及各个学院的具体位置就下了课。并且分发了门中统一的衣裳叫新入门的学生换上。领完衣裳,沈桑桑正要走,微微一侧眼就发现了要来捣鬼的齐珊珊,嘲讽的一笑。

  看着正准备从背后推自己一把的齐珊珊的身影即将靠近,沈桑桑轻哼一声,一个转身站住,齐珊珊没有防备,直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新发地衣裳也被地上的尖石划破了一个大口子。沈桑桑一脸无辜地低头看着她:“哎呀,齐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齐珊珊愤愤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裳,瞪着沈桑桑喊道:“沈桑桑!你别以为你有陈禾和那个人护着就多了不起!你不过是一个靠着男人的臭丫头!”

  沈桑桑并不生气,只是笑着看着她,一字一句满满都是嘲讽的意味:“有人护着就是了不起,靠男人又怎么样?你齐家二小姐怕是想靠男人除了你父亲和哥哥也没人让你靠着吧?”说完,她淡淡地瞥了一眼气急败坏的齐珊珊,转身离开了。

  回到住处关上门,沈桑桑正要换上门服,刚刚解开了衣带就听到了一些动静,立刻绑好了衣带,微微侧过脸,眼神一凛:“谁在那儿?”

  从暗处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她转身望去,发现竟然是晏知榆,眼里的戒备这才消失:“你怎么来了?”

  “我来还不是因为某人忘记了自己的承诺?”晏知榆转动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说道。

  沈桑桑笑着让他坐下:“这不是还有事情没办完吗?我了解到了一点别的信息,没顾得上。”说完,她赔着笑给他倒了一杯水。

  晏知榆不以为然地一挑眉:“我来猜猜……是你发现杀害你姐姐的根本就不只是李山海,而是另有其人对吗?”

  “你还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沈桑桑一脸惊喜,坐到他对面问道,“那你知道什么组织用玄鸟作为图腾吗?”

  “知道。”晏知榆回答道,“只是我为什么告诉你?一个不信守承诺的人,我才不告诉。”

  “哎呀~”沈桑桑撒娇一般望着他,“我保证,你要是告诉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晏知榆瞧着她的样子,勾了勾唇角:“这样好了,我知道你想要先弄清楚李山海的事情,我给你半个月时间,这半个月时间内你弄清楚想要知道的事情,跟着那位阵符师学习一段时间,半个月时间一到,我来接你。你正好可以陪我办一点事情。”

  “半个月?半个月时间我弄清楚李山海是没问题,但是就半个月,我如何跟老师学习阵符?就算是学也不一定能学到什么啊。”沈桑桑有些为难的撇了撇嘴。

  晏知榆喝了一口水:“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你用半个月跟随他学习阵符术,我向你保证,你一定可以学的七七八八,你的天分,可远比你自己想的高得多了。”

  “真的?”沈桑桑将信将疑地望着他,想来他也没有骗过自己,于是说道,“那好吧。”

  “嗯。”他站起身来,眼神看向别处问道,“你那个朋友走了?”

  沈桑桑神色变得失落了一些,低着头,闷声回答道:“对啊,昨天夜里走的。”

  “那就好……”

  “什么?”

  “没什么。”晏知榆笑意加深,“我先走了。”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沈桑桑一脸无奈,这个人总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公孙江寒答应沈桑桑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沈桑桑跟着他的几个学生一起去到了李山海的屋子里清理遗物,沈桑桑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心想着会不会是李山海已经把有用的东西销毁掉了,正要放弃,她无意间踩到了一块木板,听到了“咯吱”一声,她轻轻一笑,藏的够深啊!

  清理好的学生喊沈桑桑一起离开,沈桑桑借口自己的东西掉了要自己留下来找找,等到那群人离开了,她才后退一步,蹲下来看着面前松动的一块地板,取出头上戴着的发簪撬开了这层地板,果然发现了一个暗格。她伸手四处摸索着,找到了一块突出的地方,用力按下去,暗格就打开了。沈桑桑朝着打开的暗格看去,发现里面有一个用锁锁着的玄铁做的盒子。为了避免待的时间太久被人发觉,沈桑桑只好将盒子受到百集囊里,又将地板还原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好了门。

  沈桑桑打量着手中的盒子,又看了一眼那块锁,发现是较难打开的中继锁,这个锁的锁身处安装着一个细微的暗格,暗格里有强性的腐蚀性液体,一旦开错,液体就会流入盒子内腐蚀里面的东西。所以说开锁的机会只有一次。

  “什么啊,我有没学过开锁!”沈桑桑恼怒的将盒子摔倒地上,站起来准备直接一脚踩上去,弄破玄铁盒身,却在脚即将触碰到的时候收住了力,弯腰将它捡了起来,灵光一动:“晏知榆一定有办法啊,而且他还知道有关于玄鸟图腾的事情,到时候一起交给他让他帮忙不就好了吗?”如今应该要好好学习阵符术才是啊。

  想到这里,沈桑桑将盒子又收了回去,前去寻找公孙江寒了。

  作为公孙江寒的入门弟子,沈桑桑被安排到了专门的阵符院学习,作为老师,公孙江寒对自己院内历届弟子都十分严苛,如果不学到一定的境界是完全不允许毕业的。由于这些学生都是以往青书门招生大会最后的获胜者,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天赋方面也是尚可,理解起来也不会有多困难,但还是有不少弟子难以参破。

  “今日,我就来讲一讲什么是阵符。”公孙江寒说道,“所谓阵符就是以笔画符,移魂为阵。阵符自有其规律,掌握好分寸,念力魂力集中,就能画出阵符。但是能参透阵符高层境界靠的就是天赋了。阵符一门最出名的是神魔大陆寒清门莫家家族。厉害的阵符可以突破魂力限制,敌对比自己魂力等级高三级的魂师……”

  沈桑桑的领悟力确实高的可怕,就连公孙江寒都说,自己在神魔大陆都没有见过如此高的参透力,他才仅仅给她上了两次课,就发现沈桑桑已经到了阵符师的入门境界了,要知道一般来说,阵符师入门是非常难的,有人穷其一生都无法领悟阵符的核心。

  见自家少主天赋异禀是个难得的鬼才,公孙江寒心里也是十分骄傲的,觉着重振半鉴门的日子又近了一步,开始对沈桑桑的教学加大了力度,倾囊相授。沈桑桑不负众望,在阵符院学生们的目瞪口呆之下竟然只用了十天就达到了他们修习了两年甚至三年达到的中级化境,前往阵符阁闭关修炼去了。公孙江寒开始各种夸赞沈桑桑,对院中的弟子们也加强了教学,就连喝酒的时间都少了一半,让院中的弟子们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啊,毕竟不是谁都是沈桑桑,不是谁都拥有像沈桑桑一般的天赋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