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逆天道女很嚣张 > 正文
第1章 穿越
作者:不会爱的小笨蛋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0-07-31 11:07:31 全文阅读
万丈深渊,风呜咽而过,一只老鹰在上空盘旋了一阵,忽然扑腾着翅膀俯身而下,直冲崖底,两只爪子微微一用力,一条拇指粗细的蛇便被它抓住了。

老鹰警惕的转了转头,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缓缓坐了起来,它歪了歪头,片刻之后像是受了惊吓,抓着那条蛇惊叫着飞走了。

南轻雪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地回头过,却觉得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一般,痛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却直接愣住了。

她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淡紫色长裙,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伤口。

有鞭伤,刀伤,还有一些伤口的形状她都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伤的。

有的伤口已经结痂了,还有的是最近才形成的。

她不是在家睡觉嘛?

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深吸一口气,南轻雪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一下,痛的她直接“嗷呜”出声,这才低着头,认命的发现,她很有可能穿越了。

不是吧!

这种玄幻的事情为什么都能被她碰上?

南轻雪无奈扶额,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她好不容易攒够了九位数的银行卡,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一下,一朝穿越,什么都没了。

南轻雪只觉得心肝都跟着痛了,一口气瞬间卡在了喉间,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

而且看这具身子的主人,生前应该没少被虐待,她怎么就这么命苦。

穿也不穿个大户人家。

南轻雪顺手抓起一旁的一块巴掌大小石头,犹豫着要不要给自己一个暴击穿越回去算了,毕竟电视剧小说里都这么演。

她颤抖着手将石头举起来,重重的往自己脑袋上砸,在快要撞到的时候,石头猛的停住了。

南轻雪皱了皱眉,不是她怕死,而是她刚刚转头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

微微眯了眯眼,她仔细看了看,发现不远处的河边竟然金灿灿的,因为这崖底怪石嶙峋,那些东西被石头挡着,看不到全貌。

南轻雪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心中隐隐有了几分猜测,她迫不及待的从地上爬起来,拖着快要散架身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当看到河边的东西时,南轻雪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这河边,密密麻麻堆着的全是黄金!

就像一条金色的河流!

晃得南轻雪头晕目眩,

南轻雪颤抖着手捡起一块黄金块,用力的咬了咬,差点硌碎她的牙。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黄金!

和这些黄金比起来,她的九位数又算什么!

在这一刻,南轻雪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她现在觉得穿越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南轻雪将那些金子大把大把的往怀里塞,塞到最后不停的往外落,可这条黄金河还是满满当当的,丝毫没看出金子少了一堆的样子。

南轻雪眨了眨眼,将怀中的金子全都扔了下去,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金子发愁。

这些东西,她一个都不想留下。

正思索着,南轻雪只感觉脑袋上“咣当”一声,紧接着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旋转,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不是吧,贪财的报应来的这么快,她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砸了自己,便歪倒在一边,晕了过去。

“喂,醒醒。”

迷迷糊糊中,南轻雪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

这声音清冷,像是碎玉一般,空灵而悠远。

南轻雪缓缓睁开眼睛,一脸懵逼的坐起来,摸了摸被砸的生疼的脑袋,看着四周金灿灿的一片,原来刚刚的一切都不是梦。

“你醒了。”

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南轻雪吓了一跳,猛的回过头,看了看四周。

这悬崖底下除了她好像就没有别人了,可现在是谁在说话?

“别看了,我在这。”

南轻雪觉得这声音好像就在她周围,她抓了抓头发,真是见鬼了。

“哎……”

一声轻叹飘来,南轻雪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在那一堆黄金中,居然落了一块玉佩。

那玉佩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上面还刻着麒麟纹饰,在一堆黄金中,显得很是脱俗典雅。

莫非刚刚把她砸晕的就是这小东西?

“刚刚就是我砸的。”

还不等南轻雪开口,那冷冽的声音好似猜透了她的想法,直接回答了她。

“哎,我刚刚还以为是我遭了报应,原来是你在作祟!”

南轻雪咬了咬牙,抬脚就要去踩,这叫什么事,现在连一块玉佩都要来欺负她了。

她的脚刚抬起来,玉佩忽然发出一阵淡绿色的光,一团白烟从里面飘了出来,渐渐化为一个人形。

男子一袭白衣如行云流水,墨玉一般的长发用玉冠高高的束起,目光清冷,仿佛沉寂千年的幽潭让人琢磨不透。

他身上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寒意,好像冬日的冰雪,清冽幽然。

南轻雪吓得后退两步,一个重心不稳,直接跌坐了下去,呆呆的看着面前宛如谪仙般的男子。

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什么话都没有说。

好半晌,南轻雪才回过神来,吞了吞口水,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刚刚……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的鲁莽。”

不管怎么样,识时务者为俊杰,先认怂再说。

这东西是从玉佩里飘出来,不是妖怪就是鬼,虽然她还有些接受不了,但万一惹得这妖怪不高兴了,把她杀了怎么办。

她还没好好享用这些黄金,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我叫白诀。”

“白诀?”

见这妖怪说话还挺客气的,也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南轻雪这才松了口气。

“这里是哪?”犹豫片刻,她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这个我等会再告诉你,我现在想请你帮我个忙,这块玉佩的神力快被我耗光了,他承载不了我的神识多久,等到神力彻底耗光的那一刻,我的最后一缕神识也会随之消散,所以我想进入你的识海。”

白诀说的诚恳,南轻雪这才发现他的身子有些虚幻。

“拒绝。”

南轻雪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虽然不清楚他具体说的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可以和你签订主仆契约,只要你受伤或者过的不好,我会承受你的双倍。”

额……

南轻雪微微顿了顿,听他的意识,她来的这个世界似乎不简单。

看到她犹豫,白诀眉眼低垂,左手一翻,在他手上,忽然出现一块用水凝结而成的镜子。

镜子四周光芒流转,虽然是水,却映照的十分清晰。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还可以解除你身上的封印让你重新修炼。”

修炼!

南轻雪有些吃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不是吧,她穿越到的难道是一个修真的世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是不是代表着这个世界完全是靠实力说话。

修炼代替学校,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南轻雪心里高兴的不行,可表面上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你说我身上的封印又是怎么回事?”

白诀上下打量了她片刻,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手中的那块水镜放在她面前。

南轻雪有些奇怪的看向镜子里面,眼中露出一丝惊恐,她脸上有一块巨大的红色印记,几乎盖住了半张脸,看起来有些骇人。

“这个就是封印?”

白诀淡淡的点了点头:“你这个封印有些特殊,不过我还是能够解决。”

“我同意,我同意你说的。”南轻雪点头如捣蒜,不仅是因为颜值的问题,她还想活下去,来到这种世界不修炼,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白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收起那块水镜,手中荧光流转,双手飞快的结印,南轻雪看的眼花缭乱,只觉得在她面前的手,有无数道虚影。

“生死契。”

白诀薄唇轻启,他手中的金光忽然化为丝丝缕缕的线,萦绕成许许多多的字。

南轻雪看了看,发现一个字都看不懂。

“手给我。”

南轻雪抬了抬手,像是想起什么,又将手收了回来:“这上面的东西我都看不懂,你不会耍我吧。”

万一她签了这个什么契约,把自己卖了怎么办。

白诀微微勾了勾嘴角,南轻雪这才发现,这个人是真的长得很好看。

“你现在也只能相信我,如果我不帮你,就算你出去了,也只是个任人宰割的废物,更何况,你现在根本就出不去。”

南轻雪顿了顿,虽然他这句话说的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她轻叹了口气,将手伸了过去,算了,就相信他一次吧。

白诀将南轻雪的手心划破,飞快的放在那堆字上按了一下。

南轻雪吃痛,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掌心处的伤口从虎口一直延伸另一端,就算是要用血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南轻雪撇了撇嘴,现在连个止血的东西都没有,还火辣辣的疼。

白诀面前的那些字忽然金光大盛,让南轻雪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等到那片金光淡了下去,那些字再次化为丝丝缕缕的线,从南轻雪眉心处钻了进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