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梅烟镇晚上的夏日诡谈
作者:如沐春分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20-09-09 11:40:47 全文阅读

梅烟镇是一个经常下雨的地方,这里白砖青瓦的墙边,拐角处也总生着些湿润的青苔,青色之上有几粒米大点儿的黄色小花点缀着生机,增添着色彩;一席凉风,几场梅雨,淅淅沥沥的卷来几缕神秘浮动的荷香;延延展展,严丝合缝的笼罩着整个梅烟镇的天空,被烟雨洗去了铅华,纯洁的像一整块蓝色水晶;湛蓝空灵,清绝明净。

聚聚散散的人群踩着刚被春水浸泡过的青石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白天,几个妯娌三三两两的聚在屋檐底下,磕着瓜子喝着茶水,聊一聊那些曾经从她们的生命里偷偷溜走的时光——是人间琐碎的烟火声。

晚上的梅烟镇漆黑静谧的夜空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子,因为白天的时候天空刚被雨水冲刷过所以星子也格外亮,像细碎的宝石躺在青色天宇上熠熠生辉。不一会儿,镶着金环的月亮就拨开云雾,将朦胧的光辉照在鳞次栉比的屋舍上,远远看去俨然是被铺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

然而夏天闷热的空气像一团鼓满了热气的结界一样紧紧的把月荼包裹着,从湖面吹来了一阵带着水汽的凉风,吹在肌肤上是难得的清凉!舒服的月荼忍不住要打开浑身上下的所有毛孔,来感受这个夏夜里最惬意的馈赠。

“听我爷爷说,以前的梅烟镇就是个死人堆。别看现在这么繁华,也不过这几十年才有的人气儿哩!”

诡异低压的垂髫童儿的声音在本应无人的学堂里幽幽荡起,那游若细丝的声音若有若无,轻的像一阵微风就能吹散一样,但是阴阳怪气的沉重感却像是一个千斤重的玄铁在你心里重重一击。如同一只小鬼从鬼门关里爬出来在你身边挥之不去。

此时被夜色笼罩的学堂早早的就下课了,教书的方先生也早就给门子落了锁。但是本应该空无一人漆黑的教室里突然亮起了一抹光,几团半人高的影子映在了纸糊的门窗上,忽闪忽闪的煞是诡怪,若是此时有人经过此处定是要被吓一跳的。

“为什么啊,怎么就说是死人堆了?”月荼捅了捅身旁的小男童,催催他快些讲,莫要再说些卖关子的话吊人胃口。

小男童名叫李响,成绩不好不坏,不过中游水平,但是平日里素爱看些野书杂书,想象力是极其的丰富。每每到了晚上夜市瓦子点了灯,戏子们咿咿呀呀的唱起曲儿来,这才搬着到他腰的凳子到说书人那里去听故事。

什么姑娘家的情情爱爱他听,听到了那情深处,他也忍不住潸然泪下;汉子们的江湖情谊他也懂,听到了高潮的时候他也会激动拍着大腿叫好!但是他更喜欢听一些怪力乱神的话本,因为他想当一个真正的“说书人。”

“是‘悯生祭台’啊,听说过没有?”

月荼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对面的林枣问他知不知道,林枣也很茫然啊,于是说道:“你看着俺,俺也不知道,李响这家伙看过的书听过的本子可比俺吃过的枣子都多。”说完就鼓动着李响继续说下去。

见有人对他讲的故事颇有兴趣,不由得精神抖擞起来,坐直了身子,讲起来也是绘声绘色,有模有样的,怕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说书先生嘞!

“‘悯生祭台’之所以叫‘悯生祭台’这事还得从百年前说起,传说百年前有个大魔头叫苏怀然,苏怀然本是弘曦派掌门清逸的关门大弟子,但是因为清逸掌门似乎更看重他的师弟苏磐巉(chan),心生妒忌的苏怀然就偷偷修炼魔道,走了捷径没想到最后走火入魔身体最后被心魔控制,在心魔的怂恿之下杀害了很多无辜修士甚至还有手无寸铁的黎明百姓!”说到这李响不由得捶胸顿足,扼腕叹息,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血腥残暴的人呢?!

听到苏怀然残害无辜黎明百姓的时候,月荼也在想,幸好这个大魔头已经不在了,要是真的让自己碰到了一定要杀他个干干净净,直接让他在这世上灰飞烟灭,连轮回的机会都不给他!

“后来弘曦派掌门清逸长老悲悯众生,带领全派弟子前去讨伐,后来双方大战了三天两夜,苏怀然见不是清逸掌门的对手,于是就跑到了咱们的梅烟镇后面的那座山上去了,清逸掌门哪能就这么放过他呀,于是带领着苏磐巉和一众弟子来到此处将苏怀然绞杀。因为战斗太激烈了,苏怀然又得道很深,修为不足的苏磐巉最后死在了那场战斗之中。

因为弘曦全派上下悲悯众生,又为了悼念苏磐巉的死,所以将百年前的那场大战称之为‘悯生祭台’。”

林枣气不过,浓密的眉毛都竖起来了,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眼睛此刻竟然也圆溜溜的瞪了起来,呼哧呼哧的从鼻子里喘出的气都把烛光吹的晃动了,说道:“这个苏怀然真是太可恶了,见不得人家好,临死了还得再拉一个垫背的,这心眼儿也忒坏了!要是我现在就是一个刽子手该多好,我一定要亲自砍断他的魂魄,让他为那些死去的百姓们赎罪!”

“不过啊我听话本里说了,因为苏磐巉和那些个修士啊,百姓啊死的都太惨了,太委屈了。怨气太重了,阴间的阎王老爷都不收他们的,所以啊他们那些在‘悯生祭台’里牺牲的人们非但没有投胎去了好人家,反而改成了没人要的孤魂野鬼,每每到了晚上的时候就能听到后山的魂灵在呜呜呜的哭着喊着叫冤……”

恰逢此时一阵凉风平地而起,直冲九天云霄,吹开了紧闭的门窗,还带起了一片云朵遮住了半边月亮。

顿时黑了一半的天空加上门窗的异响把旁边的小女童吓了一跳,忙不迭的往月荼怀里钻,一边还挥舞着拳头捶打着那个讲故事的男童,一边打还一边哭嚎。

月荼身为一个女孩子却最见不得女生哭了,尤其是像小雪儿这样香香软软的大家闺秀。

“李响!你看看你,说的那么恐怖都把小雪儿吓哭了。”

李响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把故事说的生动形象那是他毕生的梦想,是他的目标,怎么反倒是他的错了?于是立马反驳道:“月荼你怎么能这样,刚刚还是你叫我讲的呢,怎么现在小雪儿哭了你就只怪我了?”

本来月荼还想再反驳点什么的,但是她圆溜溜的大眼珠子转了一转,觉得李响说的话还挺对的,自己好像真的没占什么理,于是就乖乖的闭嘴了。

但是长的又黑又壮的林枣就看不下去了,伸出他肥嘟嘟黑乎乎的小手使劲戳着小雪儿的小脑袋瓜子,说道:“都跟你说了,害怕就不要过来了嘛,你还来。自己吓自己还怪起别人来了,尽知道添麻烦。”

这一说可不得了了,小雪儿哭的更凶了,连最最怜香惜玉的月荼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俄然间,学堂里就传出了小雪儿的哭声,林枣的责备之声,月荼和李响的争吵声。作哭作闹,畅叫扬疾似是蜂喧又如沸锅。嚷唧之间,不知不觉的本来恐怖的气氛眨眼间烟消云散。

“吱呀——”教室的门突然就被一只枯槁蜡黄的手推开了。借着月光他们看清了这手的手皮都松垮了,再往上看就看到了这双手的主人。

灰白的头发在月光下散发着银色光辉,横眉冷竖,只见已是天命之年的方先生下巴上蓄着的那一撮小胡子都气的分叉了!手里拿着戒尺气冲冲的站在门口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又是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又跑来干什么!”

“不好,快跑!”月荼率先带头从窗户上跳下去,李响,林枣和小雪儿就像下水饺一样,“扑通扑通”的跟着月荼跳下了窗户,方先生就在他们身后喘着粗气追着,嘴里还喊着:“慢点,慢点………”

小雪儿还一边跑一边哭着:“呜呜呜……怎么办啊,方老头要追上来了。”

“你放心,方老头上了年纪,追不上的!来,小雪儿,把你的手给我,我跑得快带着你跑。”说着,月荼伸手抓着小雪儿的手就往前冲,完全顾不上小雪儿能不能跟上。

四个人一口气跑到了村子深处的老榕树下,途中都不带停下来喘口气的。

直到他们确认了方老头不可能再追上来这才停下。

月荼扶着老榕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呼呼呼呼……哈哈哈,方老头一把老骨头了,追不上了,啊,累死我了。”

林枣也疲惫的坐在树根上,突然涌进来许多的氧气让林枣觉得肺部有些疼痛:“呼呼呼~太刺激了,下次还来呗!”

一听还有下次小雪儿马上不干了,她一边费力的往鼻子里吸气一边抽抽搭搭的哭道:“啊?怎么还有下次,不要了,不要了,呜呜呜……这么晚回家教习姑姑要罚死我的,呜呜呜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