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 第一卷
简父住院
作者:心婉瑶  |  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0-07-02 21:34:49 全文阅读

“他不让说你们就瞒着,你不是有我电话吗?打个电话很困难吗!现在后果你看到了,他不让说的结果就是把他自己送进手术室!”简天逸情绪异常激动,显然简氏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

  我是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火,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可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简天逸扶着额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在努力平复情绪,良久,他轻轻的问了句,“报警了吗?”

  “报了报了。”李和连忙点头,“警察说一有进展就立马通知我们。”

  我踱步在他身边,试着安慰道,“天逸,你先别着急,我们先坐下来等吧。现在伯父还在里面手术,一切等手术后再说,好不好?”

  简天逸总算是听话的移动了步子,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我靠在他旁边坐下,拉过他的手,两只手把它紧紧握在手心,手指在他手上轻轻摩挲。

  “我没事。”看出我的担心,他扭头朝我轻声说,脸色已平缓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医生走了口来,摘下口罩说,“手术很成功,病人还在麻醉中,再过一会儿你们可以去病房探望了。”

  几个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我跟简天逸一起守在床前。

  简父还在睡着,简天逸准备回家拿些住院物品,最近几天正好阿姨有事回了老家,他便决定自己回家一趟,而我则留在医院守护病人。

  简天逸到家后匆匆收拾了几样衣物正准备离开,瞧见书房的门还开着,便顿了顿。那个地方,在他从小到大的印象中,消耗了父亲最多的光阴,那么多年来,他总是把自己关在那里,隔绝着一切,也包括他。

  犹豫片刻后简天逸走了进去,桌上有一个打开的本子,像是日记,他只是随意瞟了一眼,却一下怔在了那里。

  他在日记本停留的那一页,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阿美,今天跟天逸争吵,他用一种特别的眼神质问我,那种眼神,我从来没有见过,它像一个黑洞,把我一点一点吞噬进去,我感觉到被一种很深的绝望、痛苦,深深的包围着。那一刻我才醒悟到,这么多年,他恨我,他恨我!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拿你当借口,我承认,你的突然离开对我打击很大,我为了忘却你离开的伤痛,整日用工作麻痹自己,我以为,我把简氏守住了,我的心就能得到解脱和宽慰。可我忘了,我还是一个父亲。这些年,我错过了太多,我错了天逸的成长,错过了他的童年,他的少年,他的毕业,我只顾自己失去你的痛苦,我却忘记了他失去妈妈的痛苦。我太自私了,我甚至还想牺牲他的婚姻来挽救我们共同的事业,我,我恨我自己。想到那些年他一个人孤独的童年,他每次对我默默的企盼,我的心真的好痛,阿美,阿美。。

  我累了,也老了,我在决策上连续犯了好几次大错,简氏,怕要守不住了。我之前是想到利用天逸联姻来挽救简氏,可是现在我明白,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的成长我错过了,我不能再牺牲他的婚姻,牺牲他后半身的幸福,做父母不能这么自私。我知道,简氏有一你一半的心血,我想守着他,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办法,你原谅我好吗?我不能用天逸的婚姻去拯救它,我不能!他是我们共同的儿子,他的幸福远比我们共同的事业更加重要,我相信你一定会理解的,对吗?我好想你,阿美。”

  日记本哐当一声掉在桌上,简天逸目光呆滞的站在那里,身子微微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这么多年父爱的缺失竟是他在逃避。他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些孤苦伶丁的夜晚,一个人瑟瑟的抱膝缩在角落里,听着外面的电闪雷鸣,吓得死死的捂住耳朵。他多想有个人能过来抱着他,把他搂进怀里,安慰他不要害怕。

  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但他还是长大了,并且在完全不依靠他的情况下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他以为他们的父子将会一直这样不冷不淡的相处下去,但他却开始反悔了,开始想做一个体恤的父亲了。

而简氏,简氏原来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如今,守护简氏的责任,只怕要落在自己身上了。

  简天逸在书房茫然的站了很久,直到累了,才收拾起凌乱的思绪朝医院赶去。

  我静静的坐在床前,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床上的人。

  那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虽然此刻他脸色憔悴,眼睛深陷,整张脸异常瘦削苍老,但即使这样,也能从他跟天逸有些相似的五官中看出,年轻时,他一定也是个英气逼人的男子。

  只是,岁月不饶人,眼前的他白发众生,皮肤松弛,脸上跟脖子上长满了褶子。

  他双眼微闭,脸色平和,从睡相来看,这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

  我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暗了下来,远处的楼里开始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亮起。

  “你是谁?”微弱的声音传来。

  “叔叔您醒啦。”床上的人眼睛微睁,好奇的盯着我,我朝他莞尔一笑,“我是谢星晴,天逸回家拿住院物品了,一会儿就过来。”

  “你是,天逸的女朋友吗?”他试探着说,却又带着几分笃定。

  “嗯。是的。”我有些害羞的点点头。

  他静静的打量了我一会儿,忽然问道,“天逸他还好吗?”他的儿子已经好久没回家了。

  我一时没明白话里的意思,有些愣怔的望着他,犹犹豫豫的回道,“他挺好的呀。”

  “那就好。”他像自言自语。

  “您喝水吗?我帮您倒杯水吧?”

  “谢谢你,小姑娘。”

  额,又被叫了小姑娘。我在杯里插上吸管,慢慢的放在他嘴边,“叔叔,我看起来很小吗?”

  他嘴唇轻轻动了下,似是想笑,可又觉得力气不足,“你多大了?”

  “嗯,天逸比我大六岁。”

  “那还是小姑娘。”

  天色已经全黑了,虽然是夏天,但房里开着空调,窗户全部紧闭,将夏日的暑气与浮躁一起隔绝在了外面。我跟简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许着累了,他聊着聊着就又睡着了。

  晚上我跟天逸挤在狭小的床上,旁边有沙发椅,他偏不,非要跟我躺一起。整个晚上,他都抓着我的手,哪怕睡着的时候,手被他握着不好随意翻,但心里却是暖的,原来,我们都是那么的害怕失去彼此。

  我朝他怀里挤了挤,他似是感受到了,闭着眼睛一把牢牢环住我,我在那个温热的怀抱里安心的睡去。

 陆家嘴是上海浦东区最繁华的地带,各种高档写字楼林立其中,赫赫有名的叶氏集团总部就在这里。叶氏最早是做石油化工的,后来赚了钱就开始四处投资,生意越做越大,现在正准备进军房地产行业。

  叶氏大楼28楼,董事长叶力天正在办公室看一份文件。

  “爸!”一声急促又熟悉的呼唤打断了他。

  他抬头,目光温和的看向自己女儿。

  叶千一眉头紧蹙,将一份文件放在父亲面前,急切的问,“您不是已经答应要投资简氏吗?怎么刚才听叔伯说您已经撤资了?”

  叶力天看她的神情,早已猜到她为此事而来。他放下手头的文件,重新换了个坐姿,这才不紧不慢的回道,“那是以前。”

  “现在怎么了?”

  “简天逸他有女朋友你知道吗?”叶力天突然说,说完一双眼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女儿的反应。

  叶千一的目光明显怔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如常,“我知道。但这跟投资简氏并不冲突,我记得您很早就说过,想进入房地产行业,而简氏正好主营就是房地产。”

  “你是不是还喜欢简天逸?”他没接女儿的话,直接了当的问道。刚才看女儿的神情,他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已有几分笃定。

  叶千一轻抿着嘴唇,犹豫着,半天没说话,她不敢随便开口,因为她还未揣摩出父亲问这句话的意图。简氏目前的情况她是清楚的,这笔投资款对简天逸来说非常关键,她怕一不小心就陷入无法挽回的境地。

 她沉默着,但父亲却似乎很有耐心在等着她的回答。

  半响,她暗吸一口气说道,“是,我是喜欢他。我不想看他有事。爸,您能不能帮帮天逸,简氏现在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除了我们,没人愿意帮他。”

  虽然已料到答案,叶力天还是难掩失望,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说,“一一啊,感情的事情是双方的。没错,我之前让你跟他相亲,的确是有意把你嫁给她。就他本人而言,我是很看好的,洁身自好,从来没传过什么花边新闻,又身怀有商业才能,这样的人我自然是欣赏的。只不过,他的心思不在你这里。虽然很无奈,却是事实。”

  “那又如何?”

  “你是我叶力天的女儿,在感情上不用这样委屈求全,他没看上你,多的是有才有貌的男人,爸爸会再为你安排。至于简氏,无亲无故,我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去救它。”

“可是我不想看到天逸有事,爸,你就当是帮我行吗?”

“一一!”叶力天有些生气的唤道,“你是你,他是他,商业上的事情怎么能这么儿戏呢!”

  “就没有一点可以挽回的余地吗?”她依然不死心的问道。

  “除非他简天逸是自己人。”叶力天最后丢出了一句。

  叶千一站在那里,焦急的看着父亲,欲言又止,她清楚天逸的性格,他断不会为了公司利益出卖自己。两个男人,都是同样的固执。

  “好了一一,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爸爸累了,别再把简天逸的事情拿出来说了。”他看她站在那里出神,直接下了驱逐令。

  叶千一轻叹口气,无奈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