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蒙面人差点掐死我地底世界惊魂
作者:云朝楚楚  |  字数:11374  |  更新时间:2020-08-06 11:00:31 全文阅读

阴狠师姐凤仙花差点掐死我

我没想到今天早上。

我居然是给一个恶人。

掐着我的脖子给掐醒的。

要知道我差点窒息而死!

我现在真是好难过!

好痛苦痛苦啊。

我睁开眼睛,露出畏惧的神色。

我瞪大眼睛看去。

原来是一个蒙面的黑色裙子的女人。

我只知道这个女人身上。

有一种奇怪的幽香。

而且她的身段非常的好。

身高大概有1米83。

这个女人发现我怕他。

他就得意的一笑。

她还露出非常险恶,。

非常奸诈非常恶心的笑容。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猫。

想要玩弄我这只老鼠。

他现在玩心大起。

不急着把我杀死了。

我居然暗自庆幸!

自己能多活一会儿。

她甚至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

“高含欢,我知道你很疑惑想知道我是谁?”

“你也疑惑我为什么要杀死你?”

“那我好心告诉你吧。”

“只有你死了,我才有好。”

“如果你不死!我就没好!我这辈子就完了。”

“你说我要不要杀死你呀?”

“我们两个人的命格居然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两个人一生命运造化就会对半分。”

“如果你活着。我一切都会被你夺了去。”

“我的气运至少要削弱一半。”

“我怎么肯将我的资源分给你一半!

甚至超过一半。”

“你甚至会完全抢走我的资源。”

“我一定要杀了你。”

“怪就怪你的八字跟我一模一样。”

“我跟你两个人绝对不能共存在这一片天地间。”

“我必须杀死你,你认命吧。”

“乖乖去死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

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虽然我非常的惊诧。

但是我更加的聪慧机灵。

我艰难的开口说道:

“你就是我心中的魔障。”

“我只有去掉我的魔障。”

“才能真正变成一个修仙者。”

“没想到你会先要杀死我。”

“现在我只是初级阶段修仙者。”

“没想到我会死于我的魔障。”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么草草的死了。”

“你为什么现在就急着杀死我?”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难道你就不想成长。”

“变成真正的大魔王吗?”

“反正你比我厉害,何必急着杀死我?”

“不如你我仙魔同体一起修炼。”

“在修仙的路上你我也好有一个伴。”

“可以相互帮助,一起克服重重难关。”

“你没有我不行的,相信我。”

“我们不如一起携手与共。”

“共享美好明天。”

“何必现在就急着杀死我?”

“留下你孤零零一个人啊!。”

“那你多可怜啊。”

“既然我们两个人关系这么亲密。”

“不如我们顺其自然顺水行舟,合作吧。”

“将来的修仙之路还很长。”

“肯定会遇到不计其数的妖魔鬼怪。”

“你一个人不行的。一定会腹背受敌。”

“双拳难敌四手!非常的危险,留下我吧。”

“我发誓我们两个人仙魔同体。这是天意呀。”

“要知道修仙的道路太长太崎岖了。”

“你一个人不行的,放过我!别掐死我。”

“干脆我们两个人赌咒发誓,永远合作。”

“如此我们才能克服重重难关,才能胜利呀。”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放过我!我要断气了。”

没想到我真的劝服这个黑衣女人了。

也就是我的魔障。

他有些心动。但不放心的问道:

“你拿什么来保证跟我永远合作,不背叛我呢?”

“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我也只好现在杀了你了。”

“我可以再找一个宿主。我不嫌麻烦。”

“我一定要找一个看得顺眼的宿主。”

“跟他一起修仙。从此余生,跟他成为道侣。”

我一听非常诧异,敢情我搞错了?

这不是我魔障,难道是个活人?

但是很奇怪,她为什么要找一个人做道侣呢?

难道是古怪的修仙法门?

那肯定跟我们仙门不一样。

虽然有点奇怪,就当时飞来的惊喜吧!

无论如何我也要吃下去这个惊喜。

我现在觉得他虽然凶残,但是却很可爱!

甚至很愚昧。甚至还很好骗。

我见有了回转的余地,。

我笑嘻嘻的说

“好了我答应你,我发誓我跟你以后共结连理。”

“共做鸳鸯,比翼鸟,比目鱼,一切都如你所愿。”

“我现在此时此刻就答应你好了。”

“别掐我脖子了,放过我。”

“我要断气了,好难受好难受。”

果然居然被我蒙对了,。

这个蒙面的黑衣人还真的动心了。

他真的松开了掐住我的脖子了的手了。

我大大松了一口气,使劲喘气,使劲深呼吸。

蒙面人站在我旁边。

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跟我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赌咒发誓吧。”

“我听着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发毒誓!”

“你快点发誓呀,如果你不让我满意。”

“我还是会掐死你!打死你的。”

“以后你每一天都是我的奴隶。”

“反正我以后每一天都要管着你。”

“反正我就是住在你身体里的魔障。”

“要知道你的心脏真是臭死了。”

“丑死了,真难看!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居然遇到对你做我的道侣!真讨厌!”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把我给嫁出去!”

“时间太仓促了,不能再浪费了。”

“匆忙间只好随便抓一个人。只好跟你配对。”

“你别臭美了,我也是无从选择。”

“我要不是落难了,这种大好事也轮不到你头上。”

“烧八辈子高香也轮不到你头上。”

“你真是一无是处,你太糟糕了。”

“你根本就是一坨臭狗屎。你白给我,我也不想要。”

我看着旁边蒙面黑衣人。

我很无辜的,我很委屈。

好端端给人贬低一无是处。

我招谁惹谁了?

一大清早的我什么坏事都没干呢。

难道是我们仙门刚刚招进来一个傻瓜师弟?

难道这个师弟走错门了?

怎么走到我房间里来?

不由分说掐我脖子把我给惊醒了。

脾气也太差了!

这人也太残暴了。

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花美男少年郎!

我差点以为是个女的。

我坐了起来。

跟他亲切地笑呵呵的问道:

“难道你是我们仙门刚刚招进来的师弟吗?”

“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哪儿?”

“你迷路了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啊。”

“你走错门了,这是我的房间。”

“我这里叫做千秋小院。住的是千秋小院北屋卧室。”

“师弟,你原本住的什么小院啊?还是大院子?”

“我总觉得你来历非凡,家里很厉害吧?”

“那肯定是极高的待遇!你住哪个大院吧?”

“反正我们这里等级越高,荣华富贵就越多。”

“住的条件当然是最好了。”

“我这只不过是寒酸的小院,我们这边很势力的。”

“不过,到哪都一样,人都这样。”

这个黑衣人焦急责备我道:

“你费什么话!怎么那么啰嗦啊?”

“刚才你说要发誓给我听的,我们要做道侣的。”

“你怎么还不发誓呀?你是不是想要我就掐死你。”

“何必问我住哪里?烦死了,我当然是住你身体里面。”

“你真是笨呢。我只不过是没有实体的元神。”

“我当然可以跟你共用一个躯体了。”

“如果你能找到我的真实的躯体。”

“那也好,你有这本事吗?”

“根本是一无是处的蝼蚁。你能保命就不错了。”

“你帮不了我吗?是我倒过来帮你呀。”

“你根本就是一只蠢猪,你太笨了。”

“你根本就毫无一丝修仙资质。”

“你真根基真是太差太差太差了。”

我一听果然被打击到了。

我们闷不乐的低下了头。

我羞愧得抬不起头做人。

这个蒙面人依旧不依不饶的催促我道:

“你快点给我发誓要跟我道侣!”

“我们要结婚的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你怎么还不发誓?我恼火了,我会杀了你的。”

“难道你是戏弄我骗我,耍我吗?”

“那好,我现在就掐死你,何必再听你废话?气死了!”

没想到这个黑衣人真的又掐我脖子了。

我赶紧高高举起双手,。

然后艰难的发誓道。

我赶紧发誓:

“永远跟跟师弟在一起直到永远!永不变心。”

“我们爱情地久天长!如果有违背誓言。”

“天地不容,神魂俱灭。我是真心的。”

“只求师弟放过我,我不想死。”

“没想到被人掐死这么难受,关键是我不情愿。”

“我发誓我以后都听师弟的,以后都哄他高兴。”

“我求你放过我吧。我都听你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还不知道呢,这多不合适啊,发誓也不方便呢。”

没想到这个黑人一听非常的慌乱。

他很是没有主意,焦急问我道:

“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好?我就是什么名字。”

“反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要紧的,你给我取一个吧。”

我一听非常的诧异。

这个师弟果然又愚昧又可笑,又凶残又霸道。

但是我不敢得罪他,我只好使劲想了一个好名字好交差。

我跟师弟笑的:

“你凶得跟阎王一样,那你以后就在阎王吧。”

没想到话音刚落。

这个师弟的额头居然出现一个金色的火焰印记。

而且这个印记还发出闪闪的金光。

简直是不可思议。

忽然有一个低沉却威严无比的声音,。

从这个额头的印记里发出来。

好像是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真是太好了。”

“从此以后我们幽冥地府就有一个新的阎王了。”

“我代表地府幽冥所有生灵感激高含欢你的大恩大德!”

“你真是个贵人。你真是太给力了。”

“废话不多说了,只要你愿意。”

“我们幽冥所有人都愿意为你卖命。”

“我们心甘情愿!拥戴高含欢做我们的神王陛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完以后,四周归于平静,一切都变得正常了。

甚至于这个神秘的蒙面师弟也消失了。

我摇了摇头,就当刚才我出现了幻觉。

都是我自己睡觉,没睡醒呢。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转头就忘了这事。

我看了看窗外,天才蒙蒙亮。

还是黑的呢。

我干脆倒头就睡下了。

十多分钟以后。

“嘎吱!”一阵推门声响起了。

没想到。

一墙之隔的隔壁神秘师姐。

推门走进她的房间了。

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听到他回到房间了。

不过我知道他在干什么。

还不是刻苦修炼,暗中非常的勤奋。

晚上不睡觉都在修炼。

我们仙门像这样的人特别多。

很多人都懂得勤能补拙,笨鸟先飞的道理。

但我呢,没那么勤快,但也不是很懒惰。

因为我们门派每一个徒弟的房间里都有结界保护。

所以只能听到推门与开门的声音。

其它任何声音隔壁都听不到。

其他任何气味也嗅不到。

本来我是一个听力很好,嗅觉很好的人。

但是因为这个结界失灵了。

我翻了一个身,抱着棉被懒洋洋的打算继续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一是个错觉,

我明明抱的应该是棉被。

但又感觉抱的是一个暖洋洋软软的身子。

而且还有一股熟悉的幽香。

不就是刚才蒙面黑裙子差点两次掐死我的师弟吗?

说起来奇怪了。

以前从来没有这种现象,现在变得好奇怪呀。

就像拜堂,成亲以后就变成夫妻似的。

理所应当应该睡在一起了。

我脸皮厚干脆咬咬牙,顺其自然,就这样吧。

其实我确实是一个修仙资质很差的人。

所以我进入仙门很多年。

还是最低级最末等的弟子。

可是没有想到,我突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

感受到一丝道韵。

我感觉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

身体被特别清澈的冰凉的泉水冲洗冲刷。

好像我身体里面的全部糟粕杂质毒素。

全部冲刷的一干二净了。

结果我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舒服。

我现在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觉得好像一下子抓它的窍门。

没想到修仙也可以有窍门,而变得很容易。

过去修仙可是很枯燥很苦很累很辛苦的。

突然之间就变了。

我觉得自己太幸运也太幸福了。

简直是开心得要飞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我坐了起来。

也睁不开眼睛。

我发现我最大的特点就是我的额头。

正上方长出来一根细细的白色头发。

而这根白色头发就标志着。

我修仙段位大大的提高。

简直大跨好几个阶段。

我现在已经是光荣的达到了第六阶段了。

等我一觉睡醒以后。

我发现我现在的位置是。

神秘的地底下某一个山洞里。

而我的旁边是肖天宝。

欧度以及白丽丽三个人。

原来只有白丽丽是醒着的。

其他两个人倒地着睡了。

白丽丽第一个跟我说道:

“你终于睡醒啦。”

“你可真行啊,居然做噩梦。”

“所以你就手脚胡乱扑腾。”

“把我给打醒了。你可真坏。”

“那我就好奇了。”

“你到底做什么梦啦?”

“还不赶紧告诉我啊。”

“我白白挨了一顿。”

“你根本就是连睡觉都不老实。”

“想欺负我。”

“真讨厌,你真是个坏人。”

我笑了。

我干脆就将刚才我做的梦。

都告诉了白丽丽。

末了,我跟白丽丽说道:

“刚才的梦发生在了。”

“我跟我们仙门两个师姐。”

“玉蜻蜓玉蝴蝶吵架的同一天。”

“说来也怪了,我先做了这个梦。”

“之后这两个倒霉蛋。”

“最后我狠狠的教训了她们。”

“他们两个已经死了,被我所杀。”

“这就是我干的好事。”

“本来我是打不过他们的。”

“但是我丢出去我的法宝。”

“如意福袋!”

!“他们根本就打不过。”

“只有束手就擒等死的份。”

“这就是我杀他们的真正手段。”

“怎么样?厉害吧?”

白丽丽一听她就笑了。

白丽丽跟我说道:

“没想到你还真能不怂包一回!”

“得了,这件事我好算对你满意。”

“总算是威风了一回,平常都是别人欺负你的份。”

“你总是受欺负的份,没想到这一次你倒过来了。”

“你出去了呀,长本事了呀,好好好。”

“你以后要多出去多威风。”

“不要总是被别人欺负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别让欧杜少爷还有我还有肖天宝为你担心。”

“你这个笨蛋。你早就应该张牙舞爪,威风凛凛了。”

“做人就应该很凶很霸道,很不好惹啊。”

“这样别人才不敢欺负你。”

“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露怯。”

“别露出一个懦弱的好欺负的样子。”

“你以后做人一定要强势,霸道,凶狠,残暴。”

“你放心,关于这一点我以后会多多的传授你的。”

我笑嘻嘻的跟白丽丽说的:

“还是你对我好,我觉得我这个人真的是很懦弱。”

“我真的有必要变强,我要变成女强人。”

“以后我要做一个随时随地都能欺负别人的强者。”

白丽丽满意的点头道:

“你终于上道了你这个笨蛋。”

“我过去怎么教你都不会!你太笨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天宝和额殴度都被我们吵醒了。

肖天宝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不起,我打搅了你们女人说话了。”

“你们继续,我可以继续睡觉,我没听见。”

欧度岔开话题跟我们说的:

“我们这是在哪儿啊?你们还有心思说闲话呀。”

“我们到底被困在哪里呀?这里好黑呀。”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

我发现原来我们在一个被。

很多很多藤蔓包围的山洞的牢笼里。

这些藤蔓就是牢笼。

而且这些藤蔓居然是活的。

藤蔓可以任意的变换形状。

导致我们的牢笼一会大,一会小。

一会方的,一会圆的,。

这些活的藤蔓太渗人了!太可怕!太吓人了!

我们应该处在一个四五百平方米的石头山洞里。

我们每个人的双手,双脚与腰部都被藤蔓缠住了,。

几乎不能乱动。

但可以稍微动一下。

我现在的感觉是这些藤蔓像是睡着了。

但是藤蔓睡梦中还在乱动。

白丽丽观察了一会儿,忍不住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些藤蔓就像人类小孩一样!”

“好像有人的灵性啊。”

“难道是因为藤蔓成精的吗?”

“那我的思路就清晰了。”

“那我们就如同哄小孩子一样哄这些藤蔓。”

“使劲哄他们,搞不好我们就被释放了。”

“那我们就得救了。试试看吧,万一有效果呢。”

白丽丽第一个轻轻的抚摸它她的头藤蔓。

然后不断的说了很多的好话:

“乖孩子乖宝宝,宝宝乖,妈妈疼爱你!”

“妈妈好喜欢你们的,妈妈对你们可好了。”

“你们真是乖孩子乖宝宝,让妈妈抱抱你们哟。”

“乖孩子,你们松开你们的手脚。”

“让妈妈离开一会,妈妈去店里面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还有漂亮的小衣服给你们。”

“妈妈保证带好东西来给你们。”

“所以你们现在送给妈妈好不好呀?”

“乖孩子你们放心,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妈妈保证回来,所以你们先在家里乖乖的等妈妈好不好?”

“妈妈带好东西回来好不好?妈妈去买吃的好不好?”

“妈妈肚子饿了也有东西吃吗?”

“妈妈会把好东西分享给你们的好不好呀。”

“所以你们现在是快松开抓住妈妈的手好不好呀?”

“妈妈去超市里买好东西给你们吃好不好呀?”

“你们乖乖的在家里等一会妈妈好不好呀?”

“妈妈很快就回家了。”

“你们干脆把高含欢,天宝还有欧度也放了。”

“我们四个人去去就回。好不好呀?”

没想到白丽丽这一番话真的让我们得救了。

本来这些藤蔓紧紧的缠着我们。

我们是觉得骨头都痛了。

但是突然之间松开了很多了。

看样子这些藤蔓真的听懂了。

而且像乖孩子一样,一哄她就变得更乖了。

我的天哪这招居然这么管用啊。

白丽丽高兴的笑道:

“乖孩子一个比一个乖!一个赛一个聪明伶俐。”

“妈妈能生下你们真是太幸福了。”

“妈妈每天都觉得好开心好幸福。”

“妈妈真的好喜欢你们,好喜欢你们。也好爱你们了。”

“妈妈以后每天都会抱着孩子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我们一起共创美好的明天。”

“我们一家人的日子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妈妈这是太爱你们的。”

没想到这一次我们四个人彻底的解绑了。

眨眼间所有的藤蔓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冒出了四个小男孩。

这四个小男孩全部漂浮在半空中。

每一个孩子瞄准了一个人。

好像是他的猎物似的。

而且好像是四个两岁大的小男孩。

这四个孩子很期待的看着我们。

我们四个人一伸手。

这四个孩子就凌空一跃跳到我们的怀里。

然后都消失了。

我们四个吓了一大跳。

就感觉刚才一把抱住的是一团棉花。

然后棉花融化了,融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肖天宝第1个震惊无比的说道,:

“我的天哪!”

“难道他们真的融进了我们的身体里面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子情分,母子情份?”

“那我们跟4个孩子真是太有缘了。”

“难道我们有生之年真的会把这4个孩子生下来吗?”

“我的天哪,这是何等的奇迹啊?”

“真里太匪夷所思了。”

“要不是亲身经历,宝爷我才不信呢。”

殴度忽然站了起来了。

只见他轻轻的一挥手。

他的双手手心就冒出来白光光球。

原来欧度天生有这种发光能力。

殴度跟我们笑嘻嘻的说道:

“看来我们的天赋异禀都开始发挥作用了。”

“本来对我们的克制已经消失了。”

“我们的道术,我们的武功应该都回来了。”

“真是太好了!走吧!我们一步一步往前走吧。”

“刚刚克服的第一道关卡就是藤蔓了。”

“我们开始往前走。”

“我相信前面还有很多的危险等着我们。”

“好了,都别愣着了,快起来。”

“我来领路,你们快跟我来呀。”

我们三个人赶紧回过神来。

赶紧站起来忙不跌的跟上欧度。

欧度这个人脚步很快,我们可不想被甩下来。

免得再遇到其他的危险。

到时候一个人应付就难了。

我们4个人是欧度站走的前面。

第2个是白利己,第3个是我,。最后一个是天宝。

我为了保护天宝,就跟天保调换了位置了。

我跟天关系好,我们是手拉手一起走的。

我们大概往前左拐右右绕的走了40多分钟,。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远了。

突然之间我们就遇到了一条水流非常湍急的大河。

这条大河横向把我们拦住了。

这河水非常的浑浊,有很多的泥沙在里面。

根本看不清楚河里有没有鱼虾蟹。

虽然我们看不清楚这条河的深浅。

但是我们都觉得这条河至少有几十米深。

天宝第一个说道:

“搞不好,这河里面还有河怪或者还有大鱼呢。”

“没准有鳄鱼还有鲨鱼呢。”

“或者还有虎鲨,公牛鲨,食人鱼。谁知道有什么呢?”

“对了还有水下巨型蟒蛇章鱼呢。”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根据我的常识。”

“如果没有漂浮物,船只竹筏什么的。”

“我们最好不要下水。”

“因为水下是这些怪物大鱼的世界。”

“我可不想送羊入虎口啊,要不我们掉头往回走?”

“但我看你们也不想往回走吧。”

“可是前面就是这条大河啊。”

“这条大河也太宽了吧,是不是超过一公里呀?”

“而且大河的对岸特别的幽暗昏暗!好可怕!”

“我们往前的路真的好可怕!”

“不过如果我们下水的话,应该是顺着大河往下游走吧。”

“但是不知道下游又会遇到什么可怕的危险呢?”

“我的天哪,这地底下的世界也太吓人了!”

“没想到这上面是九江城,下面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这也太吓死人了,就算是把咱们困都困死在这里了!”

“搞不好我们会死哎。”

“你们三个也别不说话啊!你们说到底怎么办呀?”

“能不能直接从这里笔直往上打洞回到地面上九江城呢?”

“我们又不是冒险家,何必非要在地下世界玩通关以后再出去呢。?”

“干脆我们往上面打洞逃出去吧。”

“我看见这条大河就有不祥的预感,真是不想再待了。”

肖天宝说到这里就很任性的随便踢了一块石头掉到水里。

没想到这也不行。

一下子出幺蛾子了。

我们看见前面四米外水面上突然间冒出很多很多的气泡。

而且气泡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大。

我们感觉水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的上浮上来了。

我们4个人吓得连连后退,已经退得很远了。

大概我们已经退出了50多米远了。

但是这冒出来的气泡却越来越多了。

我们四个人竖起耳朵。

忽然之间就听到水底传来了巨大的怪物才能发出的吼叫声。

“嗷嗷嗷嗷……”

这种吼叫声震得我们四个人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头晕目眩,特别难受。

我们因为非常恐惧居然难以呼吸。

我们的心脏却跳得很快,跳得越来越大声。

好像马上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我们瞪大了眼睛目视前方,但是却非常的无助。

我们四个人都吓得腿软而跌坐在地上,差点昏过去了。

白丽丽惊恐的尖叫连连这道:

“啊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我只是在丁恐怖电影里看到过怪物。”

“我不想在现实生活中看见怪物。”

“我不想跟他见面啊,!救命啊!”

“谁来打死我!谁把我敲晕算了啦?!”

“我不想活在清醒之中,!我不想面对!”

“我想立刻马上离开这里,我不想死啊!”

“这是什么怪物啊?难道是章鱼怪吗?”

“我仿佛看见章鱼巨型怪物了。大河也太厉害了。”

“怎么能养活这么巨型的章鱼怪呢?”

“不过为什么是长着早已腐烂巨型骷髅人头呢?”

“难道这个章鱼怪刚好将巨人的头摁在自己头上了吗?”

“章鱼怪自己的头跑去哪里了?”

“难道你们三个不相信我的话?”

“你们忘了我有第三只眼睛啦?我有一只神目。”

“我当然能看清楚浑浊的河水底下有什么啦。”

“你们不用怀疑,我的眼力。”

“这东西还距离我们还有一百三十多米远啦。”

“我的天哪,那是深水怪物!长度大约是12米。”

“我看这条大河至少有上万米深。”

“我的神目只能看见河底1万米处。”

“搞不好这条大河的深度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很多,我的天啊。”

“我隐约觉得这只不过是一只侦察兵。”

“后面大队人马还要追上来找我们啊。”

“所以说已经有12米长了,我们才多高啊?怎么办呢?”

“我们不够他塞牙缝儿的。”

“据我所知这个怪物的头至少有一辆五米长小轿车那么大。”

我虽然惊恐,但是还非常理智。

我跟他们说道: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封印这只怪物。”

“我们四个人赶紧同力合作,打开我们的四人补天阵法。”

“希望可以将这个怪物顺利封印。”

“如果后面还有大军,希望也能顺利封印。”

“但是我们第一次使用这个强大阵法。”

“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如果一个弄不好。”

“我们就会被怪物吃了,所以不成功就成仁。”

“这回真是惨了惨了。”

虽然我这么说,但是我们4个人可没有停下来。

我们4个人赶紧围成一团,排成了十字架形状。

然后四个人同时掐动法决,口中念念有词道:

“尘归尘土归土。桥归桥路归路。”

“寒冰宫新一代掌门人高含欢与三大护法通力合作。”

“将补天阵法拿出来急用!”

“希望封印这只怪物以及后面所有的大军。”

“希望祖师爷显灵,希望三清老祖显灵。急急如律令。”

“寒冰宫祖师爷首创补天阵法现在开启。”

“以我4人之元神为献祭。跪求补天阵法大神显灵!”

“封印怪物!救我们于水深火热啊!”

“杨枝甘露遍洒四周为大神开道!”

“傲视九重天!俯视三界!跪求补天阵法大神显灵。”

结果虽然我们四个人全神贯注非常虔诚。

希望可以激发这个阵法。

结果这个阵法开启一点迹象都没有。

也就是说大神根本就不搭理我们。

或者说这地下世界还是有奇怪的力量可以克制我道们术。

如果是在外面应该是可以显灵的,。

但是我们的道术原来只是打开了一点点。

并没有被完全的打开。

所以说请不来大神也情有可原。

白丽丽第一个发飙了。

她非常焦急也非常怨很生气的骂我道:

“都怪你平常偷懒!就不知道勤加练习!”

“就不知道好好的修炼!”

“所以导致我们四个人的功力火候太差。”

“根本就达不到标!都是你所害的!”

“现在你满意了吗?你这个害人精!”

“我不想死在这里!你赔我一条命来!”

肖丽丽刚刚说到这里。

没想到本来冰凉的河水突然之间就沸腾冒泡起来。

而且这怪物太阴险了。

他第一招居然是将这滚烫的河水无情的泼到我们身上来了。

我们是重度的灼伤了。

这下好了。

我们疼得满地打滚!真是惨不忍睹!

关键是现在还不能打急救电话。

我们也不能去医院急救。

我们不仅浑身上下被烫的破洞了破皮了。

关键是更多的滚烫的河水泼到我们身上来了。

本来我们是站在干燥陆地上。

现在好了,相当于躺在滚烫浅水洼了。

肖天宝痛苦的怒吼:

“欢欢!快想办法,我们快要被煮熟了!”

“要不是我们稍微有点仙术傍身。我们早就死了。”

“如果是平常人,早就被活活烫死了。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痛苦的喊道:

“还能怎么办啊?”

“我们趁还有力气。还有一点点道术傍身。”

“干脆一咬牙心一横。”

“就跳到前方的深水里跟怪物殊死搏斗。”

“如果我们发狠杀死了怪物。兴许还有逃脱的生机。”

“也许这滚烫的河水就变凉了。”

“我有一种直觉!肖天宝,白丽丽欧度,你们听我说。”

“这出口就在河底下。”

“也就是说通过这滚烫河水的洗礼,我们是逃不过去的。”

“如果往回走也没有用。因为河水太多了。上万米深呢。”

“很快滚烫河水一定会淹过来的”

“很快就会把这个地底下的过道全淹了。”

“所以逃到哪里都没用。所以也是枉然。”

“我们的倒数是有时间限制的。不如趁我们还有一点点道术。”

“赶紧就跳到深水中跟那怪物搏斗。”

“哪怕打不过怪物,我们也不用恋战。”

“干脆就往河底逃去。出口就在河底。”

“我的直觉没错,干脆就这样吧!我们4个上吧。”

白丽丽一听。

白丽丽一边摇头,一边往过道那边逃去。

一边跟我反驳嚷嚷:

“你有病啊!你发神经啊!只是在浅浅的潜水湾。”

“我们已经烫得受不了了,可想而知在前面大河里面的温度有多高。”

“你以为是100度吗?搞不好有1000赌度。”

“搞不好是1万度。活活烫死你呀!”

“你跳到河里一秒钟你就死了。”

“你还指望从水面游到水底下呀?”

“那至少有1万米深,那要多长时间游泳啊?”

“你早就烫给熟了!你鬼混在水里面游泳吗?”

“我看你是异想天开!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

“就是铁。搞不好在高温河水里也融化掉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那个怪物为什么愤怒的怒吼了。”

“因为那个怪物一边生存一边要跟滚烫的河水做斗争。”

“可想而知这个怪物有多么强壮!实力有多么可怕!”

“就我们四个软脚虾,蝼蚁一样的小人物。”

“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么强壮的怪物呢?”

“你还指望不要恋战,赶紧往河底游去。”

“你早就被怪物撕成碎片了。你想找死,我不拦着。”

“你一定是被冤魂厉鬼附身。你想骗我们下去被烫死。”

“你根本就是冤死鬼找替身吗?我们才没那么傻呢。”

“我要逃到过道里去。过道里至少还能再活一会儿。”

“然后我们可以遇到机会,搞不好有贵人会把我们给救了。”

“我们至少争取了一线生机啊。”

“天宝殴度少爷!快跟我往那边跑啊。”

“别磨蹭了,别听他疯话。”

“欢欢她已经神经错了乱了。”

“他已经疯了,她是厉鬼附身,故意骗我被烫死。”

“天宝,欧杜少爷!你们快跑过来,跟我一起往过道里逃去啊。”

“河水里才死路一条,温度太高了。”

“搞不好上万度高温啊,!你们想化成铁水吗?”

虽然白丽丽很焦急。

想将天宝欧杜少爷骗走。

但是白丽丽非常的失望。

因为天宝跟欧度宁愿跟着我往河里面游去。

我们本来只差50米,现在已经游了一半的路了,。

还差25米了。

把丽丽气个半死。

结果呢,白丽丽犹豫了一下。

在地上狠狠的跺了跺脚,结果他一咬牙。

非常不情愿的拼命的游泳。

向我们这边游过来了。

白丽丽怨恨无比的怒骂:

“为什么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死?”

“我要是不认识你们。我就早就自己做主了。”

“可恶!好歹也是患难与共的友情!”

“你们为什么要害死我?逼着我往死里游啊?”

“我明明特别想向过道游去的。为什么要加害我?”

“强迫我往河里游去送死。”

“你们为什么要强迫我去河里烫死啊?我恨死你们了。”

欧度非常负责任,回头怒骂道,:

“该死的贱婢!少啰嗦!明明知道欢欢已经发疯神经错乱了。”

“发飙的话欢欢本来就不好控制。

“你非但不来帮忙,就不要添乱了。”

“我们怎么可以丢下她不管呢?”

“我们怎么可以只顾自己逃生的?”

“好歹先把欢欢抓住了。”

“我们只好先去拉住她,救他一条小命。

“就你自私!就知道自己一个人逃跑。”

“何况过去欢欢一发飙拼命乱跑,却总能将我们带到生路。”

“难道你忘了吗?你懂个屁。”

“搞不好这一次欢欢也会像以前一样。”

“把我们带到生路上的!我对他有信心。”

肖天宝也附和道:

“我相信欢欢的选择!我对她也有信心。”

“欢欢分析的没错这地下世界搞不好全部都会淹没的。”

“早死晚死还不是死。”

“还不如轰轰烈烈跳下河去跟那怪物殊死搏斗。”

“打死怪物后,我们就往河底拼命的游去,加速游去。”

“搞不好真的能找到出口,真能逃生!”

“我觉得欢欢的选择是没错的。”

“白丽丽,你也不得不承认。”

“危急关头发飙发疯的欢欢总是我们的头目。”

“过去我们不都是听他的话的吗?”

“过去我们至少有5次生命危险。”

“欢欢不都带着我们逃出生天了吗?”

“这第6次我想也不会例外的,信她没错。”

欧度回头又一次对白丽丽呼喊道,:

“你这个贱婢还不拼命的游过来!”

“你给我狗子爬似的赶紧游过来。”

“别顾着游泳姿势美不美啦。”

“我们快到河里了。你那么慢,离我们这么远。”

“当心再遇到其他怪物把你拖远了。”

“我们可没空折回去救你呀,时间来不及了。”

白丽丽一听果然发飙了。

她愤怒的怒吼!

她就像一个野兽发飙女怒骂我道:

“可恶的女魔头高含欢!我恨死你了。”

“恨死你,恨死你了!我绝对不要输给你。”

“看我游泳就是比你快!就是比你快。”

“我绝对不肯输给你。你总是骑在我头上!”

“每次欧度少爷都会帮你。对我太不公平。”

“我太没有面子,我恨死你了。”

“我一定要把你撕成碎片,我发火了,我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