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妃有毒小心宠 > 正文
第一章 事有蹊跷
作者:雪娴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0-10-01 20:55:54 全文阅读

  夜黑风高,微风掠过,十分寂静,寺庙中一女子长睫微颤,缓缓睁开眼,瞳孔迸发出惊异的光芒。

  我不是死了吗?

  飞狐脑中闪过这个疑问,她是一个游走在杀戮与黑暗的雇佣兵,代号飞狐,在不久前正执行S级任务,十分棘手,她又被同伴反水,一枪毙命。

  在她意识不定之时,潮水般的记忆向她袭来,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

  只片刻飞狐便蹙眉。

  她穿越了!还是一个不知名朝代的将军嫡女?只不过将军宠妾灭嫡,她的地位略显尴尬。

  嘶——

  难耐的疼痛把她拉回现实。

  定睛一看,白皙纤瘦的手臂上插着一根螺旋镖,周围凝聚的血呈红黑色。

  有毒,飞狐立即就下了定断,多年来刀口舔血的生活使她异常敏锐,她按住手中的伤,一个旋身逃离是非之地,在黑暗中摸进一间房。

  房间烛火葳蕤,显然是有人,然而身中毒药的飞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手下飞快地撕裂宽大的衣袖,抬眸一看,拿起桌上的匕首利落的挑掉毒镖。

  房间中还坐着一个男子,他眉梢微挑,见女子面脸镇定地拿去匕首挑开插在血肉之中的螺旋镖,继而拿起匕首熟练地剜去发黑的皮肉,若不是听到一阵隐忍的喘气声,倒认为这女子是个没痛觉的。

  痛……

  飞狐光洁如玉的额头泛起薄汗,见变色的肉被处理,随即柔软的唇覆在肌肤,吸吮着渗入毒药的血,片刻那张绝美容恢复几分灼华。

  她动作极快,处理伤口不过花了几分钟时间,此时飞狐敏锐发觉一道视线,抬眸便对上了那双若古井寒潭般幽深的眼。

  男人向她走来,带着极强的气势,飞狐绷紧了神经,蓄势待发,待男子都到她面前,这身子像是泄了气的气球,飞狐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昏倒之前她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用手扯住男人衣摆,衣摆处被极大的力道扯地变形。

  “救……救我。”

  语罢便昏倒在地。

  端木睿眼中闪烁着晦暗难明的光,这女子来的蹊跷,还身有重伤,那处理伤口的手法像是个职业杀手,他本不是个多事之人,任何来路不明,暗藏危险的东西他都会把扼杀在摇篮,不给反扑的机会。

  然而脑海中浮现出女子倒下那瞬间的画面,娇弱的脸带着将士般的坚韧,眼神带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一刹那直入人心深处。

  救。

  端木睿生在皇家,又身居要职,身边刺杀他的人不在少数,因此身边常备的药也是齐全。

  他将女子放于床上,见女子扣在他手腕要害处的手,不禁失笑,真是谨慎过头了。

  端木睿将细沙似的黄色药粉撒在女子伤口处,红黑色的血洞与周围冰肌玉骨的白相结合,极具视觉冲击。

  他将视线向女子脸探去,秀眉琼鼻,朱唇玉面,眼角处还有颗含情的泪痣,五官相宜倒是比那号称京都第一美人的闺秀还好看不少。

  “嗯……呃”

  女子秀眉微蹙,那张惹人醉的脸上冒着冷汗,意识迷离,因药效隐忍地发出痛呼。

  即使昏厥都还在凭本能压制身体反应?

  端木睿脸上微凝,不是顶尖的杀手做不到这一点,要他命的人多,这女子凭空出现在此处,又狠厉敏锐……

  修长的手指扣住女子要害之处,那手指如玉般光洁完美,却不似那般温润反倒是微凉。

  指腹在皓洁的颈脖处游走,看似像情人般的抚摸触碰,实则一个不慎便能要了女子性命。

  手上传来有规律的跳动,带有肌肤的灼热使端木睿有一瞬间的停顿。

  飞狐猛得睁开眼,见男子控制着她的要害,身形一晃,纵身一跃欲牵制住男子,但男子仿佛知道她下招一般,一下子反倒是她被钳制了。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男子声音低沉微凉,又带着暴风欲来的平静。

  “你先放手”。

  端木睿手下一松,飞狐脱身面对着他,待看清男子容颜时眉梢微挑,身长八尺风姿特秀,萧萧肃肃爽朗清举,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是个惊世艳艳的人物。

  片刻飞狐回神,按脑海中的记忆交代,“我乃苏将军之女苏婉言。”

  “呵。”端木睿冷笑出声,再开口声音浸了三分凉意,“你当我是傻子?”

  京都谁人不知那苏家之女苏婉言性格懦弱上不得台面,身为将军府嫡女恋慕太子竟是连脸面都不要,还模仿她那庶姐闹了不少笑话,丢尽了将军府的脸。

  飞狐脑海中像是放电影一般闪过曾经种种,俏脸微僵,她今日所作所为的的确确与那柔弱可欺的原主相差甚远。

  见男子挑眉,眼含讥讽,她又是心中一跳,这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莫非与苏家相识?

  “我所言句句属实,若是你不信我可以发誓。”想着古人迷信,飞狐便如此回到,眼下她有伤在身,这人武功又比她高处不少,只能另辟蹊径逃走。

  “发誓?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只有庸人才信。”端木睿唇角勾起冷嘲,“你来路不明,不若跟我回府,相信过不了几日,便能口出真言。”

  语罢动作极快,便要再次钳制住苏婉言,这次她早有防备,身形一转借屏风挡住男子去路,然后推倒屏风,男子身形一瓢躲过砸来的物什。

  苏婉言心下一冷,没想到这人还有传说中的内力。

  力量悬殊,几个回合苏婉言便又被捉住。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男子扣着桌案,有条不紊地敲击着,那敲击声通透在静谧的夜中各位扰人心曲。

  苏婉言见桌案燃着蜡烛,旁边还有丝布做的窗纱,心下有了计较。

  “我说。”

  她故作纠结,见男子有些放松,定准时机将蜡烛一扔,将其他蜡烛一扫,瞬间屋子置与黑暗之中。

  走!

  苏婉言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时身后传来物品摔裂的破碎声。

  借着逐渐燃起的火光,她看见男子狼狈地跌坐在地,捂住胸口,发出强烈的喘息,像是溺水濒死之人最后的挽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