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青色甜橙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作者:蜜糖拌肉包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2020-09-06 22:30:30 全文阅读

岐山寺今日为命运之子大开寺门。

于丹澄二人上来就看到所有道士穿着统一的道士服站在门口,而苏陨特立独行,衣口敞开,露出胸膛坐在木椅上翘着二郎腿,右手还在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看起来魂飞天外的模样。

“哟,来了!”他立马站起身,欢脱地跑到于丹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

“怎么不认识呢?”于丹澄瞥了他一眼,心中无语。

苏陨笑着摇了摇头,哪能不认识呢,只是他突然在于丹澄身上感受到了混沌之灵的气息。他怎么说自己找不到呢,原来一直藏在命运之子的身上,聪明啊!

苏陨双手合掌,一脸坏笑。

于丹澄见此跑到在于丹青身后,于丹青横了苏陨一眼,苏陨咳嗽两声,变得一本正经的样子。

“喂,还不邀请我们进去?”于丹澄表面镇定,实则内心有些紧张,他要见到自己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了。

苏陨看了他二人一眼,心中感叹,“跟我去后山吧。”

后山?

于丹澄抿了抿唇。

于丹青摸了摸他的头,动作轻柔,“我陪你。”

所以,澄澄,不要怕,我在你的身后。

于丹澄点了点头,深呼一口气,然后笑着牵起他的手。

后山。

叶天明突然抬起头,他的心突然猛地跳动一下,一丝密密麻麻的酸软从胸口盘桓开来。好像,有人要来了。

洞口处透着微光,那个尽头处有个黑影慢慢向他踱步而来,一步,两步,三步……

这个人……

看着和虞蓝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叶天明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眶渐渐湿润,可是余光可见布满脸颊的胡须毛发,可想而知他此时狼狈不堪的模样,叶天明还不等着他走过来就猛地低下头,不能让阿云看到他的模样。

于丹澄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血脉亲情。

眼泪从眼眶中脱落而出,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么?

“爸,爸爸。”

于丹澄在他的面前站定,澄澈的双眸定定地看着这个不愿意抬起头和他对视的父亲,他喊出了这个曾经渴求的称呼。

叶天明低着头眨了眨眼,一滴晶莹透亮的泪水滴落在泥土中,慢慢消失不见。

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捧起了自己的脸,他这才敢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孩子。

真的很像啊,眼睛像蓝蓝,嘴巴像他。

“我,对不起。”叶天命不是个好父亲,他对不起自己的孩子。

“不用说对不起,我都知道。”我知道你们有苦衷,你们都是为了我好。

于丹澄轻轻地抱了抱他。

心性坚硬胜钢铁的叶天明突然“呜咽”一声,像个孩子嚎啕大哭,这一哭,道尽了自己心中的思念和委屈。

他曾经抛弃了儿子,又失去了妻子,最后被他们关在这暗无天日的黑洞里活得不人不鬼,他的心里怎么能没有委屈,怎么能没有苦楚,但是他所思所爱之人皆不在他的身边,他向谁诉说,找谁抱怨。

所幸,所幸,他的孩子来接他了,他们之间纵使二三十年未见,但是从无隔阂,毕竟是他和蓝蓝的孩子。

“阿云,我的阿云。”叶天明哭得涕泗横流,但是于丹澄没有任何嫌弃,将自己的父亲紧紧抱在怀里,任由他发泄情绪。

“爸爸,我的全名是什么?”于丹澄温柔地理了理叶天明乱成一团打这结的头发。

叶天明破涕为笑,“你叫叶云起,你妈妈给你取的,她最喜爱观云。”

“叶云起?”于丹澄嘴里念叨着这三个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谢谢妈妈。”

“乖宝宝,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叶天明想用力抬起自己的手摸摸他,但是被寒铁铐住,动弹不得。

于丹澄蹲下身,将白皙的脸贴上他的手,感受到一千冰凉。

而叶天明感受着他脸颊的温度,指尖却不敢做任何动作,他的指甲太长了,他怕划到阿云的脸。

“阿云,去看看你的母亲吧。”叶天明虽然恨不得立刻带着阿云去蓝蓝,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于丹澄站起身,点了点头:“爸爸,,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系统,这寒铁锁链到底怎么破开?。”于丹澄在脑海里和系统对话。

“咳,宿主,这个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断的。”说完这句话,系统就溜了。

苏陨已经发现它了,在不躲,被他逮到了又得干苦力。

之前没有被苏陨发现是因为它能量不足,又多次被坑救命丸,剩下那点能量都不足以支撑它运转,陷入休眠它的气息就消失无踪了。嘿嘿,它机智吧!

“喂喂,你啥意思?”于丹澄被它这句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要不了多久?于丹澄顺着锁链望去,果不其然,最里头的一截有开裂的迹象了。

他和叶天明对视一眼,两人此时心照不宣,叶天明对着他眨了眨眼,“等着我,快去吧。”

***

于丹青在洞外等着他,叫他出来,连忙问道:“怎么样?”

于丹澄点了点头,于丹青眉头舒展开来,“我们现在去伯母那边吗?”

“我-”

苏陨打断他们的话,“我们要不,过会儿再去。”他搓了搓手,期盼地看着于丹澄。

于丹澄看着他这动作眯了眯眼,“不行。”

带路的小道士为难地看着苏陨,苏陨挠了挠脑袋,现在去了他怎么跟师弟交代啊。

虞行之在雪室冰棺处,苏清墨专门叮嘱他不能让这两人碰面的,虽然他不知道为啥师弟要这样叮嘱他。

“咳咳,我们先去斋堂用斋饭吧。”说罢眼色示意小道士带路引他们过去。

“你们斋堂不会都是素菜吧??”

“怎么,你想吃肉?”苏陨两眼放光地看向他。

于丹澄砸吧砸吧下嘴,“红烧肉有不?”

苏陨遗憾地摇摇头,他也想吃啊。

“那有什么,说罢。”于丹澄双手叉腰。

还有什么,不就白菜豆腐,道门中人不允许杀岐山生灵。口里都淡出鸟了。

苏陨摸了摸下巴,“你们会捉山鸡不?”

“会啊,怎么,还得就地取材?”于丹澄不可思议,这是让客人自己搞吃的?

苏陨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们斋堂没有荤食,你要是想吃可以自己捉了做。”顺便给他留点。

于丹澄撸起袖子,“带路。”

于丹澄走了两步,看到身边人没有跟上来,他回来一看,于丹青负手而立,无奈地看着他。

“大哥,你不去么?”他大哥不去,那还怎么捉?他又不会。

于丹青走过来点了点他的额头,“不记得了么,野鸡只有在夜里才好捉,白天怕是不容易遇上。”

“噢噢噢,是耶!”于丹澄想起来他们曾经也是在夜里去捉的,糊涂了。

他转头看着苏陨,“我们还是去吃素菜吧,晚上有时间再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