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短命庶子
作者:软软茶  |  字数:2206  |  更新时间:2020-07-23 01:12:41 全文阅读

戌时,凉风习习,月牙儿被云朵遮住,只能看见若隐若现的月光。

  湖边只有被风吹过牵起的涟漪和点点亮着光的萤火虫相伴。

  路漫漫抱着那颗夜明珠照路,在湖边漫步消食,身旁还有一个比她稍矮一点儿的路夕颜。

  “姐姐。”

  路夕颜走在路漫漫跟前将她拦住。

  路漫漫停下脚步,问:“怎么了?”

  路夕颜指了指路漫漫怀中会发光的珠子,“姐姐那颗珠子能借颜儿看看嘛?”

  “好。”

  路漫漫很大方的将夜明珠递给她。

  路夕颜天真的说:“可真好看呢,亮亮的,凉凉的。”

  路漫漫随之应和道:“确实很漂亮,我也很喜欢。”

  正说着,夜明珠又摔在了地上,可能是因为太重了路夕颜没拿稳,也可能是故意的……

  现在不管怎样,众目睽睽之下路夕颜将夜明珠摔碎了,这让路宸渊难堪了。

  路宸渊二话不说,都没给路夕颜解释的机会就对她一顿乱骂。

  路夕颜小腿跑得快,她一窜就窜到了莫初晴的身后,然后开始哭诉,“爹爹,夜明珠不是被姐姐砸碎的么?真的不怪颜儿,颜儿是无辜的……”

  路宸渊自然是知道这颗夜明珠是怎么碎的,但是路夕颜的话真的让他失望,到底莫初晴是怎么教的孩子,能让她甩锅给自己的亲姐姐!

  “我明明有把珠子粘好了的,这次可不是我摔的了,爹爹也是有看见的。”

  路漫漫说出这席话并不是想推卸责任,她只是解释这次与她无关。

  路宸渊当然懂她意思,所以他把怒火撒在了莫初晴母女身上,“莫初晴!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儿!”

  莫初晴从来都没见路宸渊这么生气过,她直接哭哭啼啼的瘫倒在地上,然后拉着路宸渊的裤脚,哀求道:“老爷,颜儿还小不懂事,您就放过她吧!”

  莫初晴觉得如此戏剧化的情况居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这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怨天尤人没有办法,现在摔碎夜明珠的人是路夕颜不是路漫漫,路宸渊也难堪过一次了,他不能让自己再丢自己的脸。

  越想他越来气,路宸渊直接将莫初晴一把推开,“你撒手!”

  然后怒斥道:“现在不好好教导以后该怎么办?”

  莫初晴左手擦着眼泪,右手搭着路夕颜的肩膀,又哽咽又焦急的说:“颜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清楚呀!”

  路夕颜刚刚被她父亲那么一凶到现在还在哭。

  要不是莫初晴止下哭泣哄着她的话,怕是话都说不清楚了。

  “娘亲……那夜明珠……夜明珠真的是姐姐摔碎的,真的不关我的事!”

  路夕颜那巴掌大的小脸现在就跟大花猫一样,而路漫漫则是提心吊胆的站在一旁看着,她现在好害怕爹爹会因为今天的事迁怒于她。

  “娘亲,我怕!”

  路漫漫见林倾城走了过来,她可劲往她母亲怀里缩。

  林倾城蹲下身来,轻揉着她的脑袋,温柔道:“乖,漫漫不怕。”

  莫初晴从远处折射来恶狠狠的目光,然后扭头又梨花带泪地求路宸渊,声音很是沙哑,估计是刚刚装过头了。

  “老爷,您也听到了,是漫漫打碎的,您怎么不惩罚她呀!您不能仗着自己宠爱漫漫就可以这样胡作非为啊!”

  路宸渊见她还是这般执迷不悟,怒火更加旺盛了,语气中满是严厉,“莫初晴!漫漫她是砸碎了夜明珠,可是她早就承认错误了,还把夜明珠给粘好了,所以我将这颗夜明珠送给她,可是路夕颜呢!满嘴谎话,你这要我怎么不生气?”

  要不是他手里没拿着鞭子的话,只怕现在是恨不得打下去,打得路夕颜皮开肉绽……

  莫初晴见路宸渊只骂不打,连忙将路夕颜摁跪下让她道歉,“颜儿,快给你爹道歉,快呀!”

  路夕颜被泪水划过脸庞,边啜泣还边嘴硬道:“娘,颜儿没有……”

  莫初晴看女儿依旧执迷不悟,她只能继续求路宸渊,她哀声道:“老爷您就饶过颜儿吧!我就她这么一个女儿!”

  路宸渊对此很是失望,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叹出,神色难看,语重心长的说:“莫初晴,你把聪儿交给城儿抚养吧。”

  莫初晴一听这话面容失色,额上皱出了好几条细纹,感觉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才好了,她这回真的哭了起来。

  “老爷……不行的,聪儿才那么点儿大,离不开亲娘的……”

  他走向了林倾城,无情的补上一句,“多说无益,城儿,领聪儿回去。”

  “老爷我知道了。”

  林倾城摸了摸路漫漫的小手,然后跟被抱来的孩子一齐退下去。

  “聪儿……我的聪儿……”

  “老爷,你怎么能如此狠心,聪儿还在襁褓里啊!”

  莫初晴这时已然是趴在地上痛哭,而其他人已经被遣散。

  她就像街边无人问津的哈巴狗一样。

  女儿不争气就算了,就连儿子她也得不到了。

  “哈哈哈……老天爷,您开开眼吧……”

  愣是莫初晴如何叫唤也没人搭理她,最后她疯够了只能晕倒在地上,等人发现被人抬回屋。

  莫初晴的儿子过给林倾城没多久,她原本可以忍气吞声过日子的,可耐不住性子的她又开始搞幺蛾子。

  她想明白了为什么路漫漫摔碎夜明珠而路宸渊却不愿责骂路漫漫的原因,也也无奈要面对了路夕颜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儿的所作所为,她慢慢的将仇恨附着在林倾城身上……

  冬日原本漫长又寒冷,家家户户都用煤炭生起炉子暖和暖和屋子,这是常事。

  春节即将来临,丞相府的热闹也是必不可少的。

  府中上上下下忙里忙外的,就连柴火不够了都来不及补上,怎么可能会花时间去关心屋里煤炭的多少?

  就是因为这样一个粗心大意酿成了大祸。

  原本在林倾城屋内的侍女被抽去厨房帮忙,而林倾城还要主持大局,只能把孩子哄睡下再去。

  原本以为把孩子哄睡着就没什么事情了,所以林倾城轻悄悄地退出了房门。

  灰色的地砖板上有一盆火炉子 火炉子离床榻很近,床榻上垂下来的床帘被透过窗的冷风吹得一摇一晃的。

  炉子里火星子跳跃起来,像鱼儿甩出的火花一样乱溅。

  不到半个时辰屋内已是浓烟滚滚,火势大起,婴孩的哭啼声越来越大,等下人们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林倾城明明记得自己刚走没多久就从下人那里听来了房屋失火的消息。

  她吓得瘫倒在地上,见着下人们取水灭火,她心里越想越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