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天真无邪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0-08-04 23:13:29 全文阅读

  路宸渊虽然表现出心如止水的样子,但他的喜悦仍然掩饰不住,他抖动着唇角大叫道:“你俩就不要互相谦让了,都是什么水平难道我会不知道么?”

  “老爷说的对,大小姐唯一不足的就是太过谦虚,把握不住机会。”

  司徒修远的话倒是很诚恳。

  路宸渊扭过头与司徒修远对视,微微一笑,言语中透露着佩服,不过他语气依旧严肃、干冷,他道:“你眼睛可真毒辣,她的性格像她母亲,不喜欢争强好胜。”

  随后,司徒修远闻言,温然道:“确实,女孩子本因如此。”

  路宸渊转头将视线放在路漫漫身上,他问司徒修远,“修远觉得我家漫漫如何?还有什么缺点?”

  司徒修远一本正经地眨着眼睛,他面无表情,这是问他什么问题呢?这才认识几天呀!一天整都还不到!他怎么会知道路漫漫怎么样?他连她多大都不知道呢!

  司徒修远连忙含糊不清的说:“老爷,小人进府才两天……”

  路宸渊见他说话结结巴巴的样子,就放宽了些儿要求,接着说:“凭感觉。”

  司徒修远见这人明显就是想找茬,他垂首沉默了一会儿。

  只见他抬起头来,脸上满脸黑线,为难道:“再容小人观察几日吧。”

  司徒修远都快认为路宸渊这是打算把自己女儿介绍给自己了。

  路宸渊见自己这问题确实是为难到这位晚辈了,就想着还是放过他吧。

  随即,路宸渊对着司徒修远摆了摆手,“那你先下去吧。”

  司徒修远用异样的眼神与路宸渊四目相对,他面无表情的躬身行礼,说道:“小人告退。”

  路漫漫见着司徒修远缓缓走出书房,见没影了路宸渊才问路漫漫为何找他。

  他的脸色顿时慈祥了起来,走近她,问:“漫漫今日来有何事?”

  路漫漫甜甜的笑道:“嘻嘻,女儿来找爹爹不是理所应当的嘛?还需要什么事情来当借口呢?”

  看着路漫漫那既可爱又有趣的表情,他顿时心尖一暖。

  他认同地点了点头,又耐心的说:“有道理,真没什么事情?”

  她双手攥紧了衣裙,轻声问:“夫子刚刚没同爹爹说嘛?”

  路宸渊一头雾水,问:“什么事情?”

  路漫漫直言:“告状呀!”

  路宸渊摇头,“没有。”

  路漫漫一脸诧异,不自觉地用她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扶了扶簪子,发出冷冷声响,如同一抹泉水,她在思考,既然夫子没有说出来的话,那这件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路漫漫见父亲看自己的眼前,他想知道。

  路漫漫不打算说出来,她轻快一笑,直吊路宸渊胃口,“那既然夫子没有当做一回事的话,女儿也不好多嘴,夫子想说自然会说。”

  路宸渊傲娇的脸上露出不满的神情,他假装生气来着,试图套出路漫漫嘴里的话来,“漫漫这么调皮了?居然会跟爹爹卖关子。”

  路漫漫赶忙后退两步,笑着解释,“女儿才没有,只是不想多管闲事罢了。”

  路宸渊见女儿此番言论,他心中暗自叫好,自己女儿有如此觉悟,也不浪费自己对她的栽培。

  路宸渊希望路漫漫不要成为坐井观天的青蛙;希望她超脱世俗,成为出淤泥而不染的佳人。

  他在朝廷做官那么多年,看惯了前朝厮杀和后宫血雨,那些一入宫门就不知道外界为何物的怨妇,只会斤斤计较跟人都得死去活来的,他可不忍将自己的宝贝给送进去,好在路漫漫早有婚约在身,而自己府上其乐融融,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费心。

  路宸渊心中一喜,却又有点忧愁,他语重心长的说:“你啊,一直把这些事情置身事外,爹爹以后还指望你帮爹爹管理府上的事情呢!”

  路漫漫见父亲不知为何心情大好,她就开始撒娇道:“爹爹,女儿还小嘛,还有很多需要女儿去学习的呢,不急于一时。”

  “琴棋书画你样样精通,别跟爹爹打马虎眼,爹爹琢磨着要不要请个嬷嬷来教你们礼仪。”

  路漫漫听完后心想,您是觉得您女儿学的还不够多么?什么都想往我身上加一点。

  不过,想归想,说归说,路漫漫还是恭恭敬敬地服从路宸渊的话,附和道:“爹爹安排就是,为何还要同女儿商量?”

  路宸渊笑着解释,“皇上想见你,但是宫中规矩繁琐,我一直拒绝,现在你都这么大了,再不让皇上看看的话以后你就出嫁看不见了。”

  “进宫?”

  面对于路宸渊说出口的话题,路漫漫很是疑惑,皇上要自己进宫做什么?

  “皇上盛情邀请,要不是觊觎我的位置的话,他都想把你抢走了都。”

  路宸渊说的话实在是夸张了,也只有他自己将女儿当成宝吧!

  路漫漫捂脸一笑,银铃般的笑声很是清脆动听。

  她道:“爹爹可真会说笑,皇上有那么多公主,为何偏偏要跟爹爹抢女儿呢?”

  路宸渊受不了别人对自己的质疑,便据理力争道:“你可是我的宝贝,谁都不能抢走。”

  路漫漫不动声色的眉心微低,略带愁容道:“那爹爹是比较宝贝女儿还是比较宝贝莫姨娘呢?要是女儿同莫姨娘之间要选一个的话,爹爹又会选谁呢?”

  “这……”

  路宸渊沉默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路漫漫,这种话怎么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路宸渊面对他们两是为难的,“你莫姨娘陪了我那么多年,爹爹是又爱有愧疚。”

  她小心翼翼地问:“是因为我娘么?”

  只见路宸渊叹了口气道:“一半吧,有那个因素,可能是老天在捉弄人吧……”

  路漫漫冷笑,她可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嘛,仿佛鬼上身一样,态度大变。

  她垂下眼帘,失望道:“爹爹犹豫了,其实莫姨娘比女儿还重要吧?”

  “不得胡说,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妻子,我们是一家人。”

  路漫漫才不理会路宸渊说的话,她质问他,“爹爹当真对我娘没有一丝的爱么?”

  路宸渊面露难色,他苦笑道:“有过,但不及你莫姨娘。”

  “哦,女儿不懂。”

  路漫漫边说边摇头,她纳闷,爱情真的能令人冲昏头脑嘛?

  “别怪爹爹自私,以后你就懂了。”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木讷的看着他,糯糯道:“爹爹……”

  路宸渊以为路漫漫懂得自己的意思,他化去僵硬的表情,祥和的问:“怎么了?”

  路漫漫强装镇定,道:“要是莫姨娘杀了我娘的话,爹爹还会不会为了儿女私情袒护莫姨娘呢?”

  路宸渊闻言脸色一变,坚定了态度,吐出两字,“不会。”

  路漫漫以为父亲说的意思是他会顾全大局,然后她就问:“为什么?爹爹不是爱莫姨娘么?”

  结果路宸渊来了一句,“你莫姨娘是不会对你娘有坏心的。”

  她失望的看着眼前的父亲,质问:“为什么?”

  “我相信她。”

  路宸渊以为路漫漫还小,只要好好解释的话她一定听得懂。

  可颠覆路宸渊对路漫漫看法的是她怎么会怀疑到莫初晴头上?她都知道些儿什么?难道是岳父、岳母他们指使的?

  路宸渊依旧觉得路漫漫天真无邪,不可能会这样做。

  路漫漫继续反驳父亲的话,她据理力争道:“可是……人都是会变的,我娘的死要真的是莫姨娘做的那爹爹该如何处置她?”

  路宸渊有些儿烦躁了,心情很复杂,他语气严肃又冰冷,好似在送客,“漫漫,你该回屋休息了。”

  路漫漫被父亲冷落后她开始回想自己说过的话,瞬间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她躬身行礼后红着眼睛跑出书房。

  书房外的司徒修远一直在偷听,他面对于突然冲出来的路漫漫手足无措,心情也同她一样的五味杂陈。

  不过沉着冷静的司徒修远首先迎上前去问:“你怎么了?”

  路漫漫别过脸不让他看自己的狼狈样,激动道:“不关你的事。”

  “真不同我说说?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也说不定。”

  司徒修远试图伸手去抚摸她,可路漫漫现在像只刺猬一样全身都是刺。

  “与你无关的事情,请夫子不要自作多情,而且夫子也全都偷听到了,不怎么?”

  司徒修远不知道路漫漫的脸上已有恼羞成怒之状,现在他要是说错一句定会惹得路漫漫厌烦自己。

  司徒修远好意关心她,“偷听实为不耻,但一码归一码,这个怎么能是自作多情呢?你未婚夫知道么?”

  路漫漫对司徒修远简直无语,放着好好的官不做偏偏要跑来管她们家的事情,真的是闲着没事干!

  路漫漫也好心奉劝他,“他不知道,夫子小心好奇心害死猫。”

  司徒修远微微一笑,云淡风轻道:“那可真要谢谢大小姐的提醒啦,既然大小姐不说的话,那我先走了。”

  司徒修远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路漫漫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来教书的还是来府上当卧底打听消息的!

  外公、外婆说的话是真的,她为什么不听?自己真的不该去揣摩爹爹的心思,莫初晴简直就是爹爹的逆鳞,她不该不听劝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